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八)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2003年5月31日消息】      小屋里的挣扎

     一个严冬的下午,我和我的朋友冒著凛洌的寒风,按友人提供的地址,找到了小ZH的住家。叩门时,我几经犹豫,怀疑是不是找错了地方,可一看门牌号码并没有错。 (博讯boxun.com)

     这是一间低矮歪斜的小屋,它座落在北京最繁华的闹市区,马路对面是一家驰名中外的老字号食店。一边是金碧辉煌,一边是局促破败,真是京城的一大观。我叩了许久门,才有了回应。在一扇小门旁边木板缝里嵌著的玻璃后面模模糊糊映出一张小女孩的面庞。女孩隔著玻璃问清了我们的身份和来意后,轻轻打开了小门,有礼貌地请我们进了屋,然后又把小门轻轻掩上。她在前面引路,我们在后面紧紧跟著。由于门里门外光线反差太强烈,我们好似被带进了一条黑暗的隧道。狭窄的通道两边摆满了杂物,只能侧著身子处处躲闪著才能通过。小女孩又打开一扇小门,把我们领进了一个房间,原来这才是她的家。这是一间北京居民普通的老式小平房。房间很小,靠里沿著墙边摆著一个卧式旧条柜,这是北京人的传统家具。在紧挨窗户的地方放著一张旧式双人床,床的上方还搭了一个顶棚,上面堆满了各种杂物。靠床边是一张旧方桌,它既是全家人的饭桌,又是小女孩的书桌。因为房间很挤,放不下更多的家具,唯一的一把椅子让我的朋友坐了,我只能坐在床沿上。我想,那把椅子也许是女孩平时做功课时坐的,现在让给了客人,她就只能蜷腿在床沿上做功课了。

     这就是死者Lxx的家。小女孩就是死者的女儿,女孩的妈妈小ZH是某厂工人。在家里除了母女俩,还有一位老人,是女孩的外公。老人无法在房间里睡下,就在门外昏暗的通道里搭了个木板床。平时女儿去工厂上班,他就在家里照顾小外孙女。以前,这个家有小夫妻俩支撑著,生活还勉强过得去,现在L离去了,就剩这祖孙三人相依为命,靠女孩妈妈微薄的工资和外公有限的退休金过日子,生活的艰辛是可想而知的。

     女孩的父亲原是北京老三届的初中生,当年一毕业就被发配到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一耽就是六年,直到一九七五年才「病退」返京当了一名工人,后因高度近视无法从事技术操作,被安排在工厂传达室当了「看门人」。

     八九年六月三日清晨,L按时去工厂传达室换班,本来应该到四日清晨才下班。三日夜间十一时左右,他听到外面枪声,惦念著家人,遂冒险回家叮嘱妻女不要外出。可没有想到,在他返回工厂途中越过民族宫附近的马路时,被戒严部队的枪弹击中了腹部。他被送往附近的邮电医院。本来是可以救活的,但医院的伤员太多,大夫人手又少,只能看著他慢慢血流尽而死去。

     L死后,单位念其亲属生活困难,给了四百元丧葬费和八百元抚恤金。这一千二百元人民币就算了结了小伙子的一生。本来L生前单位曾为职工集体投保了每人五千元的人身保险,但因L死于所谓的「反革命暴乱」,保险公司答覆说,按政府规定,此次事件中的死亡者不予赔偿。在中国大陆的词典里,「人道」这个字眼被解释为「资产阶级」的一种「伪善」,对人讲「人道」,即使是对死去的人讲「人道」,都是「虚伪」的,是丧失「无产阶级」的立场。但这位死者可算得上真正的无产阶级了,死后却落得这么个结果。真不知究竟谁才真正配得上「伪善」这个头衔。

     然而,北京人是有骨气的。这一家老少三代人,并没有被飞来的横祸所摧垮。一个退休的老工人,一个失去了丈夫的弱女子,毅然挑起了生活的重担。他们蜷居在那所小破屋里,苦苦地挣扎著,承受著岁月的煎熬。他们不向政府伸手,不向单位伸手。人不能没有人的尊严。妈妈对女儿说:「孩子,好好学习,为爸爸争一口气。」孩子是懂事的。前些日子小ZH给我来电话,告诉我女儿这学期期中考试得了全班第二。我听了真为她们母女俩高兴。

     从小屋出来,我的心沉重得透不过气来。那小女孩圆圆的面庞,大大的眼睛,乌黑的辫子,总在我的眼前晃动。她失去了童年的欢乐,失去了一个小女孩应该拥有的东西。但是,也正因为这样,她懂得什么是生活,懂得靠自己的努力去获得一切。我相信,她父亲失去的那个世界终将会属于她的。

   原载:丁子霖.「六四」受难者名册  【九十年代】杂志社出版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九)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  
  • 司徒华谈六四(续):江泽民镇压异见人士也是犯罪
  • 司徒华谈六四:墨写谎言盖不住血写事实(图)
  • 北京目击者谈六四
  • 全美学自联吁中国应“六四”难属对话要求
  • 方觉谈六四及中国民主和诉江泽民
  • 我亲眼目睹的「六四」
  • 六四难属发公开信要求平反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