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2003年5月31日消息】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  

        鲜为人知的小「六四」 (博讯boxun.com)

     八九年六月四日发生在中国大陆的那场杀戮是举世皆知的,然而事过两天,即六月六日,又在复兴门外大街一带发生了一起戒严部队枪杀和平居民的事件,这却是外界鲜为人知的。住在这一地区的居民把此次事件称为小「六四」。

     据当时在现场的人们说,此次事件是由附近的一些居民出于义愤抗议「六四」血腥镇压引发的。「六四」杀害了那么多无辜的和平居民,难道能让目睹这场杀戮的北京市民忍气吞声?!然而,这竟招来了另一次杀戮。

     这次杀戮究竟死、伤多少人,也许也只能由时间来回答;到目前为止,我所知道的是死三人,伤三人;我同样有他们的姓名、年龄和工作单位。

     这次杀戮的第一个受害者是一位当时不满十三岁的小男孩。这天下午三点钟左右,这位小男孩从学校放学回家,途经木樨地地铁口,正遇上几辆坦克在宽阔的马路上来回奔驰。突然,其中一辆坦克上的机枪向四周猛烈扫射,无情的子弹击中了小男孩的腹部和胳膊,男孩应声倒地,由路人抬至复外大街xx楼底层的商店门口,准备找车把他送往医院救护。可未曾料到,那辆肆虐的坦克又开了回来,士兵举枪威胁民众,不准上前救护。可怜一个还只是上小学的孩子,竟在地上足足躺了半个小时。身子底下流著殷红的鲜血,痛苦的呻吟声越来越微弱。周围的人们实在看不下去了,试探著趋上前去,但被「大兵」喝了回去。这时,一位老者挺身而出。他向戒严部队出示了自己的证件,并首先声明:「我拥护平暴。」然后又哀求说:「这孩子还小,不是暴徒,让我把他送医院吧。」戒严「大兵」这才开恩,允许老者把孩子抱走。那位老人一步一步吃力地把孩子抱著送到了附近的复兴医院。手术从下午四时一直进行到夜间十一时,因为医院血库的血浆几天前就已用尽,大夫动用了一位华侨私人存放在医院的血浆才从死神手里夺回了这条小生命。孩子侥幸活下来了,但永远被夺去了健康,小小年纪成了残废。现在他快十八岁了,但已无法升学和就业,耽在家里靠父母养活。

     继这位小男孩之后,又发生了一起更令人触目惊心的惨剧。

     时间是在这天的晚饭后,居住在事发处地点不远处的小A听到外面有枪声,随即与同院邻居W家兄弟俩和他们的两位女友,以及另外两位Y姓兄弟,一共七人,结伴上了大街。晚十一时多,这几位男女青年来到南礼士路路口,被戒严部队厉声喝住,未及申辩,旋即一梭子弹射来,A及W氏、Y氏兄弟五人均中弹倒地。两女青年见状跪地哭求士兵不要再开枪杀害已受伤的夥伴,可是为时已晚。A连中两弹;一弹射中腿部,另一弹从后背斜穿胸部,倒在了马路边的小树丛里,由于天黑,未被人们发现,当时只是把W、Y兄弟四人送往附近的复兴医院抢救。

     发生枪击惨案的消息传至A、W及Y家所在的宿舍大院,家人们如雷轰顶,迅即赶赴复兴医院,见到了W、Y兄弟,独独不见A的人影。A的妻子还存有一线希望,以为丈夫能躲过厄运。她左盼右盼,派人四处寻找,可怎么也找不到A的下落。好不容易捱到第二天,才从附近的另一所医院传来了她丈夫的消息。当她赶到那所医院时,见到的却只是丈夫的尸体。她丈夫是六月七日凌晨四时死去的。才过而立之年的A,身后留下了寡妻和一个六岁的小男孩,还有一位身患严重心脏病的老母亲。A的父亲是在「文革」期间遭迫害致死的。父亲去世时A正好也只是一个六岁的小男孩。两代人的命运何其相似啊!可生存在这同一块土地上的人们,还能期望有另一种命运吗?

     W氏兄弟俩出生于一个多子女的工农干部家庭。父母早年跟随共产党打天下,是立下了汗马功劳的,文化虽不高,但为人质朴。老父亲已年逾古稀,很早就离休了。那天兄弟俩同时受伤,但弟弟伤重,虽经医院全力抢救,终因回天乏术而死亡。哥哥侥幸活了下来,但小伙子的尿道、膀胱都被打烂,大小做了几次手术,整整两年时间没有离开病床,落下了残疾。

     Y氏兄弟也是一死一伤。弟弟遇难后不久,遭受巨大打击的母亲也随之离开了人世。

     北京的平民百姓是可敬的,他们不畏强暴,富有正义感;正因为如此,他们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发生在六月六日的那个小「六四」事件,再一次说明了这点。

     可是,人们要问:六月四日政府不是已宣布「平暴」胜利,让首都军民「欢庆」这个「伟大」的节目吗,可为什么还要再一次开枪杀人?难道杀了那么多人还不准民众吭一声,难道要全城的老百姓都来拥护这场血腥的屠杀不成?!

   中华民族的祖先们历来视生杀为人世间第一大事,此所谓「人命关天」也;可当今中国的强权者竟如此视芸芸生民如草芥。

     呜呼!我们的祖先究竟作了什么孽,竟要让自己的子孙后代遭受如此的劫难!

   原载:丁子霖.「六四」受难者名册  【九十年代】杂志社出版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司徒华谈六四(续):江泽民镇压异见人士也是犯罪
  • 司徒华谈六四:墨写谎言盖不住血写事实(图)
  • 北京目击者谈六四
  • 全美学自联吁中国应“六四”难属对话要求
  • 方觉谈六四及中国民主和诉江泽民
  • 我亲眼目睹的「六四」
  • 六四难属发公开信要求平反
  • 卢四清在六四后为中国民运奋战十四年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四)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