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六四】《「六四」受难者寻访实录》序言

【博讯2003年5月25日消息】        扎好伤口,擦乾泪痕,寻访受难者亲属

       -《「六四」受难者寻访实录》序言 (博讯boxun.com)

                        丁子霖

     〔此序言曾刊于香港《九十年代》月刊一九九四年六月号   随刊附赠的小册子《六四受难者寻访实录》(第一辑)〕

     五年前的一切,彷佛就发生在昨天,又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当我被思念亡儿之苦折磨得难以自拔时,我常想:我身患数疾,为什么偏偏不患上遗忘症把那梦魇般的日子忘得乾乾净净,像我周围的人那样活得洒脱一些呢?然而我不能。

     有时我看著窗外明媚灿烂的阳光,爽朗的天空,那街头巷尾熙熙攘攘、车水马龙的热闹景象;那高层楼群间天真烂漫戏耍著的孩子们;那电视屏幕上官员们安然自若的神态、歌舞升平的画面,连我都难以相信五年前曾经在北京街头发生过一场惨绝人寰的杀戮。当年洒满斑斑血迹的大地,如今已被一派「繁荣」景象所掩盖。

     似乎一切都消失了,消失得那样无影无踪。「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这是中共总书记江泽民去年跑到美国西雅图会见克林顿时向记者们说过的一句话。这句话说得多么轻松,多么若无其事!彷佛是在讲述一件发生在遥远历史年代的事情。

     难道历史真的只锺情于强者,而对弱者弃之不顾吗?

     中国的老百姓也似乎换了一副心态。五年前的一些热血青年,如今有的已成为腰缠万贯的「大款」,自信这个世界要由他们来主宰;也有一些人整日价徜徉于歌厅舞厅,享受著现代文明的惬意与豪华,相信这个世只是为他们而存在的;当然,也有一些人生活得并不如意,有很多牢骚,觉得这个世界留给他们的地方太小。但是,朋友,你想到过没有,你们之中当年的一些夥伴,却在五年前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而这个世界本来也是属于他们的。

     我--一个「六四」遇难者的母亲,并不想给已经过于沉重的生活再添加些沉重,也不想给生活中那仅有的一点点欢乐涂抹上些许灰暗;但我不能眼看著那些与我同命运者的苦难熟视无睹!在这个充满著自私、势利、冷漠的世界上,他们正承受著失去亲人而无人过问、无处诉说的痛苦煎熬。他们成了被社会所遗忘甚至被遗弃的一群。面对这样一个严酷的现实,别人可以合上眼睛,闭上嘴巴,我却不能。

     这就是我为什么要下决心寻访「六四」受难者的原因。我不能让那些死去的人死得不明不白,也不能让那些失去了亲人的父母、妻儿们不明不白地蒙受届辱和欺凌。我要去寻找他(她),从他(她)们那里寻求事情的答案。

     我对这个群体(包括遇难者遗属及伤残者)的寻访是在八九年「六四」后不久开始的,起初只是少数死难者家属的自然联系,不过是求得相互间的抚慰而已。九一年夏天,我接受美国ABC广播公司的采访,谴责中国当局对和平居民的血腥镇压,驳斥李鹏有关「六四」的谎言,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六四」受难者及其家属的命运。为此我受到当局党内除名(藉口我逾期不履行党员重新登记)和取消研究生导师资格的惩处。这倒反而成全了我,去掉了捆绑在我身上的绳索。自此,我联络其他遇难者家属和一些好心的朋友,逐步扩大了对「六四」受难者群体的寻访救助的书面发言,披露了「六四」受难者群体四年来悲苦无助的境遇,再次呼吁国际社会给予这个群体人道的关注和帮助,敦促中国政府负起对「六四」受难者的责任。之后,我和我的朋友们更广泛地展开了对受难者群群体的寻访救助工作。使我得到安慰的是,这一工作得到了国际人权和人道救助机构尤其是海外华人团体(包括个人)的积极响应。如果没有他们道义上、经济上的支持,我们的工作很难坚持下去。

     这里我要特别感谢许良英先生、魏京生先生和在国内的其他朋友们。他们的关心和帮助给了我们很大鼓励。在我们寻访救助工作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甚至难于进行下去的时候,是许先生率先给予我们精神上、道义上支持。魏京生先生是我近来结识的新朋友。我们第一次见面他就详细地询问了「六四」受难者及家属的情况,并要我把一笔数额不小的款项(大慨是他从国外获得的什么奖金)转交给遇难者亲属,只是我看出他刚出狱身体虚弱需要调养,不忍心收下。在以后的日子里,他还多次会见受难者亲属,安慰和鼓励他(她)们;帮助我们与海外人权、人道组织协商救助事宜。这一切都使我终生难忘。我觉得,在目前国际国内情况下,并不是任何事情都能办到的,但他们都尽了心了。

     我们一些在海外负责人道救助的朋友常常不能给予受难者充份的理解,觉得他们顾虑太多。前些日子魏京生先生就这个问题给海外友人写了一封信,信中谈到:「我们帮助死难者亲属是一种义务、一种责任,不是一种慈善行为。如果他们因为某种压力而不敢接受,这只能说明我们的工作还没有做到家,我们无权责备他们胆小,因为他们的亲人已经付出了比我们还大的代价。」作为遇难者亲属中的一员,我感谢魏京生先生的这一份理解。人死不能复生,何况他们的亲人是死于枪弹和坦克履带之下的。对于他们来说,旧的伤口已无法愈合,怎么还经得起增添新的伤口呢?他们的境遇是旁人难以想像的:他们失去了享受正常生活的权利,失去了向世人诉说自己痛苦和哀伤的权利,失去了表达自己意见和观点的权利。他们面对的是一些不讲人性、不讲人道、迷信强权、开枪杀了人还不许鸣冤叫屈的暴虐者,我们还能要求他们什么呢?

     世界上的道理有千万条,但我只相信一条:在我们这个世界万事万物中,人的生命是最宝贵的,其他失去了都可以弥补,唯有失去了生命不能弥补。因此,凡是把人的生命当赌注、当儿戏的所谓「道理」,我都不能认同。

     现在有一些自称「精英」的人,出来诋毁八九民众抗议运动。流了那么多血,死了那么多人,不去谴责杀戮者,反而责难运动延缓了所谓改革开放的进程。更有一些人摆一副超人的历史裁判者面孔,说什么历史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包括饥饿、杀戮和死亡。也许我的理解力太低下,难于理解这种「高深」的理论,但是,我非常明白,改革开放,使我们的国家早日摆脱贫困落后的面貌,并不是当政者的恩赐,而是中国老百姓自身的要求。难道这个要求的实现非得要老百姓付出血的代价不成!莫非人类历史一夜之间倒退到了充满残杀和血污的原始野蛮时代?!试问这种理论与那种宣称「死多少多少人换多少多少年安定」的理论有什么两权!在我看来,制造出这种理论与那种宣称「死多少多少人换多少多少年安定」的理论有什么两样!在我看来,制造出这种「理论」的人,不过是为杀戮者的杀戮、也为他们自己在杀戮面前的怯懦和背叛作辩护而已。我真不知道如果杀戮落到他们自己头上,他们还能说些什么!

     我在这里也想向海内外的民运领袖们说几句话。我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教师,一个普普通通的母亲,讲不出多少「民主」的大道理,但我充份理解你们当年的行动,我死去的儿子当年也是怀著追求民主、自由的理念投入那场运动的,尽管他那时还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孩子。正因为如此,我谴责政府对八九民运的血腥镇压。我也不能容忍任何对那场运动的诋毁,那怕运动的参加者犯有千万条错误。但是我要说:如果你是一个对历史负责的人,就至少要面对运动的后果敢于承担。我不能期望杀戮者忏悔自己的罪孽,但我有权要求运动的发起者尤其是运动的领袖们对运动所带给民众的苦难负起道义责任。

   有一封海外留学生的来信是这样说的:「我偶遇几位当年的『英雄好汉』,又在大谈自己当年的壮举,还要写书回忆。『英雄』们的史篇令我肃然起敬,但别忘了那些名不见经传的老百姓。天下哪有这样好的老百姓啊!你们游行,他们声援;你们绝食,他们送水送饭;军队进城了,他们堵截;军队开枪了,他们以肉体抵挡;你们『跑了』,他们承担后果,被打、被关、被杀……。」我不敢说这位留学生的话说得绝对公允,但他至少说出了一个不容否认的事实--那些在「六四」事件中罹难的死伤者,几乎全部是普普通通的学生和市民。仅仅是这样一个事实就值得人们深长思之的了。

     那位给我写信的留学生名叫张亚来,两年前他去了美国,现在是全美学自联下属AIFC人道救助基金会主席。他本人就是「六四」受害者,被戒严部队的子弹夺去了整整一条大腿。九二年春节他是和我们这些遇难者亲属一起度过的。他已经付出得够多了,现在又承担起了救助「六四」受难者的责任,这是应该受到人们尊敬的。但愿人类的良知不至于因金钱、权势、名位而泯灭,也不至于为了这些而忘却当年以鲜血和生命保卫那场运动的受难者。我想在这个世界上除了金权名位还应该有更宝贵的东西。

     我不是一位坚强的母亲。儿子喋血长安街头,我曾几度徘徊于生死之间;但我清楚地知道,我的儿子是为中国的未来而死的;我也只有为中国的未来而活著。我希望在我们这块灾难频仍的国土上不再有杀戮,不再有无辜的黎民百姓横尸街头。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包好自己的伤口,擦乾泪痕,一家一家地寻访受难者及其亲属,并把寻访过程中一桩桩、一件件沾满了血和泪的事实公诸于世的原因。

     我祈盼逝者能早日得到安息。

   一九九四.三.八

   原载 丁子霖.「六四」受难者名册【九十年代】杂志社出版

     海生按:可叹连丁子霖都有这样的看法,似乎89民运真有一批「运动领袖」事先筹划好了,要发起一场群众运动,然后群众就乖乖地成为「运动领袖」们可以随意驱使的掌中筹码了。我们有没有比照一下,中共以一个拥有六千万党员的全世界最大政党,六四后挖空心思想搞「学雷锋」的运动,搞成功了没有?难道那些「运动领袖」都是超人?可以照他们的计划安排去左右一场有上百万人参与的群众运动?

     在那样巨大的一场运动中,要参与者们个个都视死如归,是不可能的。正是同样的原因,要杜绝一些投机取巧、在运动中混水摸鱼的机会主义者,也是不可能的。

     似乎一直未见有人提起过的是中共当时派出的那些特务的功能。其实在六四及六四后最成功的,可能有不少「无名英雄」的「锦衣卫」。有没有带有特别任务的锦衣卫成功地抹黑了学生领袖的公众型象?!其实只要肯挣开眼睛,在我们四周,对学生领袖们作诬蔑、抹黑的努力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当然丁子霖对这些是无法知晓的。这也是所有受制于极权政治的黑箱作业下人们的悲哀。

     丁子霖能找得到的「那些在『六四』事件中罹难的死伤者,几乎全部是普普通通的学生和市民」,其实就是铁证昭昭:那场89民运,绝大多数参加者正都是普普通通的学生和市民。

     在这里她也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有很多民运领袖与参与者被捕,被禁,至今仍在狱中受著不人道的待遇。更有很多被杀的已被共产党毁尸灭迹。

     我不忍批评丁子霖也像我们大多数人一样,都是以自我为中心,以为我们能见得到的就是宇宙的全部。但有没有人问一声,当年在广场上的那些支援学生最热诚的个体户们、那似神行太保似的飞车队队员们、那么多工人纠察队的好汉们、那些工人自治联合会的会员们,他们的下落何在?难道他们都那么侥幸地脱了身?

     只要中共一天不让「六.四」屠杀的真相大白于天下,杀人的凶手就不得不提心吊胆地过日子。

     要猜一下真相究竟如何?中国人有很现成的前例:国民党在台湾造成的228大屠杀中,对外一直说只有数百人死亡。而很多人(包括我在内)都以为被杀人数只有二千左右。一直到台湾老百姓得到了民主权力,现在才知道当年被屠杀的人数接近二万!

   海生怒涛于枫叶之国.屠龙之都。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六四屠城】魏京生提供屠城内幕
  • 两名"六四"学运领袖获释
  • 呼吁平反六四 作家王万星被关精神病院11年(图)
  • 赵紫阳同情六四学生 软禁至今
  • 姜平: 一份绝密文件!更大规模的六四屠杀正在筹备(图)
  • 外国传媒:SARS危机如六四
  • 黑客联盟推出“六四”反网络封锁软件
  • "六四"难属联名上书人大
  •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索因卡在六四平反前拒访中国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