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中关村“盗版王”传奇故事

【博讯2003年5月12日消息】    百炼成钢功成利就

     那天正好快到春节了,我和伙计们喝完了酒,本打算两三天之内回家过节。喝了酒往家走的时候,我就有点晕。其实,人要是快出事的时候,总是会有些征兆的,那天的征兆就特别不好,我在路上一边走,一边打摆子,快到家的时候,我顺手掳倒了马路边的一排自行车,我明显的知道自己放逸了,但是心里仍旧是控制不了自己。到了家门口,我突然发现门没有锁,我当时就觉得有些不好,但是心里却想,没准是自己出门时候没锁吧,我推门进去,我说这话你可能不信,我推门的那一瞬间我的酒就醒了,知道不对,但是已经晚了,我就听着脑袋后面“嗖”的一阵风声,心里叫了一声不好,眼镜前面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博讯boxun.com)

     过了好一会,才缓过劲来,偷眼一看,两个黑影子正拿着铁棒和砍刀冲我招呼呢。我张嘴就喊救命,那会正是半夜呀,我这么一喊,那声音大了去了,估计这一幢楼的住户全听见了,那两个小子也给吓了一跳,我张嘴刚要再喊,就听一个小子骂了一声“他妈的”,接着,几脚踹在我的脑袋上,我就又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我正躺在医院里,全身上下裹满了纱布,我女朋友正坐在床边上哭呢。一见我醒了,到把她吓了够呛,慌慌张张的跑出去,一会叫来了大夫,大夫也不知道怎么看了看,说:“真是奇迹呀。”说着就把我女朋友拉到一边说了什么,我女朋友跑出去喊来了我娘和我爹,我看见我娘的眼睛哭的象个桃似的,进门就趴到我的身上,一边喊“我的儿呀”,一边抱着我的身子摇,哎哟,她这一摇不要紧,我浑身上下这个疼呀,一下子又昏了过去。

     再醒过来的时候,我看见床边站了一群人,有我的家人,我的兄弟们,还有大夫。我想冲他们笑笑,但是发现嘴根本就张不开,纱布把脸给裹的紧紧绷绷的。全身上下没有一块骨头不疼。大家看我睁开眼睛,脸上都有点笑容了,我听见有人叫我的名字,想扭头看看,可是发现自己的头根本转不动,后来才知道,我脑袋后面挨那一铁棒,把后脑勺给打漏了,医院把我的整个脑袋固定在一个架子上。除此之外,我还少了右手的一根中指,你瞧,这不是还剩四根么?说着,二德子把他的右手朝我晃了晃,果然,我看到他的中指少了两截,只剩下一个芽孢似的东西愣愣的戳在食指和无名指之间。

     还有的就不算什么了,身上挨了两刀,大腿根被剁了一刀,险些把大动脉给切断了,左小臂粉碎性骨折。当时,大夫告诉家人,我若是能够在三天内苏醒过来,就能够手术,否则,我这条小命保不保得住就要再说了。本来医院就没有抱什么希望的,但是我第二天就醒了,所以大夫说这是个奇迹,没想到让我老娘这一晃,又差点把我给晃回去。

     二德子说着就笑,还做了一个双手抱着摇晃的样子,我可笑不出来,心想,为这个怎么着把命给赔进去也是不值当的事情。

   他接着说,第二天我就给推进手术房了,手术一连做了两天,据说是先要把脑袋后面的碎骨头一块一块拣干净,然后打上钜子,把小臂上的骨头给接好,再把身上的伤口处理干净,连血管据说医院都给接上缝了,我就想,你说这血管这个细,他怎么就能给接上呢?对了,还有就是这张脸,据说当时都走形了,不过现在到是看的不太出来,反正医生是有办法把他给弄回原来的模样。

     那时候我就占了年轻这么一个便宜,身体好,一个星期,我就能在床上靠着坐了,话也能说了。这时候,警察来做笔录。在这之前,我女朋友跟我说了,当时警察向我家人了解情况,我妈一口咬定是有人要仇杀我,差点把我的底全给揭出来,要说这老年人就是不灵了,什么世道也没有见过,还是我女朋友心眼多,又是大学生,她赶紧给我娘给拦下了,跟警察说我妈是给急的乱说话,她跟警察说我这里有10多万的现金没了,还有她的首饰盒也找不见了,她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另外她也在我这住了好长一阵子,刚回了老家不久,警察才相信。

     所以,警察来做笔录的时候,我就说了一个大谎,说我一进家门,就看见一个人影在翻箱倒柜,我刚要喊,脑后头就挨了一棍子,后来我醒了,他们非要问我银行账户的密码,剁了我的一个手指头,我还把那两个人的样子乱说了一通,估计他们也找不到,他们拿出那两件作案凶器,让我辨认,我一看,这个气呀,那铁棒是我准备好放在门后头的,那砍刀是放在我枕头下面的。他们问我认不认识,我摇摇头,后来一想不对,我不是说他们还审问我来的吗?赶紧有点点头,说认识,那天晚上,他们就是拿这个东西跟我眼前晃悠来的。我也看出来这两个警察不相信,不过,他们也抓不住我什么,他们死乞白赖的问我是做什么工作的,我说在老家开工厂,现在在北京陪女朋友读大学。反正最后好容易才把这警察给糊弄走了,我把老娘和女朋友给叫来,把我说的事情跟他们说了,统一了口径,我还特意叮嘱我娘,千万不要瞎说八道,否则我这一辈子还就毁了。老娘这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后悔原来说错了话,其实也没什么,我这个人命好,就是差也差不了哪里去。

     在医院里呆了三个多月,我才出院。我受伤之后,我的那帮兄弟为了给我报仇,四处找那帮广佬,没我他们干的也挺漂亮,把那帮广佬都整跑了,再也不敢露面。

     不过问题又来了,我们厂的盘虽然新,出的快,但是质量不够过关呀,这时候,北京又出了几个光盘分销的地界,什么光明村、五道口,特别是在双井那里开的一个电脑城,盘买的很狠,进的全是南货,质量好,并且又出了几个批发商,尽管他们不敢沾中关村这个边,但是也一样慢慢的往里渗透,这么下去不是办法,我和工程师一合计,最后想了一个办法,就是到南方去收购一个光盘厂,要找一个设备、技术都过得硬的厂子。说干就干,没几天,工程师就从南方回来了,找到了两个项目,一个是有国家正式执照的音像制品厂,一个是私人半地下性质的小厂,但是设备很先进,老板就是因为设备投资太大,难以维持运转,这两个厂子取舍还真都有点困难,我和工程师商量了好几天,最后一咬牙,干脆,全买下来,那个小厂就当做音像公司的附属加工点,这样也有了合法的身份,工程师又运用关系打通了渠道,注册了一个生产系列正版光盘的项目,属于类似“正版100”这样的低价产品,这样,有了一个合法的身份。

     生意做的越来越大,我也越来越上路了,仅仅是光盘生产这个业务就不够我忙活的了,于是,中关村这块批发市场我渐渐的也就不管了,慢慢的,几个大的批发商也起来了,有的以前是我的兄弟,有的也是外来的生人,我也不再计较,总之,打打杀杀的日子就算过去了,我的盘从南到北也撒的到处都是,我二德子也已经不再是中关村的二德子了,全国的盗版市场都有我这么一号。能混成这样,我早就知足了。这不,我也在北京买了房子买了车,象个上等人了。

     说实话,我听着二德子讲,心里真的也有些羡慕,不过我还是有个问题搞不清楚,我说,那你干的好好的,怎么就想退出了呢?

     唉,这话说起来又长了。什么事情都有一个阶段性,有长就有落,从97年到2000年是我二德子该长的日子,可2000年以后,我就开始走背字了。(待续,敬请关注《“盗版王”二德子传奇》之大结局——金盆洗手篇

   (易水寒 太平洋电脑网 2003年4月24日)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