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深圳市城管抢劫网吧纪实(图)
(博讯2006年2月18日)
    所谓“清无风暴”,就是2005年8月开始,深圳市所辖六区开展的大规模清理无证无照经营行为的行动。说这次行动为“风暴”,是因为从规格之高和规模之大都是深圳市史无前例的。“风暴”扫过之处,无证无照经营户都是无处藏身,该补办证照的就补办证照,该取缔的就取缔,规范了市场经营秩序,得到了市民的拥护和赞誉。
    但有些被“风暴”扫出来的问题,是不能用“风暴”方式来解决的,有的是值得深入探讨研究才能解决的,比如称之为“富士康现象”的事例,是历史积淀而来,不是一次“风暴”就能扫干净的。有些地方打着清无口号,却把“清无风暴”变为“强暴清除”,甚至借机谋取私利,给文明城市制造不和谐烙印,给阳光的深圳市政府抹黑行为更应引起市政府的高度重视!2006年1月10日,我应XX街道办辖区众多被“强暴”(网吧老板之词)过的黑网吧老板之邀,实地调查了当地黑网吧在这次“风暴”中的生存状况,实在是令人触目惊心!
    
    一、“清无风暴”前的黑网吧真实情况
    
    据一位从2002年就在当地开黑网吧的资深人士,高峰时期开有8家连锁黑网吧,上网电脑达250台的张先生介绍,2004年10月以前,XX没有一家合法的网吧,10月的时候一家合法网吧从市内搬迁到XX,结束了XX没有一家合法网吧的历史。但一家合法网吧对于XX巨大的市场需求来说,就像大河里的一滴水,根本就不能解决供需矛盾。由于办不到合法证照,又有巨大的市场需求,许多做小本生意的人看到了机会,不办任何证照就冒险开起黑网吧,你开我开想开的都来开,黑网吧就像雨后春笋一样,蓬勃生长起来。高峰时期,XX的无牌网吧最起码有400多家,上网电脑总数在15000多台以上。张先生所在的那个小村庄,就有21家黑网吧,上网电脑有500多台。这么多黑网吧的存在,他们并没有斗个你死我活的打价格战,而是互有联系,把价格定在2元/小时,相安无事。从中可以看出,黑网吧也已经找到了维护市场秩序的自治之路。
    
    我问张先生,你开了这么多家网吧,到你网吧上网的都是什么人员为主,是不是学生?张先生答,其他人的我不知道,但我的网吧是不接收未成年人的。我问,为什么,难道有钱都不赚吗?张先生答,我这个村住的都是些服务行业上班的人员和工厂上班的打工一族,没有什么小孩的,所以我不接收未成年人也照样有生意做。
    
    我又问,这么多黑网吧存在,难道就没有政府部门来管吗?张先生说,05年之前是工商的管我们,我们做起来很从容,从来不会出什么大事,出点小事拉拉关系,吃吃喝喝就可以解决问题,工商的不会乱来。 05年始文化接管,生意就有点难做了,文化稽查人员经常会来找岔,黑网吧老板们不得不各出己谋找关系寻靠山暗中关照。有的网吧老板主动上门去找文化稽查人员拉关系,把文化稽查人员惯得像大爷似的。有一位负责人,XX400多家网吧中,有超过200家的网吧都跟他保持着良好关系,他每个月收到的红包起码都有几万元。要是出了问题,比工商的难对付得多了,他们不但要吃吃喝喝,还要泡小妞,走时还得送个红包才能帮你处理问题。
    
    深圳市城管抢劫网吧纪实
    
    二、“清无风暴”中的黑网吧生存状况
    
    被“清无风暴”扫得倾家荡产的严先生说,2005年8月,深圳市政府有史以来最大规模、最高级别的清无之风开始刮起,很快就形成风暴,9月“清无风暴”就扫到了XX。也许当地清无行动的领导觉得以前查处黑网吧的人员工作不力,把查处黑网吧的文化稽查人员换成了城管人员。这些城管人员头戴钢盔、身穿防弹服、手拿电警棍,一来就是几十个人,气势汹汹,就像“鬼子进村”一样,不问青红皂白,拿出铁棍就破门入屋,见屋里有电脑就搬,见桌椅也搬,见到线就剪,拿不动搬不走的就砸烂。有的网吧连窗户上的破离也不放过,一扫而光,事后光修缮窗户就花了10000多元。这些人对我们简直就像对战场上的敌人一样,我们想阻止他们这种“抢掠”行为,但他们人多让我们靠近不了,我们要是出一下声,他们就会用电警棍发出的“嘀、嘀、嘀”声音来回答。有些胆子大一些的网吧老板说,要去上级告他们,带队领导就打出政府牌来说:“这里我说了算,我们的行动就是代表政府的,你们大胆干,出了什么事有政府顶着。”这些人打、砸、抢完以后,什么手续也不用办,就载着“抢”去的电脑设备和桌椅扬长而去。
    
    “我就被他们这样一连抢了几家网吧,共120多台电脑,加起来有好几十万元啊,他们连一张废纸条都没有给我留下就拉走了,以前的土匪也不会这样吧?”严先生说。看得出,严先生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心里十分痛苦!
    像严先生毕竟还年轻,就像俗话所说: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而那些上了年纪,就经不起这样“强暴”的折腾了。一位被“抢”去20多电脑的刘先生说,有一位湖南来的马先生,年纪将近60岁,04年底,看到黑网吧生意这么好,又没人管,就盘算着自己也去开一家黑网吧来赚点小钱。于是,他把家里的全部积蓄和借来的钱凑在一起,开了一家三十多台电脑的黑网吧。由于他不懂得烧香拜佛,那些管事的人久不久就会找上门来罚钱。马先生觉得,罚罚钱也能忍受,挺一挺就过去了,只要网吧还能开下去,总会有翻身的日子。人算不如天算,9月的“清无风暴”一到,他的网吧不能幸免,30多台电脑无一遗漏的被那些人撬门入屋“抢”走了,没有留下废纸一张,这样的事不知去找谁说好?!
    
    望着空空的房子,马先生真不知是认命苦好,还是继续黑网吧营生好。当马先生看到自己的电脑被“抢”去后,而其他同自己一样身份的网吧却可以照常开门营业,他又错误的认为,这不过又是政府的一阵风运动,风过去以后,一切又是风平浪静了,该怎么做的还该怎么做。过了一段时间,马先生又低三下四地向亲朋好友借钱若重操旧业。有一借过钱给他的朋友,就对他说:老帐还没还,又想借新债?这不可能。马先生说,这是政府的一阵风工程,过去了就没事了。我现在是一贫如洗,如果你不借给我重操旧业,你的帐我可能没法还清了。朋友见马先生话已经说到这份上,只好旧帐没还又借新债给他。马先生,很快又购置了20多台电脑,在原来的地方重操旧业。让马先生万万没想到的是,只不过一个多月,马先生的20多台电脑,又被那些人用同样的方法“抢”去了,气得马先生真想去拼命。我也真的担心老马会做出这样或那样的事来,刘先生说。
    
    一少一老的事例虽苦,但不是损失最惨重的。党先生说,他肯定是这次“清无风暴”中损失最惨的一个。05年9月、10月、12月他有4家网吧,一共200多台电脑,分三次用撬门入屋的方法把我的电脑设备、桌椅“抢”去,总价值有100多万,是我的全部身家呢,却没有留下一张纸片给我。请问,城管有没有权力可以撬门入屋,“抢”人家的东西?我真他妈的,想……。显然,党先生由于气愤,见到肯听他诉苦的人,就当成是能解决问题的人了。
    
    一位郑先生说,05年11月初的一个上午,我已经锁好的卷闸门,被那些人撬开,里面没人上网的21台电脑被他们“抢”走了。有一个人,还把我柜子里放着的1000多元搜出来。我见状,赶紧跑过去对他说,那是我的钱,你不能拿走。那人说,什么你的钱?这是脏款,要没收,说完就装进了自己的口袋。像这样的政府,我真的不知怎么说才好,简直是不如土匪啊!
    
    有电脑的场所肯定是“清无风暴”要扫的重点,那些没有电脑的空房子他们也是没有放过,我没有摆电脑的空场地,就被撬过三次,许先生说。05年9月,工商的把我铺面的卷闸门撬开,见是空的,只好走了。被撬坏的卷闸门,我花钱修好。11月城管的又来撬门,见里面又是空空如也,就把电线、网线剪掉走人。我又花钱,把撬坏的卷闸门修好。没想到,他们还是不放心,12月又把我的卷闸门撬坏,还是没发现什么东西。我只好把撬坏的卷闸门,出钱重新修好。搞得修卷闸门的都说,个个都像你一样的话,我的生意就好了。
    
    第三次被撬以后不久,我接到一个电话,说要租我的铺面做网吧。我说,现在不能开网吧了,你租去也没用。对方却说:我是城管的就有本事开网吧。
    
    来接受我问话的20多个网吧老板,对这样撬门入室“抢”东西的“清无”都表示无比的愤恨!
    深圳市城管抢劫网吧纪实


    深圳市城管抢劫网吧纪实


    
    三、“清无风暴”后的黑网吧生存状况
    
    清无行动本是深圳市政府依法治市、走向阳光、取信于民的咛灞硐郑欢行嶙旌蜕邪押镁钔幔踔潦怯幸獍押镁钔幔比嚼M嶙旌蜕忻牵拖褚黄 庑阅芗康奈谠疲驯纠匆照沾氐难艄斩。蒙钤谖谠浦碌氖忻瘢床坏嚼醋哉难艄猓炊谡牧趁嫔夏ㄉ弦槐逝竦暮谏? /P>
    
    XX对黑网吧“强暴”式的清除,是不是黑网吧就无生存之地了呢?答案是否定的,反而是黑网吧越来越黑了。据反映,通过“强暴”式的清除后,XX的黑网吧由400多家,减到了现时的200多家。被“强暴”清除的200多家网吧,都是些没关系没后台的网吧。能生存下来的这200多家当中,有100多家是关系很硬的,有100多家是公权部门自己人直接经营的。我刚接触到他们的时候,他们说,你要是早十几分钟到就可以看到城管的是什么样的德性了,他们刚刚走。有一位王先生说,我就是在接到关系人通知后,把门关上了才走到这里来反映情况的。我有两家也被“抢”了,现在借钱买了20多台电脑继续革命。只是为了保险起见,从楼下搬到楼上了,所有的门和窗户都遮得密不透风的,外人根本就不知道。我说,你就不怕发生火灾烧死人啊?王先生说,网吧里的东西又不是易燃易爆品,哪有这么容易火灾?你别说北京、贵州、广东都曾发生过网吧烧死人的灾难,哪一件又不是人为纵火造成的灾难?我心里想,别说王先生只是个开黑网吧的,但他也讲得挺实在的。
    
    下午3时多的时候,张先生接到一个来自文化方面的通风电话。张先生说,电话通知我区文化局的要下来检查,要他关一下门。现在剩下敢开网吧的都是有关系的人,城管每次出发之前都会预先通知关系户,要他们把门关一下,等他们走了以后再开门营业。现在城管出动都是在例行公事一样,只是偶尔还会遇到一两个没有关系又敢顶风作浪的冒失鬼,对于这些人城管是绝不留情的。“强暴”式的清除网吧后,从数量上来说黑网吧是少了很多,但从性质上来说却比以前黑了很多,最牛B最黑的还是城管负责人开的网吧,有150台左右的机子,就开在离小学不到 10米的地方,却稳如泰山,屹立不倒。从他们提供的图片就可以看出,XX的“强暴”式清除黑网吧,只是清除异类掩人耳目,实则是为了更好地保护自己谋取私利而已。
    
    四、“强暴”式清除黑网吧的后果
    
    “强暴”式清除黑网吧有人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有人是在向上级汇报罗列出一大堆政绩数据来邀功领赏。
    
    他们给我看了,2005年12月2日的XX日报,题为《XX昨销毁15车“电脑垃圾” 此次销毁无证网吧及游戏机室经营设备,表明有关部门严厉打击的决心》的一篇报道:
    
    本报讯(记者黄芳)昨日下午,15辆满载从XXX无证网吧及电子游戏机室查缴的经营设备的货车,驶进位于XX街道的老虎坑垃圾场。XXX无证网吧及游戏机室经营设备销毁行动这里举行。
    
    此次销毁的经营设备有电脑、电子游戏机、老虎机,其中电脑1400台(件),电子游戏机300台,老虎机100台。这些被销毁的设备是XXX网吧专项整治行动联合执法队在各街道无证网吧和游戏机室查缴的,以及XXXX街道安检部门查获后移交区文化局的非法经营设备。随着区文化局负责人一声令下,两辆钩机开始了销毁行动,现场扬起一阵尘土,传出一阵里啪啦声,十几分钟后,价值近百万的非法经营设备变成了一堆垃圾。
    
    区文化局负责人称,现场销毁这些查缴的非法经营设备,目的就是表明政府对打击黑网吧及非法电子游戏机室的决心和态度。今后,执法队将继续加大严厉打击力度,彻底清理整顿全区网吧经营市场和其他文化经营市场。
    
    对于报道所说,他们非常的不满。他们说单XX被“抢”去的电脑起码都有5000台,说整个区才1400台,那是他们心里有鬼不敢说多。你知道他们为何要把 “抢”去的电脑销毁吗?我说,不知道。他们说,因为那些电脑都是空壳而已,他们不销毁的话,日后反而会成为他们的罪证。那些城管来“抢”的时候,很多人都是带着螺丝刀的。他们说,你知道带着螺丝刀干什么吗?我说,这个我还真的不知道。城管带螺丝刀是因为他们把电脑搬上车后,途中就可以把机箱打开,然后把机箱里面体积小而又值钱的“内存条”、“CPU”拆下来占为己有了。纵使在途中来不及拆走,搬到仓库的时候也不能幸免以难,而是来得更彻底,连好的“主板” 也调包换成废品充数,有的干脆连主板都没有,就是空壳一个。日后拿回来也是废品,不能用了。
    
    纵使黑网吧有罪,那些电脑也是没罪的,你拿去拍卖可以增加财政收入,你捐给希望工程,还可以帮助无数的未成年人学习电脑和互联网知识,为何偏偏要把他们销毁?个中原因不言而喻!
    
    我问,你这样说人家,有什么证据?张先生说,这不是血口喷人,是我亲历过的。我有一家网吧在风头火势的时候被“抢”过,因为他们知道我有关系,他们就不敢拆我的“内存条”、“CPU”和“主板”。我只是找到关系人花了钱,就直接去仓库拉回电脑。那天,当我去到仓库的时候,看到堆着这么多电脑,就跟办事的开玩笑说:给我多拉两台回去好了。办事的说:给你拉回去也没用,那些都是空壳来的。我不相信办事的人所说,就到处看了看,果真是空壳一堆。
    
    其他人也附和着张先生所说,这绝对是真的,没有半点虚假。有一先生说,我就亲眼看到城管拆过我的机箱。他说,那天城管把我的30多台电脑搬上车后,车子还没起动我就看见一个城管,拿着螺丝刀在拆我的机箱,然后把“内存条”、“CPU”拆下来装到自己的衣袋里。当时,我很是气愤,但看他们比土匪还专业的样子,我也只好把打落的牙齿往自己的肚里吞了。
    
    如果张先生和那一先生所言有虚的话,那么从06年1月1日始,城管搬走电脑开出的《财物清单》也可以从侧面证明,城管偷拆收缴电脑中的“内存条”、“CPU”、“主板”并非是子虚乌有的事。他们都证明,06年1月1日前,城管“抢”走电脑是不会留下一张废纸的。06年1月1日始,他们“抢”走电脑后,会给你留下一张没有公章的《财物清单》。
    
    王先生就提供了这样一张《财物清单》。王先生说,1月1日,他的门被撬,33台电脑被装上车,城管给了我一张这样的清单给我,要我签名,我拒绝签名。不管你签不签名,电脑还是一样被“抢”走。
    
    从这张《财物清单》“财物名称”栏中可以看出,他们搬走的只是“电脑机箱”,数量是33台。什么型号、什么颜色也没有,日后有幸能凭此单拿回来的也只是33个空壳机箱而已。
    
    由于被“抢”去的电脑没有任何手续,当事人手中更没有任何被“抢”证据,这些电脑要怎么处理就像他们的囊中之物一样,随心所欲。很多被“抢”去的电脑,就成了那些执法者自己开黑网吧的赚钱工具。更绝的是,有的执法人员自己拿这些电脑,开好黑网吧以后,就招揽承包人员进行转手承包,自己成为幕后老板座收渔利。因为,能这样做的都是当地有权有势的人,面对这样的恶行,绝大多数人也只是敢怒而不敢言!
    
    俗话说,物极必反,众多被“抢”过电脑的黑网吧老板们愤怒了!他们采用“特别告示”的方法表示不满,号召受害者向上中央级媒体反映问题。
    
    特别告示
    
    各位市民:最近深圳市政府在清理无证、无牌、无照过程中,委托城管为钦差大臣,先斩后奏,强行撬门破锁入室,在不出示任何执法文件和依据的情况下,将商铺内值钱物品洗劫一空,然后扬长而去,且不留下半张“罚没收据”或者“扣物清单”,许多小商人因此惨遭破产,举债度日。在法制逐渐完善的今天,在中国改革开放的最前沿──深圳,出现这种情况,是对法律的践踏,是极度的侵犯人权的行为。望广大受害业主,勇敢地站出来,用法律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中央电视台最近对此事已经开始暗访,为寻找真实暴力执法和违法依据,请大家积极投诉。
    
    中央焦点访谈新闻调查部电话:010-68579889转196
    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投诉部:010-68579889转166
    
    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投诉:
    
    城管是否有权强行撬门入室,洗劫他人财物,是谁给城管这种权力?
    拿走财物不出示任何执法文件,不给任何罚没收据和扣物清单,是否与抢劫一样?
    所谓执法,不分白天晚上,半夜也可执法,小商人根本分不清是执法还是抢劫,因为城管的服装随处可买。
    
    清无受害者启
    
    从《特别告示》可以看出,当地的政民关系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状况,稍有不慎就会闹出群体事件。据说,《特别告示》流传以后,城管的嚣张气焰也收敛了一些,不得不在2006年1月1日开始使用不盖公章的《财物清单》。说明他们并不是不知道“法”为何物,而是他们想凌驾于法律之上,欺压贫民百姓!
    
    五、黑网吧老板们对“清无风暴”的看法
    
    从与他们的交谈中可以看出,这些人都不是杀人放火、十恶不赦的恶棍,他们也是弱势群体,理不该这样对付他们。其实,他们也挺体谅和支持深圳市政府的清无行动,认为清无没有错,只是希望深圳市政府能依法秉公办事,执法不要有两面性,不要清一部分人而保护另一部分人。不要做“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让市民笑话的事情。只要公权机关人员能以身作则,自己不开黑网吧,他们也完全可以不再开黑网吧。他们当中已经有好多人到了倾家荡产的地步,如果深圳市政府对此事不闻不问,他们说也会采取相应的措施,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而斗争!
    
    为了保证调查的真实性,以下材料图片是那些受害者提供的,并受他们的委托一并把这些材料通过电子邮件和信访的形式交给了深圳市的各大领导。
    
    (转载网吧联盟网站)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警察妻子开网吧 记者拍照遭警察指挥围殴(图)
  • 一个网吧老板的血泪自白
  • 国庆期间加强食品等监管 严打黑网吧
  • 江苏江阴拟对网吧实行零点断线(图)
  • 陕西全省网吧监控系统年底前完成按装
  • 中国加紧关闭网吧
  • 中国取缔一万多家网吧
  • 广东发生网吧起火事件 四名学生被当场烧死
  • 中国半年内关闭上千家网吧
  • 南京网吧实名制 持身份证刷卡上网
  • 易社强评论:中国的网吧症
  • 广东省拟实时在线监控网吧经营及个人上网
  • 中国查处网吧一万六千五百户
  • 中国三个月关闭一万六千家网吧
  • 平民生存记事之五:开网吧难,难于登蜀道(外一篇)
  • 广州日报评论:网吧装监控软件是否侵犯隐私
  • 中国网吧将全部安装监管系统
  • 中共加强对出版、电视、网吧和电子媒体的控制
  • 上海在千家网吧电脑装监控软件遭遇隐私权争议
  • 向光明:全面封网又有新措施,武汉上网吧必须用实名
  • 对于607万人的郑州市,五个网吧够用吗?
  • 一家网吧失火就关闭全市所有网吧,这叫什么法制?
  • 网吧板被绑架勒索的经历
  • 金鑫,一位弱小女子-湘潭伟国网吧负责人被拘留15天实录
  • 反腐败奇招:用管理网吧的方法来管理公务员
  • 文化部晕头,民众傻傻--电子政务建设网吧技术监控系统广西,四川开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