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六四事件十四周年 北京一片静悄悄(图)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2003年6月05日消息】    

   (法新社北京四日电) 「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 ) 」肆虐,中国首都北京处于严厉控管下,今天虽是六四天安门抗争屠杀事件的十四周年,可是北京鲜见悼念六四事件的迹象。 (博讯boxun.com)

   为期近两个月的SARS疫情趋缓,北京生活步调也慢慢重返正常,可是位于北京市中心、当年六四抗争主要场地的天安门广场,今天异常地静悄悄。

   往年每到六月四日,天安门广场必挤满外国或本国观光人潮,今年却访客寂寥零星,反倒是制服、便服公安随处可见,人数超过观光访客。

   当年数以十万计的学生、民众群集天安门,要求民主改革,被中共领导阶层指为「反革命叛乱」,并调集军队于六月三日到四日晚间袭击天安门广场,扫射镇压为期六周的民运示威活动,少则数百多则数千手无寸铁的示威群众惨遭射倒。

   公安今天更对一些黑名单上的政治异议人士进行年度造访,警告他们不要惹事生非,或跟外国记者讲话吐苦水。

   民运异议人士何德普的妻子贾建英说:「公安来我家,问我是不是会参加任何悼念六四的活动,并要我不要接受任何记者的访问,他们提醒我最好不要制造任何问题。」何德普被指犯下颠覆罪,于去年十一月被捕。

   北京海淀区各大学学府,像北京大学等,因为防治SARS的缘故,一律关门谢绝外客,只有学生和教职员能进出校园。而进入校园者,都须出示证件并量体温。

   询以有关六四屠杀的事情,大多数学生拒绝回答。

    广场上的便衣警察

   

   天安门城门洞下的便衣警察(中)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赵紫阳前智囊吴国光:六四后中国无进步(图)
  • 六四纪念日“病毒”也大发作
  • 博讯文坛增加了【六四图片、资料】专栏(图)
  • 六四遇难家属盼为亲人讨回公道
  • 【六四遗迹】北京故事
  • 【六四见证】 王晓明:目击实录
  • 【六四纪实】 实地采访:北京人眼中的六四
  • 六四前夕陕西大批村民示威抗议中共腐败
  • 【血的见证】石峰、韩淑香的证词(“六四”遇难者石岩的父母)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