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惊动温家宝的成都产权证纠纷系列案
(博讯2005年12月07日)
〔重磅独家新闻调查〕 正义侠

    
     《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第六十条早有明文规定“……在依法取得的房地产开发用地上建成房屋的,应当凭土地使用权证书向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房产管理部门申请登记,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房产管理部门核实颁发房屋所有权证书。” (博讯 boxun.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建设工程质量管理条例》等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任何房屋建筑工程都必须依法经过竣工验收,并接受相关建设行政管理部门及其委托的建设工程质量监督机构强制性的验收监督。《四川省建筑管理条例》第四十四条更是明确规定:“建设工程未经验收或验收不合格的,不予办理产权证。”
    
    2004年3月30日,国家信访局“信复字(2004)407号”文函告成都友谊屋业开发有限公司:“你公司给温家宝、黄菊等中央领导同志的来信均收悉。依据《信访条例》第九条‘信访人对人民法院职权范围内的信访事项应当向有关人民法院提出’的规定,我局已将来信转请最高人民法院阅处。今后有相关申诉,请直接向人民法院提出。”
    
    2004年4月8日,中共中央统战部“统函(2004)(五)232号”《关于请研处成都友谊屋业开发有限公司合法资产被抢夺的函》文函告四川省委统战部:“近日收到成都友谊屋业开发有限公司来信,反映成都市纺织品公司‘串通行政机关、司法机关公然抢夺非国有企业合法资产’事。现将来信转你部,请了解核实情况,并协助依法妥善解决。结果望告。”
    
     2004年4月15日,四川省委统战部收到中共中央统战部的函告后,其副部长聂文强立即在“四川省委统战部收文处理笺”上作出了如下批示:“成都友谊屋业开发有限公司反映的问题,我们已通过省工商联维权处了解情况,进行了有关协调工作。因涉及成都市有关部门,建议转成都市委统战部,请他们妥善处理,告我部结果,请肖部长审示。”2004年4月16日,四川省委统战部部长肖光成在聂文强的批示上写下了“同意”二字。
    
    此前的2004年3月25日,四川省委统战部副部长、四川省工商联党组书记、副会长王勇策在收阅成都友谊屋业开发有限公司的《法治离我们民营企业还有多远?!——关于成都市纺织品公司串通行政机关、司法机关公然抢夺非国有企业合法资产的控告书》后,便立即作出了如下批示:“请维权处办理,送连铭同志(时任四川省工商联副会长)阅”。
    
    2005年3月,北京全国“两会”期间,成都友谊屋业公司再次向全国人大、全国政协等有关部门发出呼吁,请求其行使监督和参政议政权,督促法律公正 。
    ……
    
    那么,成都友谊屋业公司(简称友谊屋业,以下同)是何性质?其究竟遇到什么困难和不得了的问题,非要兴师动众惊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黄菊和中央、四川两级党委统战部的呢?
    
    2005年12月5日,追踪本案达10年之久的记者再次对本案进行了调查。水有源,树有根,一切均得头说起:

友谊屋业公司的性质和背景
    
    1992年12月至1993年4月期间,成都市商业局所属的国营企业成都市纺织品公司(简称市纺司,下同)与香港威成有限公司(简称威成)合资成立了成都友谊屋业公司和成都友谊商店有限公司(简称友谊商店)。其中友谊屋业公司注册资本为3200万元人民币,中港双方各占50%的股份,各出资1600万元人民币现金;友谊公司注册资本为1328万美元,中港双方各占50%的股份,市纺司以其友谊广场A座(即现在的西南书城)地下1—2层及地面1—9层(不含土地)折价人民币5760.2万元(美元664万元)出资。
    
    据记者了解,该建筑物是中港合资前市纺司拆除原友谊商店房屋时按照国有企业自用房屋报建的在建工程,其用地手续为1990年成都市国土局的划拨土地批文。而友谊屋业是一家房地产项目公司,其经营范围是对成都市上东大街1—37号、成都市走马街57—73号范围内的10.93亩土地(包括友谊广场地段)进行商业开发。为此1993年6月25日,友谊屋业与成都市国土局签订了《成都市国有土地使用出让合同》,通过出让方式取得了位于成都市走马街57号、东大街1—37号的地块(其中包括修建友谊商店大厦的划拨土地),并于1993年7月12日领取了国有土地使用证。依照友谊屋业和市国土局签定的《成都市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第四条、第十条的规定,以前市纺司在该地块上的划拨土地使用权同时终止。至此,市纺司与香港威成的两项合资行为,已确定市纺司不再是合资前立项开工建设的友谊商店大厦建筑物的所有者更不再拥有该宗土地的使用权。

经营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
    
    此后几年,友谊屋业的经营遇到了严重的经济困难,包括开发资金枯竭、到期债务无力偿还等,使金融债务累积高达2亿多元。1997年,经成都市人民政府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委员会批准,市纺司将其在友谊物业的全部股份以现金2200万元人民币(包括土地补偿费300万元)转让给成都银丰实业有限公司简称银丰实业(溢价款600万元)。为此,1998年3月2日,成都银丰实业及其刚重新合股的友谊物业向司法机关举报了林少华涉嫌诈骗的不法行为。
    
    与此同时,市纺司也因与香港威成合资的另一企业友谊商店也举步维艰,导致大量到期债务无法偿还。1998年7月初,经友谊商店特别清算委员会确认,并经人民法院判决其对外债务已经超过1亿元人民币。其中,欠三家国有商业银行的债务近9000万元人民币。于是,该公司在1998年7月13日做出董事会决议:终止合资合同,并按照《外商投资企业清算办法》之“特别清算”程序,报成都市外经贸委申请进行解散前的清算。1998年7月30日,成都市外经贸委批准了友谊商店进行特别清算,并委托成都市商贸委组织有关部门进行特别清算。
    
    据了解,清算委员会成员由市商贸委、市国资局、市国税局、市地税局、华西审计事务所、四方达律师事务所和中、港双方的委托律师等8人共同组成,并于8月6日正式成立。在清算期间,清算委员会陆续向各债权单位发出《申报债权通知书》,要求各单位据此申报债权。
    
    1999年3月,清算委员会向各单位发出《申报债权核定结果通知书》,以确认债权债务。特别清算历时9个月后,因未能形成最终的清算方案,清算委员会按照《外商投资企业清算办法》特别清算时限的规定,于1999年5月5日宣告解散,并由友谊商店董事会继续组织自行清算。

屡次官司胜诉却难以执行
    
    2000年,为了早日追回友谊商店所欠的巨额债务,成都银丰实业、成都娱乐公司、招商银行成都分行、成都市商业银行、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成都办事处等债权单位相继到成都中院起诉要求友谊商店支付欠款。此案经成都中院予以确认,并下达了民事判决书。此后,友谊商店公司不服判决上诉到四川高院,但高院认定友谊商店公司欠款帐目清楚、无需争议,故其被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判决生效后,由于友谊商店拒绝履行还款义务,几家债权单位向成都中院申请强制执行。为此成都中院在2001年先后作出了(2001)成执字第228、229、230、669、947、948号民事裁定书:友谊商店将位于成都市上东大街1—16号“友谊广场A座”1—9层及地下负1层房屋作价抵偿给相关申请人。
    
    2001年10月22日和11月7日,四川高院向成都中院发出(2001)川执督字第63号和63—1号执行案件督办函,要求撤销成都中院作出的上述债权人的民事裁定书。其函件内容指出友谊商店所涉及的合资纠纷、刑事诈骗案件等问题尚在解决中,作为执行标的物的友谊广场A座产权归属不明,而且已被成都市公安局作为赃物冻结……
    
    在2001年12月3日,成都中院作出裁定,撤销成执字第228、229、230、669、947、948号民事裁定书。
    
    对此,相关债权单位依法将此事向最高法院作出反映。最高法院在得悉相关情况后,其执行工作办公室于2002年7月17日作出(2002)执监字第131号函,并转发至四川高院,随即,四川高院据此文件内容精神向成都中院发出(2001)川执督字第63—2号函,要求成都中院对此认真进行核查,对上述案件进行恢复执行,并把审查处理情况上报。
    
    此后,记者在采访过程中看到一份由成都中院于2003年4月29日向最高法院执行办提交的补充情况报告:“……友谊广场A座到目前为止,该建筑物未办理房屋产权证。经核查,原因是合资双方从1994年以来对该房屋的实际造价一直存在争议。为此,从1994年到2000年,针对该建筑的工程造价审计就进行过多次。但因每次审计的结果都不尽相同,致使合资双方未能就市纺司超出合同约定的出资数额确认问题形成董事会决议;更主要的原因是该建筑所占土地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至今仍属另一法人单位友谊屋业”。该报告同时又认为:“友谊广场A座房屋虽未办理产权证,但其地下2层、地上1—9层房屋作为在建工程出资,由市纺司按照合资合同的约定,已于1993年4月实际投入友谊商店。友谊商店特别清算委员会也将合资双方的合同出资记入了合资公司的实收资本,况且友谊商店从1993年开始,对该房屋事实上一直行使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财产所有权,确认其房屋为执行标的物,其理由是充分的,不存在产权不明或涉及案外人财产的问题。”
    
    2003年10月29日,最高法院执行办向四川高院发出的执监字第131—1号文中强调:“应查明市纺司投资不到位的情况,是基于市纺司本身的原因还是合资公司的原因,如果是市纺司的原因,则属于投资不到位,市纺司应承担注册资金不实的法律责任……”于是四川高院于2003年11月5日作出(2001)川执督字第63—3号督办函,要求成都中院对此债务纠纷案件及时处理。
    
    2003年10月31日,就在最高人民法院和省高院分别下达督办函期间,没料到市纺司却从市房管局那里办理到了友谊广场的房产证,从而导致商店公司数家债权单位上亿元债权随时均有流失的可能性,使债权单位无不担忧。

房管局涉嫌枉法颁发房产证
    
     那么,成都市房管局为何要故意违法,给市纺司颁发房产证的呢?此话得另从头说起。
    
     2001年10月19日,由时任成都市副市长狄廷国召集会议,以研究协调港商林少华涉嫌诈骗一案为由,成立了由市政府副秘书长为组长,有市检察院、市法院、市公安局、市贸粮局、市监察局、市审计局和市国资办等部门领导参加的工作协调小组。会议决定,由市审计局对友谊商店的所有债权债务进行审计,目的是想干扰或推翻省、市两级法院已经做出的生效判决。
    
     2001年11月,成都市公安局七处以刑事侦察调取证据为由,将银丰实业公司、成都娱乐公司、友谊屋业从成立以来的所有会计帐册、凭证调走,交予成都市审计局对上述三公司与友谊商店之间的债权、债务进行强制审计。2002年2月成都市审计局将审计报告,报送工作组成员单位及市纺司。
    
     2003年10月27日,为了向成都市房管局申请发证,市纺司负责人姜翼指示其保卫科科长严生贵将辖区驻地证明打印好后,找到锦江区公安分局及人东派出所,在未经内勤登记程序和未通知管段民警的情况下,该所负责人竟指令内勤保管将公章交给本人,并将公章加盖在市纺司已打印好的辖区驻地证明上。
    
     更为惊奇的是,市房管局审查办证人员余克在明知市纺司使用过期国有土地划拨文件,且无竣工验收报告书、现场测绘图、《国有土地使用证》等三项必备文件的情况下,他竟向市房管局有关领导写出了有关同意给市纺司颁发房产证的报告。
    
     2003年10月30日,就在人民法院行将对该建筑物采取强制执行时,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市房管局在明知市纺织品公司已不再是友谊商店大厦建筑物的所有人和该地块划拨土地使用权人的情况下,居然向其颁发了该建筑物的《房屋所有权证》(成房监证字第0957038号),从而直接将友谊屋业公司通过出让取得的国有土地使用权(4.7亩)划归了市纺织品公司。为此,据专家指出,市房管局和市纺司这一惊世骇俗的串通合作之举,不仅可以成功逃废超过亿元的巨额债务,还将友谊屋业公司价值高达4000余万元的国有土地使用权一举侵占。
    
     震惊之余,友谊屋业公司还天真地认为,如此荒谬奇事乃疏于市房管局被市纺织品公司欺骗所致。于是,该公司立即向市房管局发出了一份《异议函》,请求其查明土地权属,并纠正其向市纺司颁发房产证的不法行政行为。然而,该公司的请求却似泥牛入海,至今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状告房管局 被人为干扰败诉
    
     2003年11月底,友谊屋业向成都市锦江区法院依法提起行政诉讼,请求依法判令市房管局立即撤销其为市纺司办理房产登记的具体行政行为,缴销其向市纺司颁发的《房屋所有权证》。12月1日锦江法院正式受理此案,并于2003年12月30日对本案进行公开开庭审理时,追加市纺司为第三人。庭审表明,市房管局的颁证行为并非是受人欺骗,而是出于对享有国有企业身份的市纺司的特殊法外施恩,其核心答辩理由是:市纺司在申请办理成都市走马街55号房屋产权登记时,提交了“成国土拨(1990)字34号《关于成都市纺织品公司划拨土地的批复》”、“国土准(90)字第204号《准予拨地通知书》”等相关材料,却并不知道友谊屋业已拥有该宗地块上的土地使用权;市纺司的土地使用权证明文件已经作废,这不是房管局所能确定的;对市纺司所提交的作废划拨土地文件,房管局只作书面审查。言下之意,该局身为国家行政机关,可以睁只眼闭只眼地失职渎职,而不管送审文件的真假和效力。
    
    就在友谊屋业公司满怀信心地等待法院做出公正判决的关键时候,一个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消息通过市纺司一位职工之口不径而走,传到友谊物业董事长洪挺等人耳中:2004年2月下旬,四川高院行政庭庭长在接受了市纺司的请托后,竟利用其上级法官的特殊身份,找到成都中院等,谎称省人大内司委在过问此案,要求成都中院通知锦江法院判成都市房管局胜诉,并在该案二审时维持一审判决。
    果不其然,这一消息很快就得到了证实。2004年3月9日,锦江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维持被告成都市房管局2003年10月30日颁发的成房监字第0957038号《房屋所有权证》。对此,《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第六十条早有明文规定:“……在依法取得的房地产开发用地上建成房屋的,应当凭土地使用权证书向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房产管理部门申请登记,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房产管理部门核实颁发房屋所有权证书。”无疑,这说明房屋所有权证申请人的前提是必须先获得土地使用权证。但是遗憾,一审法院却没有依法进行判决。
    对于友谊屋业提出的另一疑点:市纺司在向市房管局的申请办理房屋所有权初始登记时,并没有房屋竣工验收资料,是仅凭工作人员余克的“现场勘查”所得出的结论。但判决书上却是这样认为:“被告采取现场勘查的方式来确认其是否竣工并交付使用,可以认为是被告处理此类补办手续的实际或变通的方式,更能直观地了解房屋是否已实际竣工并交付使用,被告的行为并无不当。”对此,原告律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建设工程质量管理条例》等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任何房屋建筑工程都必须依法经过竣工验收,并接受相关建设行政管理部门及其委托的建设工程质量监督机构强制性的验收监督。《四川省建筑管理条例》第四十四条更是明确规定:“建设工程未经验收或验收不合格的,不予办理产权证。对此,原判决将市房管局工作人员余克的‘现场勘查’说成是补办竣工验收,还是没有法律依据的。另外,仅从市房管局的职权范围来看,其并不具备进行房屋竣工验收入的主体资格。”

递交紧急报告仍无济于事
    
    2004年5月,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成都办事处、成都市商业银行、招商银行成都分行在看到另两家债权单位起诉成都市房管局“违法颁证”的行政官司一审败诉后,预感到他们的债权即将泡汤,便纷纷向四川银监局递交了紧急报告,请求立即纠正房管部门的错误颁证行为和阻止债务人友谊商店逃废银行债务。
    东方资产管理公司成都办事处在报告中呼吁:“为确保金融资产安全,维护我办权益,现请求银监局协调成都市委、市政府,纠正房管局违规颁证行为,以维护政府职能部门的社会公信力;请求协调法院对相关债权人诉房管局的行政诉讼案二审公正判决,以阻止成纺公司转移被法院查封的房产。成都市商业银行则称,房管局向友谊商店的中方股东成纺公司颁证,使我行申请法院恢复执行原裁定的可能性落空,这种行为严重损害了我行和其他债权人的合法权益。招商银行成都分行认为,2001年成都市中级法院裁定把友谊商店所有的友谊广场A座3层房屋裁定抵偿我行后,由于成纺公司通过各种渠道百般阻扰,导致裁定被中止执行,房管局将友谊广场A座房产办到成纺公司名下,其行为属于严重的行政违法。”
    面对记者采访,银丰公司董事长洪挺痛心地指出:“在这起长达4年的经济纠纷案中,我们企业付出了惨痛的代价,错失了许多发展良机。事到如今,债务方友谊商店金蝉脱壳,被法院查封的财产飞了,这又该由谁来承担经济责任?在市场经济日益完善的今天,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合法财产应同等受到法律的保护。”
    
    记者来到成都市商业银行,李爱兰副行长诉苦称:“这件事把我们搞得很头痛,怎么也没想到诉讼保全的财产会不见了,使我们债权人的利益得不到保护。”她非常感谢《民主与法制时报》等媒体记者关注和报道这件事情,并叫营业部信贷员李良平等向记者介绍了诉讼的详细经过,出示了诉讼保全时银行向法院交纳诉保金115520元的收据复印件。
    
    该行法律顾问北京天铎律师事务所富强律师介绍,状告友谊商店官司获胜后,银行依据生效的法律文书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法院裁定将友谊广场A座部分房屋,按评估价3289万抵偿给银行营业部,清偿友谊商店所欠的欠款,但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前后两次向中院下达了督查督办函,并中止了银行申请的强制执行;在此过程中,房管局竟将法院查封的财产弄给了成纺公司。依据相关法律规定,法院应追究房管部门的责任,因为房管局不能对法院查封的友谊广场A座房产进行过户办理产权。

向中央领导及有关部门求助
    
    同月,友谊屋业不服一审判决,逐向成都市中院提起上诉。与此同时,该公司分别向温家宝、黄菊等中央领导及全国、四川的统战部、工商联、纪委、监察、公安、检察、法院及新闻单位等寄发控告书、举报信等有关材料,请求主持公道。其材料主要内容如下:
     “我们是民营(合资)企业成都友谊屋业开发有限公司。最近,我们遇到了一件旷世奇案:我公司价值4000余万元的土地被一家老牌国有公司公然非法掠夺。其间,先是成都市房管局在明知原由的情况下,将我公司十年前通过出让取得的国有土地使用权非法确认给成都市纺织品公司;然后,在我公司依法提起请求消除侵权状态的行政诉讼中,四川高院行政审判庭庭长竟亲自出面,游说成都中院,要求成都市锦江法院判决我公司败诉。从而制造了一起国有公司串通行政、司法机关公然掠夺非国有企业合法资产的严重违法事件。
     对此,请有关部门给予重视。
     一、要求成都市中院在该案二审时依法秉公办案,公平、公正地审理此案,并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排除各种法外因素的干扰, 依法纠正一审法院的错误判决,从而维护法律的尊严,保护我们的合法财产权;
     二、如果市纺司掠夺我公司资产的非法行为得不到有效制止,我们将不惜一切代价,用我们的血肉之躯来保护我们的合法财产;
    三、我们强烈要求纪检、监察、检察机关强力介入此事件,对四川高院行政庭庭长吴兴远及成都市房管局、成都市锦江区法院的有关人员的违法行为进行纪检和司法调查,并严肃查处,以惩治犯罪,净化行政、司法环境,维护民营企业的生存环境。
    ……”
    继而,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段文字。
    
     中止诉讼后 记者采访有关单位
    该案进入二审程序后,经成都中院开庭审理,于2004年5月17日下达了行政裁定书。该裁定书上明确写到“……本案所涉及的成都市走马街55号房屋占用范围的土地,存在原成都市国土局作出的成国土拨(1990)字第34号划拨土地批复和成都市人民政府颁发的成国用(1993)第034号国有土地使用证两种内容矛盾的用地证明文件,不能准确地反映土地权属是否清楚。因颁发房产证的前提为土地权属清楚,故土地权属问题是本案裁判所要解决的前置条件,因此案件需要中止诉讼,待土地权属明确后再行恢复审理……”
    面对二审裁定书,友谊屋业董事长洪挺在接受采访时对记者说:“成都中院在二审当中虽然以‘土地权属不清楚’为由中止本案的诉讼,但时至今日,该大楼的房产证却仍未收回注销,至今还在市纺司手中。该房产证若一直被非房产持有者市纺司持有,极有可能导致友谊广场A座房产的房屋产权再次被转移,致使五家合法债权人的上亿元债权被悬空,从而使人民法院生效判决书的执行可能成为一张空白书……”
    成纺公司凭什么到房管局办走了友谊广场A座房屋的产权证?他们又是否知道该房屋早已被法院查封呢?
    8月2日下午3时40分,记者逸西来到友谊广场A座11楼成纺公司经理江翼办公室采访,并与江翼有如下一段对话。
    
    记者:据了解,1993年,成纺公司与外商合资成立友谊商店,当时成纺公司在建工程友谊广场A座地下2层、地上1-9层出资,占合资公司50%的股份。请问这是不是事实?
    
    江翼:成纺公司没有投资友谊商店,因为友谊广场A座的房屋一直没有办理过户友谊商店的手续。我今天不接受你采访。
    
    记者:1999年友谊商店进行过特别清算,你们也参加了,结果怎样?
    
    江翼:我们被外商骗了,公安机关已立案侦查。
    
    江翼随即拿出一沓材料给记者看,欲印证他说的事实。
    
    记者:既然公安机关已对外商立案侦查,如果外商构成诈骗,自然会受到法律制裁。
    
    但江翼仍斩钉截铁地说:“外商是假投资,真诈骗。”
    
    据记者调查,成纺公司不仅将友谊广场A座房产作为出资成立了友谊商店,而且还在友谊商店经营的11年中,参加了合资公司的利润分配。
    
    9月1日上午,针对上述问题,记者电话采访了成都市房管局局长周鸿德。对于给市纺司发产权证之事,周局长告诉记者:“我刚调到房管局不久,对过去友谊广场的事情不太了解。这次颁发产权证给市纺司,是看了市纺司提供的有关材料,加之面临许多全国及地方人大代表的呼吁、督促,如不办理,便会被告。不作为的情况下,我们派出工作人员对此进行了现场勘查,并根据相关政策、法规给市纺司颁发了产权证。未料想,刚颁发产权证不久,便收到友谊屋业的行政诉状,方得知此事的复杂性。如今,经法院一审判决,我们胜诉,二审法院则中止了诉讼,只有待土地权属明确,且经法院终审判决之后,我们才能依法行使权力。”
    10月上旬,针对债权人提出的房管部门违法颁证的问题,记者逸西再次来到成都市房管局调查核实。该局新闻信息办公室一名叫李建的主任一见到逸西就问:“你写的那篇报道(指《民主与法制时报》7月27日刊登的《谁动了法院查封的上亿财产》一文)为什么不跟我们打招呼就登了?为什么事先不拿稿子给我们看一看?”他一脸不悦地责怪记者一阵后,叫来一位姓向(音)的同志向记者介绍情况。向对记者说,他们给成纺公司办理友谊广场A座《房屋所有权证》是依法进行的,其审查程序也是合法的。记者追问具体审查情况,向说:“我们根据成纺公司提供的书面材料,如划拨用地批复文件、工程建设规划许可证等,进行了书面审查。”在问及房管部门为何要将法院查封的友谊广场A座房产给成纺公司办理《房屋产权证》时,向和李均称,房管局从未收到法院送达的查封裁定书。
    法院真的没有给房管局送达查封裁定?这可是一个惊人内幕!当日下午3时许,逸西来到了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研究室,并拿出两份裁定书,找到该室宣传科王鑫科长,要求向发出查封裁定的原审判长王红了解送达情况。但王鑫说:“这事我做不了主,要请示研究室的何主任。”随后,王将记者带到何的办公室,何称要向院领导请示汇报。几分钟后,他对记者说:“这事我们先查一查,然后再告诉你查封裁定的送达情况。”
    
    查封裁定书送达情况到底怎样?截至发稿时,记者又拨打成都市中级法院相关负责人的电话,但询问无果。
    
    对此,招商银行成都分行法律顾问李铮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友谊商店欠招行本息1927万元,法院的执行裁定把友谊广场A座3楼裁定抵偿招行后,当我们正准备处理该房屋、收回银行贷款时,成纺公司却跳了出来,说是被外商诈骗,要收回投资。他们两家公司发生纠纷,到底有什么问题,与我第三人没有任何关系。因为合资公司友谊商店贷款是法人行为,所以银行找友谊商店还钱是天经地义之事。”

人大代表新闻机构密切关注
    
    与此同时,成都市人大代表王新平、令狐大玉、杜顺贵等分别致函友谊屋业:“收信后已即到转省人大法制委员会,并请他们组织有关人员或责成有关部门依法行政,对有关人和事进行认真清查和处理。”“将信转到成都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督促他们尽快查办。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惩治腐败绝不能放松,真理必将战胜邪恶。作为一名人大代表,自己将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履行宪法和法律赋予的职责,关注这一事件的真相,让真理大白于天下。坚信凡侵吞国有资产者,必将受到法律制裁。”
    
    对此,深知本案内情的《华西都市报》于2004年6月9日和7月20日在其内部出版的《华西内参》上,分别刊发了“一纸违规产权证造成无法执行——友谊屋业状告成都市房管局”、“友谊广场A座产权官司成串——法院多次生效判决未能生效”;《民主与法制时报》亦于2004年7月27日和10月9日先后刊发了“谁动了法院查封的上亿财产”、“上亿资产在‘督办’中被转移;《中国经营报》在2004年9月27日刊发了“权属不清引发成都开发商告官未果”;2004年10月13日和11月初,《社会观察》杂志社先后在其“内参”第22期和正刊2004第11期上分别刊登了“成都民企巨额财产被‘夺’”和“如何阻止‘金蝉脱壳’”二文;2004年12月3日,《四川日报》在其《内参汇编》上刊登了“被冰结的 上亿资产在督办中转移”……紧随其后,新浪、网易、搜狐等十余家网站不仅转载了上述文章,且引起了一场有众多网民参与,令人震惊的大讨论:被法院查封的上亿资产,怎么会被抢、不翼而飞呢?……四川省工商联则在其2004年6月14日印发的《民营企业动态》中刊发了“成都市房管局违规颁证,致使民营企业合法财产遭受严重损失”,客观记录了本案所存在部分问题,并表示将继续关注本案。
    
    2005年4月至今,针对本案的焦点问题,记者采访了法学界的一些专家。原四川法学会副会长、四川大学资深法学教授秦大雕认为:当事人通过法院诉讼保全的财产没了,如果成都市中级法院的查封裁定送达了成都市房管局,法院在未解冻之前,房管局将标的物友谊广场A座的产权证又办给了成纺公司,应承担负责追缴相关财产;若造成了损失,房管局还应负责赔偿,并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如果法院未送达查封裁定,给申请人造成无法执行的后果,法院将承担国家赔偿的责任,同时相关责任人也将受到相应的处理。
    
    如同众人大代表所关注的一样 ,本案的最终结局,我们拭目以待,绝不容许任何腐败分子或腐化行为逍遥法外!
    
    (注:本文资料来源于成都友谊屋业的举报、投诉信函,国家信访局、中央统战部、四川统战部、四川省工商联、成都市中级法院、四川省高级法院、锦江区法院等有关单位的文字材料。未经作者同意,其它平面、网络媒体不得转载;如发表请用别名,敬请保密!)
    
    鲜琦简介:作家、记者,谈判、心理、投资及法律咨询、顾问;红军后代,医学出身,全国蓝盾文学等奖获得者;有数百万字作品发表和《人生与社会》、《都市世态百象》、《廉政风暴》、《中国球迷潮》、《中国毒流大手术》、《中国反腐》、《廉政中国》等书出版;参与撰写《中国工会工作大全》、《中国人事工作大全》等书;有数十部(集)电视剧(片)在四川、中央电视台播放;有《血染茉莉花》、《九寨天堂绝恋》、《酒魂》、《哭球》、《哭情》、《哭墙》等电影、电视剧,《中国教育问题调查》、《中国投资问题调查》、《中国司法问题调查》、《中国商潮》、《民营中国》、《中国女性问题调查》、《中国文化问题调查》等书待拍摄、出版。

_(博讯记者:正义侠) (Modified on 2005/12/07)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成都“警贼勾结案”11名涉案警察一审判3至7年
  • 成都草堂读书会将举行“国际人权日”主题演讲会
  • 成都草堂读书会"宪政与维权"讨论会:行政诉讼与人权保障(图)
  • 成都友人坚决站在你一边—向被暴力侵害的赵昕致以亲切慰问
  • 原成都宣传部长高勇受贿 一审被判死缓
  • 成都宣传部长受贿一审被判死缓
  • 成都新都政改触动政治底线
  • 成都警贼勾结案庭审 派出所长教导员不认账
  • 成都发生灭门惨案 省局负责人1家4口被杀(图)
  • 四川安县造纸厂罢工,昨天遭到抓捕,今天100余人到成都上访
  • 成都草堂读书会举行"宪政与维权—自贡失地农民维权讨论会"
  • 成都市民支持自贡失地农民维权的呼吁书(图)
  • 王怡:成都三千老者今天在天府广场示威(图)
  • 百姓杂志:成都聋哑人在“改制”中失业(图)
  • 胡绩伟先生90寿诞在成都的讲话
  • 汞含量超标上万倍 成都封杀“梦的妮”(图)
  • 一名美籍华商董维涉当间谍在成都被拘
  • 成都市一个在建工地发生垮塌八人死
  • 成都医院每天都出现猪链球菌新病患
  • 控告成都市中级法院谭军/唐大润
  • 成都:港商亿元被骗案请求支持
  • 成都教育局行政乱作为七年 导致红军后代几近精神失常
  • 成都政府与报社及发行商勾结骗取百姓钱财
  • 关于前后持续三十年的四川成都地下文学沙龙-『野草』访谈(图)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报道:“共产党万岁,黑社会万岁!!”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进展:黑社会把持午夜管理,政府纵容,业主生命受威胁(图)
  • 向光明:黑暗的地方,黑暗的角落.(看成都3)
  • 向光明:黑暗的地方,黑暗的角落.(看成都2)
  • 向光明:黑暗的地方,黑暗的角落.(看成都1)
  • 10月7日上午在成都市上河城发生了什么?
  • 著名记者揭露成都市中级法院黑幕
  • 感受另一个中国:美国财长在成都小镇农贸市场(图)
  • 王怡:胡绩伟先生90寿诞在成都的讲话
  • 成都铁警案的真正价值
  • 启翔:成都火车站警匪勾结窝案的思考
  • 成都总统套房何以“吓”住法国总统
  • 人民时评:从12岁成都女孩辍学说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