[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丁子霖:从九年前赵紫阳先生的信所想到的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2006年6月02日)
    
     今天,一些海外媒体公布了赵紫阳先生于1997年10月13日写给全体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委员的一封信。从这封信,可以证实他于同年9月12日写给十五大主席团并转交全体代表的那封信是真实的。这两封信,勾起了我们的一段回忆。
     (博讯 boxun.com)

    那年9月,我正居住在江苏老家无锡农村。在十五大召开前的某一天,我接到一家海外媒体的电话,告诉我她们刚刚得到了赵紫阳先生们写给十五大的一封信,向大会提出了重新评价“六四”的问题。这家媒体的记者要我发表看法。对于这个消息,我感到有些突然,而且对消息的可信度抱有怀疑,因为在这之前,也曾有过赵紫阳先生给中央写信的传说,但后来证实纯属谣传。于是,我给路透社驻北京的记者打电话,求证这件事。我得到的答复是这封信绝对是真的。第二天,我从电台里听到了这封信的全文,也使我不得不相信这是真的,因为这样的信只有赵紫阳先生写得出来,别人无法假冒。
    
    说实在的,当时我对赵紫阳先生并没有多少了解。我只知道“六四”后他被软禁在家,还听说每过一段时间他会去京郊打一回高尔夫球;偶尔他也去外地走走,但要得到中央办公厅的批准,而且全程有人“陪同”。对于“六四”这件事,当时的说法是中央已经“做了结论”,不可能改变。赵作为一位前总书记,会有这个勇气把这个问题提出来要求中央重新评价吗?如果不是从外国通讯社那里得到了证实,我还真不敢相信。
    
    当时我马上联想起一件事:1994年在香港的《九十年代》杂志社出版了我的一本书,书名为《丁子霖——六四受难者名册》。在这本书里,我公布了当时已经找到的96位死难者、49位伤残者的名单。书出版后我一直有一个念头,要把书送给赵紫阳先生一本。1989年赵紫阳先生反对实行戒严,反对开枪镇压,结果被罢了官,成了邓小平的阶下囚。我想让他知道,这场劫难造成了怎样惨重的后果,要是当年邓小平能听他一句话,这样的的后果本来是可以避免的。我记得,也正是在1997年,我辗转托钟凤鸣先生把那本书送给了赵紫阳先生,同时我还托钟老带了一个口信,希望赵紫阳先生能就“六四”问题出来说几句话。过了不长一段时间,我得到了回音,赵紫阳先生托钟老转告我说,“书收到了”。但是,他当时并没有就我提出的要求作出回答。
    
    那么,他于同一年9月共产党召开十五大时写那封信,明确提出要求对“六四”事件作出重新评价,是不是与我的请求有关呢?我们不敢肯定,而且现在也已无法求证。今年紫阳先生一周年忌日,我们与晓波一起去赵家拜祭,在谈到紫阳先生生前的一些逸事时,他的女儿雁南告诉我,我前后送给她父亲的两本书和一些文章,紫阳先生生前一直放得好好的,至今仍保存着。我想,紫阳先生生前一定从我的书里知道了那些惨死在机枪和坦克之下的男女青年,也一定知道了这些死难者的母亲、妻子在以后的岁月里是怎么苦苦地熬过来的。我觉得,作为一个真正的人,当他面对苦难的时候,是无法心安的,何况,他曾努力阻止过那场劫难的发生;更何况,他曾因为作出过这样的努力而受到了整肃。从他那封给十五大的信,我觉得他好像就站在我们的身后,我们与他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在以后的岁月里,我曾作出过努力,希望能见他一面,但这个愿望直到他逝世都未能实现。
    
    然而我至今仍记得,当时我读到他那封公开信时的感受,我曾兴奋地向媒体表示:赵紫阳先生作为一个共产党人,一个中共前总书记,八年前那个事件的当事者,我一直希望他能站出来讲话,我很想知道他今天对“六四”事件的态度。今天他终于站出来了。作为“六四”死难者的亲属,我竭诚地表示欢迎。我还曾表示:赵紫阳先生八年来坚持了他当年对学生运动的看法,这是很不容易的;他当年提出来的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解决学潮的原则,至今也没有过时,今天我们要解决“六四”问题,同样应该纳入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他的那封信对我们难属群体的影响是很大的。也正是在那一年,我们在给人大常委会的一封公开信中,写下了这样一段话:八年前的那场流血惨案,不是政府行为的失当,而是政府对人民的犯罪,因此,必须对“六四”事件作出重新评价。关于“六四”遗留问题的处理,必须纳入民主和法制轨道,依法办事,不能按任何个人的意志办理,不能因袭以往历次政治运动过后所谓“平反昭雪”的做法。在以后的岁月里,只要涉及“六四”问题,我们始终坚持了赵紫阳先生当年提出的这个原则。
    
    现在,赵紫阳先生已经离我们而去了。在他逝世的那些日子里,我多么想去他家里拜祭,但始终没有去成。今年他逝世一周年的时候,我去了,了却了一桩心愿。今天我又看到了他在9年前写给中共中央常委的信,我觉得,对于一位不过是凭良心说了一些真话的老人,不仅不让他说话,而且连他的人身自由都要剥夺,人世间竟有如此的冷酷和残忍。
    
    “我希望能早日解除对我的软禁,恢复我的人身自由,使我不再在一种孤寂、抑郁的情境中渡过余年!”我反复沉吟着紫阳先生在信的结尾处写下的这段话,不仅黯然泪下。
    
    于“六四”十七周年前夕
    
    《民主中国》首发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搬迁不足一月 大陆[六四天网]又遭勒令搬家
  • 刘晓波:六四的赔偿正义—六四十七年祭(图)
  • RFA:“六四”十七周年前天安门母亲发表宣言(图)
  • 中国人权:“六四”前夕“天安门母亲”宣言阐明最新立场
  • 天安门母亲要求重评六四依法赔偿
  • 美国政府高度关注首宗「六四」赔偿案,北京加强打击异见。
  • “六四”祭日十七周年宣言
  • 六四檔案可望在12年後解密
  • 中国官方开列“六四责任”名单排名
  • 电影《颐和园》涉六四内容遭北京封杀(图)
  • 六四将至 中国异议人士被告莫乱说乱动
  • 官方出版物:李鹏对六四戒严起关键作用
  • 六四将至异议人士被告莫乱说乱动
  • 六四逼近:北京查封网站打压异见.
  • 自由亚洲:六四死难者周国聪案进行网络民意调查,中国国情咨询网被当局关闭
  • 母亲节前夕 丁子霖希望“六四杀戮”勿重演
  • 世界日报社论:成都赔偿开首例 胡温启用六四政治资源?
  • 澳洲广播电台:首次赔偿六四受难者家属是平反的第一步?
  • RFA:六四难属获补助是否是解决六四问题的理想模式?(图)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给罪行打上印记:六四十七年的活祭
  • 纪念“六四”/水镜
  • 陈维健:“六四”沉淀后的反省
  • “六四” 哀思/吕易
  • 刘晓波:六四暗夜中的百合花——六四十七周年祭
  • “六四”纪念日的困惑/幻影
  • 赵建国:纪念“八九六四民运”十七周年
  • 童蒙:“六四”枪响了,人民遭殃了!
  • 林泉:《六四》十七年祭
  • 深圳浮雕-----为纪念六四17周年!回忆当年深圳见闻/亚笛多星
  • 羽森对六四和张林的感想
  • 中共今年六四祭日前的节目表/亚笛多星
  • 六四周国聪案:伟大母爱正在感天动地/路坤(图)
  • 关于“六四”死难者周国聪案的声明/丁子霖
  • 秘密警察害怕失业——写于“六四”十七周年/曾宁
  • 秘密警察害怕失业—写于“六四”十七周年/曾宁
  • 六四烛光,与自由勇士共勉!/贺伟华
  • 自称“说真话”、“清扫伪学”的黎鸣何以遗忘“六四”血案?/刘书木
  • 刘晓波:有感于六四难属的两会上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