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人民日报》号外与吴学灿

【博讯2003年5月21日消息】    胡楠

     《人民日报》号外成了珍藏品 (博讯boxun.com)

     笔者八九年学运期间坐守北京饭店,为境外某大报撰写《局势分析》,竟未 见过一份《人民日报》号外。几位学运期间的重量级人物也对笔者说,他们只听 闻《人民日报》出了号外,却未见过报纸。笔者后来又托人到北京查询,亦无结 果。

     原来《人民日报》号外总共印了不到一千份,刚拿到游行队伍里就被抢光了, 获得者无不视之为珍品,不肯轻易转让给别人。

     一位目睹此事经过的《人民日报》记者说,《人民日报》号外是五月二十日 早晨九时开始排版印刷,十一时左右印出散发的。当时吴学灿等人找到《人民日 报》印刷厂,工厂的主管胆小怕事,婉言拒绝。吴学灿便找到《人民日报》劳动 服务公司的小印刷车间排版印刷,用的是《人民日报》毛体报头,旁加“号外”, 十六开(《人民日报》是对开)。排版时,正好《人民日报》文艺部编辑张大农 到印刷车间。张提出一条编辑意见:应注明消息来源。所以吴学灿在文章结尾处 加上“据北大传单”几个字。

     “号外”是翻译“北大传单”

     “号外”的确是翻印北大的一份传单,主要内容是:“赵紫阳总书记主持工 作权力已被剥夺,由李鹏主持政治局工作并决定今晚对绝食学生采取强制措施”。 同时披露了:五月十三日,赵紫阳总书记在政治局常委会上主张立即否定四月二 十六日《人民日报》社论,被四比一多数票否决。五月十五日,赵决定去天安门 广场向社会和公众宣布他个人的意见,被中共中央办公厅以违反党纪理由阻止。 五月十六日,在邓小平出席的政治局常委会上,赵提出五条意见:⑴否定四。二 六《人民日报》社论;⑵由他本人承担发表社论的责任;⑶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设 立机构,审查高干子弟(包括他的两个儿子)的官倒行为;⑷公布全国副部级以 上干部行为背景;⑸公布高干的收入和福利待遇,取消特权。以上意见又被四比 一多数票否决。五月十七日,政治局召开会议,以微弱多数同意赵下台。总书记 职务由李鹏兼任。军管迫在眉睫。

     “号外”还报道:据悉,曾召集人大常委会议,几乎全体副委员长决定拒绝 接受政治局的以上决定。李鹏威胁要以党纪处理他们。体改委等十部委决定开展 静坐、绝食斗争。

     “号外”呼吁社会各界:⑴我们应尽量避免暴力对抗,绝对避免流血;⑵社 会各界团结起来,捍卫宪法;⑶解放军是十亿人民的子弟,我们绝对不能自相残 杀;⑷我们强烈要求立即召开人大常委会;⑸立即召开中共全国代表大会。共和 国和中央面临生死存亡关头。让我们立即行动起来,以一切有力的、合法的、非 暴力的方式进行决死抗争!我们坚决反对李鹏的讲话,建议人大立即罢免李鹏总 理职务!

     保育钧吓得筷子掉到地下

     《号外》尚在印刷中,《人民日报》社门口已聚集了近百名编辑记者。社长 钱李仁闻悉急从办公室走出来,说“既然戒严令都下了,你们就不要上街送死了!” 尽管当时大家并未尊重社长的苦口婆心,但大多能理解钱李仁当时的处境。事实 上,他当时处在一社之长的位置上,已尽力而为了。戒严令之后,他称病住院, 但后来引起李鹏等强硬派震怒的《人民日报》一系列《戒严第×天》,便是钱李 仁亲自签发的。钱李仁原本是乔石的亲信,乔任中联部长时,他是副职,乔石升 任后,他便继任中联部长。可六四之后,乔石也未能保住他。

     虽然散发出去的《人民日报》号外数量不多,在社会上激起的反应却是空前 之大,成了仅次于戒严令的第二大新闻。境外报刊、电视、电台纷纷发表揣测评 论,认为这是赵紫阳人马组织的反击行动。

     当天中午,公安部致电给《人民日报》,问《人民日报》号外是怎么回事。 正好是不久前由科技部主任升任为报社秘书长兼副总编辑的保育钧值班。他正在 吃饭,听到电话吓得筷子都掉到地下。在《人民日报》这架高度灵敏的机器里绞 绊久了,保育钧立即意识到这是灭顶之灾。

     晚上,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节目,播发了《人民日报 》社一则声明。就像《人民日报》的编辑记者上街游行高呼:“四二六社论不是 我们写的”一样,《人民日报》官方说:“《人民日报》号外不是我们出的。”

     次日,《人民日报》的第一版也出现了同样内容的声明。

     公安部与高狄合作追查

     《人民日报》号外的出版,虽令有关人员十分震怒,但随后十多天时间局势 混乱,直到原《人民日报》社长钱李仁和总编辑谭文瑞被撤职,接替者高狄和邵 华泽上任之后,公安部才对此事“认真”起来。

     曾任吉林省委书记、中共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的高狄,是李鹏推荐出任《人 民日报》社长职务的。他上任之后第一件事,宣布撤去陆超琪、保育钧、余焕春、 范荣康等人副总编辑职务,对二十七位部主任(司局级干部)予以“停职审查”, 并组成专门小组进行“彻底清查”。他在社务会议上声称:“《人民日报》是动 乱、暴乱的策源地之一,是赵紫阳、胡启立造成的重灾区。”

     暗地里,他则与公安部、国安部联系,调查《人民日报》号外事件的主事者。 但高狄的极端表现在《人民日报》造成天怒人怨,新调来的一帮打手又不了解情 况,查了很长时间,竟未查出个所以然。

     后来高狄建议分两手进行,一手是散布“内部消息”,说“号外”事件不会 追查下去;一手是由公安部派人从印刷工人身上突破,只要印刷工人供出具体编 辑的姓名,就可以不予追究任何责任。

     这一招果然真奏效。印刷工人供出两名“主犯”,一是海外版负责“港澳台 新闻”的编辑吴学灿,一是国内版科教部体育组记者张抒。

     毕业于复旦大学的张抒,是《人民日报》正在崛起的“名记者”之一。八八 年他随同喜马拉雅山登山队进行登山采访,是数十名参与采访的记者中攀登高度 最高的人,因此他还获得通报表扬。八九民运中,张抒是《人民日报》社内最积 极的参与者和支持者之一。六四之后,他一度回南京老家避风。七月初回到北京 家中时,高狄即指使科教部主任打电话给张抒:“有一个文件传达,希望你到报 社来一下。”

     结果等待他的是公安部的“便衣”。

     张抒的妻子叫赵蓓蓓,北京大学七七级中文系新闻专业毕业生,也在《人民 日报》内群工部当编辑,育有一子。张抒被捕后,社内编辑记者纷纷伸出援手, 为之募捐。现在张抒虽已被释放(取保候审),但职务已被开除,经济无疑拮据。 但高狄还想再踏上一脚,将张抒的妻子也赶出报社。如今自身也有不少麻烦的高 狄,恐怕是有心无力了。

     公安部的通缉令

     当时高狄最为恼怒的是:吴学灿到哪里去了?是否像吾尔开希、严家其一样 逃到了西方“自由化”世界?追查之下,原来吴学灿“擅自”到外地考查去了, 临行之前留下的话是:“我走绝不是为了出国,我要去各地调查,了解和研究这 场运动的作用和意义。”但熟悉吴学灿的人死死咬住一句话:“吴学灿没说具体 到什么地方。”

     八九年十月,公安部第五局发出《通缉令》:“吴学灿,男,38岁,江苏省 溶海县人,人民日报海外版编辑兼记者。身高1.69米,体形稍胖,头发较长,留 一边倒发型,椭圆脸,尖鼻头,戴茶色变色镜,苏北口音,携带《人民日报》工 作证,号码:0537;记者证号码:870274. ”

     得承认中共“天罗地网”的严密性和有效性,有幸逃出虎口的毕竟是极少数, 绝大多数的人还得经过真正的“狱炼”。八九年十二月七日,吴学灿在天涯海角 三亚市被捕,迅速经海口、广州,押往北京,投入秦城监狱。

     吴学灿拒不认“罪”

     如同中共当年宣传的那些“坚强不屈”的共产党先烈那样,吴学灿也是屈打 不成招。在公安部、国安部派出的专案组审讯人员面前,吴学灿不仅没有“供认” 出高狄之流希望供出的什么“后台”(事实上没有后台),而且拒不承认自己有 “犯罪行为”。

     案子只好一拖再拖,但有关领导者下达命令:“承认悔过可以考虑从轻发落, 不承认则从重处置。”吴学灿仍不为所动,九0年九月四日,北京市人民检察院 便签发了正式的“逮捕令”,并向法院提起“公诉”。

     九二年二月二十五日,吴学灿被判刑四年,是《人民日报》唯一被判刑的编 辑记者。

     一位吴学灿的挚友对笔者说:吴学灿的坚强表现并不出人意料。他从小性格 就异常刚烈、耿直,即使在纪律严明的部队也敢于与“首长”顶撞,在《人民日 报》同样敢说敢做。结婚了,分不到房子,他扯开嗓子大骂一阵,却又不忘埋头 干活。

     八九民运中,吴学灿是《人民日报》内的“激进派”人物,曾经作为中青年 记者的代表,与社里最高领导层对话,要求钱李仁、谭文瑞等人勇敢地站到学运 一边,真实报道学运。尽管钱、谭等高层人物由于其位置或思想的局限,不可能 像吴学灿要求的那样“大胆”,但《人民日报》在学运中的“曲线报道”,如 “戒严×日”

     的系列报导和利用国际新闻讽刺、嘲弄强硬派,如果不是钱、谭两人的“放 手”,就不可能“出笼”。

     六八年,农家子弟吴学灿参军到海军潜艇上当了水兵,四年之后被推荐到广 州中山大学攻读哲学。那时是文革后期,作为工农兵学员,吴学灿所学自然有所 限。但七五年分到北京人民出版社后,刻苦自学,获得社里领导人的赏识,将他 从政治处调到了业务部门——经济编辑室当编辑。八0年底调入《人民日报》理 论部,后来进入中国社科院与《人民日报》社合办的研究生班。八五年《人民日 报》海外版创刊伊始,他即被调任第五版(港澳台新闻)任编辑、记者。

     除在《人民日报》发表了一些见解独特,有一定理论深度的文章外(如八五 年七月二十三日在海外版发表的“相信人、关心人、尊重人”),他的一些随笔 和论文也见诸国内水准较高的杂志,如发表在《读书》创刊号的“怎样正确理解 生产关系”、《读书》第二期的“按需分配与各取所需”和八二年第二期《晋阳 学刊》的《黑格尔哲学批判》等等。

     北京来的消息说,吴学灿笑对四年刑期,心态极为平静,四年时间正好完成 一个大学本科专业课程,也可以毫无干扰地著书立说。这一段“狱炼”过程,不 就是为未来编辑出版真正振奋人心的、“合法”的《人民日报》号外打下根基吗?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