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陆新闻

赵紫阳犯了三个错误----解读「中国六四真相」

【博讯4月25日消息】 陆铿

  《中国「六四」真相》这部书的出版,可以说是中国人迎接新世纪-廿一世纪的第一份献礼。反映出中国人决心在廿一世纪使中国改变成自由民主国家的信念。用大量禁得起历史验证的文件和报告,呈现一九八九年春天发生在北京由悼念胡耀邦逝世而兴起的大潮,有力地否定了中国共产党内因执著一党专政,而把民主运动说成为「反革命暴乱」的谎言。为六.四平反奠定了思想基础与事实根据。特别引起人们兴趣的是中共方面对此书出版的空前紧张反应,据香港传媒得自北京的消息,丁关根掌握的中共中央宣传部已经发出「七不准」的文件,要求全体党员不准在互联网上下载有关此书的任何文字;各级官员不要购买、传阅、翻印此书;也不准携带此书进大陆;要求海关及安全部门严查,并堵截此书流入境;对于携带此书入境的人士,一经查获,立即没收;对大批携此书入境、情节严重者,甚至可给予行政和刑事处罚。同时,严禁盗印此书。甚至有「一旦发现此书盗版者立即枪毙」之说。真的是「严阵以待,如临大敌」。

  丁关根可以说是从「根」基上拿出了打桥牌的全副本领,施展了把「关」能耐。

  但是,他忘记了这样大张旗鼓的防御工事,岂不是为《中国「六.四」真相》作了最有效的宣传吗?据何频说:单是四月份上半月就印行销售了上万部。

  既然中共组织的写作班子抛出的第一篇批判文章题为「企图搞乱中国实属徒劳」,又何必大张旗鼓地劳师动众呢?

  拥有数千万党员、自诩「伟大、光荣、正确」的共产党,竟然不敢面对一部历史回顾的书,岂不是笑话!

  问题的关键在于谎言到底敌不过真理。

  就在四月上旬,笔者从旧金山飞洛杉矶,探望将近一年未见的许家屯先生,在他的书桌上就放著一部《中国「六.四」真相》。他且已看过一遍。我问真实性如何?回答:有七八成。

  许先生说:这部书的外文版叫做:《天安门文件》,而中文版则改为《中国「六.四」真相》。文件要求比较严格,真相就比较宽松。以关于袁木的记载看,在「袁木的对话」一节指出:「因为不受重用,总是咳声叹气,感慨自己官运不济。一九八八年,李鹏就任国务院总理,袁木终于瞅准了这一机会,说动了李鹏,由他充当国务院新闻发言人。一九八八年下半年,又从李鹏那里争得了「国务院研究室」这块牌子。一九八九年的学潮来临了,袁木作为一个政治投机分子,又一次敏锐地发现了投机的机会。于是在李鹏的支持下,袁木义无反顾地充当李鹏的代言人。代表政府与学生对话去了。」明显地描绘了袁木钻营的丑态,又衬托了李鹏其人。这自然是作者的评述。从总的看来,本书的对话是合乎当时情况的。当然,正如编者所说,不能保证记载的每件事实都是正确的。

  我请许先生谈谈他对赵紫阳先生的看法。

  许肯定赵是一位有见识、有能力,而且政治思想水平比较高,积极献身于改革开放事业的共产党人。

  但他犯了三个错误:第一,在学潮已兴起的情况下,他还坚持要访问北韩。四月廿日,田纪云劝赵推迟访问,理由是北京和全国一些城市局势不是很太平。赵的答覆是随意更改预定的国事访问,会让外界揣测政局不稳。所以还是按预定的行程出国。

  结果,就在他出访,李鹏代替主持政治局常委会时搞出了一个把学生爱国运动定为动乱的《人民日报》四.二六社论,以致弄得不可收拾。

  第二,他对学潮的发展估计不足,没有在访北韩前召开一次政治局常委会,决定处理方针,以致造成被动。

  第三,为反对在北京实施戒严而辞职,给人以撂挑子的印象。结果是自陷孤立。

  许家屯先生回顾六.四天安门事件,不胜感慨。不过,也许是革命乐观主义支持著他,这位八十五岁的老人信心十足的认定,中国大陆为六.四重新定性,这一天在新世纪是会来到的,而且他可以看到。   ——原载《中国时报》(作者为资深新闻工作者)


博讯相关报道:
  • 赵紫阳与李鹏、杨尚昆的五次小范围谈话--也谈《中国「六四」真相》的真假
  • 赵紫阳回到北京
  • 天安门文件/中文版即将出版 赵紫阳表欣慰
  • 胡绩伟:江泽民应将心比心解除对赵紫阳的软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