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福建“爆炸案”后的冤案给吴官正的信
(博讯2006年11月09日发表)

    相关报道:是杀人灭口,还是故意掠杀好人做黑托?
    
依法治国背后的匪夷所思 福建一起“纪委爆炸案”引出惊人话题

    中央纪委吴官正书记:
    下情上达,实不容易。
    我们是福建一起重案查办大造假、致5个被告人蒙受巨冤的亲属。回顾过去,无比悲愤;积难深重,决心再上告。

刑讯让案子“成形” 枉法震惊国内外
    
    2001年6月24日(休息日)上午,福清市(著名侨区)发生“纪委爆炸案”,纪委司机吴章雄接到领导的传呼去单位,触动爆炸装置,当场被炸身亡。案发后,逐级上报至公安部等,由省公安厅督办,为加大侦查协调力度,还决定由福清市政法委书记任破案总指挥。警方包住进福清宾馆,调集50余名“精兵强将”,四处摸排、传拘嫌疑人,从中谋取私利,一度搞得风声鹤唳。但经一个月的大行动,仍难确定对象。
    其后,在急于破案情绪支配下,有领导听信与福清中福经理陈科云有特别过节人的举报,“以曾受纪委处分的陈科云(党内严重警告)策划搞了爆炸”。沿着这一逻辑思维的定势,就推定了陈科云;为找侦查“突破口”,进而圈定在中福公司当司机的吴昌龙(时年25岁,非党员,无前科,连炸药是什么样子都不懂)有为陈科云搞爆炸运送炸药之嫌疑。
    警方据猜测,即有领导决定于同年7月27日(周末)夜,对吴昌龙实施武装密捕,先后羁押于福清怡静园(市安全局招待所)、市戒毒所、福清市公安局刑警办公室等处,带上手铐,逼吴交代问题,实施全天候布控。
    吴昌龙突遭以上非法待遇,天天喊冤;其亲属、乡里不见吴之踪影四出寻找,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忧心如焚,议论雀起;后不得不向福清市警方报案,都慌称“吴昌龙不在他们那里”!
    吴昌龙被剥夺人生自由权利一个月后不肯招供,有些警员感到困惑时,仍由领导出面“打气鼓动”,并把同样无确证的陈科云于9月13日也传拘。同时为了所谓便于查案,把与此案无关联的陈妻谢清一并传拘。
    警方把陈科云与吴昌龙“联成一体”,控制在私设的办案点;有领导坐镇指挥,组织得力警员,先动用测谎器,再用车轮战术,不分昼夜施以各种酷刑,骗供、诱供一应俱全。
    面对残酷的刑讯,吴昌龙生死两难,留下遗书自杀未遂,自同年9月18日只好供称“是陈科云搞了爆炸”。
    警方不加论证就“乘胜追击”,让陈科云也叫天不应,呼地无声,在生不如死的困境下于同年9月23日哭喊“是小吴害死了我”,也违心承认搞了爆炸,后陈科云写下了“我的全面交代”。然而至今,都无陈科云交代策划搞爆炸的实质性内容。
    吴昌龙惨遭刑讯逼供濒临精神崩溃后,警方为扩大战果,步步逼其作“详细”的交代;吴昌龙顺着竹竿爬,终于使供词成形。警方根据吴昌龙的供述,不加论证,四处搜索吴所供之“同案者”,同样大搞刑讯,直至有“同案者”供称“电雷管是由王小刚提供的”(四川人,王小刚当时根本不在福州打工),警方依然信供。因一时抓不到王小刚,就报批捕待抓。等王小刚于2003年3月到案后,福清警方因更换了领导班子,王未遭刑讯,只一直关在看守所。但福州市检察院仅凭一个刑讯供词仍将王小刚移送法院,开庭无果,以后拒不让王与爆炸案合并审理,案件严重“超羁”难判决。拖到2004年12月1日,曾为省公安厅副厅长督办此案的福州市政法委书记牛纪刚(兼市公安局局长,)直接操纵下,命令一审法院开庭,并强行宣判陈科云等人犯没有电雷管做起爆装置的电雷管爆炸案罪名成立。10天后,再由一审法院法官到看守所“宣判王小刚无罪释放”。难以自圆其说的枉判让人费解,也再次震惊国内外。
    查办案件“一条龙” 造假案触目惊心
    本起爆炸案查办大造假之所以“畅通无阻”,主要有以下特点:
    一是侦查方来头大。侦查伊始,即宣称省公安厅挂牌督办(实际只有副厅长牛纪刚对侨区特别有兴趣而包办)是经省、市有关领导认可的。并有人指出“谁在侦查中有意见得先通过纪委这一关”;警方要看纪委的眼色,对纪委内部根本不查。在侦查中处处表现出无视宪法,更无视《刑诉法》办案程序之系列规定。如仅凭怀疑搞“突破口”,即对吴昌龙实施“密捕”,其后对主嫌陈科云采取相似手段拘押;前者经100余天,后者过50多天,在警方未宣布对他们报请批准刑拘(11月7日)前,疑犯都在警方手里,未对他们的亲属出示过任何法律手续,更不告知可聘请律师(吴昌龙之亲属于10月下旬依法委托律师去会见,遭警方断然拒绝)。
    二是宣称“告破”后大搞舆论先行。警方在侦查中严重违法违纪搞暗箱操作,在宣称“纪委爆炸案”“告破”后,仍不让律师去会见。一向控制舆论的福建,却一反常态,令新闻媒体一再指名道姓发布侦破新闻,期间,还让记者进看守所对陈科云、吴昌龙摄像,在《特别报道》中载明陈、吴二人为搞爆炸案的主谋和主凶,舆论渲染至国外,负面影响不言而喻。
    法律明确规定,未经法院正式宣判,舆论媒体是不允许“越俎代庖”、搞未审先定。但,福建的牛纪刚等人,就是敢干。
    三是面对以上事态,2002年1月,由警方将“起诉意见书”移送检察机关后,因有领导在把关,福清市检方在审查意见书中,则照抄警方对陈科云、吴昌龙刑讯的口供,不敢触及刑讯逼供的真相,放弃职守。
    然而,案卷到了福州市检后矛盾多多,漏洞百出,只好退回补充侦查。在第二次补充的2002年6月,又有领导指令快交福州市中院审理。时任福州市政法委书记的宋立诚(因涉黑、贪污等问题已判重刑)逼检察院、法院两家一起使劲,用司法手段,并由牛纪刚为首的公安机关做后盾。
    面对缺这少那的案卷,福州中院主审法官犯难,却有院长秉承政法委旨意告诫“一定要敲定此案”。那样,检方在不撤案情况下再进行补充,搞公、检、法三家办案“一条龙”。
    2002年11月底,福州中院庭审时已超审限,宣称公开审理,法庭内外却如临大敌,戒备森严,旁听者均为提前安排的人士,媒体记者不得进入。检方公诉指控的主要是按口供由警方罗织的证据,当然自相矛盾,笑话百出,庭审中的诸多蹊跷,令人啼笑皆非。
    庭审后,福州中院一拖再拖,至2004年秋季已严重超期羁押,仍由接替宋立诚职位的牛纪刚书记(兼市公安局长)召集福州市公、检、法三家开会讨论重办此案,时牛书记一一指令:由市公安局重新负起补侦任务,叫市检察院停发《纠正超羁通知书》,续作公诉准备,令市中院作重新部署庭审。牛纪刚打着中共福州市委(任市委副书记)的旗号,并声称是省公安厅督办此案的继续。
    会后,牛纪刚亲自出面再邀请北京等地的专家组织所谓鉴定,以修补案件的证据漏洞和矛盾。同时指派刑警,把原关押在看守所的5名涉案者用欺骗、恐吓等手段,逐个秘密转押至5个县级看守所,声称为防止再串供,并予震慑。该事件发生后,转看守所的《换押单》还在法官手上。
    随后,牛纪刚还直接干预法院再开庭事项。他指定开庭日期后,又令重案大队刑警对依法执言的三位老律师进行刑事传唤,宣称开庭前的“敲山震虎”,紧接着,以更狠的手段拘传此案控告积极的几个当事人的亲属,逼问如何与律师勾结,出了多少律师费等,多方恐吓,有的甚至通宵达旦。
    在牛纪刚直接干预操纵审案的结果,只能是法纪俱废,造假案怵目惊心。被告人个个喊冤,不服一审枉判,上诉至二审法院。
    公然“一长代四长” 权压法匪夷所思
    此案已经5年多,有4年多搁在法院。2004年12月上诉至省高院,合议庭成员秉公办理,不到2个月就把案件并意见呈交院领导待庭审。但陈旭院长考虑到有方方面面的领导对此案关注过,官场潜规则不能忽视,为回避矛盾,邀省检察院倪英达检察长一起审议。那样,拖到同年11月底,采取不公开审理方式一致达成所有被告均不构成犯罪的认定,于岁末的最后一天签发撤销一审判决的《裁定》(附件1),发回重审。
    该《裁定》还未到市中院,牛纪刚就获悉并强烈反对,授意市政法委某副书记出面通知市公、检、法三家开会,布置应对任务向省高院施压。
    今年1月下旬发回重审后,牛纪刚指令市中院“要维持原一审判决”。牛本人在台前幕后由“一长代三长”(公、检、法)发展至“一长代四长”(指令司法局长要管住律师)搞有罪推定。这样,重审法院的关口依然失守,处处与程序正义的准则相违反,在严密控制下的两次开庭都走过场,人们对司法的公信力议论不断。
    滥用权力的牛纪刚在听到诸多反对声后,更加飞扬跋扈,逢会必讲“就是陈科云搞了纪委机关的爆炸,不然真凶在哪里”?!同时,他还对律师坚持做无罪辩护的立场批评指责,进行恫吓。牛纪刚8月初到省公安厅任新职前,专门对为这起假案效力的司法官吏打气,说“肯定可以拿下这个案件”。
    由于司法体制的问题(市中院的人事权和财权都归福州市管),司法审判成了牛纪刚等人的工具。就在10月10日中共六中全会闭幕的前一天,市中院于该天突然通知对此案宣判,期间,法院内外一片杀机。旁听者固然不准进,记者不得入,连辩护律师进场都得检查。被告人亲属和律师们大都拒绝进庭审大厅……
    市中院公然以违反程序法的方式搞审判,仍然是一起犯罪动机不明、犯意与行为时空倒置、主犯没有制作爆炸装置技能、全案没有一个实证,纯系牛纪刚等滥用公权力的结果。
    福州市各司法机关“城门失守”,放弃自己的职能,主在于要维护牛纪刚等人的面子。凡此种种,发人深思!
    这决不只是一个个案。这样无法无天制造大冤案,无不与社会主义法制理念相违反。
    在福建,似牛纪刚这样的“两面人”之所以能一再兴风作浪,反映出利益集团间相互利用和渗透。牛纪刚在福州拉帮结派,搞小集团,堪称劣迹斑斑。
    现在于牛纪刚沆瀣一气的福州市陈聪检察长正在被审查,牛的有些亲信也开始反戈。我们强烈要求中纪委通过这起:刑讯逼供+新闻曝光=冤假错案的事件派人调查。福清纪委大楼爆炸案现有几个被告人都是屈打成招。5年来,各辩护律师不仅先后出具了《法律意见书》提请《伤情鉴定》,要求重新调查,但始终无人理睬。倘新任的省纪委陈文清书记公正廉明,望责成他会同省检察院一起调查,只要认真抓落实,问题会很快浮出水面。
    尊敬的中央首长:纵有万语千言也难倾尽我们的悲伤和痛苦。这起大冤案造成的负面影响已经让国内外震惊。为让您明察秋毫,我们从许多状告件中附一份今年9月给卢展工书记的呈状(附件二),仅供参酌。
    报道人:党大法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06/11/20061109233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