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七)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2003年5月31日消息】              原来是一家

     他的儿子遇难了,他进了「清查办」;为了表示「效忠党国」,他不停地在大会小会上作检讨:「我没有把儿子教育好。」人们以为他的儿子还未成年,其实他的儿子已经三十多岁了。 (博讯boxun.com)

     她的丈夫遇难了,当她得知丈夫被枪杀的消息,要去找戒严部队拚命。

     她的儿子遇难了,遗下一个五岁的小孙女;孙女身体孱弱,还有病。一老一小苦苦度日。

     在「六四」大屠杀后的一段时间里,有关遇难者及其亲属的消息不断传到我的耳朵里,我想要找到他们。

     那位死了儿子还帮著政府搞「清查」的人我早听说过人们对他的种种议论。他叫Wxx,是xx大学的一个「纪委」(共产党内常设的纪律检查委员会)干部。人们都骂他没有人性;说政府把他儿子打死了,还表态拥护政府的「平暴」。我听他所在学校的一位朋友谈起过他:「别人搞清查,都是睁一眼闭一眼,能放过去的就放过去。他可不,死抓不放,没完没了,真不知道上头给了他什么好处?」后来又有传闻,说他被评为北京市的优秀党员了。

     我厌恶这种人。我不想去找他;说实在的,当时我也不敢去找他。可他的儿子是无辜的。听人介绍说,他儿子是一位有抱负、有良知的青年,当年在京郊「插队」(「文革」时期知识青年下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一种形式)时与一个农村姑娘相恋成婚,已经有了一个女儿。我决定绕开那位「纪委」干部直接去找遗孀和遗孤母女俩。可是,我托了很多人都没有打听清楚母女俩的下落,于是只好暂时放下。

     在那段时间里,使我高兴的是我托一个朋友找到了那位失去儿子的母亲。但这位母亲有很多顾虑,不愿多说,也不愿同我们多接触。我们想找她的儿媳,她也一再推托,说她的儿媳是个烈性子,要我们不要去找她。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了解到了她儿媳的下落。原来她就在我家附近一所小学当教师,名字叫Zxx。

     她性格爽朗,直率中带有几分泼辣。她告诉我,她丈夫原来在中国科学院工作,遇难前任职于北京某公司。那年北京闹学潮,她和她丈夫常常一起去天安门,他俩觉得学生的行动是正义的,应该去声援。六月三日那个夜晚,她和丈夫一起离家去木樨地,走到半道,丈夫担心女儿在家里害怕,就劝说她回去了。想不到,这一别竟成了她和她丈夫的永诀。小伙子是在离木樨地不远处的中科院院部门口中弹身亡的。丈夫去世四年多了,小Z一直没有再嫁,靠自己当小学教师的微薄工资抚养幼小的女儿。生活是艰难的,但她决不向命运低头。

     我们第一次见面,她就向我讲述了这样一件事。她们家多年来的一个邻居,自从她丈夫去世后对她的态度突然变了,常常欺每她母女俩,稍有小小摩擦就恶语相对,辱骂她丈夫是「吃枪子死的」。有一次,她忍无可忍,给了骂人者狠狠一拳,居然把那人的鼻梁打歪了。为此,那个恶邻告到法院,逼她打了场官司。人家有钱有势,结果这场官司她打输了,赔偿了一笔数目不小的医疗费。但她并不后悔,她说她维护了她丈夫的名誉,自己也出了一口恶气。

     来往多了,自然也就无话不谈。有一次,她带著几份神秘地问我:「丁老师,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是谁?不是小Z吗。」「我是说我是谁家的人?」我回答说不知道。她这才向我坦诚相告:「我是xx大学纪委书记Wxx的儿媳妇。我公公这个人你一定是知道的。他是个老『左』。」「是吗!」我一怔。我怎么早没有打听清楚呢。我还不知道,她的那位公公居然从「纪委」的一个一般干部升任为「纪委」的书记了。从她那里我还弄清楚了,那位失去儿子的母亲,居然就是她的婆婆。而她自己,就是我早听说过的那位要去找戒严部队拼命的烈女子。

     啊!原来他们是一家子。

     看来那位婆婆的头脑是清醒的。她不愿向我们介绍她的儿媳,是怕她「闯祸」;她不愿提起她的老伴,是因为他的名声不好。

     然而,世界上的事是复杂的,不能按常规去推断,尤其是在一个反常的国家里。从小Z那里,我知道了她公公内心的另一面。这位「纪委」书记在单位里是共产党的「好干部」、「好党员」;但在家里却总是低著头,沉默无语。有时儿媳数落他,他也常常默不作声。儿子生前培育的一盆君子兰,他细心照料,爱护备至;几年来,总是搬进搬出,从不懈怠。快五年了,他一直没有舍得将儿子的遗骨移到墓地去安葬,而是妥善地存放在家里。现在老俩口都退休了,他把自己身后之事作了安排。他托付儿媳将来把他们老俩口和儿子的遗骨一起运回山西老家安葬。老俩口都是从农村出来的党政干部,一辈子没有多少积蓄,婆婆悄悄交代儿媳,她死后把她的遗体卖给医学院作解剖,也可补贴一些孙女上学的用途。

     听了这些,我一阵心酸。我对W的厌恶、反感消失了,觉得他活得太可怜。人既非圣贤,亦非草木。但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太可怕了。几十年的被杀,几十年的愚民「教育」,人性扭曲、人格分裂,人变成了两面人。人类的善良、人类的同情、人类的爱,这些人性中美好的东西,只能通过曲折、隐晦甚至变态的方式表露出来,而且只局限在私人场合;在公众场合,人只能充当各种各样的符号,没有意志,没有爱憎,甚至没有生命。

   原载:丁子霖.「六四」受难者名册【九十年代】杂志社出版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八)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九)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  
  • 司徒华谈六四(续):江泽民镇压异见人士也是犯罪
  • 司徒华谈六四:墨写谎言盖不住血写事实(图)
  • 北京目击者谈六四
  • 全美学自联吁中国应“六四”难属对话要求
  • 方觉谈六四及中国民主和诉江泽民
  • 我亲眼目睹的「六四」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