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江西一镇交管站野蛮执法打破司机脾脏

【博讯9月19日消息】    据江南都市报报道,9月17日下午两点,江西省新建县象山镇司机万怡辉开着自家的农用三轮车到街上候客。三轮车刚驶上街道便与象山镇交管站的执法人员迎面相遇。随后,交管站的执法人员对万怡辉大打出手,致使万怡辉脾脏三处开裂。万怡辉在辗转数处、耽搁两个多小时后方被送到新建县人民医院。因为伤势严重,医院一度给伤者家属下达了病危通知书。

     在新建县人民医院,医生光用吸管就从万怡辉的腹腔抽出1800CC的鲜血。经过紧急抢救,万怡辉保住了生命,但他鲜活的脾脏却因严重而破裂而被永远地留在了医院。昨日上午,记者闻讯后赶往新建县人民医院和象山镇采访。


  伤者至今昏迷不醒

     9月18日上午11点,记者在新建县人民医院外二科看到了手术后昏迷不醒的万怡辉,他的父母、妻子及大哥等人在病床旁焦急地守候。万的左耳鲜血淋漓,肚子上裹着层层纱布。

     新建县医院袁明逊副院长是万怡辉的主治医生。他向记者介绍了抢救时惊心的过程:“17日下午4点多钟,深度昏迷的万怡辉被送到医院。当时,我用手摸他的脉搏,几乎都摸不到,量血压也量不到。由于病人昏迷不醒,伤势原因也无从了解。在此情况下,医院向其家属下达了病危通知单,要家属作好接受意外的思想准备。当时的情形非常危急,已经没有时间给病人做CT等详细的检查,只能做普通的检查。经过腹腔穿刺,发现腹腔有积血。于是,我们判断可能是腹腔里面的内脏受损。半个小时后,病人被送上手术台。打开腹腔后,发现里面积了大量的鲜血,脾脏破裂了3处,最大的伤口超过5厘米。手术过程中,一共从万怡辉的腹腔中抽出1800CC鲜血,这还不包括用纱布吸掉的。鉴于万怡辉的脾脏已经严重破裂,若要继续留在身体内,就会不停地流血,所以医院决定将万的脾脏摘除。手术情况还比较好,目前没有发现病人有其他影响到生命安全的病症。按一般病理,脾脏破裂的病人腹腔也会受损,但是目前病人不宜搬动,所以要等晚些时候再作进一步的检查。”

     在采访过程中,一个感人的细节被袁副院长有意或无意地忽略了。据万怡辉的哥哥万怡伟反映,手术时家属凑的钱不够,正当他们一愁莫展之际,袁副院长拍板决定,先做手术救人,医药费以后再说。

     在外二科的标本室里,记者等人见到了从万怡辉身上切下来的脾脏。破损的脾脏被放在一个塑料袋里,万的亲属用手一拎,滴滴污血不停地滚落。看到这情景,万怡辉的妻子杨三妹痛哭失声:“我们结婚十年,先生了一个女孩,没想到已经六岁多了,还不会走路,也不会说话。为了这个孩子,我俩花费了无数的钱财和心思,但一直没有见效。两年前,我们又生了一个男孩。万怡辉也买了一辆农用三轮车在农闲时跑点运输,生活才刚刚看到点头,没想到交管站工作人员竟然狠心地将他打成这个样子,我们一家四口还要靠他一个人养啊!”


  打人者到底是谁

     看到这个惨痛的局面,每个人都会问:打人者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凶狠地对待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司机?记者经过一番了解后,发现这里面还有不少谜团有待揭开。

     杨三妹告诉记者,事发当天是阴天,由于天气凉爽,难得有生意的农用车有些繁忙。中午近两点,丈夫刚从外面回来,饭都没有吃完,就有人叫他出去。丈夫就把三轮车开到街上去。没过一会儿,就有人叫她,说她老公在外面被人打了,她就赶忙跑到街上,看到丈夫正摇摇晃晃地往家里走过来。她忙迎上去,没想到丈夫还没走到她身边就突然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了。丈夫断断续续地告诉她,交管站好几个人打他,现在肚子和头很痛。说完这些话,丈夫就昏倒在她怀里。

     在新建县医院袁副院长的办公室,记者与象山镇交管站的万本员站长取得了联系。他告诉记者,他正在四处借钱,准备下午送到医院给万怡辉治病。记者表示马上要到象山交管站采访,希望到时能与他碰面。他先是要记者过两天再找他,后考虑了半天又同意了记者立即见面的要求。

     记者当即驱车赶往象山镇派出所,值班的蔡警官正好参与了此案的调查工作。他介绍说,17日下午,家属就到派出所报了案。派出所也正式受理并开了验伤证明给家属。18日上午,派出所民警对目击者进行了调查。由于打人者现在不知跑到哪里去了,所以上午传讯了打人者的家长,要他们督促儿子早日到派出所接受处理。当记者问打人者叫什么名字时,蔡警官表示具体案情不能透露。

     随后,记者又与万站长联系,没想到,他的手机已关机。下午两点,记者与交管站的熊书记联系上了,熊书记对记者说,象山街长期以来秩序混乱,摩托车等车辆乱停乱放,严重影响了交通和市容。17日上午,交管站召集镇上的司机开了一个会,说将对车辆乱停乱放现象进行整治。下午,由派出所、交管站及街管办三家单位组成的联合执法组开始检查。事发时,交管站领导和其他人都在一家小店内闲聊。不知怎么回事,交管站一个叫熊贤佳的聘用员工已与万怡辉打了起来。他们赶紧上去拖开,当时也没想到问题有这么严重。


  被打一事祸起收费?

     据万怡伟反映,17日下午,弟弟万怡辉被打伤后,先是送到象山卫生院。由于伤势严重,卫生院要求他们转院。他母亲就打电话到派出所,要求派出所出面要交管站先拿一笔钱救人。当时还有三个人在派出所里面,听说是交管站的人,面对他母亲的哭诉,他们一言不发。下午两点多钟,弟弟被送到县医院后,交管站的两位领导和一位司机也赶到了医院。当时,他就要交管站领导拿钱救人,但他们说交管站没钱。经过协商交管站的领导才给了1500元钱,并答应18日上午再送几千元钱过来。但直到中午,也不见交管站的人来。

     对于17日到医院送钱一事,象山交管站的熊书记是如此表述的:发生这件事后,交管站出于人道考虑,决定到医院看望万怡辉。交管站确实没钱,当时给家属的1500元钱还是借来的。对于万站长为何突然不肯露面一事,熊书记解释说是他借钱去了,手机也没电。

     由于万怡辉至今没有苏醒,而打人者熊贤佳又不知去向,所以事情原因一时成了无人知晓的谜。但有人向记者反映,17日上午交管站开会,其实不只是讲整治的事情,主要是布置农用车收费工作。按照交管站的安排,本来是先收摩托车的,再收其他农用车的。

     18日中午,交管站熊书记对收费一事坚决否认。他说:按规定交管站只代交通局征收农用车拖养费,而摩托车按规定是不收任何费用的。但记者得到的反映却是,摩托车一年要向交管站交60元钱,否则就要扣车。

     记者本来要求到交管站的办公室去采访,但熊书记略显尴尬地告诉记者,交管站根本没有办公室,而且只有他和万站长两个正式员工。打人的熊贤佳是两个月前聘用的,主要工作是维持街道上车辆的秩序。他还说,发生打人事件后,交管站的态度是先救人。但交管站实在是太困难了,只好四处找人借钱。

     截至发稿前,记者获悉象山交管站又给万怡辉送去了4000元医药费。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