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血泪控诉!苍天!我们如何活下去?/ 张子霖
(博讯2006年11月06日发表)

    
    今天我接到泛蓝成员的电话,他跟我说有一个老人家,房屋被政府强占后,未给一分补偿款,生活极度困难,现在带着一个残疾的儿子只能以乞讨为生。我立即前往和泛蓝成员回合一起赶往这位老人家里,到他家后看到的情况我几度强忍着泪水,本来就不宽敞的房间里堆满了东西,又阴暗又潮湿。老人家和他儿子正在吃午饭,水煮的西红柿和酸菜就是他们的一天的菜。我们一进去后向老人家表明了来意,老人家告诉我他叫李念祖他儿子叫李皓,然后一边招呼着我们坐下一边和我们说起了他的事情。他拿出来很多材料给我们看,看到老人家和他儿子现在的状况和这些材料后,我们都强忍着泪水在听老人家述说着这些年来的遭遇。
     (博讯 boxun.com)

     以下是李念祖老人的维权材料:
    
     我叫李念祖,儿子叫李皓。我如今是一位60多岁的老人而且身体多病,还有一个因出生不久高烧所致发育不良、弱智、肢残并患有癫痫,如今30多岁生活都不能自理的残疾儿子,父子俩相依为命,我们在这个人世间已经是极为不幸和悲惨,但是我没想到的是我们还会遭受意想不到的悲惨景遇。我们此前在长沙市蔡锷北路237号[新249号]一栋临大街的门面房,这也是我们唯一生存下去的保障,我当时经营一间打字复印社和出售旧书,自房自营,有产有业,虽平淡倒也塌实,在不幸中艰难的生存着。
    
     2001年9月由长沙市人民政府,开福区人民政府违法违规野蛮拆迁,霸占了我的房屋,侵害我们最基本及切身权益,人权,生存权,私有房屋财产权。政府部门随意践踏人权,剥夺我合法权益,这在当今世界也只有现在这个政府才做的出来。我们是靠自己双手艰难的生存在这个世界上,但是我没想到政府连我们最基本的生存权都剥夺。“扶老助残”是中国国策国法,“残疾人保障法[90年]”,“老年人保障法[96年]”是国家承诺的最起码、最基本的人道标准。而长沙市政府,开福区政府却无视国家法律条规,肆意践踏,这样的政府连最起码的基本道德标准都丧失了,如今我只能带着我残疾的儿子乞讨为生,艰难度日,我们看不到生存的希望。
    
     2001年9月长沙市政府为开发商,开福区政府为拆迁方通告我们拆迁,但是却未提及在被拆迁后的安置和补偿。我们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向市、区两级政府提出书面报告,要求保障我们的合法权益,但是市、区政府却完全置之不理。在明知我们家困境的情况,在失去现在仅有的赖以为生房屋后我们面临着生存的绝境,我们不知道今后如何生存下去。政府其后为拆迁所动用的一些卑鄙的手段完全不顾我们的死活,不择手段的抢劫霸占我们维生保命的合法财产,将我们推入生存的绝境,在拆迁中他们一是:用野蛮的暴力手段毁路、断水、断电、围挡我们门面,迫使我们于2001年11月停业,断绝我们生计。二是:市、区政府联合市产权局颠倒黑白、混淆是非、以裁决的手段没收我们的房屋产权,将我们驱赶至长沙市郊蒋家拢一栋二门五楼。三是:随着裁决书的送达同时,2002年4月28日下午7时,党委书记,主任,两名法官,司法官,警察及其他工作人员二十几人强行闯进我家,对我威胁、围攻进行精神摧残长达十数小时。以至我无法承受、精力不支,他们借此达到了他们抢劫我房产证的目的,结果是将一间偏僻小巷的不通风、不透气、阴暗潮湿集厕所于一体的房子强加于我(现住处)并同时利用我儿子李皓智力、肢体残疾、生活不能自理而象征性的送至福利院,其间我儿子被折磨的九死一生、骨瘦如柴、并染上一身皮肤病,一直溃烂两年了,政府一直置之不理,使我们更加陷入绝境。
    
     自政府强行霸占我房屋后,我以前的营业设备复印机、打字机、计算机及其他设备和材料都报废了,这个损失谁来承担啊?我现在被政府搞的侵家荡产、一贫如洗、饥寒交迫、病痛缠身、只能带着我儿子以乞讨为生。我们经常忍饥挨饿,自己身上的病痛也无钱医治,儿子也只能跟着我挨饿受苦。至今已经五年了,五年了啊!这五年里我们遭受了多少非人的折磨,非人的痛苦,这是政府对我们的无情残害。其间我上北京一次在长沙火车站被抓经常抓走,我现在不知道何处可以申冤,何处有我说话的地方,苍天啊!我们该如何活下去啊!
    
     根据宪法41条规定、残疾人保障法49条、老年人权益保障法45条的有关法律规定,我们不断上诉、不断上访争取政府归还所抢劫的财产及赔偿其间造成的损失。为阻止我们上访,开福区政府至今一而再、再而三的指使黑社会对我们进行人身迫害。政府部门这些做法是在破坏和谐社会的构建,是对我们人身权益的迫害。望有关部门能查处和纠正这些错误,我们也只是要求在被拆迁的同等区域安置我们一个门面,让我们能够生存下去。请有关部门还我们一个公道。
     长沙市蔡锷北路237号[新249号]被拆迁户:李念祖、李皓。
     现住址:兴汉门东兴巷内新运街25号左边房。
    
    二OO六年十一月
    
    
     今天去看李念祖老人的时候有一件事情让我挺感动的,几天前一名泛蓝成员拿了20元钱给李念祖老人去复印材料,但是复印社的老板看到这些材料不愿意复印,今天我们去李念祖老人家的时候老人拿出夹在本子里面的那张20元钱说:我去复印老板不愿意复印,这二十元钱还给你吧。听到这话我们心里很不是滋味,劝老人收回,老人表现出来的正直让我们很感动。现在政府部门说要给李念祖老人低保被老人拒绝了,在老人心里要的不是这低保,而是一个公道。这些天我见了一些权益受侵害的人士,对政府对这些的侵害,其中包括一些卑鄙无耻的手段让我很愤怒,也更加坚定我在维权这条路上走下去。为百姓维权是我们泛蓝义不容辞的责任。政府非法强盗行为和有关部门的不作为造成民间积冤甚深,而我们泛蓝应该挺身而出为这些权益受侵害的百姓说话维护他们合法权益。
    
     中国泛蓝联盟声援
     民国九十五年十一月六日 _(博讯记者:张子霖)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06/11/20061106004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