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郭飞雄:大年初一,广东省公安厅雇佣黑社会分子对我实施贴身跟踪
(博讯2006年1月29日)
    1,只有广东省公安厅国保部门知道我的家庭住址,所以我可以直接作出判断:此事由广东省公安厅负责。我的人身安全,我的家人的人身安全,完全由广东省公安厅负责。
    2,不是出动国安或国保便衣,而是出动黑社会分子,对我实施跟踪,这是广东省公安厅行事的一大特色,内含极为险恶的暗示;
     3,在此直接的人身威胁面前,我不是决定退缩,而是决定进攻——首先,我将在近日前往太石村向村民贺年。 (博讯 boxun.com)

    
    
     今天是大年初一。正在广州的我享受了前所未有的待遇:广东省公安厅雇佣黑社会分子开始对我实施贴身跟踪。
     上午10点左右,我从广州市天河区的家中出来,到了附近一家网吧,刚刚坐下,我的左右便各来了一位神情不自然的男青年。由于网吧网络出现了病毒,我不得已换到另一家地处百米开外的网吧,这几个人再次跟了过来。奇怪的是,网络再次出现了病毒。我只好再次放弃。经过辨认,前后跟踪我的共有五到六人。
     出门后,我有意走进一条偏僻的小巷,有三位男青年跟了过来。我在巷子中间停下,他们便在我的身边停下,很久都没有离开之意。我见几位男青年相貌属于内地人长相,便笑着问他们:你们是公安,还是黑社会的人?对方不好意思地扭在一边。我反复追问,对方就是不说。
     于是我走到几里外的一家大型商场对面,这三位男青年照样跟了过来。我于是用手机向110报警。10分钟后,附近的天河南街派出所警察乘摩托赶了过来,在我的要求下,对贴近我一直不走的两位男青年进行了询问,记下了两人的身份证号,二人分别是:杨晓东,重庆灵山梅口镇人;马朝科,河南人;另一位坐在稍远处的男青年坚称自己未带身份证。由于对方未做出任何危险动作,警察在作了相应记录后并未对其采取行动。
     我也随后离去。
    
     2005年12月27日下午,我被番禺区公安分局释放后,广东省公安厅国保部门用车将我送到广州。我的家人长期住在广州,过去为了维权需要,一直对外保密。这次广东省公安厅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派人找遍了我在湖北的亲戚,终于查到了我在广州的住址。所以27日广东省公安厅国保部门直接用车将我送到我的家门口,即广州市天河区某住宅小区。我一下车,国保立即在我背后用摄像机拍摄,直到我迈进小区门内。
     06年元月初我在北京时,走到哪儿都有二至三辆无牌车跟着,我和跟踪的便衣有说有笑,相安无事;回到湖北家乡,有关部门也是我走到哪儿,跟到哪儿;回到广州,则没有便衣贴身,只是每次与朋友聚餐时总有便衣在附近出入。我原来以为对方有意对我实行外松内紧,未曾想到仅仅过了春节便立即“图穷匕现”。
     由于只有广东省公安厅国保部门知道我的家庭住址,所以我可以直接作出判断:此事由广东省公安厅负责。我的人身安全,我的家人的人身安全,完全由广东省公安厅负责。不是出动国安或国保便衣,而是出动黑社会分子,对我实施跟踪,这是广东省公安厅行事的一大特色,内含极为险恶的暗示;可以说,这要比出动国保或国安便衣进行跟踪要险恶得多。但是,这一套用在我身上一点没用。我什么都不会害怕。
     出狱后,我在文章中对从中央到地方的黑恶势力进行了有力鞭挞,同时也对中国各级政府内部的开明派和改革派进行了有原则的鼓励。对于正在进行政策调整的张德江先生,我在接受外电采访时,多次表示支持其改革行为,且乐于察其言观其行。根据我所收集到的各种信息,广东南海、汕尾、大学城等地的确传来了缓和信息,利益较为超然的广东省委、省政府已表示愿意对各地农民作出让步,但地方上的既得利益集团对此是抵制的。从对我在大年初一实施的黑社会贴身跟踪的做法等情势看来,张德江先生不见得有能力突破地方既得利益集团的抵制,更不见得有能力管住向来为所欲为的广东省的专政机器。
     在此直接的人身威胁面前,我不是决定退缩,而是决定进攻——首先,我将在近日前往太石村向村民贺年。我将根据广东省公安厅对我的紧张或缓和程度,决定我进攻或收敛的程度。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郭飞雄著:《苏联为什么崩溃》目录及注释
  • 郭飞雄狱中生涯之相关文献(三)狱中日记摘抄
  • 郭飞雄狱中生涯之相关文献(二)
  • 郭飞雄:戈尔巴乔夫改革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得与失
  • 郭飞雄:特权阶层在苏联解体过程中的功与罪
  • 郭飞雄:解决三农问题的根本出路在于改革中央集权制
  • 郭飞雄:践踏宗教自由,即是践踏现代文明的心脏
  • 郭飞雄:家庭教会为什么在中国处境艰难—为蔡卓华案而作之二
  • 郭飞雄:晚清变局三大失误
  • 郭飞雄:张德江先生持续发出柔性声音
  • 那里的落日一定很美—与高智晟、郭飞雄、焦国标弟兄共勉
  • 郭飞雄:高智晟律师突被带走后维权运动早期的营救模式
  • 高智晟、郭飞雄:建议成立“汕尾开枪事件真相民间调查委员会”
  • 郭飞雄:最新情况通报:李金平已被抓走
  • 郭飞雄:紧急声明(续)
  • 郭飞雄紧急声明
  • 郭飞雄狱中生涯之相关文献:狱中向广东省政府各部门举报“奴隶劳动”的信件
  • 郭飞雄狱中生涯之相关文献:一封被截留的家信
  • 郭飞雄狱中生涯之相关文献: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检察院不起诉决定书
  • 郭飞雄:街头政治与程序政治
  • 唐云:郭飞雄赞
  • 昝爱宗:郭飞雄和艾晓明与网络言论自由
  • 郭飞雄,非暴力公民权利运动的先锋典范/赵昕
  • 赵昕:李敖说“反求诸宪法”的郭飞雄在哪里
  • 刘晓波:关注郭飞雄先生和仍被羁押太石村村民
  • 杨天水:今夜月亮为谁圆—为郭飞雄、小陶等呼吁
  • 车宏年:为勇者郭飞雄、杨在新呐喊
  • 践踏宗教自由,即是践踏现代文明的心脏/郭飞雄
  • 郭飞雄:特权阶层在苏联解体过程中的功与罪
  • 郭飞雄:戈尔巴乔父改革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得与失
  • 郭飞雄:共产党罪魁祸首——暴君邓小平的复杂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