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九)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2003年5月31日消息】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九)  

             意外的来访者 (博讯boxun.com)

     这几年来,我已经同一大批「六四」遇难者亲属建立了联系,他(她)们都是我和我的朋友经过许多艰难与曲折寻找到的,现在终于有人主动找上门来了,我内心的激动是难以用言语表达的。

     那是四月里一天的下午,我突然听到轻轻的叩门声,心想在这样的时候有谁来找我呢?我的住宅外面有安全部门的「便衣」日夜监视著,一辆监视车就停在楼门的对面,我熟悉的朋友是不会在这样的时候来我家里的。

     既然有人来访,我乐意接待,不管来访者为何许人。

     来访者是一位三十出头的陌生男子。他觉察到我的孤疑,随即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照片和一张像购物单据(俗称「发货票」)那样的纸片,又把他本人的工作证放在了我的面前。

     我一切都明白了。原来来访者是来向我提供一位「六四」遇难者情况的。两张照片中的一张,是一位留著长长头发的小伙子,英俊、和善的面孔透露出几分稚气,看样子才二十多岁。然而另一张却使我好像一下子跌落到了漆黑无底的深渊,那是一张小伙子的遗体照片,可以明显看到头部弹孔渗出的鲜血。而那张「发货票」样的纸片,原来是一份医院出具的死亡证明。

     经与来访者交谈,我才知道,死者是个地道的北京青年,家住城南一个居民大杂院,在离家不远的一个服务单位当工人。他是八九年六月三日夜间在天桥附近遇难的,头部中弹,抢救无效,于四日凌晨身亡。

     死者父亲早亡,与当工人的寡母相依为命。据来访者说,如今,死者的老母亲也已退休了,靠在马路边摆个小摊为生。这几年我寻找到不少这样生活在社会底层的遇难者亲属,他们所承受的痛苦和艰难是常人难以体察的。如果不是那位陌生男子登门相告,这位苦命的寡母也许会永远被我们这个「文明」社会所遗忘和遗弃。

     我常想,我们生活的这个社会存在种种人为的隔膜,有许多生活在底层的平民百姓,他们在想些什么,做些什么;有什么苦,有什么冤,无人知晓,也无人过问;他们也没有可以说话的地方。那些自以为肩负「治国」重任的大人物,以及那些帮著大人物吹喇叭的人,天天都在「代表」老百姓说话,就是不准老百姓自己说话。最近报纸上公布了国家主席江泽民有关「六四」的一个谈话,说「如果『六四』的时候军队不采取断然措施,就不会有今天中国的稳定局势。」(五.一三)这并不「代表」人民,这叫强奸民意。对于这样一种荒谬绝伦、丧尽天良的说法,居然还有人为之辩护,说什么当年政府开枪是出于「不得已」。中国古代的帝王尚懂得「人命关天」、「勿开杀戒」的道理,难道一个「人民共和国」的主席不懂得!我觉得,在是非的判断上,在道义和良心上,大人物往往不能与小人物相比。

     那位陌生人也是一个小人物。他是听了法国国际电台有关我向国际社会呼吁给予「六四」遇难亲属人道救助的消息后决心来找我的。由于电台播音速度较快,他把「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丁子霖」,误为「北京大学……」。第一次他到北京大学找我,摸了个空。当他再次从外台听到有关我的消息时,才弄清我是人民大学的。他第二次找我时,学校传达室居然告诉他人民大学「没有这个人」。第三次他没有再去询问传达室,而是迳直闯进校门,在校园里打听了一位老者,是那位老者把他领到我的家门口。一路上老者没有说一句话。

     那天陌生人离去后,我的心情一直平静不下来。北京人没有忘记「六四」,没有忘记在那场杀戮中死去的人们,没有忘记那些死去亲人的遗属们。他们也许不常提起令人心悸的往事,但他们的内心从没有平静过;他们也许讲不出什么高深的道理,但他们有赤7d知,有爱憎。人世间最伟大的力量,皆源于这基于人性的良知与爱憎。

     那位陌生人后来又来过我家里两次,向我提供另外两家遇难亲属的情况,也都是生活在底层的平民百姓。他受到了警察的警告,但他并不畏惧。他说他是凭良心做事,没有什么好怕的。

   原载:丁子霖.「六四」受难者名册  【九十年代】杂志社出版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  
  • 司徒华谈六四(续):江泽民镇压异见人士也是犯罪
  • 司徒华谈六四:墨写谎言盖不住血写事实(图)
  • 北京目击者谈六四
  • 全美学自联吁中国应“六四”难属对话要求
  • 方觉谈六四及中国民主和诉江泽民
  • 我亲眼目睹的「六四」
  • 六四难属发公开信要求平反
  • 卢四清在六四后为中国民运奋战十四年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