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丁子霖:关于六四死难者周国聪案的声明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2006年5月01日)
    几天来,从一些媒体获悉"六四"死难者周国聪的母亲唐德英女士获得政府方面一笔“困难补助”的消息,我们认为有关当局对此案的处理具有一定的标志性,且对于如何公正、合理解决"六四"问题关系重大。为此,我受部分难友委托,发表如下看法:
    
     第一,年仅十五岁的周国聪在89"六四"屠杀中无辜被杀,且不是死于街头而是被活活打死在派出所内。我们作为"六四"惨案的受难亲属,尽管知道此一惨案已经迟到了十七年,但对如此发指的暴行,我们还是感到震惊和愤怒。基于难属之间的感同身受,我们向周国聪的无辜亡灵表示最沉痛的哀悼,也对他的母亲唐德英女士的丧子之痛表示最深切的同情。我们都是失去了儿女的母亲,我们有着同样的命运,同样的遭遇,也曾进行过同样的抗争。 (博讯 boxun.com)

    
    同时,我们也对长期以来帮助唐德英女士争取合法权益并由此遭到当局迫害的黄琦先生及天网同仁,表示由衷的敬意。
    
    第二,我们对唐女士经过多年抗争、争取到一份困难补助表示欣慰。因为,据我们所知,在我们所联系的100多个"六四"难属家庭和70多位伤残者中,至今还没有一家得到过这样的困难补助。在这个意义上,唐德英女士今天能争取到这份权益,确实属于首例。我们祈愿她的家庭困境有所缓解。如果唐女士愿意,我们诚请她加入我们的群体,以求得互相安慰、互相帮助。
    
    第三,我们在这里愿意指出,在此个案中,沙河办事处代表政府方面与唐德英女士所签协议中明确写明该笔款项为"困难补助"。在政府方面,困难补助与给予受害者赔偿是绝然不同的两回事。因此,事实上并非如有些媒体所报道的那样,把受害人从政府那里得到一笔困难补助说成是"索赔成功"。"六四"受害者索赔的前提是政府承认杀错了人,或至少承认当年采取的措施失当。但是,我们从周国聪案中看不到政府当局有任何这方面的意向。
    
    第四,在我们这个逐渐凝聚起来的"六四"受难者群体中,也曾经有人向政府提出过困难补助,我们也曾鼓励和支持有特殊生活困难的难属和伤残者这样做,但至今没有成功的案例。原因有两个,一是当局只愿意付“封口费”,即以经济补偿换取难属闭嘴,但难属不愿闭嘴;二是有更多难属和伤残者不愿意为了得到数额极少的生活补助而放弃依法索赔。
    
    第五,周国聪虽然死于警察的暴行,但不能否认他是因"六四"而丧生这个基本事实。因此,称他为"无故身亡"完全是一种掩盖真相的说法。我们始终认为,作为死者的亲属,决不能让自己的亲人死得不明不白,必须要当局给出一个具有法律效力的说法,否则死者在九泉之下难以瞑目。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寻求正义",或者说是为死者讨一个公道。当然,在这个问题上,选择何种方式取决于当事者的意愿,我们从来不会要求所有六四受难者按照同一种方式去做,所以,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我们都尊重唐女士的选择。
    
    第六,按成都市信访办的要求,唐女士在与沙河办事处签订的付款协议中,写明"立据保证息诉"。这就意味着当局分两年支付了这笔七万元人民币的困难补助后,唐女士也必须放弃对这个案件的刑事和民事诉讼,一桩政治杀人案自然就此了结。对于这样一个结局,我们深表遗憾。
    
    第七,我们同时主张,公正解决"六四"问题,必须秉持和平、理性的原则,遵循民主、法制的轨道,由全国人大按法定程序把"六四"问题作为专项议案递交大会讨论、审议,并就相关事宜作出决议。这个主张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政治问题法律解决"。借此机会,我们愿重申在公正解决"六四"问题上的三项诉求:
    
    (一)由社会各界有代表性的人士组成专门的"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对整个"六四"事件进行独立、公正、公开的调查,并向全国人民公布调查结果,包括公布此次事件中的死者名单和人数;
    
    (二)责成政府有关部门按法定程序就每一位死者对其亲属作出个案交代;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并通过专项的"六四事件受难者赔偿法案",依法给予"六四"受难者及受难亲属相应的赔偿;
    
    (三)责成有关检察机关对"六四"惨案立案侦查,按法定程序追究事件责任者的法律责任。
    
    第八,我们认为,公正解决"六四"问题,离不开协商对话。我们从来没有幻想,"六四"问题能在朝夕之间得到彻底解决,我们的三项诉求只是提供了与政府方面协商对话的基础。
    类似"六四"性质问题的解决,并非没有先例。台湾对"二二八"惨案的解决,就是一个成功的模式。我们相信,台湾与大陆同文同种,台湾人民能做到的事情,大陆人民必定也能做到。
    
    2006年5月1日于江苏无锡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美国之音:成都补助六四期间被打死少年家属
  • 首位'六四'死难者获中国政府赔偿
  • 成都开先例以困难补助金名义发放 六四死者首获恩恤(图)
  • 在生死线上挣扎的六四受难者严晏(组图)(图)
  • 马英九重申六四不平反统一不可谈
  • 六四死者遗属斥国安扣捐款
  • 六四被捕的喻东岳被关近17年后获释出狱,思维能力重创(图)
  • 李鵬憶六四:風波重演亦枉然
  • 广东汕尾村, 又一次六四?
  • 张五岳:纪念胡耀邦回应平反六四疑虑
  • 对比六四镇压和美国驱散示威老兵
  • 张德江不回避六四 温家宝南巡有要求
  • 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被不明身份打手打伤照片(图)
  • 港民主派议员与张德江就六四交锋
  • 逝世引发六四运动 中央高规格纪念胡耀邦惹关注
  • 廖亦武:六四画家武文建
  • 大陆倾向王 忌马挺六四
  • 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和侯文豹等被监控
  • 陈用林六四集会演讲全文(图)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关于“六四”死难者周国聪案的声明/丁子霖
  • 秘密警察害怕失业——写于“六四”十七周年/曾宁
  • 秘密警察害怕失业—写于“六四”十七周年/曾宁
  • 六四烛光,与自由勇士共勉!/贺伟华
  • 自称“说真话”、“清扫伪学”的黎鸣何以遗忘“六四”血案?/刘书木
  • 刘晓波:有感于六四难属的两会上书
  • 邓小平言六四:我们还没动用空军呐/幻影
  • 摒弃“六四”衣钵,维护流亡者回家的权利/安琪
  • 陈永苗:宪政爱国主义与六四精神
  • 分析:马英九要求平反六四才谈统一是和胡温良性互动/心田
  • 六四流血不可避免吗?(八九民运思考之一)/郑旭光
  • 六四难属吴定富(下)/廖亦武(四川)
  • 给关心政治哲学思想和“六四”事件的青年网友的复信/郑旭光
  • 吴庸:吁请关注六四致残者齐志勇横遭暴打事件
  • 吴庸:吁请关注六四致残者齐志勇横遭暴打事件
  • 六四难属吴定富(上)/廖亦武
  • 回首“六四”,呜呼哀哉
  • 因六四出版化为泡影的《西派丹道典藉汇编》
  • 赵昕:被遗忘的“‘六四’暴徒”群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