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胡平:简评中共民主白皮书
(博讯2005年12月01日)
    胡平更多文章请看胡平专栏
    
     (博讯 boxun.com)

     10月19日,中国国务院发佈《中国的民主政治建设》白皮书,简称民主白皮书。但其实,这部白皮书不是民主白皮书,而是不民主白皮书,是反民主白皮书。
    
     中共民主白皮书洋洋洒洒三万余言,集中强调的其实只有一点,那就是强调共产党的领导。白皮书声称中国的民主,是坚持共产党领导下的民主。然而我们都知道,民主就意味着政党轮替,民主就意味着领导权的开放竞争。所谓坚持共产党领导下的民主,从字面上就是不通的,是自相矛盾的。现在,连中共也不得不承认民主是普世价值,然而所谓普世价值,那就意味着民主有公认的定义和标准。中共一方面承认民主是普世价值,另一方面却又把民主的公认定义和标准撇在一旁而自己提出一套截然不同的定义和标准,这实际上是否认民主的普适性,也就是否认民主本身。
    
     白皮书再次重申所谓“中国国情”,“中国特色”。白皮书继续重申“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陈词滥调。常言道,撒谎的人得有个好记性。否则,牛头不对马嘴,前言不搭后语,自相矛盾,谎言就露馅穿帮了。你说坚持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的国情,那台湾呢?台湾没有共产党的领导不也过得好好的,而且比大陆还要好得多吗?除非你说台湾不是中国,除非你把台湾排除在中国之外。众所周知,所谓“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种说法本来是毛泽东时代制造的一个谎言。按照当时的说法,台湾由於没有共产党的领导,所以台湾还是旧中国,还是万恶的旧社会,台湾人民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可是到了邓小平时代这种说法已经变了。现在,中共已经不再说台湾是万恶的旧社会,台湾人民水深火热了。按理说,谎言的这一部分改变了,其他有关的部分也就需要作相应的改变,白皮书的作者显然是忘记了这一点,他还在继续重複那些早已破产,早已过期作废的谎言,这就显示出其自相矛盾,因此这套谎言本身也就不攻自破了。
    
     白皮书的作者之一,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副所长房宁说,二十多年来,中国的经济保持了9%的高速增长,如果是在没有民主的专制制度下,这样的速度是不可想像的。此论不值一驳,因为在希特勒极权统治下的德国,经济增长的速度还更高。另外,南韩、台湾和新加坡也是在威权统治下开始经济起飞的。过去,邓小平和所谓新权威主义者们就是拿着亚洲四小龙的经验拒绝民主。房宁是政治学者,他不会不知道民主不民主不是以经济增长不增长来定义,来衡量的。房宁不会不知道今日中国的制度远远不是民主制度。其实,房宁的本意就是为专制辩护。房宁的话是要倒过来读的,他不是在礼赞民主,而是在为专制张目。房宁的本意就是把经济增长当本钱来为中共专制作辩护。这就再次提醒我们,那种以为经济改革必将导致政治改革,经济增长必将导致自由民主的经济决定论观点是错误的。事实上,在今日中国,经济改革和经济增长非但不是政治改革和自由民主的动力,而且由於它能起到美化和强化现行专制制度的作用,反而构成了政治改革和自由民主的阻力。再有,中国(大陆)不同於南韩和台湾。南韩和台湾本来就是私有制。在南韩和台湾实现民主转型,只需要实行政治和解就行了。中国(大陆)却不同。中国原本是公有制。在中国大陆实现民主转型,除了实行政治和解外,还要实行经济改革和经济转型。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们都已经认识到,由於缺少民主参与和公共监督,中国的经济改革早已沦为少数权势者对广大民众的一场大抢劫大掠夺,因此,这样的改革越深入,权势者们对民主就越敌视越恐惧。权势者们担心,一旦在中国实行民主,他们不但会失去政治上的垄断权力,而且还很可能会遭到经济上的清算,因此他们会以加倍的疯狂反对和镇压民主运动。这就意味着,在今日中国推进民主化,我们所面临的阻力更大,要付出的代价更高。
    
     也许有人会说,尽管这部民主白皮书谬误百出,但它是否多少也反映出中共有向民主方向逐渐推进的意图呢?我先前提出,要判断或衡量中共有无推行民主的意图幷不难,第一是看它是否明确表示接受民主的公认定义与标准,第二是看它是否对渐进民主提出时间表或曰路线图,第三是看它是否立刻终止政治迫害。拿上述三条标准看这部白皮书,我们祇能给它判不及格。◆
    
    
    
    原载《北京之春》2005年12月号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平《论言论自由》电子文本
  • 胡平:从李敖谈到自由主义
  • 胡平:玩世不恭的机会主义-评李敖大陆行
  • 胡平:简评康晓光的儒教治国论
  • 胡平:危乎哉!中国的民主橱窗-坚决支持太石村民维权抗争
  • 胡平:希望就是力量-纪念“六四”十六周年
  • 胡平:谈谈反日风潮的“民意”
  • 蒋彦永、胡平获大陆当代汉语贡献奖
  • 胡平裴敏欣评中共治腐条例
  • 哗众取宠 可以休矣——评胡平《不比不知道》
  • 胡平:必须制止中共政府黑社会化的危险趋势
  • 专访胡平:评布什亚洲行和布胡会谈(图)
  • 胡平:伟大的容忍——论胡耀邦精神
  • 余杰《为自由而战》序言/胡平
  • 胡平:我对“神五、神六”怎么看?我们应该争什么?
  • 也谈所谓“毛泽东时代的平等传统”/胡平
  • 一平:理想的灰色——读胡平《犬儒病》
  • 胡平:也谈所谓“毛泽东时代的平等传统”
  • 胡平:从超女现象看中国人是否政治冷感
  • 胡平在联大会议场外的讲演
  • 简评康晓光的儒教治国论/胡平
  • 胡平:坚决支持太石村民维权抗争
  • 胡为胡平反,不会改变对八九学潮定性(图)
  • 胡平:马英九将胡锦涛一军
  • 学习《入狱须知》—读欧阳懿的《狱后杂谈》/胡平
  • 胡平:破除经济决定论的神话
  • 胡平:读《美商在中国的理想与背叛》感言
  • 法轮功是在搞政治吗?/胡平
  • 胡平:读《江泽民和他的十五年》有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