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博讯2003年06月05日发表)

   今天是六四事件十四周年。

    【明报专讯】作者为城市大学社会科学部讲师 (博讯boxun.com)

    14年後的今天,有些人因为利欲薰心,而说出一大堆什麽六四时广场没有丢过半条人命、六四是由外国势力所操控、六四对错应交由历史作出判断等废话。

    但我相信,不单止我不会忘记,人民也不会忘记。海明威说过:「你可以杀死一个人,但却不能毁灭他。」我想,当权者可以夺走一班人的性命,但却绝不可以把他们的一生,以及历史,一笔抹掉。

    人民不会忘记。

    我永远记得那一晚

    5月20日零晨,李鹏宣布戒严,同一时间调动大批军队到天安门广场,企图清场,镇压学生。耽在大学学生会的我,顿感悲愤交集,与身边几个业已热血沸腾的同学,即刻动身,走遍中大山上山下,拿着「大声公」,到每幢宿舍呼吁同学下来,过海到跑马地新华社门外抗议。

    当时已是12点几,有同学已经进入梦乡,仍未入睡的,则多是在「开夜车」,准备紧接而来的考试。但那一刻,没有同学怪责我们深宵扰人,相反,却有过百同学走了下来,加入我们的行列。

    那时尾班火车早已开出,我们唯有打电话上电台,呼吁司机大哥驾的士到中大门口,载我们过海到跑马地新华社门外。结果,不消十数分钟,中大门外真的出了长长之的士车龙,蔚为奇观。

    载我及另外几位同学的一位司机大哥,当到达新华社门外後,坚决不肯收我们车钱,他说:「我都是中国人。」

    当时新华社门外,已经聚集了一大群港大及其它大专院校的同学。那一晚横风横雨,每个人都湿透,但没有人在乎,只顾声嘶力竭地喊口号,直至清晨。

    回到宿舍,洗了个热水澡,睡了个觉,睡醒後,又再次走到维园集会。当天刮的是八号风球,却有几万人聚集。我想那是绝大多数人第一次,也是一生人唯一一次,在八号风球狂风暴雨的情况下,上街游行。

    大家都被狂风暴雨吹得东歪西倒,但却丝毫没有影响大家要游行到新华社门外的决心。因为,大家实在无法按捺自己的激愤,实在压抑不住要喊出「李鹏下台」的那一股冲动??

    那一段激情的岁月,也可能是我以及很多朋友,人生中最真诚的岁月,个多两个月间,我们几乎隔几天便上街,大家没有任何功利计算,有的只是一腔义愤,有的只是一股对祖国的希望。

    我们曾为英勇的北京市民以自己身体筑成血肉长城抵挡军车而深深感动过,也曾为未经证实,「李鹏已被赶下台」的流言狂喜及欢呼过,最後,也为六四当天的血腥镇压,而对祖国绝望过、痛哭过??

    14年後的今天,有些人因为利欲薰心,而说出一大堆什麽六四时广场没有丢过半条人命、六四是由外国势力所操控、六四对错应交由历史作出判断等废话。

    但我相信,不单止我不会忘记,人民也不会忘记。

    人类与强权斗争

    记忆与忘记的争斗

     米兰.昆德拉(Milan Kundera)在小说《笑忘书》(The Book of Laughter andForgetting)中曾这样写过:「人类与强权的争斗,其实也是一场记忆与忘记的争斗。」

    回顾过去两千多年的历史,我绝对相信,人类的历史发展,或快或慢,或早或迟,都会朝向理性及文明的方向发展。

    我坚信六四必然有被平反的一天。

   摘自香港《明报》网络版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03/06/20030605090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