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博讯2003年06月01日发表)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六月血· (博讯boxun.com)

             ※   ※   ※   ※   ※

                   北京戒严           (5月20日——6月1日)

   1989年 5月20日  星期六

     凌晨,住在市郊各主要路口附近的居民群众,自发走到街头,组成人墙,挡住了进城的部队!

     清晨三点,北京第二外语学院学生500人搭乘卡车4辆到六里桥拦截军车。当时有150辆军车被截在此。

     上午九点半,在六里桥、八角村和丰台,警察用警棍打伤多人。在老山,工人与士兵发生冲突,军方使用了催泪弹。

     中午十二点四十分至下午一点之间,武装警察七、八百人头顶钢盔、手执警棍和盾牌,从大院冲出,殴打学生,致使多名学生和一名五岁男孩受伤。伤者被送到丰台医院。伤者包括英语系的刘伟(头部和胸部受伤)和于海战(腰、膝、臂部受伤),东欧系的王劲(左肩受伤),亚非系的顾兰亭(女,头部重伤),旅游系的赵巨源(为警棍所伤),外经系的范舟等。

     广场从上午九点起断水,群众要冲入大会堂,被学生纠察队所制止。

     路上不见公共交通车辆,其他车辆也很少。一辆大使馆的卧车经过,有人坐在汽车里录像,人们即向汽车伸出食、中两指作“V”字形。不时有卡车载着头缠红、白布条的学生、工人飞驰而过。有的工人手持“拦军车”的纸牌。带着“首钢人”横幅的工人最引人注目。一辆卡车前端的白布横幅上书“北京工人自治联合会”。

     广场上的人数达20万。

     地铁停止运营。

     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北京电视台“北京新闻”、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闻节目从早上八点半起反复播放戒严令。

     〔本报北京5月21日4点30分讯〕 李鹏总理签署的国务院关于在北京市部分地区实行戒严的命令发布第一天,首都社会秩序一如往日,市民生活大体如常。  天安门广场上,数十万大学生仍在和平静坐。白天,大街上游行队伍不断;夜晚,广场附近、东西长安街及一些主要街道道口满是市民。

   ◆摘自《人民日报》专栏连续报道《北京戒严第1天》

   1989年 5月21日  星期天

     戒严第二天,军队仍被堵在城外。

     广场上人很多,同学和群众的情绪都很激愤,口号也更为升级。许多口号要求停止戒严,撤销军管,要求李、邓、杨下台,要求政府辞职。

     夜九点,南京大学学生李禄、赵士敏在纪念碑北侧举行婚礼。

     〔本报北京5月22日凌晨4点30分讯〕 国务院在北京部分地区实行戒严的命令生效业已40多小时。在市政府划定的戒严区城内,仍未见到异于往日的突发情况。  21日星期日,天安门广场上,和平请愿的首都的和从外地赶来的大批大学生比肩静坐。东西长安街上,人流夜以继日;在不到百米的低空,数架军用直升机往复掠过,不时撒下用大号字印的李鹏总理讲话传单,引起阵阵骚动。  戒严令发出以后,广大市民担心执行戒严令的解放军进城后发生流血事件,夜间在通向郊区的一些主要交通路口设置道道障碍。城市公共汽车、电车已中断两天。地铁停运。东西长安街等主要街道,群众自动维护交通秩序,指挥过往的各种车辆和行人。一些居民给报社打电话,抱怨看不到报纸,拿不到牛奶。入夜,在用各种大型车辆及其他什物设起路障的许多交通路口,又聚集起黑压压的人群。

   ◆摘自《人民日报》专栏连续报道《北京戒严第2天》

   1989年 5月22日  星期一

     马路上见不到一辆公共交通车辆。听说是奉命停驶。

     广场上的学生纠察线已经撤消,广场可以自由出入。有319所北京和外地的高校学生在此静坐,但守在校旗旁边的学生并不多,他们轮流来此值班。据说有10万学生准备坚守广场。

     傍晚,北高联秘书长王志新召集广场上所有三百多所高校的代表开会,讨论是否撤离。  夜深以后,广播台的喇叭忽然响了。里面吾尔开希的声音在声嘶力竭地叫,请广场上的同学保持镇静,不要慌,请大家一定要保持镇静,不要乱。吾尔开希在一遍一遍地叫,我是吾尔开希,我是吾尔开希,请大家保持镇静。一会儿又说,现在广场上的全体同学马上转移到使馆区。

     下午,四通在北京国际饭店召集学生会议。

     晚,四通在北京饭店召集会议。有七十多位学生代表到场,王丹、柴玲都到了。在会场左右就有国家安全部的人,检查各人的证件。

     北京知识界、文化界、文艺界、新闻界人士万余人游行。

     参加单位有:  中共中央党校、中国电影家协会、中国舞蹈家协会、工人日报社、光明日报社、中国食品报社、中国桥(NEXUS,MOCT)杂志社、文学研究所、哲学研究所、鲁迅文学院作家班以及青年理论工作者等。

     下午两点,队伍分东西两路进入广场。

     标语、口号有:

     “召开人大,罢免李鹏,民主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反对镇压,反对军管”、“反对戒严令”、“恢复正常秩序”、“打倒李鹏反党集团”、“李鹏李鹏,不下不成;捍卫民主,人民必胜”、“人民团结起来,全民截兵,反对军管,军管军管,越管越乱”、“先抓李鹏,抓完李鹏,再抓小平,抓完小平,天下太平”、“小平小平,就是不行;军管被阻,戒严不灵。李鹏李鹏,昏庸无能;丧心病狂,好景不长。”、“李鹏昏庸无能,流氓无赖”、“李鹏不下台,我们天天来,白天睡觉晚上来;晚上睡觉白天来”、“你有暴力,我有鲜血”、“粉碎非法军管”、“再陪学生坐坐”??

     一架直升飞机在长安街上空飞行,散发传单。许多传单飘入中南海。上面印着:

     “七位老将军(杨得志、张爱萍、叶飞、陈再道、肖克、宋时轮、李聚奎)表态:

     “⒈解放军是人民的军队,不能站在人民的对立面,不能镇压人民,更不能开枪。  “⒉在当前形势下军队不宜进城。”

     中央电视台晚间新闻:

     街头一位推自行车的妇女对记者说,作为首都公民,我们能够自己管理自己,自己完全能够维持好秩序。  一位男子说,过去街上车碰着车就要吵架,现在能互相理解,招招手就走了。  一位五十来岁的男子说,我是外地出差来京的,从打戒严令发布之前,据我观察,街头交通秩序是好的,虽然人多,走车也多,但秩序非常好,因为有学生在帮助警察维持秩序。  记者问一位售货员:“现在副食品供应还畅通吧?”售货员:“对,挺畅通的,而且也没有什么抢购的。”

     〔本报北京5月23日凌晨讯〕 在渡过紧张不安的又一夜后,首都迎来了国务院下达戒严令的第三天,北京市内秩序基本恢复到三天前的状态,执行戒严任务的一些受阻解放军仍在原地待命,也有一些部队向后移动了。记者昨天中午时分看到,东西长安街、天安门广场周围以及城区的一些主要街道,商店照常营业,道路交通顺畅,但大部分公共汽车和地铁依然没有恢复营运,上下班的职工感到不便。  在天安门广场和新华门前,尽管高校师生仍在静坐请愿,但围观群众已比前几日减少。  一些大学生配合环卫工人清除广场和街道上的垃圾,喷洒消毒药水,以防传染病流传。  天安门前仍有断断续续的游行队伍,22日下午打着“首都知识界、教育界、文艺界、新闻界”横幅的队伍引人注目。  入夜,各主要路口的路障明显减少,一群群的市民仍在守候着??

   ◆摘自《人民日报》专栏连续报道《北京戒严第3天》

     陈云、彭真、李先念、王震等与邓小平会见,部分政治局委员列席在座。众老人就局势的发展表示忧虑。邓小平表示:“事态恶化到这种程度,是我们都不想看到的,但也不必忧虑。如果事态不能好转,我们只有采取平息措施。”

   1989年 5月23日  星期二

     十点三十八分,地铁在停驶三天后古城——北京站恢复通车。131条公共交通线路也恢复正常营运,42条线路部份通车。复兴门、宣武门、和平门、广安门、虎坊桥、前门等地的路障已被清除。

     下午两点,天安门城楼下出现玷污毛泽东画像事件。

     湖南浏阳达浒乡滩头小学(一说官渡中学)教师裕鸣飞(另有记载云余志坚或余鸣飞,26岁,一说25岁)、《浏阳日报》美术编辑喻东岳(22岁)、和湖南省汽车运输公司浏阳分公司工人鲁德成(26岁)等3人(一说4人)将城楼上的毛泽东像玷污。

     他们19日到京,白天混在市民敢死队中,夜间露宿在广场上;今天上午在东单买了墨汁、油彩、广告颜料、纸张、毛笔等,又向卖煎饼的小贩要来鸡蛋壳;用纸笔书写了标语“五千年专制到此可告一段落”;下午两点将标语贴在天安门城门洞两侧,并用鸡蛋壳装颜料和墨汁,掷向毛泽东巨幅画像。

     他们被周围的大学生和市民当场抓住,并扭送公安机关。声言对此事件负全部责任。

     四通召集一些学生到四通某分公司开会。会上四通提出一份倡议书,大意是要求取消军管,并称一旦军管取消,“相信同学们会撤离广场”。

     下午一点三十分,以知识界人士为主的数万人,包括高校师生、文艺界、新闻界和一些工矿企业的工人,在复兴门集合,游行到东西长安街和天安门广场。

     呼喊口号:

     “撤出军队”、“取消戒严”、“维护宪法”、“保障人权”??

     傍晚,广场外围有一个规模很大的游行,除了学生,大部分是市民群众,什么单位的都有,近十万人,是这些日子以来规模最大的游行。

     〔中央电视台5月22日消息〕 昨天晚上,北京街头流传着部队要镇压学生的说法,几十万市民涌向街头,涌向广场。这种谣传与5月20日发布的戒严令有关。为此,今天凌晨本台记者采访了前来北京执行戒严任务的某部官兵。

     记者:聂帅和徐帅的讲话,澄清了天安门广场上的一些事实,您能不能对此发表一下看法。

     某部上校甲:聂帅和徐帅讲话的新闻我们没有看到。

     记者:那您能不能说一下您的部队现在在什么地方,为什么没有进入天安门广场呢?

     上校甲:我们的部队是在石景山,没有进到天安门广场。我们受到了人民群众的阻拦,没有办法前进。上级让我们原地待命。

     记者:如果发生部队与学生的冲突,你们会不会象徐帅和聂帅说的那样,避免和学生发生冲突?

     上校甲:完全可以,并且我们现在也正是这样做的。我们来到之后,看到大学生比较理智,和我们想的一样避免发生冲突。我们来到以后,也是按照军委的要求维护社会秩序。但人民群众不了解我们,尤其是昨天上午很多人说了一些不友好的话。我们教育部队对于这些不要理睬,尽量避免发生冲突。目前为止,我们的部队没有与大学生和人民群众发生一次冲突。  我们的战士昨天一天在车上,太阳晒,吃不上饭,但是他们都严守纪律。今天(上级)让我们撤回去,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没有撤回。我们的战士没有带被子,雨布也没有,现在都躺在地下。刚才我看了看,也非常心疼。我告诉我们的干部,四点之后,天气凉了,地也很潮,要把战士叫醒,起来坐一坐,再回到车上。

     上校乙:我们到了这里之后,今天首钢为我们解决了食物和饮水问题,他们送来了面包、馒头、稀粥和咸菜。

     记者:现在部队进城的可能性还有吗?

     上校甲:刚才我上前边看了一看,阻拦的人民群众还比较多。处于这样的情况,我们也非常难办。上级让我们往后撤,但是撤也没能撤出去。

     记者:您接到命令的时候,说明了北京是什么情况吗?

     上校甲:当时,对我们说是到北京来执勤,维护首都治安。

     记者:战前动员,对指战员们讲了些什么?

     上校甲:讲得很清楚,我们说按照上级的要求,来到北京执勤,应该热爱首都北京,热爱北京市人民,热爱大学生,我们对部队进行了教育。我认为我们的战士表现得是很好的。我们吃不上饭,喝不上水,睡不了觉都没事。只是受不了这个气。我们的战士没有违反纪律的。

   ◆摘自《人民日报》1989年5月23日

     〔本报北京5月24日凌晨讯〕 昨天上午,街头隆隆奔驰的公共汽车,给首都市民带来了欣慰的笑容。戒严令发布第四天,北京的社会秩序继续向稳定方向发展,绝大多数市民沉着冷静,生活日趋正常。  昨日起,首都已有100多路公共电汽车恢复运营,停驶三天的地铁也于上午十点三十八分开出了第一趟列车。在学生和市民们的疏导下,全市街道基本畅通,职工上下班大多转入正常,运送煤炭、液化石油气及肉蛋菜奶的车辆受到格外关照。Path: freenews.netfront.net!news.netfront.net!skynet.be!skynet.be!newsfeed-east.nntpserver.com!nntpserver.com!newsfeed.mountaincable.net!cyclone01.bloor.is.net.cable.rogers.com!news04.bloor.is.net.cable.rogers.com.POSTED!not-for-mailFrom: =?GB2312?B?Il4lLcH5LcvELcm3LcqsIg==?= <~!#[email protected]>Organization: =?GB2312?B?zOywssPFzcCzoQ==?=User-Agent: Mozilla/5.0 (Macintosh; U; PPC Mac OS X; en-US; rv:1.3a) Gecko/20021212X-Accept-Language: en-us, enMIME-Version: 1.0Newsgroups: talk.politics.china,alt.chinese.textSubject: =?GB2312?B?ob7B+cvEyrfKtaG/0ru+xbDLvsXE6szssLLDxcPx1vfUy7avtPPKwg==?= =?GB2312?B?vMcgo6jSu6Op?=Content-Type: text/plain; charset=GB2312Content-Transfer-Encoding: 8bitLines: 803Message-ID: Date: Sat, 31 May 2003 15:34:53 GMTNNTP-Posting-Host: 65.50.82.222X-Complaints-To: [email protected]: news04.bloor.is.net.cable.rogers.com 1054395293 65.50.82.222 (Sat, 31 May 2003 11:34:53 EDT)NNTP-Posting-Date: Sat, 31 May 2003 11:34:53 EDTXref: freenews.netfront.net talk.politics.china:27114 alt.chinese.text:2926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六月血·

     十年“大忌”已过,“邓后”也有三年了,“血写的事实”和“墨写的谎言”之上,又掩上了不知多少淡漠??

     淡红的血色愈淡,微茫的希望愈茫。“真的猛士”们却自顾撕咬得一塌糊涂!

     ??

     编者在网上收集了两百多篇有关回忆文章,从一百多万字(3.28MB)的资料中节录而成此大事记。无从核对查实,文责难负。不敢振聋发聩,只望能在“主旋律”中发出一点“噪音”。

     大陆网禁日甚,若有“侠”能以“黑”克“红”,切盼赐教!余愿致力于斯。

                     编篡者  六月血

                          二○○○年五月于北京

             ※   ※   ※   ※   ※

                 山雨欲来风满楼

     八九年一月,方励之致函邓小平,要求大赦、释放因西单民主墙被捕的魏京生。

     二、三月中,国内一些著名的文化界人士,以及一批第一流的自然科学家,分别联名写公开信,给中共中央、国务院及中央的主要负责人,表示支持方励之的建议,提出一系列民主要求:改革政治体制、释放政治犯、取消以思想定罪等等。这些人中有不少是共产党员,还有一些是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在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海外不少著名的知识界、科学界人士纷纷呼应,发起签名支持运动。

             ※   ※   ※   ※   ※

                 消除腐败 新闻自由           (4月15日——5月12日)

   1989年 4月15日  星期六

     胡耀邦于今天凌晨逝世。

   1989年 4月16日  星期天

     北大三角地的广告栏贴出不少大字报,也可以说是小字报。其中有纯悼念的,有从胡身上讲到政治问题的,有纯讲政治问题的,大约各占三分之一。

     有学生到天安门广场去送花圈、条幅,以示哀悼之意。

     中央党校也没能保持沉默:大礼堂前贴出了很多对联、诗歌和杂文。

   1989年 4月17日  星期一

     有数百人围着人民英雄纪念碑,纪念碑上摆着各式各样的花圈与挽联。有人还借着人梯,爬到基座上面,扯下一面五、六米长的大型条幅,上以楷书写着“民族魂”三个大字。

     当时虽没有什么正式的仪式,但大家神情肃穆,也没有警察干预。

     夜里,北大学生第一次走出校门,游行到广场,并在纪念碑下提出了包括正确评价胡耀邦、惩办官倒等内容的“七条”。

     《人民日报》头版登出大幅照片,报道纪念碑前的的花圈和群众场面。

   1989年 4月18日  星期二

     凌晨,当大部分同学散去后,大约两百左右学生在大会堂前开始静坐。一直到下午六点,大会堂前的静坐结束,转移到新华门前。

     一天中,静坐吸引了很多记者,也引来了大量游人的围观与参与。下午,不断有高校同学加进来,阵势一度显得相当庞大。静坐时同学们提出的主要要求是,与国家领导人直接对话,递交“七条”(“对话”要求也是在这次静坐中首次提出来的)。同学们先是要求见李鹏,后来又改成要见人大副委员长以上的领导人。

     期间,王丹、郭海峰和一名人民大学的同学作为代表进到大会堂里谈判,接见的是国务院信访局的干部。后来又有北大研究生会主席李进进到里面交涉过。

     下午六点,宋世雄、刘延东作为人大代表,站在大会堂的台阶上,远远地与静坐同学打了个照面,算是“人大代表接见了静坐学生”。

     深夜,发生了学生高举花圈冲击新华门的事件,被警方冲散。

   1989年 4月19日  星期三

     学生人数猛增。北大学生向中央提出七条请愿要求。

     一女学生在被推搡上车时,觉得自己在党的最高领导机关门前被给以非人待遇而非常气愤,喊出了“打倒共产党”。

     晚上的电视新闻里,说有部分学生聚集在新华门前,不听劝阻,要求对话,并冲击新华门。在新华门前人大、北大、政法的人最多。

   1989年 4月20日  星期四

     凌晨三点,新华门前,警察强行冲进学生队伍,将他们拖上公共汽车,稍有反抗或逃避即遭毒打。一群学生被追到西单,突然又从前面窜出一队武警,见人便打。有些学生在地上翻滚还不断遭到脚踢,有的头磕在车窗上,玻璃被磕碎,血流满面,哀嚎四起。

     凌晨四点,街上已有过路市民。警察不分清红皂白,使他们也受到误伤;尤其是女性,因跑得慢,往往被揪住毒打。

     被打的主要是北航、师大和工院等校学生,也有北大的。这些学生云集北大,向师生揭露事实真相,请求声援。

     当晚,北大、政法、师大等校数千名学生冒雨在天安门静坐,抗议凌晨新华门前的打人事件。还有人爬到纪念碑浮雕顶上演讲。

   1989年 4月21日  星期五

     “北京市高等院校学生自治联合会”正式在师大成立。

     北大学生的七条请愿要求:

              北京高校临时行动委员会请愿书

     ⒈重新评价胡耀邦同志的是非功过。  ⒉严惩殴打学生和群众的凶手,要求有关责任者,向受害者赔礼道歉。  ⒊尽快公布新闻法,允许民间办报,确认新闻自由。  ⒋要求国家领导人向全国人民公开其本人及家属财产收入情况。查处官倒,公布详情。  ⒌要求有关国家领导人就教育政策的失误对全国人民作出正式检讨,追究责任者。要求大幅度增加教育经费,提高教师待遇。  ⒍重新评价“反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并为在其间蒙受不白之冤的公民彻底平反。  ⒎强烈要求公正如实地报道这次民主爱国运动。          北京大学学生筹委会  一九八九年四月二十一日

     北京各高校及各界人士:

     为悼念胡耀邦同志提出民主进程,为抗议“四·二○”血案的法西斯暴行,北京大学、北京政法大学、清华大学、北京理工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南开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科学院等学生纷纷组织起来,组成数万人的游行队伍,进发天安门和平请愿。我们的行动受到了北京市民的大力支持。北京市民们!我们感谢你们!全国人民感谢你们!

     如以上七条,政府置若罔闻,我们号召工人、农民、知识分子、个体工商、服务行业的工作人员、政府机关的公务员声援我们。罢课!为民主奋战到底!

     人民必胜!民主必胜!

           北京高校临时行动委员会  一九八九年四月二十一日

     北京某大报发表题为《重要的是赢得民心》的署名文章,将矛头直指邓小平。说他“眼里不再有人民,用自己的主观意志强奸民意,居高临下,对人民发号施令起来,不是想着怎样为人民服务,而是琢磨着怎样对付人民,这是很可怕的??如果背离了人民的意愿,终究会因不得人心而遗臭万年。”

   1989年 4月22日  星期六

     胡耀邦追悼会:

     最早进入广场的是天津南开大学的几百名学生。场内有清华、北大、师大、人大、北钢、北工大、政法等大学的学生。

     追悼会开始,一万多名学生全部起立,在哀乐声中肃立默哀。大家一直默立着,直到追悼会结束。

     追悼会后,灵车按惯例要从东门前马路通过。过了好长时间,灵车从别的门开走了。马路对面又开来一队队士兵,扎腰带、空手。在大会堂前布下人墙。

     很快有纸条传下来,也有人走下来说,李鹏已答应对话。

     三个代表走过士兵封锁线,走上大会堂台阶,在台阶顶上跪了下去!

     追悼会后,由21所北京高校代表发起成立了“北京市高等院校学生自治联合会”,即后来有名的“高自联”。组织虽然有了,但并没有形成完善的联系与管理网络。各校相应的组织也没有搞纠察队来阻止老师和学生去教室。

   1989年 4月23日  星期天

     赵紫阳离开北京去北朝鲜平壤访问。

   1989年 4月24日  星期一

     下午六点,游行刚过,维持秩序的学生撤走不久。从天安门城楼里出来一队警察,几十人,没有武装,甚至没系皮带,硬要从成千上万的人群中抓人。几次冲突,落单的警察被人群围住推搡。但人群终于比较克制,没有发生任何事件。

     实际上,当时只是有一小群一小群的群众在交谈,没有任何行动,甚至不影响交通。根本不用警察去维持秩序,他们的出现不仅毫无意义,还激起了群众的愤怒,几乎酿成流血事件。

     李鹏召集和主持政治局会议。

     会上由北京市委书记李锡铭、市长陈希同向中央政治局汇报北京学运情况。他们扩大情况,甚至歪曲、谎报事实,使会议得出结论:学生运动是“有组织、有计划,以反党反社会主义为纲的严重政治斗争”,定性为“动乱”。李锡铭、陈希同报告说,学生要暴动。陈希同甚至讲,给他五万军队,可以马上镇压下去。

     会后,李鹏向杨尚昆表示要向邓小平汇报。

   1989年 4月25日  星期二

     北京市政府要和清华的同学单独对话。

             致中共中央、人大常委会、国务院的公开信

   中共中央、人大常委会、国务院:

     胡耀邦先生是当代中国民主进程的象征,为政清廉的典范,人民大众的朋友,社会进步的推动者。他坚决反对保守倒退,积极推进改革和开放,在人民群众中享有崇高的威望。对胡耀邦先生的逝世,我们表示深切的哀悼。

     近日来,各界群众通过各种方式悼念胡耀邦先生。由于胡先生的民主形象深入人心,北京高校学生们在悼念活动中提出了许多加快民主进程的要求。他们对领导人的批评,是公民的合法权利,不能视为非法。新闻媒介应予客观公正的报导。

     我们理解,学生们在这次悼念活动中提出的主要要求有:

     一、继承胡耀邦遗志,加快中国民主化进程和政治体制改革。  二、采取切实有力的措施,清除各级党政机关中日趋严重的腐败现象,解决严重的社会不公问题。  三、切实解决当前各级政府普遍存在的软弱低效状态,实行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的责任制,不得以“集体负责”等任何藉口推卸个人责任。  四、实现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出版自由,确保大众传播媒介的舆论监督功能。

     我们认为,上述要求是积极的、建设性的,对于解决中国目前面临的困境,凝聚民心,共渡难关,是一些根本性的良策。切实实现上述目标,也是造就长期安定团结的必要前提。因此,我们建议,党和国家领导人认真听取学生的愿望和要求,直接与学生们平等对话,吸取一九七六年天安门事件的历史教训;不能置之不理,置之不理容易激起学生们的过激反应,不利于全国人民同心同德地实现中华民族的现代化大业。

                    此致敬礼!

                    一九八九年四月二十一日  北京

   签名:包遵信、吴组缃、严家其、高 皋、李泽厚、于浩成、谢 冕、宗 璞、蔡仲德、王 瑶、北 岛、苏晓康、王润生、谢选骏、荣 剑、陈宣良、远志明、何怀宏、雷水生、郑 义、邓正来、梁治平、印红标、吴廷嘉、沈大德、魏明康、张 敏、陈 波、张炳九、宋家钰、王照华、刘志琴、何志云、刘 东、周国平、戴 晴、陈嘉映、朱 伟、王逸丹、樊 纲、赖长扬、吕宗力、史卫民、许良英、彭 卫、杨百揆、苏 炜、田人隆、高尔强、林 英、赵越 、闵 铋、王 焱、孔捷生、何绍伟、陈建功、荣伟菁、史铁生、王容芬、朱正琳、李 陀、赵世坚、王行之、徐友渔、靳大成、方 鸣、邝 扬、秦孟周、王鲁湘、李春林、黄子平、陈平原、钱理群、刘 林、张泽鸣、张暖忻、傅德惠、孙乃修、李书磊、柯云路、张世英、周辅成、王太庆、钱碧湘、高伐林、陈小平、杨 晓、王军涛、高 瑜、刘卫华、张大明、方尔加、黄宜民、林甘泉、舒 芜、许觉民、李学昆、沈斯亨、石 峻、萧 前、方立天、王 颖、张立文、杨邦宪、卢兴基、何柞榕、张岱年、黄楠森、张京媛、乐黛云、阎步克、赵庆培、林 庚、曾镇南、陈全荣、聂崎砥、陈燕谷、尹慧珉、董乃斌、李 聃、袁 红、周发祥、樊 骏、杜书瀛、刘 纳、邢少涛、贺兴安、刘福春、程 麻、吴 方、林 青、老高放、牛勇增、陈骏涛、何西来、王 飙、裴效维、周永琴、王 信、胡 明、张国兴、李以建、杨世伟、杨煦生、王志远、张卫平、孙炳珠、周 舵、于长江、贺为芳、谢 韬、赵一鹤、步近智、童 超、李斌城、易谋远、胡宝国、吴丽娱、梁满仓、方积六、张海燕、胡厚宣、孙 晓、姜广辉、马 怡、杨振红、王德胜、王树人、周礼全、喻柏林、王东成、孙 津、贺 麟、李曙光、张明树、杨宪益、张 洁、郁 风、杨匡满、于慈江、李 征、李丹慧、陈东林、吴 杰、胡友鸣、赵向阳、孙越生、常大林、董郁玉、杨利川、张宗厚、陈兆钢、曹 兴、杨宇红、张勇进、王鉴岗、萧 锋、李永辉、姬金铎、岳西宽。(此签名截止到二十五日共二百人,签名仍在继续中。)

     邓小平接见杨尚昆、李鹏。同意了他们的意见和政治局会议对学生运动的定性。

     李鹏在邓小平表态后,连夜通知北京市党政机关传递邓小平和政治局会议的决定,并发电报通知各省市党委,并要求胡启立组织《人民日报》撰写社论。

     傍晚,中央电台播出社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将学生的行动定性为“由极少数别有用心的人”欺骗、利用学生而制造的一场“动乱”!

   1989年 4月26日  星期三

     北大附近已经可以见到穿制服的警察在四处活动。教师则出于对学生的关心,于当晚到宿舍劝阻学生。学校也声明,如果学生出去游行,让公安局带走,学校不会象以前那样出面营救。

     清华要求教师到学生中劝阻学生再次上街游行,并威胁说上街游行的一切后果必须由自己负责。

     《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声称学生运动“是一场有计划的阴谋,是一次动乱,其实质是要从根本上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

     北京和上海分别召开党员干部万人大会,号召全体党员投入这场严重的政治斗争。

     北京市政府要求不向学生供水,不提供食品,不得募捐,不得接待学生,不准围观。

     北京市委通过各组织,严令凡在行动上支持动乱者,轻则开除、调离工作,重则逮捕法办。

     邓小平召集人讲话,提出三点:

     1、不怕骂娘;  2、不怕国际舆论;  3、不怕流血。

     邓的讲话迅速由各级领导往下传达。

     清华由何东昌亲自传达,26日晚已传达到所有教师。

   1989年 4月27日  星期四

     八点四十五分,北大约两千人的队伍走出校门。到中关村丁字路口后,清华大学的队伍从北面过来,北大校园内又有许多学生赶出来加入队伍。

     九点三十分,中关村丁字路口,约六、七千人冲破数千警察封锁。

     队伍沿海淀路往南。在人大附中门口和人大的队伍相遇,在双榆树北三环路口,与北京外语学院的队伍相遇。过了人大,迎向一百多米外友谊宾馆的军警防线!

     继续往南。北方交大、中央民族学院从南面折过来,北京农业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气象学院、理工大学、中国科学院博士、硕士生的队伍也先后加入大队。

     白石桥,警察已筑起防线。几个反复,人墙倒塌。军警主动撤离到路旁,约四、五百人,注视着学生队伍通过。

     继续往南,在四道口折向东。上了二环路,沿二环路往南。

     北航、北师大和政法大学的队伍本来要从新街口豁口一直向南到西单。道路被封锁,有的学生要冲,但许多同学不同意。他们高喊:“理智,理智!克制,克制!”

     队伍转向西直门,再向南,在车公庄又被拦住了。学生们呼喊:“提高警察社会地位,提高警察工资待遇!”、“人民警察不打学生,专打官倒!”??

     经过反复交涉、冲击,警察终于让路了。这时候,许多女同学哭了??警察队伍中,也有人落泪了。

     复兴门立交桥,前面是中国人民大学的旗帜,在人大前面打头阵的是“研究生院”。只听见警察中一声喊:“撤!撤!”防线就垮了。几百名群众在游行队伍前为学生开路。人大后面是建工学院、外语学院、理工大学、北方交大??

     在二环路上,队伍基本是学生;到长安街后,群众就加入了,中间是学生,两边是群众。学生两侧有手拉手的纠察队,与群众保持着明显的分界。

     在民族宫前,一姑娘手提竹篮,竹篮里是两瓶可乐大塑料瓶的水。在走了这么远的路后,水是多么及时宝贵,而且这姑娘是冒着一定的政治风险。

     西单路口亮着红灯,队伍停下了。学生向警察交涉:“学生要过去,你们能不能放个绿灯?”“不行!”警察说。学生又要求:“希望和平地放我们过去,我们的目标就是天安门广场。”警察始终就是两个字:“不行”。

     警察两侧的群众开始挤,群众对警察说:“你们不要再堵了,你们堵不住的!”。一拥而上,防线被冲开了。

     队伍在六部口受阻。上千名军警手挽手组成人墙。队伍停下来,原地休息。两旁的楼上和树上、交通标志灯上、广告牌上,全站满了人。千万人有节奏地喊:“不许打人,不许打人,”后来又喊:“加油!加油!”纠察队员迅速跑向前面。一会儿,队伍向前挪动了几步,又停住了。这样走走停停,差不多有四十分钟。

     这是一个光辉的历史形象:五、六排警察在马路南侧贴墙站着,有的警察向学生招手。学生一路喊着:“人民警察爱人民!”、“警察万岁!”。这时,一个年轻警察,把手举起来向学生敬礼。动作很小,有点儿犹豫,举了一下看看旁边的人又放下了。见没人注意,他第二次举起手来??

     队伍在南长街又遇到了一道封锁线。双方僵持了不到十分钟,队伍就冲过去了。

     下午两点,快到天安门时,前面传下话来,要大家尽快通过,不要停留。

     当游行队伍从东西两个方向到达天安门时,广场已经被部队占领了。广场上停满了军车。人民大会堂边,密密麻麻的军警坐在地上护卫着人民大会堂。当学生接近广场时,警察突然向北突击,学生队伍受阻。马路南侧被堵住了,但北侧可以通过。这时,学生纠察队像警察维持秩序那样,说:“同学们,绕过去,往这边走。”他们和警察紧紧贴着身子,指挥同学们通过。队伍继续向东,根本没有进入广场。

     下午四点,过了北京饭店,围观的人群明显减少了。

     队伍走上建国门立交桥,折向北,走上二环路。立交桥北面路西一座楼房上,有人放鞭炮,引来一阵欢呼。

     队伍转过二环路东北角,踏上北二环路。

     当队伍行走到安定门立交桥时,围观者如潮如海。“大学生万岁!”、“人民万岁!”的呼声从楼群到大街,彼此呼应。

     路过的车上,有人朝队伍里扔下十元一张的人民币数十张。北新桥一带的冰棒、汽水、酸奶全被居民抢购一空送往游行队伍,后来的人就成箱地买可口可乐。一辆给学生送食品的平板三轮车,由一位姑娘蹬着,两旁有自行车护送,俨然当年的“支前模范”。

     路过的立交桥上不断有人向游行队伍撒面包,路边送水、送啤酒的络绎不绝。

     队伍沿二环路一直走到新街口豁口,然后走学院南路、学院路。走到五道口时,已是零点。

     参加游行的高校38所、学生3万余人,游行持续15个小时、行程60公里。

     参加游行的有:

     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外国语学院、北方交通大学、中央民族学院、北京农业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气象学院、北京理工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京师范大学、政法大学、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北京邮电学院、中央戏剧学院、中央音乐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北京工业大学、北京第二外语学院、北京化工学院、政治经济学院、中央美术学院、广播学院、北医大口腔学院、北京商学院、北京林业大学、中国科学院博士硕士生队伍??

     口号、标语、横幅集中在:

     “拥护社会主义”、“拥护党的领导”、“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拥护共产党,维护宪法”、“社会主义捍卫宪法尊严”、“誓死捍卫宪法尊严”;

     “深化改革”、“消除腐败”、“打倒官倒”、“官倒官倒,越倒越胖”、“治病治本,对症下药”、“官倒不倒,国无宁日”、“团结起来,打倒官倒”、“官倒富,农民苦”、“减轻农民负担”、“打倒贪官污吏”、“和平请愿,拥护改革,反对腐败,惩办官倒,反对暴力,新闻自由”、“一个革命政党,就怕听不到人民的声音,最可怕的是鸦雀无声。”;

     “我以我血荐轩辕”、“位卑未敢忘忧国”、“请愿不是动乱”、“和平请愿不是动乱”、“妈妈,我们没错”、“忍痛罢课,平等对话”、“争取自由民主”、“尊重人权,反对暴力”、“爱国不分先后”、“学生代表,大会堂前,跪下请愿,无人理睬。人民大学,忍无可忍,团结起来,打倒官倒!”;

     “北大北大,人民养大,为民请愿,流血不怕!北大北大,就是不怕!!”、“民院民院,为民请愿”、“北农人不再沉默”;

     “人民日报,胡说八道”、“中央电台,颠倒黑白”、“抗议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任意歪曲学生运动”、“新闻界遮羞布多种层次——中的确良”、“向正义的《农民日报》致以崇高的敬礼——首都高校全体正义的爱国学生”、“人民日报,欺骗人民;光明日报,没有光明;北京日报,胡说八道;科技日报,为民开道”、“北京日报,胡说八道;中央电台,颠倒黑白;光明日报,一片漆黑;工人日报,为民开道;向科技日报致敬!”;

     “提高警察社会地位!”、“提高警察工资待遇!”、“人民警察爱人民!”、“警察不打学生,专打官倒!”、“人民警察保卫少数民族!”、“谢谢警察,警察辛苦了,警察不打学生。”;

     “打倒官倒,打倒官倒,争自由,争自由。我们要做主人,我们要做主人,向前进,向前进??”;

     “再大的风雨我们同经过,再苦的日子我们同熬过,就是民族的气节,从来没变过??。”??

   1989年 4月28日  星期五

   1989年 4月29日  星期六

     傍晚,电视里播出对话会。经由全国学联组织,学生显然是由各校学生会找的。

     政府方面:国务院发言人袁木、教委副主任何东昌、北京市副市长陆宇澄、北京市委副秘书长袁立本,以及团中央和全国学联的负责人。

     一开始,一名学生代表就站起来对会议的代表性表示异议,说应该由同学们选出的代表来和领导座谈,反映同学们的意见。然后退席而去。

   1989年 4月30日  星期天

     赵紫阳从平壤访问回国。

   1989年 5月1日  星期一

     上午,“高联”在北大召开记者招待会,宣布不承认29日由政府组织的对话。

   1989年 5月2日  星期二

     下午,北京部份高等学校学生70余人到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信访接待室,递交一份致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和中共中央的请愿书,提出对话的基础:

     1、对话应建立在完全平等、真诚地解决问题的基础之上;  2、政府方面参加对话的成员,级别应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国务院副总理以上,了解国家各种事务及具有决策的权力;  3、对话过程必须允许中外记者现场采访报导,中央电视台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应现场直播全部对话过程;  4、并声明希望在5月3日中午十二点以前予以答复,若届时得不到答复,则保留在5月4日游行的权利;  5、关于第一轮对话,则建议5月4日上午九9点在北京师范大学进行。

     上海有近万名学生上街游行。

     天津、沈阳、吉林、湖南、武汉、上海、香港、深圳的一些大学生到达北京表示声援。

   1989年 5月3日  星期三

     因为当局拒绝了学生提出的对话条件,北京高等学校自治联合会在北京师大物理楼开会。47所高校的学生代表参加,讨论了明日是否游行的问题,以41票赞成,5票反对,1票弃权通过决议:

     以游行的方式抗议袁木借口对话来欺骗人民,抗议中共上海市委干预《世界经济导报》的违法行为。

     100多名记者在阜成门内的鲁迅博物馆举办声援《世界经济导报》讨论会,并通过一份致中共中央的请愿书,要求撤消上海市委对《世界经济导报》的决定。

     国务院发言人袁木举行中外记者招待会,何东昌、袁立本及中共北京市委副书记汪家缪〔音同字不同,应为金字旁〕出席。袁木批驳学生于2日提交的请愿书,说有极少数人在替学生出谋划策,说不希望再看到影响社会稳定的游行示威。

     赵紫阳在中南海住宅内,与许家屯谈了两个小时。

     赵强调:“我们一定要维护小平同志的威信。我愿意出面承担责任。我们要向小平同志说明真相,改变对运动的定性。”

     赵说:“事实上,《人民日报》‘四·二六’社论我也有责任。我在平壤,中央将社论草稿发了给我,征求我意见,我表示同意了的。我不要常委负责,我愿意公开由个人承担。”

     他又说:“学生们求廉政,反对贪污、反对‘官倒’、反对特权??这些都是我们党提出的,现在学生和群众支持是好事嘛。我们要通过对话,对于群众提的要求,接受合理的部分。我准备向常委建议,采取一些具体措施,来制止、杜绝这些弊端。”

     赵讲了一些具体考虑。如反特权,首先要从中央做起,从中央常委做起,先取消给中央常委的“特供”(指给予中央副总理以上干部廉价食品和生活用品的制度)。岁数大的老人,可以考虑缓一步。改革常委外出的专机、专列(专用火车)、警卫制度,几位老人可以保留,新的常委要考虑轻车简从。

     对高干子弟搞特权,赵讲:“我准备写一封信,向中央表示,先调查我的子女,如有问题,就接受国法处理;如有涉及我本人,一样。”他还表示,要建议召开人大常委会讨论、制定反贪污、反官倒、反特权的措施。

     对“学自联”和“工自联”,即在传统的工会、学生团体之外,现在有了学生、工人的自发组织,应如何看待?赵表示,我们不要怕这些自发组织,可以让他们活动,参加选举。只要我们的群众组织能代表群众利益,不要担心有人竞争。

     赵讲,现在主要的问题,一是争取小平同志能同意改变对学生运动的定性,二是要征求常委们的意见,改变决议。

     赵说:“请你帮助一下,你和尚昆比较谈得来,请你把我们今天谈的意见,特别是把外界的反应和你的看法告诉他,征求他的意见。如果他同意,再请他去小平同志那里去争取小平同志改变对运动的定性。”赵表示,他准备自己找李鹏谈。他估计在常委里面,乔石、胡启立会同意,主要问题在李鹏、姚依林。

   1989年 5月4日  星期四

     学生游行队伍共分三路,东路包括:

     北京经济学院、中央美术学院、中央戏剧学院、北京水电管理学院??

     随后抵达广场的西路包括:

     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人民大学??

     中路包括:

     北京师大、政法大学??

     烟台大学、天津大学、南开大学、南京工学院、河北师范大学、复旦大学、深圳大学、中山大学、吉林大学、山西财经学院、香港中文大学以及北大作家班、北大分校、北京联合大学等学校均参加了游行,还有北大硕士生、博士生和北大青年教师等横幅。

     据新华社报道,今天有约两万名学生参加游行。

     标语、标牌包括:

     “发扬五四,争取民主”、“难道还要等七十年”、“七十年太久,只争朝夕;十数万不多,以表民意”、“给我们一点民主吧”、“誓死捍卫民主”、“勒紧腰带争民主”、“德先生,你好,Hellow,Mr.Democracy”、“To be or not to be”、“支持改革,反对倒退,贪污腐败,惩办不殆,特权衙门,必须治罪”;

     “妈妈,我们没错”、“我们真累,太不公平”、“结社自由,捍卫筹委会”、“全国高校,联合起来”;

     “向《世经导报》致敬,向钦本立先生致敬”、“言论自由,声援《导报》”、“钦本立同志,我们向您致敬”;

     “袁木求愚”、“袁木袁木,欺骗有术”、“对话对话,平等对话,没有诚意,等于空话”??

     游行时,宣布复课!在广场上宣布的是从5日起陆续复课,师大随后宣布8、9、10日复课三天,北大则继续罢课。

     上午,数十名记者在紧闭的新华社大门前集合,举着“首都新闻工作者”的横幅。下午两点十五分,人数已达200人。这队人便离开新华社,经民族文化宫向西单行进。在民族饭店门前“集团”围观一个多小时。人数增加到约500人。队伍继续向天安门前进,在广场绕行约一小时,没有进入广场中央。

     横幅、标语和口号有:

     “严正抗议上海市委撤消钦本立职务”、“首都新闻界要求洗刷耻辱”、“我们愧对人民”、“我们的笔不能写我们要写的,我们的嘴不能说我们要说的”、“新闻要说真话”、“新闻属于人民”、“开放报禁”??

     《科技日报》记者喊的口号是:

     “不要逼我们造谣,我们想讲真话,逼我们也不造谣”??

     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送: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会见亚洲开发银行理事会第22届年会的亚行成员代表团团长和亚行高级官员时说:

     “中国不会出现大的动乱”、“我们对政局的稳定和改革的前途持乐观态度。”

     提到学生运动时,他说:

     “他们绝对不是要反对我们的根本制度,而是要求我们把工作中的弊端改掉。”

     许家屯在杨尚昆家里见了面,许把和赵紫阳谈话的主要内容想法,向杨讲了,杨很爽快地表示完全同意。

     杨告诉许:他刚从人民大会堂回来,听到赵对亚银年会代表团团长和亚银高级官员的讲话,认为讲得很好。也碰到乔石,乔也很赞许。赵讲话中,针对“四·二六”社论中“这是一场计划的阴谋,是一次动乱”的说法,表示:“中国不会出现大的动乱”;认为学生游行的基本要求,“正是我们党和政府的主张”。他还表示,要通过与各阶层的对话,来解决大家共同关心的问题。

     赵的讲话在中央常委会上讨论过,是中共中央常委政治秘书、也是赵的秘书鲍彤起草的。常委讨论时,姚依林曾提出把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加进去。赵解释,表示在这样的气候下,暂不强调。常委们也都同意了。

     杨对许讲:“我去同老爷子(指邓小平)讲,老爷子的脾气,你是知道的,他可以听进去,也可能听不进。你告诉紫阳,让他先这样做,假如有责任,我是第一个。”

     许告诉杨:“外面传说,这次不是赵倒,就是李下台。”

     杨斩钉截铁地讲:“一个也不下,赵、李都不下。”

   1989年 5月5日  星期五

     新闻里登出赵紫阳讲话,称“要在法律秩序的轨道上解决问题”。

     《人民日报》头版用大号字刊载赵紫阳昨日接见亚行理事会年会部份代表时的讲话。该版下方配有该报记者编发的消息“首都高校师生欢迎赵紫阳讲话”。在“首都青年纪念‘五四’70周年”的报道中,以肯定的口气报道了北京大学生大游行的消息。

   1989年 5月6日  星期六

     北京大学学生在三角地就是否复课问题进行辩论,随后进行问卷调查,1268张问卷中64.2%赞成继续罢课。

     全市各高校推选的对话代表组成对话代表团。

     请愿书的草稿:

     抬头是人大、中共中央、国务院和全国政协。内容是要求对话,措词温和;请求为讨论最终实现对话的可能和方式,可先进行准备性接触。在内容中主要提出三点论题:

     1)这次学潮是学生的爱国运动,  2)加快政治体制改革,  3)推进民主和法制建设。

     主张就此三点进行公开的、建设性的对话。

     落款是北京高校对话代表团。其后列出已选出代表加入对话团的22所高校,各校代表个人不署名。

     首都知识界写给上海市委的公开信,其文如下:

   致上海市委的公开信

     1989年4月28日,《人民日报》刊出了中共上海市委关于停止钦本立《世界经济导报》总编辑职务的决定。我们认为:

     一、中共上海市委无权撤销一家报纸(非上海市委机关报)总编辑的职务,这种做法违反了中国共产党关于“党政分开”的根本原则,也是对宪法和法律的漠视。

     二、中共上海市委多次“要求《世经导报》提出版面处理意见”和其它干涉《导报》编辑工作的行为,违反了宪法第三十五条,侵犯了新闻自由,是一种侵犯公民权利的行为。

     因此,中共上海市委应收回“停止钦本立《世经导报》总编辑”这一越权的和错误的决定。保证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的公民有言论出版的自由,保障新闻自由。

     信后所附的签名有:

     郑也夫、顾 昕、苏 炜、林京耀、远志明、董郁玉、黄 清、  王树人、辛立凡、陈小雅、郑仲岳、陈小平、邓正东、高名璐、  王.均、张戈裴、王津津、周 舵、罗立为、刘 青、邹 蓝、  王克明、温 荃、任京晶、郑 棣、费 远、王 安、荣 剑、  朱 红,

     另外还有:

     严家其、许良英、包遵信、苏绍智、李南友、于浩成、吴祖光、  张宝扬、戴 晴、刘湛秋、王来棣、郁 风、钱辛波、王容.、  高 汾、冯兰瑞、苏晓康、王鲁湘、谢迭骏、王润生

     李先念、薄一波向邓小平提出:“就目前形势恶化发展,不能再等了,要采取果断措施,恢复社会秩序。”

   1989年 5月7日  星期日

     北大、师大未复课,宣称要继续罢课直至对话实现。

     邓小平召开临时组织生活会议。邓小平讲:

     “事态继续在恶化,已经扩大到各阶层,有不少党员、干部参与,党内高层也有人唱反调。这是一场政治斗争,是要共产党下台,推翻社会主义制度,所以不能作出妥协。要有准备,动乱会在一些大、中城市蔓延开,要设法阻止。政治局要有个统一认识,有个决定,不能再等了。”

   1989年 5月8日  星期一

     沈彤在北大有一个社团,叫奥林匹亚,每周二晚聚会。  王丹也有一个社团,叫民主沙龙,每周二下午在北大的塞万提斯像前聚会。

     中关村路口贴出题为“北京大学筹委会关于复课的条件”的大字报。所提复课条件为:  1、要求《人民日报》就4月26日社论公开纠正错误之处,给整个这次学生运动重新做公正客观的评价。  2、要求承认学生自治会的合法性。  3、要求国务院立即公布调查官倒的统计数字,成立调查官倒小组,着手惩治官倒。  4、要求立即给《世界经济导报》总编辑钦本立复职。  5、要求重新审查北京市关于游行示威的十条。

     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信访局局长王栋陈作以下七点答复:

     1)今天下午,代表们的意见已被转达给中央;  2)中央很重视我们提出的问题;  3)中央正在加紧研究;  4)留下了政法大学的电话号码,有消息立即通知;  5)下次答复不出此周;  6)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另请联系;  7)理解你们焦虑的心情。

     5月8日至12日,邓小平在武汉会见了各军区的司令员、政委,部分集团军军长、政委。

   1989年 5月9日  星期二

     下午两点,约200名记者到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中国青年报》记者李大同作为代表递交了有30家新闻单位1013名记者签名的联名信件,要求“就中国新闻界近期发生的事情,与党中央主管宣传工作的负责同志进行一次对话”。

     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高校的1500名学生骑车游行到此声援,向全国记协提出:现在新闻不客观。接着,到人民日报社门前静坐示威一小时。

   1989年 5月10日  星期三

     下午四点,大批学生骑自行车进城。

     横幅、标语有:

     “声援首都新闻工作者”、“新闻要说实话”??

     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十一所高校万名学生举行骑车游行,到中央广播大楼、新华社、人民日报社等新闻单位门前高喊口号:

     “新闻自由”、“声援‘世界经济导报’”??

     下午,多所新闻单位记者到全国记协递交请愿书,抗议上海市委撤销钦本立《世经导报》总编职务的决定,抗议对学运的新闻封锁和压制,要求新闻自由。

   1989年 5月11日  星期四

   1989年 5月12日  星期五

   〖未完待续〗

   寄自中国

   转自【华夏文摘】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03/06/20030601102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