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曾金燕:请拨122、110-没有力量对付“贼喊捉贼”。(图)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6年4月11日)
    
发出声音


发出声音
    

April 11

请拨122、110
    05 年9月拿到驾照我开始开车,遇到交通拥堵,拨122报警,否则无人指挥,拥堵的时间越长,越影响社会效率;看见公路前方没有了井盖,拨122报警,以免开快车的人一头撞上乱成一锅粥;看见大卡车一路逸洒泥土或油质,拨122报警,以免整条公路被毁成泥路。结果每个礼拜还是到处堵车,路面的井盖也常常不见,最伤心的是朝阳北路通州方向大半的道路已经变成泥路了。现在又加了一项,看见无牌车辆在公路上行驶,也要拨打122报警。倘若诸君看见一辆金黄色派里奥车后面紧紧跟着白色和灰黑的无牌中高级轿车,随便地变换车道、闯红灯,那八成是在跟踪胡佳,请拨122报警,举报无牌车辆在公路上行驶,不遵守交通规则,妨害公共安全。作为爱国公民,在发现危害公共安全的情况时,是有义务向警方报告的,如果对方不及时处理,还可拨打110或122转警务督察。
    
    今天早上我心脏非常不舒服开不了车,让胡佳把车开到4S店送去保养。结果十点了,看见他的短消息说他还在小区门口的警务站,片警李扣了胡佳的 DV摄像机,八个警务工作人员与胡佳一个人对阵。我心咯噔一下。跑到警务工作站,警务督察正在笑眯眯地抹除摄像带的记录。原来胡佳今天早上出去的时候看见片警李,这是他出来以后第一次正面看见直接关押他的人,于是下车问片警李在2月16日到3月28日这段时间有没有看见过他。胡佳最坏的打算就是对方委婉地说他不方便说,没想到片警李理直气壮地说没有,有着咄咄逼人的气势。胡佳当然气愤了,因为在关押他的时间段这个片警至少有六次出现,于是拿起摄像机问,你敢再说一遍吗?片警李当然不敢,开始胡扯,胡佳的脾气我也知道,他肯定越来越悲愤,片警李和其他几个警员把胡佳的摄像机夺下。警务督察来了三个人,一个政委一个技术人员一个执行命令的人,搞技术的人把摄像机的内容抹了。在抹之前,甚至没有问胡佳发生什么事情,也没有让我,这个第三方看一眼内容,来了直接接过摄像机抹内容。当我们质询,警务督察说他就是来执行上级命令抹掉摄像带的内容的,然后问旁边的便衣:政委您看行不行?抹掉摄像带的理由是侵犯警察肖像权。
    
    我嘿嘿冷笑:如果真的是侵犯警察肖像权,你们用这个证据去告啊!把我们送到监狱啊!何必急急忙忙地把录像带的内容抹除呢?这可是在我们家小区门口,不在你们家里啊!我更加悲愤却没有说出口的是:我们的电话被那么多人偷听,每天外出被两辆车跟踪,无论在哪里无论和谁见面都被你们的国安(国保?)拍照片,甚至我们上山去祭奠先人,你们都躲躲藏藏在树后面坟堆里给我们偷拍照片,甚至我们去买书柜看家具你们也紧紧相随,这又叫什么?我们有隐私权吗?我们有肖像权吗?你们如此嚣张地侵犯我们的自由和权利,而当我们要正面说话你们又躲得远远的,这叫怎么回事呢!周日我在佛山陵园突然发现跟踪的人就在树底下给我们偷拍照片,愤怒异常却又无能为力。而警务督察,原来就是配合警察抹煞证据的吗?我越来越觉得胡佳被非法绑架的事件是无法打官司了,因为即使可以立案,我们没有任何可以拿到法庭的人证物证,所有的证据要么被销毁了要么掌握在行凶者手中。我手中只有脆弱的键盘,敲击抒写我眼见的肮脏。我把车开回家,眼泪忍不住掉下来。
    
    是时候该讨论讨论了,借用彭大虾的话: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职业可以允许丧失人的原则。这些明目张胆地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个人,没有任何羞耻心,如此理直气壮地说谎,难道仅仅因为他是从事这个职业就可以被原谅被允许的吗?我们一遍又一遍地被这些没有牌照的车辆、没有姓名的人侵犯自由、挤压生存空间 ——这是一股暗流,肮脏的势力,他们以伟大的国家安全的名义来滥用肮脏的权力——胡佳的长辈说:小小一个胡佳,有什么可怕的,至于如此兴师动众吗!这些执行命令的个体,有着几个面孔!一边在随意地践踏别人的权力,一边笑嘻嘻地回家面对父母妻儿。
    
    胡佳还是愤愤不平,他一整天在接电话,他说太出乎我的意料了,这些警察连最基本的良知都没有了。
    ------------------------------------------------------------------------------------------------------------------------------------
    贴浩风的话语:http://guoyushan.blog.sohu.com/1708059.html
    胡佳终于被放出来了,这次被扣押之久,公安和国保表现之无耻,令人发指。胡佳在中国人民共和国这片土地上“失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真正可怕之处在于,我们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对付“贼喊捉贼”。
    
    以前在所谓敏感时间,世存家门口数个拿着国家薪水的大汉把门时,我曾经请教一位精通共和国法律的资深律师,如何才可以改变这种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情况?推理是这样的,如果你是被一个陌生人限制自由了,你可以求助于公安,如果被某个具体的警察限制人身自由了,可以向他的上级单位或者检察机关申述,但是(!),如果你被公安机关或者相当部门没有任何手续的限制了自由,在共和国的法律里是没有任何有效手段可以阻止的。所以我们说,贼喊捉贼,这样的贼是我们无力对抗的。
    Add a comment | Read comments (2)
    6:37 PM | Permalink | Trackbacks (0) | Blog it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曾金燕:美好的鸡蛋-成为国家机器的零件(图)
  • 曾金燕:禽流感专题报道-尽可能转告亲友-(图)
  • 曾金燕:没完没了--丁庄梦醒(图)
  • 曾金燕:你方唱罢我登场-多想回到原来宁静的生活(图)
  • 曾金燕:胡佳回家了-非常感谢每一位朋友的关心(图)
  • 曾金燕:杯弓蛇影-钢化玻璃变成了冰凌花(图)
  • 曾金燕:胡佳失踪第39天-发现一张胡佳的照片(图)
  • 曾金燕:春天到了-我们很想念他-你的微笑是最终的(图)
  • 曾金燕:春天到了-迎春花也开了-我独自思念(图)
  • 曾金燕:那个自称基督徒的警察拿着圣经游说(图)
  • 曾金燕:生活在继续—阳台上的植物蔫了-咬咬牙坚持(图)
  • 曾金燕:“胡佳失踪事件”中外记者见面会(图)
  • 专访胡佳妻子曾金燕 (图)
  • 曾金燕:电话里北京市人大代表吴青女士的声音洪亮(图)
  • 曾金燕:胡佳失踪第31天—请你和我一起寻找他(图)
  • 曾金燕:访问检察院—续挣扎在阳光下,生活在真实中
  • 曾金燕:挣扎在阳光下,生活在真实中(图)
  • 曾金燕:三进公安局-好煎熬地过日子啊!(图)
  • 曾金燕:3.15消费者维权日-霎那间,泪如泉涌。(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