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亚洲周刊:中国政治进入了十字路口/杨鹏
(博讯2006年2月12日)
    
    改革以來中國在對外關係上採取了務實理性的政策,但在政治領域仍保持恐外仇外、極權專政的暴力革命精神遺產。《冰點》事件揭示執政集團內部兼有李鴻章和義和團的內涵,外用李鴻章,內為義和團。後者正把中國逼向危險的道路。
     (博讯 boxun.com)

    原編者按﹕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六日,中國體改研究會特約研究員楊鵬在《中國青年報.冰點週刊》發表的《中國社會當前的主要矛盾是什麼》一文,提出公共品短缺之痛,產生廣泛影響。楊鵬對中國政治、經濟問題有深刻觀察,著有《成為上帝》、《東亞新文化的興起--東亞經濟發展論》等書,這次就「《冰點》事件」對中國政治走向作進一步分析。
    
    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五日,《中國青年報.冰點週刊》被停刊整頓。由於《冰點》的地位和影響力,此消息迅速傳遍國內外。
    
    一月二十七日,我先後讀到《冰點》編輯部主編李大同發出的「就《冰點》週刊被非法停刊的公開抗議信」、《共青團中央有關部門關於對〈中國青年報.冰點週刊〉錯誤刊發〈現代化與歷史教科書〉的處理決定》和龍應台發表的《請用文明來說服我——給胡錦濤先生的公開信》。以後幾天,陸續讀到一些對袁偉時《現代化與歷史教科書》一文正反兩個方面的評論文章。
    
    第一遍讀《現代化與歷史教科書》時,雖然感到接觸到了不少自己不瞭解的重要史實,但總的來說,最初的反應並不舒暢。心裏想,無論如何,當時西方列強武力入侵中國,強迫中國政府簽訂這樣那樣的不平等條約,作者對西方殖民這樣的歷史背景過於輕描淡寫,而過多將火燒圓明園等事件的緣由歸因到清政府愚蠢地違反條約、誤判力量對比、非理性地應對外國這些原因上。這對當時中國官民反抗西方列強行為的歷史價值是不是過分貶低了﹖對當時中國官民應對西方世界的眼界和素質是否要求過高了﹖重讀袁文幾遍,最初那種不舒暢的第一反應漸漸消失,我開始試圖對袁文中的觀點給定一個大體的歷史定位。我大體將他的思想劃入了清朝曾國藩、李鴻章、郭嵩燾、吳汝綸等所表達的那類思想類型中。用袁先生自己的話來表述,屬於那種「比較清醒的官僚和士紳」。
    
    一切歷史都是現代史,袁先生回顧歷史,目的是為了推出他針對現實的結論﹕「面對咄咄逼人的強敵,作為弱勢的大清帝國一方,明智的選擇是嚴格執行現有條約,避免與之正面衝突,爭取時間,改革和發展自己。」「海內外的經驗證明﹕後發展國家和地區(殖民地、半殖民地)改變不發達狀況,改變被動局面的唯一道路,是向西方列強學習,實現社會生活的全面現代化。成敗的關鍵在國內的改革。」
    
    這樣的結論,我們與其將其看成對歷史教訓的總結,不如看成是對今天執政者的告誡。從行文中,袁偉時並未將自己定位在現政權的對立面說話,他還是屬於追求改良的奏摺派。也許,受到有關部門如此處理,袁偉時先生也會有一種紅樓賈府焦大被塞一嘴馬糞的委屈感。其實,袁偉時被塞一嘴馬糞是正常的。在我們的歷史教科書中,清末改良派李鴻章等,長期被說成是賣國賊,《共青團中央有關部門關於對中國青年報冰點週刊錯誤刊發〈現代化與歷史教科書〉的處理決定》中稱袁文「極力為帝國主義列強侵略中國罪行翻案,嚴重傷害中國人民的民族感情」。這樣的反應並不讓人奇怪。我相信,不少讀者讀了此文的反應,可能會與有關部門領導的反應差不多,大家都是同樣的歷史教科書薰陶出來的,大家都是「紅旗下的蛋」。
    
    中國是一個有著深重的祖先崇拜情結的國家,所以歷史傳承往往是政權合法性的重要方面。歷朝歷代,朝廷都通過控制歷史書寫來形成政權合法性的敍事。毛澤東一方面強化馬列主義這外來政權理論的合法性,一方面也將政權合法性追溯到盜蹠、陳勝、吳廣等中國歷史上的暴力造反派身上去。毛澤東時代,完成了以階級鬥爭、暴力革命為主線的中國歷史的重新敍述。今天還在流行的範文瀾和翦伯贊等留下的中國通史,都是暴力革命者書寫的通史。階級仇、民族恨,國內反階級壓迫,國外反民族壓迫。階級鬥爭不是請客吃飯,而是搶奪政權的暴力革命,是你死我活的血腥鬥爭,沒有妥協的餘地。在暴力史觀下,和平階段只是為下一次戰爭做準備的階段,和平是相對的,鬥爭是絕對的。合約,只是暫時的停戰,不是戰爭的結束。法律程式,不過是強者意志和利益的一種偽裝形式,談不上什麼道德上的正當性。
    
    中國道家說﹕「虛無為本,因循為用。」把約束自己框框套套虛無掉,與時俱進,順勢而為。中國禪宗說﹕「世外人法無定法,方知非法法也。」毛澤東開心地說自己是「無法無天」。不講人間之法,才符合真正的天道大法。法律是戰勝者的工具,歷史拼的是詭詐與暴力。直到今天,我們的法律教科書也還在強調,法律,只是統治階級進行暴力統治的工具。在這樣的暴力史觀下,袁偉時「程式正義優先的法學觀點」是可笑的甚至是可疑的。「程式正義優先」,不就是等於西方列強的強權和利益優先嗎﹖袁偉時被一些人罵成漢奸賣國賊,也是自然的。當年,李鴻章這類人不也飽受咒駡嗎﹖
    
    改革以來,在對外關係上,執政集團採取的是一種追求經濟增長的務實的、溫和的、理性的政策,竭力保持了一個和平的外交環境。但同時,在政治意識形態領域,繼續牢固地保持著恐外仇外、暴力專政的暴力革命精神遺產。
    
    僧格林沁戰勝李鴻章
    
    改革二十多年,中國在經濟乃至文化上已融入了全球世界,中國社會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但是,政權的靈魂硬核似乎並沒有受到多少觸動,對槍桿子裏面出政權仍抱有一種宗教般的迷信,對暴力優勢是政權合法性的基礎仍有一種割捨不下的戀情,這在軍隊、員警和意識形態部門尤為如此。袁偉時的文章,也許會被過敏的當政者視為對革命合法性的顛覆,從而是對現政權合法性的顛覆,也許正因為一些當政者這樣想問題,才出現了《冰點》事件。《冰點》因袁偉時的文章而被停刊,揭示出一個真相﹕執政集團內部同時兼有李鴻章和義和團的內涵,外用李鴻章,內為義和團。有關部門的這次「勝利」,是黨內的僧格林沁、載勳、剛毅和民間義和團的「勝利」。
    
    在天網恢恢的網路世界中,一支蝴蝶搧動翅膀,有可能在數千裏外引發一場暴風雨。迅速的全球化進程,將中國拖入了一個網狀世界。全球大網之中任何一個網點的變動,都可能引發一系列不可測的連鎖影響。雖然中國開放已有幾十年了,但不少官員的腦子還停留在封閉世界之中,他們未必能準確估量自己的行為在開放系統中可能產生的系列後果。在我看來,有關部門這場魯莽的「勝利」,已在國際關係、兩岸關係和國內關係方面產生相當大的影響,後果將源源不斷表現出來。
    
    首先,將「冰點」停刊,會迅速地影響到兩岸關係,這可是有關部門事先沒有預料到的。就在《冰點》停刊的第二天,龍應台《請用文明來說服我——給胡錦濤先生的公開信》就在臺北《中國時報》、香港《明報》、吉隆玻《星洲日報》、美國《世界日報》上同步刊出。此文迅速在中國知識界流傳。以龍應台在臺灣和海外的影響,加上這篇文章本身的力度,我相信在兩岸關係上已造成一種不可低估的歷史性影響。龍應台在文章中提出了兩岸統一的底線標準﹕自由民主的價值底線。這等於是說,中國統一的最大阻礙,不在民進黨,不在臺灣島內的台獨情緒,而在大陸專制集權的政治制度。
    
    蝴蝶引發的暴風雨
    
    民主=統一,不民主=台獨。她極有影響力地將民主統一中國的訴求公諸世界。這樣的觀念,對臺灣知識界、傳媒、民眾和政黨,不會沒有影響。這篇文章一發表,肩負統戰使命的可愛的熊貓團團和圓圓,馬上失去了政治價值。我相信,民主統一中國將逐漸發展成為臺灣的主流政治民意。民主統一中國的觀點,也一定會在大陸知識界和民眾中得到廣泛的回應。這對大陸的政治生態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有關部門想過嗎﹖《冰點》被停刊,就如同蝴蝶搧動了一下翅膀,但卻帶來臺灣政治風向的變化,帶來兩岸關係上主動與被動關係的氣候變化,這一定超出了有關部門決策人的考慮範圍。他們太習慣於在狹隘封閉的系統內考慮問題了。
    
    其次,中國政府「和平崛起」國際承諾的可信度,也會因《冰點》停刊事件而受到影響。對此,有關部門也一定沒有想過。改革以來,中國經濟日趨市場化,儘管還有行政官商壟斷因素在阻礙著公正的市場化進程,但中國生產要素日趨市場化的總趨勢多少是被世界認可的。但是,中國政府會不會啟動民主化程式,卻一直是一個不確定因素。為了回應外界的擔憂,中國政府發表了《中國民主政治建設白皮書》,承諾中國將走漸進的民主政治建設之路。
    
    然而,《冰點》的停刊表達了有關部門要進行思想言論控制的決心,從而將中國政府定格在全力維護集權政治之上,這使中國「和平崛起」的承諾蒙上了陰影。為什麼這樣說﹖因為在人類歷史上,大國的「集權政治+壟斷市場經濟」的組合,從來是一個危險組合,這在西方學界乃至政界,是一個常識。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的德國、日本和義大利,就是「集權政治+壟斷市場經濟」的組合,它以政治強權,將國家資源集中到政府直接控制的少數壟斷企業身上,將國內的階級矛盾和人民矛盾,轉向國外的民族矛盾,以極端民族主義為號召、以武力來爭奪國際市場和原料。去年六月朱成虎少將宣稱,中國要用核戰爭來對付美國,並且準備放棄西安以東的城市,這已經在全球引起軒然大波。朱成虎這種新時代的義和團心態,與有關部門關停《冰點》的心態之間,難道沒有一種內在的聯繫嗎﹖政權內部充滿著僧格林沁、載勳、剛毅、朱成虎和有關部門決策者這類過度恐外仇外的人,很難讓人相信中國政府會有一個和平穩定的政治取向。在國外「中國威脅論」甚囂塵上的今天,無論朱成虎發出核威脅還是將《冰點》停刊,對中國和黨的命運都是極端不負責任的行為。
    
    最後,對內讚美暴力革命,對外煽動民族仇恨,其實是在給中國和共產黨的未來埋下意識形態地雷。改革以來,執政者集團對外表現出來的溫和理性的風格,在網上已常常被罵為軟弱賣國。有關部門站在極端民族主義一邊,這是在玩火。當年義和團沒有成事,如果真成了事掌控了大局,還有你大清王朝﹖李鴻章等人,決不相信義和團「扶清滅洋」的話是真的。其次,有關部門還繼續讚美暴力革命,更是荒謬絕倫﹗且不說暴力革命無助于中國的和平發展,就是從共產黨的私利來說,現在仍讚美暴力革命,也屬不可思議的行為。革命,是被壓迫者推翻壓迫者的暴力行動,今天的壓迫者是誰﹖誰有權誰就是壓迫者,這不是明擺的事嗎﹖今天的共產黨已是統治中國的執政黨,革命前的盟友已變成了今天的敵人,革命前的敵人已變成了今天的盟友。讚美暴力革命,就是想把毛澤東的暴力魂塞進民眾心裏,就是鼓勵底層起兵造反,這麼簡單的道理還用再說嗎﹖從鄧小平到江澤民,一門心思要消除階級鬥爭和暴力革命的文化,有關部門難道就一點不明白﹖《冰點》被停刊,網上左翼憤青們一遍歡騰,你以為他們姓「左」,他們就一定愛你這個政權﹗你就不明白,否定暴力革命,是為了今後不發生暴力革命。這是為中國的和平發展在排除精神地雷呀﹗在這個意義上,有關部門是為了歷史的記憶而犧牲了將來的穩定。他們這是腦子糊塗還是別有用心呢﹖
    
    有關部門如果對袁偉時文章觀點不滿,為什麼不組織人寫文章進行辯論呢﹖為什麼要採取讓《冰點》停刊這樣粗暴的辦法呢﹖顯然,目的不是針對一篇文章,而是針對《冰點》這個平臺。僅僅挑出袁偉時的文章來發難,大概是考慮到袁文有觸怒國內極端民族主義情緒的可能。這就說明,有關部門希望借助極端民族主義情緒,來支撐自己封殺《冰點》的合理性。這也說明,在有關部門的思維中,極端民族主義與政治行為合法性,是聯繫在一起的。他們要玩的是極端民族主義這張牌。
    
    人身依附的集權結構
    
    黨內無派,千奇百怪,這話是毛澤東說的。中共黨內不同觀點和派別都存在,只是沒有公開,黨內沒有一種和平、透明、平等的民主競爭制度。黨內不同路線的鬥爭,從來是黑箱操作,陰謀詭計,異常危險。中共有七千多萬黨員,黨員們在國內外諸多問題上有不同想法本是正常的。不正常的是,中共內部仍然是一個金字塔式的層層人身依附的集權結構,當政的黨員動不動用強制手段來壓制黨內不同的聲音。
    
    就《冰點》編輯部來說,主編李大同是老共產黨員,絕大多數編輯也是共產黨員。而且,寫文章的袁偉時也是一位老共產黨員。他們也是愛國的,只是他們對愛國的理解與有關部門的人理解不同。他們對現政權的命運也是擔憂的,只是他們對現政權應有的取向與有關部門的人理解不同。他們認為一個言論更開放、政治更民主的共產黨,是一個更有生命力的共產黨,是一個對中國和世界更負責的共產黨。他們相信,一個在國際關係上追求理解與合作的政權,比一個在國際關係上追求排外和衝突的政權,更符合中國和平崛起的目標。他們認為,以極端民族主義和民粹主義為基礎的政治集權完全逆歷史潮流而動。他們認為,任何人都無權拖著黨和國家一起走自殺之路。他們都屬於黨內具有自由民主精神的人。他們不是反黨人士,他們是黨內民主人士。
    
    我這種感受,相信大凡多少瞭解《冰點》歷史的人,只要腦子不進水,應當都會有。《冰點》停刊事件提醒我們,黨內保守勢力正在上升,今後中國有可能走上一條政治強權與壟斷經濟結合、對內鎮壓與對外強硬的新法西斯政治道路。黨內民主派們所希望的推進民主法治、權力和財富下移、對內和解、對外和平也許將成為夢幻。
    
    中國改革以來,有兩條路擺在前面,一條是「民主政治+自由市場經濟」,這是《冰點》向來堅持的道路。一條是「集權政治+壟斷市場經濟」,這是黨內保守勢力向來堅持的道路。鄧小平時代,在經濟上走的是自由市場經濟之路,放權讓利,使財富分散化、市場競爭化。在政治層面,鄧小平、胡耀邦等曾強調政治改革,有走向民主政治的衝動和嘗試。
    
    而近年來,反小平之道而行之的趨向愈來愈明顯,「集權政治+壟斷市場經濟」的色彩愈來愈重,官場的集權與腐化,官商特權壟斷利益集團的壯大,意識形態的毛式左轉,外交上好戰派聲音的出現,與日本關係的緊張,民粹主義的興起,都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迅速發展,使新法西斯主義特徵愈來愈明顯。這條路將把中國引向何方﹖將把共產黨引向何方﹖在我看來,如果繼續如此下去,共產黨自我改良的機會和資源在一天天減少,中國也愈來愈進入一個高度不確定的危險期。我將《冰點》的停刊,視為一個信號,這個信號提醒我們一切關心中國共產黨和中國命運的人們,中國政治開始進入了歷史的十字路口,而我們正被迫拐向一條危險的路上去。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