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博讯2003年06月01日发表)

        「希望这仅仅是黎明前的黑暗」

          「六四」受难者寻访实录  丁子霖 (博讯boxun.com)

       为了生者的自由和尊严,他把一切都舍弃了。五年  了,父母一刻也没有忘记过他,还写了一份「往事追忆」。  Y老先生为儿子立碑,愿望是能看到云开雾散的一天。  另一位遇害姑娘的父母都是老实人,但在谎言下清醒了。

         十一、遗书

       遗书写在传单背面,字里行间饱含著对亲情和    爱情的眷恋。

     在我面前放著一位「六四」死难青年的「遗书」和他的父亲写的一份「往事追忆」。死者的父母都是从事地质考察的中年知识份子,我和两位有过多次交谈,徵得他们同意,我把两篇文字公诸于世,让它们来说明一切,只是为当事人的安全计,暂时隐去了他们的真实姓名。

         遗书

     父母亲、WD、小QI:

     今天天安门的事你们在外面的人可能都不了解。父母亲,政府通知学联今晚镇压,我作好了与学生同在的准备,就是死了也在所不惜。这是为了民主和自由。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做为中华民族的一个子孙,这是我的责任。

     以前,我常常不听话,顶撞你们,请你们原谅我。我是爱你们的,永远爱你们。WD,以后多听爸妈的话,代我尽孝吧。小QI,我知道你关心我,爱我,我对你的感情也不会变。

     我的在天之灵保佑你们。你们多保重。

     小QI,我给你的戒指希望你永远戴。请代我向其他朋友们问好。我相信你们会为我感到骄傲。

             XD  89.5.21晚6:30分

     这封遗书是XD的父母在XD逝世后清理遗物时发现的,写在一张传单的背面,发黄的小纸片有几处破损,显然是在天安门广场上匆忙写成的。遗书中的WD,是死者的弟弟,小QI是他的女友。字里行间,饱含著对于亲情和爱情的眷恋,但为了生者的自由和尊严,他把这一切都拾弃了。

     五年了,也许人们早已把这位青年忘记了:也许,人们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曾经有过这么一位青年。那么,就让我们来读一读死者父亲的「往事追忆」吧:

     「我们的儿子WD去世快五年了。在这漫长的日子里,我们一刻也没有忘记过他,好像他到外地出差去了,马上就会回到我们的身边。我们等呀盼呀,却总是不见他回来。……近五年的日子,我们像是处在黑暗中,又似乎能依稀见到一丝光明。希望这仅仅是黎明前的黑暗,不会长久的……

     「我们的儿子生于一九六八年X月X日。由于我们夫妻都从事地质工作,经常外出,对孩子很少照顾,因此XD从小养成了独立生活的能力,遇事能独立思考。他热爱生活,兴趣广泛,爱好集邮、围棋、游泳、音乐、国画、书法和篆刻。他待人诚恳,乐于助人,因而交了不少知心朋友。由于业余爱好分散了他的精力,中学六年成积处于中等水平。为此引起我们对他的不满,我曾一气之下,把他的集邮册付之一炬。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对不起他,但已无法挽回了。八五年九月,他刚满十七岁,我担心他考不上大学,就让他当了一名工人。进厂后,他后悔上学时没有好好努力,于是报考了业余大学,成为工业企业管理专业的一名大学生。他学习很刻苦,成绩也很好。」

     「往事追忆」写到了XD在八九学运期间的活动:

    「八九年五月至六月,是XD短短不足廿一年生命旅程中最闪光的一瞬。五月初,我从外地一回到北京,正好碰上大学生在天安门广场绝食示威,要求与政府对话。XD兴奋地告诉我,『现在官倒、贪污、腐败像过街老鼠,不敢再猖獗了,人民醒觉起来,什么力量也挡不住。』我开始将信将疑,后来到天安门广场一看,我相信了。那个时候,全北京的市民都上街了,站到了学生的一边。他在厂里贴出大字报,号召工人兄弟行动起来,声援学生的受国运动。有一天下班后,他和厂里的青年工人约数百人,举著厂旗,敲著大鼓,头裹红布条,列队向天安门进发,去声援和慰问学生,很晚才回家。

     「在政府发布戒严令后的那段日子里,他一心扑在天安门广场上,每天下班就去帮助维持秩序。他的行动感动了不少大学生,纷纷在他的衣服上、帽子上、旅游鞋上签名留念。可惜,他遇难后,我们不敢把这些遗物留下来,都焚毁了,现在我们很后悔:这是他生前最心爱的东西,应该留下来的。

     「六月三日晚饭时,恰好XD的女友也在我们家。我们对XD说:「今晚可能会出事,你就不要出去了。」他笑著答应了我们,说送他女友回家后就返回。可是,他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据当时的目击者说,那天夜里在木樨地桥头,民众以肉体阻挡戒严部队的军车和坦克,XD赤手空拳站在民众队伍的前头,军队开枪威胁,他也毫不惧怕,直到中弹倒地……。

     「XD是四日凌晨死去的。我们见到遗体时,他面容安详,只是眼睛还半睁著。他穿的浅蓝色衬衫被血浆凝结在后背上,脚上的皮鞋只剩了一只……。」

     一位向往光明、追求自由、憧憬著爱情与幸福的青年人,就这样被杀戮者残忍地扼杀了。他把这光明、自由和爱情留给了他的同代人。

   原载:【九十年代】日期:1994年9月号

   附言:有人自名为“枫华园”编辑来信为六四索稿,寄上此文及“疯狂的坦克”,回曰希望能看到“对那「流血的意外事件」有比较更「和平的回忆」”。方明白中国人世代为奴而无法摆脱被主子奴驭与屠斩的循环,实有其根深源长的“乾净美德”。

   海生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03/06/20030601102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