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陕北石油事件和陕北民营企业家的命运—致胡锦涛总书记和温家宝总理的信
(博讯2005年11月20日)


曲建平

稿件提供人_李晓晴





尊敬的胡锦涛总书记阁下:

尊敬的温家宝总理阁下:

二位领导人好!

两年来,陕北民营石油企业一再向上反映情况,一再石沉大海;几十位专家学者一再呼吁,一再没有回音。我们不知通过何种渠道才能让二位领导人了知我们的心声,因此在互联网上发表此信,希望您可以看得到。

早就该平息的陕北石油事件,现在反而愈演愈烈,其根本原因,在于陕西三级政府,无视公理民意,一味相信强权暴政,试图坚持错误到底。在这样一个改革开放的时代,在中央一再申明要走市场经济道路、主张依法治国、构建和谐社会的时代,陕西三级政府依然采用强取豪夺、抓捕关押、制造谣言、陷人于罪的高压手段,只能不断激化官民矛盾,使陕北石油事件走向愈发难以解决的不归路。

两年多来,陕北石油民企从为物权而争,沦落到今天不得不为人权而争。5月13日起,榆林市政府抓捕多名民企投资人,长时间关押的就有13人,最终起诉4人。现在,陕北到处在传播政府的风声——必判民企诉讼代表冯秉先三年以上实刑,明知是错判,也要判,否则无法镇压民企维权。如果民企的行为确实造成严重后果,倒也是“罪有应得”,关键是民企要求对话,出发点在于协商,政府也友好接待,而后却突然变脸开始抓捕镇压,实在让人觉得政府没有一点诚信,现在给我们的感觉是——政府不是为人民服务,而是时刻准备把人民当敌人镇压!

陕北石油事件,官民两方的是非,早有社会公论,我不必再做说明。我们想请二位领导人了解的是,陕北民营企业家,这个辛苦创业却惨遭剥夺的群体,如今面临着被判定为有罪!民企诉讼代表冯秉先,现年六十岁,身体极其瘦弱,这个一向反对暴力对抗、主张对话协商的理性平和的老人,正面临着被陕北政府构陷于罪,面临着三年以上对他的健康将会是严重摧残的牢狱之灾。

我们不能接受,也实在无法忍受!

在此,向二位领导人陈明真相,请求理解和援助。



一、陕西省在石油开采秩序整顿过程中严重歪曲中央政策。

1999 年“1239”号文件下发后,陕西各级政府秘而不宣,而是继续号召民企打井,甚至可以说是掀起了又一轮打井高潮。这种欺上瞒下的手段,为日后陕西的石油秩序整顿埋下了祸根——2000年以后加入的石油投资人,还不等回本,井就被收,他们中多数人背上了永远也还不清的债务,因此,为了生存,他们永远也不可能停止抗议和斗争!

“1239号文件”明确指出,对民营企业“采取划转、收购、兼并、投资入股等多种方式进入陕西延长油矿工业集团,实现统一管理”,但陕西各级政府在整顿过程中,却把收购主体由中央指定的延长油矿工业集团变更为各县钻采公司,把中央指定的“划转、收购、兼并、投资入股”等办法变更为“先接管后清算,一次清算,一次到位,原投资者彻底退出;严格执行无偿回收政策,凡投产满5年,投资收回的油井无偿全部收回”(《榆政发[2003]55号文件》)。这实际是一种变相的强取豪夺,其中隐藏着极大的不公平———即使有的企业已收回投资,也不能完全不给补偿就撕毁合同,这是对人民劳动的极度不尊重。

后来,迫于民企不断上访和曾培炎副总理批示,2003年7月,陕西省代省长贾志邦在西安黄龙宾馆召集紧急会议,下达八点指示,要求一面加大油井回收力度,一面变无偿回收为给予适当补偿。

但这种“适当补偿”,平均只在民企资产价值的20%左右,有的地方,还试图不付现款,付现款还要扣“贴现”(倒计利息),还要收取财产转移的交易税和个人所得税。

如此行为,怎能不激起民企反抗?

自古民怕官,从来都是官逼民反,百姓的要求很低,只要过得去,他就不想反抗,如果当时陕西各级政府给予民企的补偿能较为合理,或许就不会有日后一波又一波的抗争了。



二、陕西各级政府在石油秩序整顿过程中粗暴执法、野蛮践踏人权。

因为是“先接管后清算”,所以民企不愿交井,陕北地方政府就“公检法”齐出动,甚至动用地方钻采公司的“棒子队”,对群众连打带铐,抓捕关押,判刑镇压。这样的事例,如果中央愿意下来调查,在陕北,可以查出很多很多。

因为补偿金额过低,民营投资者不愿接受补偿,政府于是再次“公检法”齐出动。请看首都教授赴陕调查的记录:

“他是一个勤劳朴实、充满活力的陕北汉子,他叫刘建云,曾被县里评为‘先进石油管理者’,他曾经风光无限地在县政府召开的表彰大会上接过由县政府领导亲自颁发的奖状。然而谁能想到形势竟能如此瞬息万变!几个月后,他突然成了被追捕的坏人!那天夜里两点,他和不计其数的石油投资者被当地公检法驱赶到山上,县政府使用他们熟悉的套路,断电断水,强行将所有公交车调离,迫使困在山上的群众无法离去,只能违心地在政府的不平等协议上签字。刘建云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仍然心有余悸:‘真是恐怖啊!我们在山上挨着雨淋,想跑跑不了,因为到处都是警察,山下一片警灯闪烁。手铐子哗啦啦响成一片!公检法抓的抓、铐的铐,我们照井工人的铺盖都让警察和干部从工作间扔了出去!’刘建云后来冒着巨大风险到北京上访,回来之后立即被追捕,不得已他逃到了银川,然而传票也追到了银川。最后,他不得不违心地在协议上签字。”

还有一些投资人,因为拒不领取补偿,被政府投进看守所,他们中有的人,甚至是带着手铐脚镣被人强按了手印。难怪陕北民营投资者感慨——我们是当代的杨白劳!

安塞县给48名敢于反抗的民企投资人剃了光头、穿上囚服、游街示众、召开批斗大会,其场景,被公安人员拍录下来,现在,已在社会上广为传播,难怪有人感叹——改革开放了,中国怎么还在土改?

民企投资人为什么会沦为罪人?是谁把他们逼上了反抗的道路?

民企投资人不仅物权遭受剥夺,人权又惨遭践踏。天道昭昭,陕西地方政府如此行为,人神共愤,可陕西三级政府依旧以为抓捕关押、判刑镇压是最有效的方式,这种行为,已经直接损害了中国共产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已经直接导致陕北人民对中国共产党执政方针和执政信誉的怀疑!



三、陕北地方政府四出活动、阻塞民企言路;威胁恐吓,阻止社会支持;制造谎言,欲陷民企代表于罪。

据我们亲闻,陕北官员曾到北京某大学,找到支持民企的某位学者,散布谎言,试图说服该学者不再支持民企。此次说服无效,陕北政府就拿着材料汇报到学校,诬蔑该学者。陕北政府在北京不止给一个高校递了材料,不止一位学者受到如此待遇。

陕北公安,还到支持民企的党治国教授家中,威胁党教授,要把党教授带到陕北讯问。党教授为此专门发表声明——表示愿为陕北人民坐牢。

凤凰卫视中文台7月14日晚播出了对民企代表冯秉先的专访——《陕北油田之争》,结果,第二天重播被迫取消。凤凰工作人员给冯秉先发来邮件——因有关部门干预,重播被迫取消。

陕北政府抓捕冯秉先等人,据说花费了几十万资金,甚至不惜贿买央视或盗用央视名义诱捕冯秉先。陕北政府如此煞费苦心,却不敢发一纸通缉令来缉捕冯秉先,其抓人之理由不足、心气虚弱可见一斑!

抓捕冯秉先后,要求冯秉先陷害朱久虎律师,让冯秉先指证朱久虎策划组织两次要求对话的活动,冯秉先的回答是——我死也不会说。

一再要求冯秉先承认政府的油井回收方式是正确的——冯秉先说,错的就是错的,我死也不会说。

曾经关注报道陕北民企遭遇的几十家国内媒体,现在几乎全部被禁声,但是仍有几家媒体在朱久虎律师被抓之后,冲破阻力,站出来为民企说话。但是,前几天,我们打电话给这几家媒体,有记者回答说——不能报了,现在不让报了。

陕北榆林政府给上级部门的《汇报提纲》称——“极少数个体投资者”,与律师“互相利诱”,“诋毁国务院和省委、省政府整顿陕北石油开采秩序的政策和措施”,“蒙骗误导群众”,“采取不正当手段”“严重扰乱油田正常生产经营秩序”,“对社会稳定带来极其不良的影响”。

试问:

“极少数个体投资者”的行为,为什么能引起全社会的关注?几十位专家学者接连不断地为民企呼吁、前前后后几十家媒体赴陕现场调查,难道陕北政府要说这些专家学者全部无知、所有媒体全部说谎?

“极少数个体投资者”,竟然能使陕北民企维权三年不休?没有民心民怨,“极少数”哪来生存的土壤?

“与律师互相利诱”,典型的蔑视法律蔑视公民权利的说法。作为公民,只要他认为有必要,他就可以请律师,律师就是收费服务,何谈利诱?

“诋毁国务院和省委、省政府整顿陕北石油开采秩序的政策和措施”——正因为陕西省委、省政府的整顿政策与国务院的要求不一致,民企才要讨个说法,试图把陕西三级政府的违法行政和国务院捆在一起,可见,陕北政府制造谎言、陷人于罪的手段使用得有多么习惯了!

“蒙骗误导群众”——群众是那么好蒙骗的?我们的群众就那么低的智商?政府那么多人做不了工作,抓捕关押都镇压不了的群众,就能被少数人蒙骗了?

“采取不正当手段”——民企的手段也不过就是要求对话,要求解决问题,先前是上访,无效,后来是请律师,准备打官司。中国不是有《行政诉讼法》吗?哪条规定不许民告官?

是谁在采取不正当手段——从2003年至今,陕北抓了多少人?关了多少人?冯秉先第一次被关押,明明因为上访和接受采访,结果却要调查偷税漏税;今年抓捕冯孝元,竟然去查人家五六年前是否有过贪污行为,还要查人家是否重婚,如此恶行,视人为奴隶牛马,想抓就抓、想关就关,如此调查,陷人于罪,其意昭彰,陕北政府还有何面目来指责人民群众“采取不正当手段”?

“严重扰乱油田正常生产经营秩序”——油井本是民企的,政府不予协商公然抢夺,不是扰乱秩序,投资者保护自己的资产就是扰乱秩序,就是非法,就是犯罪,如此逻辑,难道想宣告——罪都在民,我们的人民都是暴民?!

“对社会的稳定带来极其不良的影响”——如果按中央要求,划转收购、兼并入股,陕北不仅不会不稳定,反而会更加繁荣。不思考是政府一再违背中央政策埋下祸根、挑起事端,反而要把责任推卸到人民群众身上,是执政能力低下还是居心叵测?

陕北政府在〈汇报提纲〉中列举人民群众给政府造成损失,为何不说自己打砸抢在先,才会激起民怨沸腾?谁的损失更大,民营投资者倾家荡产,有的甚至负债累累,一介百姓,有何能力背负如此命运?

陕北政府指责民企围堵省委大门,为何不想想,两年多来,从县到市、从市到省,对民企的抗议和要求要么不理不睬,要么哄骗拖延,要么强行镇压,诉讼不予立案,上访就是犯罪,难道我们的政府不是为人民解决问题,而是专门伺机或创造机会镇压人民?

夸大其辞,诬蔑民企,试图陷民企代表于罪,以杀一儆佰,彻底镇压民企维权,这才是陕西三级政府的真面目!!

说民企到市政府上访,“喊着口号、冲进大门”,民企的人一致否认有此行径。认为这是把其他上访群体的行为加在民企身上。

5月11日,民企到省委要求对话,每人拿着一张纸单(请求书),散散漫漫地站在大门右侧的人行道上,仿佛傍晚公园路旁人们在聊家常,很多人到远处遛去了,人行道上,也就几十个人。大门的左侧,是榆林公安,有几辆警车,车上的警官还在打盹,人行道上,公安人员或蹲或站,拉话聊天,一派悠然。两方相安无事。后来,据说,民企有少数人有点激动,到门前的警戒线外坐下,但政府工作人员出来劝阻,他们就撤离了。不久,政府就派人接待民企代表,开始对话。对话之后,榆林市领导还请九位民企代表共进午餐,气氛和谐。但民企代表一离席,警方即派车追踪。而后就开始了抓捕。

去省里要求对话,事先已请县里转告省里,并且,发了专递通知省里。在市里对话,市领导一再表示马上下去解决问题,但是一个月也不下去,后来甚至干脆连民企代表的电话也不接。

陕北民企,找专家,找记者,找中央,跟县里谈,跟市里谈,两年了,问题不能得以解决。依法逐级上访,事先还学习了〈信访条例〉,要求投资人不许有过激行为,就算现场有所失控,一些人行为不够得当,充其量也就是一般违法行为,现在为何要重罪治之?

试问——陕北市县政府在收井和补偿过程中,非但违法行政,而且其行为已涉及到非法拘禁关押,打砸抢已触犯刑法,谁来给他们治罪?难道政府就可以为所欲为,百姓连喊个冤屈的权利都没有?

公道何在?民心怎服!

据说,前不久,陕北又进京汇报,称关押判处冯秉先等人,是为维护陕北稳定。

岂知,陕北民企维权,是大范围的公民不服从,关了冯秉先,只能是牺牲冯秉先一个人,对陕北局势不会有任何改变。上访是“诉讼代表会议”集体决策,非冯秉先组织策划,冯秉先一再劝阻无效,只能少数服从多数,〈靖边县检察院起诉书〉明显失实,如果陷冯秉先于罪,将会点燃群众的怒火。陕北民企是不会放弃追讨公正的,他们会前赴后继。陕西三级政府的高压政策只会使陕北局面向两个方向演化—— 一是情况越来越复杂,越来越难以解决;二是高压手段镇压虽然有效,但埋下永远的民怨,陕西三级政府连带中央政府将永远遭受谴责,这将给中国共产党的执政信誉造成极为严重的损害。



四、可悲的民营企家

冯孝元62岁,从抓捕时就重病,一直关了四个多月,其间几次就医;王世军52岁,关押后犯病,每天让人抬着上下铺位;冯秉先60岁,身高一米七六,体重不足百斤,一向就有胃病,靖边县看守所环境恶劣,伙食粗糙,冷暖失调,冯秉先也已关押四个月了,亲人时刻都在焦虑和担忧之中。

冯孝元曾是副县级干部,另一位被起诉但因自首免于关押的孔玉明,曾是靖边县体改委主任。四位被起诉者,全是多年的老党员。

冯秉先1979年到日本引进设备,他为之做出重大贡献的工厂,就是鄂尔多斯羊绒衫厂的前身;而后,冯秉先又在内蒙古自治区直属房地产建筑公司任副总经理多年。这位大学毕业,自学日语,内蒙古有名的技术干部,在晚年,毅然下海,到陕北打石油,苦心钻研,辛苦经营,结果,五年的劳动,付之东流,八九百万的资产、几百万的投资,只得到了一百四十万的补偿。这一点补偿,除分给合伙人之外,余下的,他两年没有再做生意,专心维权,这点积蓄全部贴在了维权上。

民企到北京不断上访,需要一个有文化素质的人替他们表达心声,在与政府的交涉过程中,冯秉先逐渐成了民企的代言人。

但是曾经做过党委书记的冯秉先,有很高的政策水平,他认为上访并不能解决问题,转而向专家学者求助,他一直说:“我相信中央会走市场经济道路,会坚持依法治国。”他一直寄希望各界的呼吁可以使中央政府关注,能够还陕北民企公正。

这个2003年因在北京活动被榆林政府关押过一个月的文弱老人,两年多来,只身漂泊北京,以他诚实的人格、温和的素养赢得了专家学者、记者和国际友人的信任,没有人会相信冯秉先是罪人,给冯秉先定罪、对冯秉先野蛮关押,引发的将是社会各界对陕西三级政府的鄙视和愤怒。

如果给这些上访事出有因、没有造成严重后果的民营企业家判刑,对这些年届六旬身体病弱的老人进行野蛮关押,陕西三级政府昭示给世人的,将不仅是官德的丧失,同时还有人性的泯灭!!



五、呼吁中央政府关注,敦促陕西省和平解决陕北石油事件。

陕北政府在中央明令不许私人打井后,对群众隐瞒中央精神,依然号召打井;以后又几次修改合同,长期改为八年,八年又改为五年,五年又改为两年,两年又改为收回;单方撕毁合同后,民企要求解决问题政府又一再哄骗拖延。如些种种,导致民企,也可以说当地人民,对政府彻底丧失信任,因而,民企提出要油井不要补偿,是因为只有井是实实在在的,有了井,至少还有入股的权利,补偿肯定还是不合理的,也不知哪年哪月能兑现。民企的这一要求,把陕西省逼得无路可走,陕西省一再违背中央政策,就是为确保地方利益,油井是准备纳入省属企业的,不可能再还给民企。这样,双方谈判差距过大,导致谈判破裂。

陕北民企反思自身行为—— 一是目标不切实际;二是不够理智:本来要走诉讼途径,结果反而不坚信法律仍然迷信上访,结果,把本来反对上访的朱久虎律师送进看守所四个多月,又要把一向引领民企依法维权的冯秉先送进监狱。这种错误导致的代价是惨重的。应该当为陕北民企之鉴,为后人之鉴!

错也不全在政府。如果说政府错在先,民企如果一直能坚持理性,就会一直获得各界支持,不会给政府以抓捕镇压的口实。

我们不希望看到冯秉先成为陕北民企一次错误的牺牲品,不希望看到陕西各级政府完全无视民意无视社会舆论,不希望陕北民企最终仍然不能获得公正。

释放的狱友说,冯秉先身在监中,但他一直说“从阶级斗争到依法治国,需要个过程”。这位文弱老人,尽管豁达,但也有面对强权的万般无奈,释放的狱友说,冯秉先说,如果注定遭受磨难,那是上帝拣选了我,我只有坦然去走一个基督徒的受难之路。



在此,我们恳请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

于百忙之中,能够关注陕北石油事件,体察下情,辨明真相。

希望中央政府能够敦促陕西秉公审理冯秉先等四代表案,妥善解决陕北石油事件。



我们相信中央会坚持走市场经济道路,会坚持依法治国,因为这是我们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在这样一个时代,不可更改的选择。

我们相信良知,相信时间。

我们愿意相信————陕北石油事件,尽管波波折折,但最后,它仍然能够验证中国共产党“立党为公、执政为民”,能够验证中央政府提倡的“和谐社会”。

2005年月11月20日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Modified on 2005/11/21)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陕北石油事件”新动态
  • 陕北石油民企就冯秉先等四代表被起诉给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和社会各界的呼吁
  • 陕北石油民企并未触犯刑法,陕西欲公然制造冤假错案?
  • 陕北石油民企冯秉先等四代表案材料汇编_为即将开庭而作
  • 关注陕北石油之冯秉先、冯孝元、孔玉明和王世军案(图)
  • 陕北石油民企就冯秉先等四代表被起诉的呼吁
  • 陕北石油案最新情况通报
  • 高智晟 楚望台: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十七)
  • 高智晟/楚望台: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十六、一个看门老人的离奇死亡(图)
  • 呼吁尽快释放病中的陕北民企代表冯秉先—陕北石油案10月5日情况通报
  • 高智晟/楚望台: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十三-十五)
  • 陕北石油走向规模化经营是件好事,利国利民,但是陕西省政府在回收油井
  • 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十二)小公务员之死(图)
  • 陕北石油案9月30日通报—又释放了2名代表
  • 陕北石油事件最新通报
  • 不锈钢老鼠:自由中国遭黑客攻击,黑客要求站方删除有关陕北石油的帖子
  • 曲建平:让事实说话—陕北石油事件最新情况通报
  • 陕北石油事件最新情况
  • 陕北石油案博弈演进及可能走向—兼贺朱久虎律师凯旋回京
  • 冯秉先-陕北石油案维权代表的领袖人物/曲建平
  • 陕北石油案博弈演进及可能走向—兼贺朱久虎律师即将出狱
  • 杨鹏:经济问题政治化的危险——陕北石油案新动态的分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