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六)  

【博讯2003年5月26日消息】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六)  

    (博讯boxun.com)

          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  丁子霖 

    六、 此人是假冒的

     W老师刚离开我的家,我就接到她老伴ZH打来的电话。我以为是ZH放不下心,来问问W是否还在我家里。我不加思索地告诉他W已离开我家,一会儿就到家了,请他放心。W是「六四」受难者家属。她来我家,是来取海外朋友让我转交的人道救助款的。

     不料,她老伴却在电话里告诉了我这样一件事:说刚才他接到一个电话,是一位自称来自香港的「Z先生」打给他的,说要去他家看望他们。这位「Z先生」似乎知道他女儿在「六四」事件中遇难的事,但要向他证实一下,还说他带了一些捐款要交给他们。ZH给我来电话,是向我询问是否认识Z这个人,也想听听我的意见,能否接受这笔捐款。

     现在大陆社会太复杂,政治状况也很严峻。「六四」虽然过去几年了,但那场血腥屠杀带来的高压和恐惧依然笼罩在人们心头,尤其是对于那些「六四」遇难者家属来说。他们身受过那场劫难,至今还是提心吊胆,处处戒备。我从与W老师的交谈中知道,老俩口自从女儿遇难后,很少与外界交往,也不轻易向外人透露女儿遇难情况。她说他们都已老了,只想平平安安过个晚年。我完全能理解他们的心情。我作为他们的同命运者,同他们建立起来今天这样的信任,也是经历了一番周折的。当然我也能理解,那位「Z先生」突然给老人去电话会给他们带来多大的心理压力。

     那位「Z先生」是从哪里知道他家电话的呢?老人满腹狐疑。他想到了我,以为是我向那位「Z先生」提供的。我告诉他,我既没有向香港方面任何人提供过他家的电话,也没月同那位「Z先生」有过任何接触,但我听说过香港有这么个人。我对他说,如果确实是香港的Z先生,他要给你们帮助,是应该收下来的,因为这是香港同胞的一片情意;如果你们觉得可疑,也可以婉言谢绝。我还答应他们去了解一下。

     说实话,我心里也是有怀疑的。如果真的是Z先生,至少他会先给我打个招呼,他不会不知道我这几年做的事情。再一想,也许人家是怕同我联系。不管怎样,事情总得弄清楚。

     于是,我托朋友与香港方面取得了联系,但是对方回答说香港的Z先生根本没有来大陆,而且这几天一直就在香港。我这才明白,那位「Z先生」是假冒的。

     但是为了什么呢?

     这不得不让我想起这半年多来发生的几件怪事。我曾接到过假冒海外朋友给我打的电话,那一口侨乡口音,差一点让我上了大当;还曾发生过别人假冒我的名义给一位刚刚回国探亲的留学生打电话,事后证实都是有人在捣鬼。我还常常接到骚扰电话和恐吓电话。因为是暗中捣鬼,无法追查,也就只能随它去了。可这次居然把假冒电话打到我联系的死难家属那里去了,我心里感到一阵悲凉。我想,人心都是肉长的,难道还忍心去作弄那些已经失去了亲人的孤苦老人吗?

     也许这里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险目的,想在「六四」受难者群体中制造一种人人自危的紧张空气,或者想在我和这个群体之间造成一种猜疑,破坏我和我朋友们对「六四」受难者群体的寻访救助工作。几年来,我时时感觉到有一只无形的手在干扰我的工作。当然我并没有太在意。我的所有寻访救助事宜都是公开的,还会怕这个!

     这件小小的风波现在已经过去了,我同两位老人仍然保持著良好的关系。我相信,在这个世界上,虽然有很多邪恶和欺骗,但人类至今能得以延续,毕竟靠的是真诚和善良。

   摘自《丁子霖.「六四」受难者名册》【九十年代】杂志社出版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六四】《「六四」受难者寻访实录》序言
  • 【六四屠城】魏京生提供屠城内幕
  • 两名"六四"学运领袖获释
  • 呼吁平反六四 作家王万星被关精神病院11年(图)
  • 赵紫阳同情六四学生 软禁至今
  • 姜平: 一份绝密文件!更大规模的六四屠杀正在筹备(图)
  • 外国传媒:SARS危机如六四
  • 黑客联盟推出“六四”反网络封锁软件
  • "六四"难属联名上书人大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