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访六四流亡海外的中国工党主席方圆先生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2003年6月05日消息】    大纪元记者罗娜雪梨报导/6月1日星期天,记者访问了中国工党主席方圆先生,他是专程从堪培拉赶来雪梨参加全球反对23条立法联盟澳大利亚分盟主办的“揭露谎言拯救生命”大型集会游行的。方圆先生在1989年天安门事件之后,受到中国政府通缉而流亡海外,现居住在澳洲的堪培拉。

   记者:又到“六四”了,当初中共的媒体对全国的百姓说没有对学生开枪,请你谈谈当时的情况。 (博讯boxun.com)

   方圆:“六四”那天,共产党的屠杀是从西城开始的。军队进入天安门广场后,开始所谓的“清场”。袁木说“天安门没杀一个人”,是典型的谎言。共产党不撒谎,就不叫共产党了。这个时候杀的人只是没有西单那么多,不是有与没有的问题,而是多与少的问题。

   “六四”的那批学生是一批热血的中国人,是关心中国前途的人,他们在天安门请愿游行,是希望共产党能够更好的统治中国、更好的去提高他的行政效率、更好的去搞好“改革开放”。今天法轮功的很多炼功者也并不反对共产党,他们跟共产党没有利害冲突,他们希望中国更和平、更安定。他们和当年“六四”的那批青年学子一样,也是希望共产党也能很好的管理这个国家。

   很遗憾的是,共产党政府对外懦弱、对内强横。日本人强占钓鱼岛,他们像奴才一样不敢发声;美国人把中国驻外大使馆炸了,他们也不敢放一个屁。但对于同胞,对于天安门广场上的爱国学生,他们可以把坦克车开进去镇压。对法轮功这些手无寸铁的善良炼功者,他们可以使用残酷手段进行迫害。

   共产党这种极度的强横里面隐藏了一种极度的怯懦,是一种二极化的表现。

   记者:这次江泽民在海外被法轮功学员起诉,你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

   方圆:他是咎由自取。凡是犯罪的人,他必须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举头三尺有神明,人不知神知。神是仁慈的神,也是公义的神。神创造的世界是公义的世界。中国是世界的一部分,中国属于这个公义的世界,而不属于邪恶的共产党反动派。共产党可以在它统治的中国乱世淫民,但它无法统治全世界。全世界的绝大多数的人民是同情被残酷镇压的、生活在失去自由的国度里的中国人民的。所以江泽民被起诉也是全世界公义的一种证明,同时也是神的公义一种证明。

   “诉江案”也证明了中国人在逐渐走向文明。“诉江案”将推动中国法制的早日成熟。“诉江案”也为未来一个民主中国的出现、或为今天的中国政府走向民主有一个很大的推动作用。所以我认为“诉江案”是值得我们中国人民肯定、赞扬和支持的。公道自在人心。

   记者:你觉得那些在“六四”中失去子女的天安门母亲是否也应该站起来共同起诉江泽民?

   方圆:完全应该。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女士她们正在国内寻找并通过法律途径,要求中共能纠正他们的错误。这实际上也是起诉江泽民的一种形式。这种内外配合,更加有效,更加有说服力。

   所以我想六四这些天安门母亲也好,“六四”受害者也好,法轮功受害的学员也好,还有其它一切受到中共镇压欺负凌辱的受害者,都应该起来共同起诉中共,让这个邪恶的政权早一天受到正义和公理的审判。

   记者:如果“六四”获得平反,你认为它会对中国起到一个什么样的作用?

   方圆:邓小平是靠平反“四五”冤案上台的。任何一个政权,平反冤案都能得到民心。如果中国共产党还想取信于民,纠正它的错误,还想在中国的政坛上继续发挥它的作用的话,换句话说,如果它聪明的话,他应该主动平反“六四”。只要一天不平反“六四”,共产党统治的合法性就要受到人们的质疑。

   平反“六四”对推动中国的民主进程还有另外一个很重大的意义,它可以把被共产党所颠倒的关系──主人和仆人的关系重新颠倒过来。人民不是政府手中的工具,相反,政府才是人民的工具。人民也不是政府脚下的奴婢,相反,人民是政府的主人。政府公务员才是人民的公仆,政府公务员是靠纳税人养活的。人民有议政权,有参政权,有执政权。人民监督政府的权力是不可剥夺的,不可侵犯的。

   记者:好像现在中国有一种说法一切强调“稳定”,由于稳定老百姓似乎什么都不敢提了,你是怎么理解“稳定”这一说法的?

   方圆:其实“稳定”这词不是共产党的新发明。早在法国大革命的时期,有一个“秩序党”,就打着“稳定”的旗号,挥舞着“秩序”的屠刀,疯狂地镇压革命,屠杀人民。

   今天的共产党反动派,在“稳定”这个美妙的词汇下隐藏了血淋淋的专政。共产党为什么要专政?为什么要镇压?是由于共产党的统治不具备合法性。它担心自己一下台就永远不可能再上台。

   共产党讲共产,就是开章明义地宣称它以财富为最高也是最终的追求。共产革命的目的就是通过暴力或曰掠夺进行财产转移。共产革命的结果不是鼓励创造,而是鼓励掠夺。近年来,中共追求精神的东西太少,追求物质的东西太多。中共压抑人性,解放兽性。用物欲侵蚀人心,用谎言败坏道德。共产党有段时间无事不提政治,而现在事事远离政治,它走到了另一个极端,也是赤裸裸地恢复了共产党拜物教的本相。

   现在的问题是:今天的中国的经济上表面繁荣,但繁荣的里面有太多的泡沫和水分,最近这种的泡沫不断正在破灭。而这种虚假繁荣加速了社会的两极分化,一批是有钱人、一批是是很穷的人。

   一个社会里,贫富差别是很难避免的。政府应该尽量通过政策和法令,尽量缩小贫富差距。面对一个多元社会,政府起码要做到两点,他的统治才能得以延伸下去:有钱人要让他的利益得到保障,穷人要让他的生活得到保障。而共产党这两点都做不到。有钱人肥了,“猪”一肥就宰;穷人瘦了,等你自己去死。没有一个健全的社会保障制度,没有一个良好的社会道德体系,社会的两级分化只会恶化,导致激烈的社会冲突。

   共产党面对这个急剧变化的时代,不肯从根本的制度层面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所以用“稳定”这个词是来压制人民、掩盖矛盾。“稳定”是一把锋利的刀,然后他把这把刀架在你的脖子上,你稍有点对共产党不利,这刀就下来了。所以说这种“稳定”是假“稳定”,这种“稳定”导致了新的不“稳定”。

   稳定有二种,一种是真稳定、一种是假稳定。真稳定是各方利益得到平衡,个人的信仰与自由得到尊重,人民的基本生活都得到保障、个人的价值得到实现,每个社会成员都在平等的基础上尽最大的可能发挥自己的潜能,尽最大的可能获取自己的正当利益,又不伤害他人的利益。而假稳定是一方用自己强大的力量、凭借手中的暴力而压制弱小的一方。而当弱小一方力量强大起来的时候,它又会颠覆原来强大的一方,稳定也变成不稳定。如此冤冤相报,天下永无太平,永无稳定。

   记者:现在海外起诉江泽民,揭露中共的谎言,有人说这是揭共产党的伤疤,丢中国人的脸,是不爱国的表现?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方圆:这是共产党54年愚民教育的结果。共产党不等于中国。这是第一。我们爱中国才要起诉江泽民。第二,江是一个暴徒,它正在蹂躏我们的祖国母亲,正在强暴我们的祖国母亲。如果我们真正爱国就应该把这个蹂躏强暴我们母亲的歹徒绳之与法。这才是最大的爱国。第三,中国不等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仅仅是共产党的一个统治符号。共产党只是中国人中的一小群,共产党反动派是共产党里的一小群。共产党里面有许多人是比较好的。只有以江泽民为首的一小撮是共产党的败类,是共产党里的反动派。只有这部分败类被打倒了,或者改邪归正了,中国才会强盛起来,中国人民才能呼吸自由的空气。第四,“祖国”不等于政府。“祖国”是每个人都尊重和热爱的。但我们爱的是自由中国,民主中国。我们绝不会去爱一个独裁政府,谎言政府。在海外起诉江泽民,揭露中共的谎言的这些人,他们比任何人都爱国。他们用起诉江泽民的正义行动,表达了他们热爱祖国的赤子之心。

   记者:由于中国对SARS的隐瞒而引起全世界的恐慌,目前有些人觉得政府已经惩罚了卫生部长等一些官员,现在做的已经很好了,你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

   方圆:SARS病之所以在中国肆虐主要原因是在于共产党的封闭性统治。中共的行政系统是一个封闭式管理体制。这次SARS虽然罢了几个官,如果中国不从这个体制上根本改变,把一个封闭体制改变为开放体制,中国碰到大大小小的天灾,都会由于人为的因素变成很大的人祸。SARS就是一起天灾引起人祸,而人祸加重了天灾。

   记者:现在的中国SARS的状况是不是真的像中国政府所说的那样得到了控制,SARS的资讯对公众开放了?

   方圆:对公众开放资讯,这是开明的共产党人的一种良好愿望。但是我们不应该忘记中国今天的现实。今天的现实是共产党内部的顽固派的力量,远远超过开明派。开明派开放资讯的良好的期望与政策是否能落实,还要看开明派能否冲破顽固派的阻挠。由于江还紧紧抓住枪杆子不放,两个统治中心的存在,加上历史的惯性,我们有理由怀疑这种“SARS得到控制”这种说法的准确性。谎言有两种,一种是善良的谎言,是用良好的期盼替代丑恶的现实。一种是恶毒的谎言,是用“无辜”的辩解来掩盖犯罪的故意。这两种谎言都不是好东西。

   在中国,共产党反动派最不重视的就是人的生命,人的尊严,人的自由,人的价值。所以,我们很难相信今天的中国政府有充分的能力阻挡共产党反动派对人民知情权的践踏。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