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蚌埠统计局长自杀疑云 传死于数据造假腐败
(博讯2005年3月02日)
     周末记者 陈璐

      “哦,你是为统计局局长自杀来的。巧了,那天我就在市政府大院外等生意。”

       2月23日,刚到蚌埠的记者有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的感觉。在和所搭乘的出租车司机小周聊天间,一提起蚌埠人近来的热门话题,他主动向记者描述着他亲身经历的事情。 (博讯 boxun.com)

      “蚌埠市出租车行业不太景气,城里跑的尽是些空车,我喜欢到市政府新行政大楼北门门口拉生意。记得那是2月18日11时30分,是我到那里等活儿的固定时间。这个大楼是两三年前从市区搬过来的,地处离市区比较远的蚌山区。”

      当天的12点,小周还没有做成一笔生意。“我有些纳闷了,行政大楼的院子里怎么停了这么多的警车?到现在还没有见一个人出来呢?我就焦急地望着窗外。”小周边开车边对记者说。

      12时15分,两个公务员模样的人出门上了小周的车。“‘刘局为什么这么想不开啊? ’‘是啊,公安部门正在勘察现场,昨天还好好的一个人,今天怎么就跳楼了呢……’这两个人在告诉了我目的地后,就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了起来。他们所提到的 ‘刘局’、‘自杀’这样的字眼让我意识到市政府大院里出事了。等两个乘客下车了以后,我急忙打了个电话给好朋友小王:‘唉,市政府出事了。’”

      据证实,当天10时30分左右,该市统计局局长刘敏从行政楼的9楼跳了下去,摔死在1楼的天井里。

      “死亡”远未成为这个事件的终点。2005年2月20日,蚌埠市公安局公布了调查结果:刘敏是因精神焦虑症而导致的非正常死亡。然而,之后坊间对于刘敏死亡流传甚广的“腐败说”和“假数据说”,将刘敏再一次送回到被高度关注的位置上。

      非正常死亡

      2月24日下午,蚌埠市行政大楼主楼。这是一个类似筒子楼的建筑,中间的天井很宽敞,办公室有序地环绕天井而落。站在天井里抬头便能看见玻璃做的天窗,乌云密布的天空和肆意拍打天窗的雨水让大楼显得有些光线不足。刘敏就是在一个星期前从9楼跳下来摔死在天井里,大楼里的人们每走过天井,都加快了自己的脚步。

      “这些天来,这一幕就如同挥之不去的噩梦。”目击刘敏自杀的是蚌埠市计生委法规宣传科的黄干事。这几天她食不下咽,睡不安寝,着实比一个星期前瘦了一大圈。她对现场的回忆清晰地再现了当时的情景:当日上午10时30分左右,她到对面办公室送材料,刚一出门,抬头就看见对面9楼,刘敏双手抓住了天阶的不锈钢栏杆,脚也踏在了1米多高的栏杆墙阶上,把身子探出来。黄某一边招手,一边高声尖叫了起来:“你要干嘛﹖”这时,刘敏朝黄某挥手,像是示意她不要声张,同时身子往外一纵,飞下了9楼……

      记者在7楼找到了市统计局办公室,里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干事,在热情地招呼记者坐下喝茶之后,这样告诉记者:“办公室靠近电梯旁,刘敏每天都惯例地和同事们打个招呼再走到自己的局长办公室。2月18日早上他来得还比较早,和平常一样进来和我们打了个招呼,还问了些工作的情况。整个过程,他和大家有说有笑,看不出一丝异常。”而该局行政办公室的申主任则向记者表示,当日早上9时许,就看到平时很少上9楼的刘敏绕着天阶转。当他问刘敏 “有什么事”时,刘敏很平静地摆了摆手,还淡淡地说了声“没事”。

      据悉,接到报警后,110随即赶到了现场,确认刘敏已当场死亡,随后封锁检查了刘敏关闭的办公室。至于他生前是否留有遗言,是否向外界发出过什么信息,目前都不得而知。

      在突然的死亡之后,也有人慢慢回味起此前的种种不正常之处。

      安徽一家媒体驻蚌埠的记者告诉本报记者,2005年初在当地电视台的一个宣传节目中,“刘敏在当地也属新闻人物,但是那次他给人的印象就是没有精神,讲话完全照本宣科。”

      根据刘敏去世前与其有过接触的一位工作人员回忆,“感觉之前一段时间他比较沉默寡言,话也比以前少了。有一次,我向他汇报一件事情,但不停地被来电打断。他有些心不在焉,好像似听非听,对我们的话也爱理不理的。其实之前他都是比较专注的,我当时还很奇怪呢。”这位工作人员还说,“刘敏最近还经常对人说,晚上觉睡得不太踏实。”

      一位和刘敏在机关大院里共事十多年的干部也认为刘敏最近有点不大对劲。他告诉记者,“有一次我在蚌埠街头遇到刘局,感觉他气色很差,当时我跟他打了个招呼,他愣在了那里,过了一会儿居然问我是谁。”

      生前家庭和睦

      听曾在2月22日刘敏火化那天见过其家属的媒体同行说,刘敏的妻子邱小玲和儿子都非常排斥媒体的采访,他们的朋友还差点和记者打了起来,而邱小玲对于丈夫的死只公开说了这么一句:“别人怎么说没关系,我们自己心里有本账”,就再也没有露过面。

      刘敏的家位于坐落在市区的蚌埠市卫校里。在这里,只要是问到“刘敏的夫人”,人们都先是用眼光上下打量你,然后缓缓地告诉你:“你找邱小玲啊,她和儿子都去上海她亲戚家了。她实在是太悲痛了,不想再留在这个伤心地了。”记者后来从众多人口中证实,刘敏是2月22日火化的,隔天邱小玲和儿子就离开了蚌埠。

      记者又辗转找到了刘敏的家,不算新的房子大门“无情”地关着,任由记者怎么敲都敲不开来。从周围邻居那里,记者得知,邱小玲在蚌埠市卫校工作很多年了,从事行政工作,儿子今年大三,在天津念大学,目前放假在家。

      在邻居的眼里,邱小玲看上去很朴实,平时为人厚道,在卫校里人缘很好,而刘敏和邱小玲是非常恩爱的一对。“刘敏和邱小玲结婚有二十几年了,自从搬到卫校来以后,我们都没有看到他们夫妻二人红过脸、吵过架。儿子上大学后,夫妻俩更加相依为命,不论多忙,刘敏每顿饭都回家吃。”邻居们异口同声地惋惜道,“两个人在各自岗位上工作都比较出色。刘敏虽然是个当官的,但是对我们都非常客气的,见了面都主动打招呼的。夫妻两个在对儿子的教育问题上,是怎么都不马虎的,两个人轮流风里来雨里去地接送儿子上学。后来儿子考上大学了,刘敏又升官了,原本真的是让人羡慕的一个家庭,不知道刘敏他怎么就选择了这么一条路啊。”

      冉冉升起的“政坛新星”

      “老实做人宽厚处世英名永存,勤恳敬业忠于职守风范长驻。”设在蚌埠市卫校灵堂中的这副挽联是对刘敏一生的评价,遗像中的他身穿深蓝制服,表情严肃。

      记者去蚌埠采访的时候,灵堂已经撤去了。

      刘敏今年48岁,安徽宿州人。1975年参加工作,曾下放到蚌埠市郊区淮光公社,后历任该市计委物价科办事员、市物价局综合科副科长、综合信息科副科长、市物价检查所所长、市物价局副局长,2002年升任市统计局局长。

      在突然的自杀事件之前,并没有人怀疑刘敏在仕途上的大好前景。同时,刘敏也没有太多的政治背景,这一点在当地几乎已经是得到公认的。从公社到政府,从办事员到局长,刘敏凭借的都是自身努力。

      记者在蚌埠市行政大楼门口张贴的统计局为刘敏发布的讣告中看到这样的评语:“工作负责,恪尽职守,勤勉廉洁,为蚌埠经济发展作出了一定的贡献。”“干练、正派、公道,非常有自己的见解”,也是同事和领导对刘敏相对一致的印象。

      记者又来到同在一幢大楼之内的蚌埠市物价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刘敏在物价局任副局长时,排名在几位副局长中列第一位:“刘敏就经常表现得很有才华,他也确实有才华。经常一个半小时、两个小时讲话,没有一页纸、一支笔,他的表达能力很强,排比句出口成章,没有一句废话,也没有‘嗯’、‘啊’之类的口头语。”另一些物价局的工作人员则惊叹刘敏在大会小会做报告时,经常脱口而出的数字都非常精确。

      根据刘敏在物价局的这些同事回忆,他在物价局工作时,曾先后获得过多次全国、全省级别的荣誉,早在1981年他就被评为全国物价系统先进工作者,其后还获得一系列表彰。那时候应该还没得“精神焦虑症”,“不然就不可能被提拔为统计局局长”。用他们的话来说,刘敏是一颗正在蚌埠市政坛冉冉升起的明星。

      流传的两个死因版本

      7501,是刘敏的办公室,它的门始终紧紧地关闭着。一如它的主人,选择了沉默,却给活着的人留下了更多的疑惑。

      刘敏为什么要死?蚌埠方面正式通报的“精神焦虑症”并没有成为刘敏走向死亡的最终解释,反倒成了另一轮传闻与猜测的开始,刘敏的死亡原因由此显得更加扑朔迷离。

      关于刘敏为什么会得“精神焦虑症”,民间形成了多种说法。流传最多的说法是“腐败说”——刘敏可能涉嫌腐败,当地纪委对他已介入调查,造成他精神上的抑郁不振。但这种说法很快遭到反驳。蚌埠市委宣传部外宣办副主任祁学信表示,这种说法是“无稽之谈”。蚌埠市纪委则拒绝接受采访。

      一位对当地情况十分熟悉的人士告诉记者:“刘敏任统计局局长之前是物价局副局长,有一定实权,但却是副职;而统计局是公认的清水衙门,两个职位都不是肥差,腐败的可能性不大。”

      蚌埠民间一直流传着“统计局长难当”的说法。蚌埠市统计局一位工作人员私下向记者抱怨说“不知道的人会问,你一个干统计的,能有多大的压力﹖但是,这两年干统计的压力能小吗﹖”据了解,刘敏的前任王成贵任期也不长,后来改任市人大财经委副主任。

      另外一种说法则把刘敏的精神焦虑症与其在统计局的工作联系起来。就在刘敏自杀身亡前夕,蚌埠市的经济数据创造了奇迹。

      蚌埠是一座老工业城市,还是著名的铁路枢纽。在1978年的时候,蚌埠市工业生产总量仅次于合肥列全省第二位。但是随着改革的深入,尤其是1990年代之后,蚌埠的经济发展却相对有些滞后了。相关资料表明,1998年,蚌埠市GDP、人均GDP、工业总产值均居全省第8位,已分别比1990年代初后移了3位、l位和3位。1998年之后,蚌埠市的经济发展速度也一直落后于全国和全省的平均水平。

      按照正常工作进度,刘敏死亡的时间段正处于安徽省统计公报公布后,由省级统计机构及地市级统计机构核对去年各项统计数据的阶段。蚌埠在安徽属于三类经济欠发达地区,而一个月前——1月17日,市长花建慧在十三届人大三次会议上做了《政府工作报告》。报告指出,2004年全年的地区生产总值(GDP)预计为260.99亿元,同比增长16.5%,首超全国、全省平均增速,列全国榜首。

      流言止于公开

      “统计局长跳楼事件,对于蚌埠市的决策者与管理者来说,越是敏感事件越应公开。为公众答疑解惑,政府责无旁贷,无论有多么不舒服或难堪。”

      刘敏从2002年开始担任统计局长三年期间,蚌埠全市生产总值的增长率分别为 10.5%、6.4%和16.5%,从10.5%到6.4%,无疑令人难堪,而从6.4%到16.5%,无疑又是一个奇迹。这些既难堪又精彩的数据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这些经济数据的全线飘红到刘敏的自杀身亡,两者是否有着必然联系?有些媒体表示猜疑。

      2月25日,北京一家媒体就此事以“流言止于公开”为题发表评论:“如今,统计局长跳楼事件,同样考验着地方政府危机公关能力,检验着地方官员对民众的态度。官方不愿或不敢直面媒体与公众,媒体就难免猜疑,坊间就会有各种流传,也许还会有不负责任的揣测、渲染与夸大,这是任何人不愿看到的。统计局长跳楼事件,对于蚌埠市的决策者与管理者来说,越是敏感事件越应公开。为公众答疑解惑,政府责无旁贷,无论有多么不舒服或难堪。”

      蚌埠市宣传部和统计局也在同一栋楼里,2月25日,当得知记者是因“刘敏自杀”一事而来的时候,祁学信副主任从椅子上站起来,把记者身后的门轻轻地带了起来。

      对于蚌埠这两年经济发展的数据奇迹和刘敏死因之间有无关系,他还没等记者开口,就非常气愤地辩解起来:“你们这些记者啊,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们好了。刘敏自杀为什么要和数字联系在一起啊?我们2003年的GDP增长率为6.4%,为什么那么低,是有原因的,2003年对蚌埠来说是个天灾年,又是非典,又是大水,增长率低这是必然的。” 而对于2004年的数字,祁副主任也有这样的解释:“2004年,是蚌埠史上发展最好的一年,我们很好地开发了在农业上的潜力,就有了这样的增长率。”

      祁副主任还这样表示:“谁说我们没有公开这个事情啊?蚌埠电视台早就正式报道了,公安局也有了结论,刘敏是因为‘精神焦虑症’而自杀的,还要怎么说啊?这不是很明白吗?”他指着另外一位副主任手上用A4纸打印出来的材料,对记者说:“这是我刚从网上打印下来的一些媒体的报道,有些纯属是胡说八道!”祁副主任显得非常气愤。

      安徽省统计局综合处有关人员也告诉记者:“安徽省各地市的统计公报由于种种原因,往往与政府最初预计的数据不一致。这个统计公报在这段时间将陆续发布,一般来说,最晚也会在3月份全部完成。”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天水:张林被捕续-蚌埠市警察的欺骗
  • 安徽省蚌埠市统计局局长跳楼自杀身亡
  • 蚌埠退休工人第三天继续示威
  • 张林:蚌埠工人第二天继续示威
  • 张林:安徽蚌埠万名退休工人集会示威
  • 安徽蚌埠殴打报警人致死的两名110巡警被逮捕
  • 安徽蚌埠两位警察当街狂殴报警人致死真相
  • 安徽蚌埠一民办中学变相吸收存款逾亿
  • 安徽蚌埠市400多回迁户致江泽民、朱熔基的公开信
  • 杨天水:蚌埠市警察的欺骗
  • 刘晓波:强烈抗议安徽蚌埠市公安局对张林的迫害
  • 杨天水:蚌埠警方违法了(张林被捕事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