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北京目击者谈六四

【博讯2003年5月31日消息】    作者:原北京市民 树林

   日子过得真快,又到了6.4纪念日子。谈起6.4,总是有人问我这北京人,到底天安门死人没有?当时我的好几个朋友都在天安门广场,而且都是吃完晚饭后特地换上运动鞋去的,说是:有事时跑的快!北京人都在预期这两天一定出事,因为解放军已在城外集结好几天了。他们说当时广场上突然熄了灯,等灯再点亮时广场已被解放军包围了。其中很多解放军是从人民大会堂冲出来的,据说是通过下边的地铁运进来的。解放军向天开着枪,驱赶着人群。这时的人们都恨自己长的太高,几乎四条腿着地顺着解放军留出的出口四散而逃。 (博讯boxun.com)

   这次大屠杀大概有近几千人被打死,几千人被打伤。他们都死在了各路解放军进城的路上。之所以叫天安门大屠杀,是因为这次历史事件发生在天安门,也就自然地将大屠杀命名为天安门大屠杀了。死伤的几千人中绝大多数是北京的平民百姓,其中学生只占了极少数。

   北京人对政治事件兴趣特别高。他们爱看热门也是出了名的。那时周围的人每天都在预言今天解放军可能进城,就这么说了好几天了。人们都想为了堵住解放军进城出点力,因为担心解放军伤害那些仍留在广场的学生们。6月3日晚上解放军真的进了城。他们当然地受到了北京市民砖头和酒瓶的夹道欢迎。我想接到杀人命令的解放军这下终于有了替党中央报复北京市民的机会。由坦克开道的车队向天安门方向急驶。解放军战士们向两边围观的市民和道路两侧的民居疯狂的扫射。他们射出的不是人们想象的像皮子弹而是一种新型带钢芯的弹头。我的朋友至今还收藏着一粒从地铁站墙上起下来的弹头。这说明他们多么仇恨北京的民众。

   这次大屠杀中,死伤最多的是六部口(中南海西南角)经南礼士路到军事博物馆这段路上。收死伤者最多的医院是北京复兴医院。

   6.4 后我有事到过北京协和医院。8楼一层的地下通道内就堆放着近30具尸体,尸水从下边往外流并冒着臭气。7日早晨才有人在建临时冷库用于存尸。在病房间的通道里还住着70-80个伤员。我从窗外向内看时,一个胳膊束着绷带的小伙子正在向大家宣讲着什么。当时就使我联想起五四运动的爱国青年。后来有人传来消息说解放军要搜查北京的医院,要杀人灭口,于是伤员们互相挽扶着,也有人躺在外面来的三轮平板车上四散而逃。那场面惨不忍睹。

   6.4后的北京城一片白色恐怖。大大小小街道都有解放军巡逻。当兵的横端着冲锋枪,一手扣着扳机上;当官的手里拎着手枪。解放军当路过商场或菜市场时,进去走一圈然后才走。他们搜查最多的是照像馆,以查找被市民们拍下的证据。机智的北京市民6.4前后很多人在拍照时都用了自己能冲印的黑白底片。6.4时北京的地方警察表现的略有人情味,他们尽量留下被抓来的人,因为到了解放军手里,最轻的也要挨上一顿大皮鞋和枪托子。后来北京人都传说解放军密秘处决了几批人,还有一批被押往新疆的人在列车上起义,有的跳车摔死了、有的被乱枪打死在车厢里。经过这么多年回想起那些日子,不免后背冒凉气。

   当时的北京人上街堵解放军进城,主要是出于正义加丈义。他们不愿意解放军去伤害天安门广场还剩下的为数不多的学生。天真的北京人想到最多可能挨一颗像皮子弹,也没想到砖头酒瓶子根本挡不住坦克装甲车(其实这种坦克比伊拉克的还不如)开道的军车队。

   当开枪杀人的车队过去后,又来了后续车队。奇怪的是后来的车队遇到拦截后主动丢下军车(比冲过去的车型老旧)集合起队伍跑步向来的方向撤走了。这些车被愤怒的北京市民放火烧了,于是也就中了大屠杀策划者的圈套。这就是6.4新闻里所说的开枪镇压爆乱的理由之一。

   6.4一早我沿着这条血路来到了上面提到的六部口,这里往前已禁止通行了。十字路口中间停着几辆坦克,炮口向西。坦克前面叠了不高的砂包。正看着其中一辆坦克冒着黑烟向我们一群人冲了过来。坦克一半在马路上,一半在人行道上。我们拔腿就跑。坦克压倒了很长一段路边的围拦,压扁了很多自行车,就象走平地一样快。当我躲到一个院子的门房里时,门上着锁无法进去,坦克也停在了不远的地方。这时坦克驾驶员的盖子开了,我觉得这回完了,死到临头了。庆幸的是伸出来的不是枪,而是向这边扔了几个催泪瓦斯,然后继续向前开了一段右转弯回去了。这时只见砰的一声,一个像可乐罐似的东西炸开,一股黄绿色的浓烟贴着地飘过来,立刻觉得喉头堵了个核头似的,说不出声,也咽不下口水,眼泪鼻涕一齐下,一直向西走了近20分钟碰见一个卖水的,喝了一瓶汽水才见好。总算捡了条命。也成了第一批体验国产瓦斯的幸运儿。

   往回走时看到一辆轮子没了气的军车,停在快到电报大楼对面的路边,卡车头向东,后轮马路一侧躺着一个大兵的尸体。从表面上看不出有什么伤,但胸前的扣子开着。我事后想坦克就是从这掉的头,怎么不把他们战友的尸体捡回去呢?

   往回走的路上走一段就能看到地上沿路的血迹。这时突然下了一阵雨,这雨不大也不小,刚好把地上的血迹冲的看不清了,而雨也停了。到今天我还在想这洗刷罪证的雨水可能是人工降的。

   逛到中午饿了,回家吃点东西。打开电视机一看目瞪口呆。正是刚才看到的那个躺在地上的大兵,已被什么人吊到了旁边的卡车上,正着著熊熊大火。广播员的解说是,北京的爆民掀起了反革命爆乱,他们殴打解放军战士,还焚烧死去的解放军战士的尸体。拦截军车队、烧毁了上百辆军车。于是才开枪镇压这些反革命暴徒。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睛,明明是先开枪杀人,怎么给说倒过来了呢?

   其实,从6月3日中午,陆续有便装的解放军战士穿着军裤、白衬衣,手拿着装有上衣包着军帽和洗漱用具,沿各主要进城道路据说是到指定地点集合。我想这就是阴谋的开始。试想在这种紧张的形势下为什么让单个的解放军战士走到北京的大街上?这些农村来的战士在街上特别显眼,很快就受到了北京市民的拦阻和质问。有的在街上被人推来推去。死在埠城门立交桥上的大兵,就被一个40多岁的人揪住,并高喊:“他是解放军”。于是围观的市民开始拳脚相向,但这喊话的人早已不见人影了。

   这一天,北京打死了近10个大兵,并均匀地分布在各主要进城的主干道上。怎么这么巧合呢?可能是为了事后各城区少先队员前去送花圈不过于拥挤吧!

   事实上用不着命令解放军向他的人民开枪,这一历史事件已经在接近尾声。当时天安门聚集的大学生们早已停止了绝食,而住在广场上的学生很多是从外地赶来北京声援的。北京的市民已回到工作岗位,只是晚上才到街上和天安门广场声援学生。其实如果不开枪,再有一两周也就自然平熄了。可是,我们的党和政府咽不下这口气。5月中的北京300万人大游行,学生的绝食抗议及和学生代表的谈判,都让我们的党和领导人在世人面前丢了脸、出了丑,他们怎么才能不报复呢?于是就拿袒护学生的北京市民开了杀诫。做为一个北京市民我天天都盼着死去的冤魂得到平反,同时也倒要看看这个历史的粪盆子到底扣到谁的头上。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全美学自联吁中国应“六四”难属对话要求
  • 方觉谈六四及中国民主和诉江泽民
  • 我亲眼目睹的「六四」
  • 六四难属发公开信要求平反
  • 卢四清在六四后为中国民运奋战十四年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六)  
  • 【六四】《「六四」受难者寻访实录》序言
  • 【六四屠城】魏京生提供屠城内幕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