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汕尾东洲镇冲突事件的背景与真相
(博讯2005年12月12日)
    钢猫(由网上报道编辑整理)
    
     (博讯 boxun.com)

     汕尾红海湾地处北回归线以南,属南亚热带季风区,历史文物众多,旅游资源丰富,被称为“粤东旅游黄金海岸”,广东红海湾发电有限公司(简称汕尾发电厂),正位于距新兴海滨城市东南25公里的旅游度假区红海湾白沙湖畔。 白沙湖,地处南国,位于汕尾市田干、东洲、遮浪三个街道,(这三个街道被称为红海湾)四季如春,四面环山,地藏宝藏、并蓄石油,像一个聚宝盆。这里生长几百种鱼苗、蟹苗、虾苗、贝类、珍等海产资源,当地人民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俗话说:“过洋埔娶媳妇,要等下捞水”,白沙湖被村民尊称为“母亲湖”,被联合国鉴定为甲级沙滩、黄金海岸的景点,其价值之大谁可比美呢?村民四季都在这里工作,过着自由自在的幸福生活,他们祖祖辈辈、子子孙孙都赖其生存。 如今却被政府廉价把它卖掉了,天然美景从此消失了。
    
    
     汕尾东洲镇冲突事件主要是土地争议和补偿费引起的。当地政府于去年开始在东洲兴建发电厂,这座发电厂占据了村民大片土地,耕作田地、还有白沙湖,并且禁止村民使用附近的一个湖来进行渔业养殖,也不准村民在那里收采其他的水中产物。靠海吃饭的村民走投无路,当地农民从今年5月开始向上反映,要求当局解决补偿问题,没有人理他们。有村民表示,他们并不反对当局兴建新的发电厂,但是中央政府拨下来给他们的补偿费用被腐败的官员纳入私囊,因此村民他们的土地没有得到适当的补偿。9月21日村民开始采取封电厂的路口,禁止电厂的运输车进厂的维权行动。
    
    
     东洲镇的村民以捕鱼为主,生活靠海。市政府除了充公了村民的土地外,还把兴建发电厂的范围封锁,包括村民出海捕渔的海港。断绝了村民赖以生存的渔业资源,因赔偿问题谈不拢,地没有了,港口也没有了,又没有获得赔偿,又无得食,加上官员贪污侵吞赔偿款,村民感到很无奈和无助。汕尾市红海湾开发区东洲街道的村民大约有40000多人,这些靠海吃饭的村民,顿时失去赖以生存的山、田、海,村民惶恐不安,政府把他们的山、田、海以200万人民币以下人民币计算)贱卖了,村民才分到几十块钱,不知如何过日子? 去年10月起,就不断有村民在电厂建筑工地外示威抗议。村民已经从今年5月开始向有关部门反映,希望上边能解决他们的问题,仍旧落空。
    
    
    
     东洲村民一直在不断的抗议反对建造发电厂,当地农民自2004年开始,多次向各级地方政府、各有关部门上访,讨回公道,均无效,政府对农民群众的意见、诉求,抱着不理不采的态度,有案不办,故意逃避人民的诉求心声。公安抓人、挡人,不让村民上访,政府有案不办的冲突事件时常发生。村民走投无路,自发轮流驻守在汕尾发电厂门外持续维权抗争已5个多月。政府一直不予正面答覆,并对外封锁消息,村民代表的行动及安全受到威胁,手机、电话都遭到监控,家属外出被跟踪;镇压之前,村民不分男女老幼,日夜自发守护发电厂,希望政府尽快出面解决村民长期的生计问题。据该名村民说,该电厂是私营发电厂,而由陆丰军队经营的发电厂是一家核电厂。
    
    
     早在2004年08月23日东洲村因征地问题爆发大规模警民流血冲突。二十多名公安昨日凌晨拘捕两名组织村民上访告状的代表时,被数百村民包围。公安强行开车突围时撞伤村民,激怒村民。警方一度对空开枪示警,并持警棍殴伤多人,一名姓许村民被电枪电晕;一辆强行开走的警车将三十多岁的张姓村妇撞伤,惹起公愤,更多村民加入声援,许多人手持木棒与警员推撞,将被拘捕的村民抢回,数百名村民阻止警车离开。村民包围近二十小时后,当地政府于当晚释放早前被拘捕的村民,被困公安才获准离开。
    
    
     汕尾市红海湾区所引资开发,总投资上千亿元大规模的投资开采建设,对当地自然村庄的土地资源的毁灭、生态平衡的破坏及对人体污染的损害,政府炸毁三座大山,采走石矿、黄土上千万立方米,毁灭耕作土地无数亩,分文没发给当地群众,致使农民没有土地耕作,求生不得;特别是东洲街道、各村委,更明目张胆地将土地强占乱用,炒买炒卖,低价买进变为官地,最后高价卖给投资者,电厂大部分材料均存在偷税、漏税,严重地损害了国家利益。政府处于漠然不理的态度,商人和汕尾市大官员互相勾结,钱权交易,人民群众有苦无处诉。东洲街道各村委会“三务”一直没有公开,今年5月份选举,各村委违背选举规程,进行暗箱操作,违背村民自治组织法。
    
    
     据悉,几个月前负责将村民的土地卖给私人企业的东洲镇会计黄金和,在其叔父家多处受刀伤,死因不明。据说是大官员要胁他做假账不肯,才遭灭口;闹得人心大乱,村民惶惶不可终日,汕尾市政府的官员们对此事束手无策,至今查不出结果。黄金和的离奇死亡。他的家属认为死因有可疑,要求当局交出法医官拍摄的死者照片,以查明死因,但镇政府拒绝。黄金和的家人上诉到市、省法院,最后省法院判黄金和是自杀身亡,而政府亦毋须交出法医官拍摄的照片给死者家属。黄金和做镇会计不到一年,他还负责计算镇政府官员的薪水。现在年尾结数,据说,镇上官员迫他在镇的开支报表上签名,他拒绝。他的死未知是否与此有关,还是因为与发电厂卖地事件有关。2005年8月11日,汕尾市派工作组进入东洲街道解决矛盾问题,清查帐务,至今还查不出什么结果,不作为,做假事件,讲假话。
    
     今年7月20日汕尾市公安局将三位无辜信访的东洲街道农民代表:黄希俊、林汉儒、黄贤裕抓押拘禁,引发了警民对抗达一天一夜,轰动全省。去年媒体曝光的,汕尾市公安局公安半夜非法抓捕四村农民代表的丑闻又再度重演。 据村民反映,当时三位为村民说话的代表被抓,村民愤怒了,遮浪镇有很多旅游景点,去这些景点都要经过我们村,我们把路口通通封了,关了一夜,才把人放出来,我们村民要团结啊!才能讨回我们的权利,不然我们吃什么? 村民说:“政府只会欺骗恐吓我们,公安只会抓人,派黑社会打人,村民都民怨载道,群情愤怒,当地官员一手遮天,瞒上骗下,做假案,玩弄职权,不顾人民群众的死活,没有真正为民办好事,没有以共产党员的身份真正做到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这些贪官是国家的一颗毒瘤。”
    
    
     政府侵占当地人民的集体财产,把山、海、湖、耕作土地、黄土、沙、林等资源,转卖给来红海湾投资办企业的各商人,各企业商人补给政府的资源费,填饱了当地官员腰包,建立小金库,暗箱操作,侵吞农民的几百亿的资源费,因而大部分官员腰缠万贯,重要官员贪污达几亿元。官员们风光气派极了,住得好、吃得好、穿得好、用得好,开着进口豪华轿车、午休住别墅、食大酒店,公费旅游港澳外国,内地名胜古迹(东洲街道村干部旅游连家属一起玩乐的费用由村委付出),以考察为藉口,这种现象最近成为当地“奇景”,他们的钱从哪里来呢?
    
    
     加上自2004年以来,电厂在这里建设,广东电力一局的工程车于东洲境内横冲直撞,开霸王车撞死撞伤人民的交通事故时时发生,在东洲十字路口撞死了十几人,撞伤二十多人,政府置之不理,只敷衍了事。电厂炸山,爆破震损各自然村的民房,又没有得到按价赔偿,致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于不顾,视人民为敌。电厂公司内投产建设工程事故几十宗,死人事件经常发生,电厂从来不报导,建设烟筒就死了十几人、其他工程也死了十人左右,特别严重的是今年9月6日,电厂一间四层平台混凝土倒塌下来,砸死了二十几人,受伤十几人,这种严重的工伤事故,致使大家怒气难消,激起极大的民愤。
     村民领导被拘捕。有村民当即表示,当地要举办亚洲海上运动帆船比赛,当局可能担心村民维权抗争会造成国际影响,因此要镇压。他们希望媒体关注。10月至今,村民都在兴建发电厂的山上驻守。10月开始有媒体报导后,汕头市曾经派人去村里与村民交涉,但至今未解决。一名担心报复而要求匿名的村民们说,12月5日,广东汕尾当局派上百名防暴警察进驻遮浪风力发电厂。几位东洲村民代表6日前去了解情况,但立即就被警方抓捕,引起了这场流血的暴力冲突。
    
    
    
     12月6日,在汕尾市政府多名高官压阵下,约千名军警与镇暴部队赶至东洲,并拘捕了村民代表,(武警和防暴警察于6日抵达发电厂时,村民都和平的坐在路上,并没有反抗)。由此引发了数以千计村民参加的抗议,下午1时,公安抓走了两名村代表;下午4时半,当局开始派出坦克车和警车载着大批公安武警、防暴警察进驻东洲镇,将整条村包围起来并封锁,几乎每条马路上都有持枪的公安武警把守;傍晚6时,邻近各村民众闻讯也赶到来声援,公安武警和防暴警察在没有事先警告的情况下,向驻守在发电厂前维权的村民施放催泪弹,并开枪打死几名村民。上千名村民得悉事件后,赶往发电厂声援;晚上8时开始,公安武警和防暴警察再度施放催泪弹,面对数千抗议民众,军警发射了十多发催泪弹并开枪射击,站在最前排的村民应声倒下。数名村民都表示,由于天黑,加上催泪烟雾弥漫,看不清楚有多少人被枪杀或枪伤。有村民说,部分伤者被村民送往汕尾市的一辉医院抢救,但医院的医生索要红包,否则不肯救人。村民无奈之下,将伤者送往红十字会,才获治理。翌日,村民在海边发现几个村民的尸体,相信他们是在被当局乱枪扫射时,被击中跌落海,或跳海逃命不幸丧生。另外,有几名村民被渔民救了。
    
    
    
    
     事件当天,现场有很多百姓跑不出公安的重围,有的被子弹打死。 “在现场被打死的村民被汕尾市公安拖到一起用火烧掉,有的当晚拖到了火化场。想毁尸灭迹!”而死难者家属以披白带孝拜祭死者,他们给武警下跪,恳求让他们领走亲人尸体。但当局予以拒绝。有村民表示,至9日据他所知,有60多名村民被杀或失踪。另有一位村民说,她家附近有40人被杀。还有的村民说,她家附近每家人起码有一个人被杀,有的一家两口被杀。有村民表示,死亡人数可能高达70多人,大部份是年青小伙子。一名侥幸逃过此劫的陈姓村民目睹一惨景:“太残忍了,一名村民腿部中枪,跪地求饶,但他们把这个人拖到草丛,再补打两枪……” 现在不是抓你判刑,而是见人就开枪射击,昨天下午一位村民当场被打死。”
    
    
    
    
    
    
     9日早上,在当局严密戒备和封锁下,有大批披麻带孝的村民冒着生命危险,走出家门,到路上拜祭死者,并恳求当局让他们领走亲人尸体。 东洲镇多个地点,包括开枪扫射村民的发电厂前现场、北门桥头集结了大批村民,部分人穿上白衣服或披着白头巾,持香烛,下跪拜祭死者。村民说,他们都是死者的家长。据了解,被开枪射杀死的大部份是年青小伙子。当局不让村民认领尸体。
    
    
    
    
    
    
     村民还看见警方曾为三具尸体换上警服拍照;也有说,一些尸体运去了海丰火葬场,而且都换上了警服。开枪那天,公安谎称查白粉(毒品)名义进村,想抓捕3位维权的村代表。目前村里还张贴着针对3位村代表的通缉令,罪名是“吸白粉”。 九日上午外围封村部队企图入村时,又和居民发生新一轮冲突。
    
    
    
    
    
    
     援引村民的话说,当局出动了一架坦克,把炮口对准村里。并禁止村民离开。据村民表示,7日,8日,9日都有全副武装的警察进村抓人,手无寸铁的村民人人自危,非常害怕。警察拿着照片搜查参加示威的村民,并且逮捕示威组织者。当局试图向死者家属付钱,让他们不要再向当局讨还死者尸体,以隐瞒事件的真相。 事发至今五天尚未平息,东洲气氛仍然紧张,当局在乡内实施戒严,并派驻上千名武警、装甲车在街上24小时不停巡逻,武警封锁各主要路口,当局在街上大量张贴告示,矢言拘捕及严惩组织者。当地武警10日发出通告,表示逮捕了8名村民。一位年轻的男村民对记者哭诉,担心迟早被杀死,想逃离东洲镇,但荷枪实弹的公安把守住村口,搜查身份证,发现是东洲镇的居民就赶回村里,不准离开。
    
    
    
    
    
    
     村民报出具体数字,已知被射杀死亡的村民有33人,失踪的有20多人。绝大部份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其中有一名到外省打工的青年,回到东洲镇娶老婆,6日当天也到发电厂前看个究竟,结果被当场射杀。村民称,当局企图毁尸灭迹。6日那晚开枪后,一些尸体已被火化,把村民的尸体到海边。有村民想去拿回尸体,但被阻挠。武警、防暴警察在发电厂前扫射维权村民的现场也被清理干净,村民只是拾回了一些空的子弹壳。有村民向记者表示,当局那天用了30箱子弹。目击者说:“事件当天有很多现场的百姓看到出事,都想救自己的亲戚朋友,可是不但亲友救不了,连自己都跑不出公安的重围!有的给子弹打到脚,走不了,就被追上来的公安补枪打死了。不管你是否是围观的、还是来不及逃的也被打中,在现场被打死的村民被汕尾市公安拖到一起用火烧掉,有的当晚拖到了火化场。想毁尸灭迹!今天早上白沙湖海和路边也发现7具尸体,没村民敢去认,怕公安开枪打死。” 至七日傍晚已有约七至八人死亡,昨天凌晨还有尸体被发现在公路边,海上有十一条浮尸,草边、山脚边、树底、桥底都有尸体,而且失踪人数不断上升,由前日的五十多人飙增至近百人。但家属不敢前去认尸。
    
    
    
    
     【钢猫评论】
    
    
    
    
    
    
     汕尾东洲镇冲突屠杀事件后,再一次验证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理论的正确性。为了对付手无寸铁的民农,当地政府竟然出动了武装警察来进行血腥镇压、大肆搜捕追杀群众。汕尾东洲村屠杀惨案性质是地方当局在光天化日之下的恶性故意杀人、滥杀无辜,是地地道道的群体灭绝暴行!胡温政府既然说了以民为本,为什么地方当局会发生屠杀老百姓的土匪行为?难道说汕尾东洲村的人民不是共和国的子民?不管真相如何!中共高层都要对这次事件负责任。不管是地方政府欺骗中央还是汕尾市当局自作主张,一定要揪出下令对汕尾东洲村民众开枪幕后黑手!是谁下令开枪枪杀平民?汕尾市当局必须清楚交代,任何试图把平民描绘为暴民的伎俩、任何开枪警告导致误死误伤的谎言,只会激起更大民愤。
    
    
    
    
     当看到照片中这群如此单纯与善良的村民,衣衫单薄地拿着香,向着全副武装的军警跪拜,哭诉着祈求能见自己死去的亲人一面时,我们仿佛看到了只有在人性全无的“战争”时期才会有的画面,可是它却正发生在没有战乱的中国,正发生在原本平静安乐的海边小村中。原来,汕尾市当局根本就把十几亿的善良百姓与人民都当成了敌人来对待。中国作家郑义说的好:“权钱勾结、官府和商人勾结起来抢夺农民土地,包括强迫城市居民拆迁,这类事情在中国大陆几乎每天都在发生。这说明政府对于人民的抢劫已经成为一种公开化和日常性的活动了”。这次汕尾发生的流血事件相等骇人听,也说明汕尾市当局以经济改革、以发展、以建设的名义进行公开的大掠夺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要让国际社会了解真相!要让中国人民知道在中国大地上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以及这些事件发生的性质和说明的问题,若是对汕尾东洲镇冲突屠杀这么恶劣的事件不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那是共谋和纵容!
    
    
    
     当官的总应该想一想,在自己离开人世之后,究竟是留个甚么名声好?是被世人唾骂?还是让人称赞?一些只会上嘴皮沾天,下嘴皮贴地的贪官污吏。为什么一有重大事故发生,总得抬出那些土匪德性的警察来?且振振有辞是为了社会稳定。难道各地方各行业的恶性事件频频发生,其责任也是刁民们来承担,而当局一点责任也没有?这个制度更没有任何责任?现在民智已开,奈何你们兴风作浪?不要再蔑视大众市民的智商了,毕竟不是30年前了!只是大家怕死,才暂时做乌龟罢了!你们的所作所为,就是给党抹黑!这也是很多民众包括大批老党员对党毫无信心的根本原因所在。汕尾开枪事件还没有给出最后结果,网民还是静观其变为上。随着胡温政府反贪棒起舞,你们最终必然是偷鸡不着蚀把米。不信?走着瞧吧!
    
    
    
     在目前胡温立意大力整治腐败官员的环境中,这种本意是为了通过警告失职者来激励官员们加强自己的责任意识,但在实际执行的过程中却变成了以腐败官员乌纱帽相要挟来制造恐惧的恶性制度。汕尾市警方和市政府官员在回答法新社询问时则说,他们不知道有东洲村警民冲突的事件,并且拒绝作进一步评论。因为官员害怕本辖区出大事,他们不是基于对执政责任的严肃承诺,甚至不是基于父母官对百姓利益、权利和生命财产的真正关切,而是基于丢掉乌纱帽的恐惧。
    
     据悉,当地消息人士指出,由于武警开枪镇压,事件引起中央高度关注,并责成广东方面调查真相。广东省委、省公安厅已派出调查组到汕尾了解事件。要求涉案官员交出旅游证件,以防有人潜逃。如果广东省委再不能立即清查汕尾东洲村屠杀惨案,严惩凶手,就是支持屠杀人民!就是屠杀的幕后罪魁祸首!
    
    
    
     偶钢猫强烈地预感: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暴风雨就要来了!
    
    
    
    (一切资料均引自网上报道)
    
    
    
    2005.12.12.中午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汕尾事件与胡锦涛的两个讲话
  • 逃出汕尾市东洲坑村的村民说:残忍!
  • 汕尾屠杀真相震惊大陆网民
  • 广东汕尾警民冲突下令开枪官员被拘
  • 中国证实广东汕尾警民冲突造成伤亡(图)
  • 新华网: 广东省汕尾市红海湾开发区发生严重违法事件
  • 汕尾遇难者家属:欲哭无泪 欲告无门
  • 丁子霖、刘晓波等:关于广东汕尾市东洲血案的声明(开放签名)
  • 汕尾:逾千军警残杀村民,跪地求饶再补两枪
  • 东方日报:汕尾惨案官方定性打砸烧
  • 汕尾伤亡数村民新华社说法大不同
  • 天安门以来最大的镇压——西班牙报道汕尾镇压
  • 汕尾东洲村的坦克
  • 汕尾镇压-学者:中国不政制改革可能灭亡
  • 新华社:广东汕尾警察开枪造成十一人伤亡
  • 纽约时报:汕尾镇压事件预示中国动乱升级
  • 东方日报: 汕尾特警铁桶阵封村
  • 美国之音:汕尾开枪镇压事件采访死者亲人
  • 广东汕尾武警据报打死约20名村民(图)
  • 善子:广东汕尾市人民抗暴事件回响
  • 田晓明 : 关于汕尾事件的五个想法
  • 赵达功:汕尾开枪事件会否引发高层权力斗争?
  • 烟波渔者:汕尾枪击事件有感
  • 高一飞:对汕尾严重违法事件的报道初现媒体的成熟
  • 吴钊燮:汕尾事件凸显中国不安定因素
  • 程云海:汕尾村民的血决不会白流
  • 刘晓竹:对汕尾血案的五点分析
  • 汕尾开枪镇压:香港文汇报不可信!
  • 云飞扬:是谁下令开枪的?(汕尾开枪镇压评论)
  •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唐子:关注汕尾 看中共还能疯狂到几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