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六四难属】“六四”的创伤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2003年6月02日消息】                  肖华 供稿

   小华: (博讯boxun.com)

     你好!春节将临,此时我更加思念离去的小夏以及远在异国他乡的你和小奇。以往的一切既然已非人力所能改变,那么未来的应尽最大努力去争取。这一段时间我虽然还时常腰疼,无法多行走,且还得了流感,个把月才好;但我过得很充实,也很累——累得心里舒缓。

     近月来,我通过间接介绍,认识了一些朋友,其中有执着追求中国民主化进程的共产党内的“老革命”;共产党培养大的叛逆者;还有“六四”屠城留下的年轻的寡妇、年幼的孤儿以及伤残者。我真切了解到现实生活中尚有比我更不幸的人们,他们还在苦苦地挣扎。小夏走后,我接受了来自国内外的份份爱心,现在需要我拿出勇气和毅力,赋予他们以爱心,帮助他们坚强地活下去,与暴政抗争到底。我苦苦思索:大概只有这样做,才符合小夏的遗愿,才能宽慰小夏的在天之灵。

     这些人的处境的维艰出乎我意料,也令我心颤。仅举数例:

     有位三十来岁的北京某研究所的工程师,年轻有为,他的研究项目数度获国内外奖。他有个美满的家庭,与妻子感情甚笃,上有残疾父母,下有学龄幼子。这位有思想见地的青年,目睹六月三日白天戒严部队在北京六部口用催泪瓦斯对付手无寸铁的群众的行为,被激怒了,吃饭后便离家加入了保护天安门学生的行列。六月四日凌晨在天安门东侧的历史博物馆与南池子之间,那里的戒严部队与群众对峙,扫射了九次。他是第一批被射倒下的,当时未死,子弹从左下肋穿出,伤及肝、肾、肺等,擦伤脊柱,被群众送往附近的协和医院,先后九次大手术,摘去一肾,抢救二十多天,一直高烧不退,终因不治于八九年六月三十日去世。其妻是个普通会计,在他死后患上心肌炎,心力衰竭,胆、肾都有结石,无法上班;本来只有七十元基本工资,病后住院按病休发工资百分之六十,连各种补贴在内,月收入仅八十多元。

     令人难过的还有,死者在家是长兄,他死后不久,其父母便逼迫媳妇、孙子搬走,把房间让给其弟结婚用;而其妻的父母也不予接受,竟认为死的人都没有头脑,死了也活该。由此,其妻与娘家也决裂,投亲无门,孤儿寡母在友人的帮助下,借了一间十平方米的简易楼栖身。九一年秋,遗孤上小学一年级,母子相依为命。母亲在精神极度痛苦的情况下皈依天主教,从神父那里得到安慰。开学后母亲为生计起见,拟把这一年级的儿子送寄宿学校,好设法出外谋职,找些临时工干干。由于死者之死未有政治结论,因此不仅没有抚恤金,而且也无人负担其遗孤的每月生活费。

     另外一名三十五岁左右的青年研究人员,大学毕业后留美三年,学成便于八八年回来报效祖国。未料八九年六月四日凌晨在府右街(中南海大门外面)当戒严部队向人群扫射时,他被击中膝盖处,经救治左大腿以下被截去,现在装上义肢,成了残疾人,但他仍在奋争,心更热了。

     另一名不幸者,其状更惨。他三十六岁,本来是某进出口公司的业务经理,精明强干,自己又会驾驶汽车,上有父母,下有一女,夫妻生活也很美满。八九年六月三日夜于木樨地被戒严部队的子弹击中胸以上的脊柱,虽被海军医院救活,但已造成高位截瘫,四肢不能动弹而头脑清醒,现在是求生不能,欲死不得。其妻与他离婚,独自担负小学三年级的女儿生活。他本人只好由其退休父母照料。后来他父母也不愿意接受,听说被送往一家福利院。

     另外,从探监者处得知,北京东郊的第二监狱中还关有大批名为刑事犯实为政治犯的人。每月一至九日是对他们的探监日。听探监父母讲:他们不少是十八、九岁的孩子,都是与屠城后戒严部队留下的军车、坦克、枪枝、衣帽等有着这样那样的关系,重者已被判死刑枪决,而关在狱中的“死缓”、二十几年的不等,最轻的也判十四年。我间接认识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屠城后出于义愤点燃军车回家,没想到当时被便衣拍了照,不久被捕,判死缓,留下妻女。现在家人只盼望能减刑,哪怕减到二十年也好。

     你可以想象到我面对这些现实时的心情。我别无选择,为了小夏,为了那些“六四”的死难英烈,我决心不惜任何代价,竭尽全力——哪怕是微薄之力——去帮助那些受当局残害又被遗弃、遗忘的不幸者。我受的是精神创伤,经济生活不成问题,而他们除了心灵创伤外,还要承受生活的煎熬。

     ……这就是屠城之后北京市民正在承受着的种种苦难。我想得知真情后,还应该成为激励海外学子勤奋学习、献身中华民族民主化事业的鞭策力。炎黄子孙再不能散沙一盘了,“命运”既然安排我们来承受“六四”的苦难,我们就承受吧,因为我们不受也会有别人受的。我只企盼未罹“六四”之难的人们,每人能够用自己有限的生命去做死者以及我们这些人在国内不能做的事。

     我在信中描述的实情,你可向你的朋友转达,让他们了解国内的真情。同时,我也想让你和你的朋友们帮助我为这些不幸者做些事,以减轻他们所承受的精神上和肉体上的痛苦。……我想黎明前的黑暗不会长久,这是个拼意志、拼毅力的时期,现在需要团结、需要齐心协力、需要真诚和爱心。

     春节来临,遥祝安康、快乐,并祝学业有更大的成绩!

   (选自《中国之春》一九九二年五月号)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六四难属发公开信要求平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