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博讯2003年06月01日发表)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六月血· (博讯boxun.com)

             ※   ※   ※   ※   ※

                 绝食请愿,要求对话           (5月13日——5月19日)

   1989年 5月13日  星期六

     八点半,北大三角地贴出《绝食宣言》。

     九点半,北大“筹委会”广播“绝食行动方案”。北大部份青年教师在校内募捐,准备给参加绝食的学生“饯行”。

     十点半,北大绝食团100多人,头缠上书“绝食”、“绝食请愿”、“不自由毋宁死”等白色布条,在北大燕春园饭馆宣誓,并饱食一顿。

     下午三点二十五分,到达天安门广场。之后,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政法大学、北京科技大学、北京理工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京医科大学、北京农业大学、中央民族学院、北京经济学院、北京机械工业管理学院、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等高校的绝食学生和三名上海“七人赴京请愿团”团员陆续到来。

     四点二十分,绝食人员聚齐。

     横幅有:

     “绝食请愿,实属无奈”、“绝食不吃油炸民主”、“绝食罢课,要求对话”、“吾爱真理胜过粮食”、“吾爱面包更爱民主”、“誓与民主共存亡”、“风萧萧兮易水寒”、“饥可忍,无民主不可忍”??

     口号有:

     “立即对话,不得拖延”、“铲除官倒,从中央做起,从领导做起,从现在做起”??

     五点,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升起黑色绝食旗。

     五点半,绝食学生朗诵誓词,绝食正式开始。

     六点,王丹、王超华、马少方等三名学生领袖在历史博物馆西侧台阶上举行中外记者招待会,提出停止绝食的条件是:

     1、当局迅速与学生对话代表团举行实质性的明确、具体、真诚的对话;  2、公开评价学生运动,承认它是爱国的民主运动。

     入夜,各路声援队伍陆续来到天安门广场。

     十一点十五分,清华大学数千人到达。

     横幅有:

     “永别了,妈妈”、“改革需要牺牲”等,并呼喊“反对社论,深化改革”??

     又有百余名学生到新华门前静坐。

     上午,中共中央办公室、国务院办公室信访局负责人通知5月6日递交请愿书的大学生,将于5月15日与学生代表对话。

     深夜十一点,信访局派车把对话代表接去商谈对话的事情。有高联、对话团和绝食同学代表一起参加。

     双方商谈了一旦对话,地点可选在学校或政府的办公点,或其它地方。学生要求一定要电视现场直播,以防事后报纸的歪曲或电视的随意剪裁。

     北大代表提出约200人的对话团建议,双方在这里产生了很大的分歧,没有达成最后结果。

     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上,赵紫阳提出立即否定4·26社论,以1:4被否决。

     邓小平向陈云、杨尚昆、李先念、王震、薄一波、宋任穷等十五位党政军老人通报了在武汉会见军方领导人的情况,说:“军队的立场是绝对听从党中央、中央军委的命令和指挥的。其他人连一个师、一个团,甚至一个警卫中队都调动不起,我是很放心的。”

   1989年 5月14日  星期天

     凌晨两点三十分,国家教育委员会主任李铁映、中共北京市委书记李锡铭、北京市市长陈希同等来到天安门广场,试图劝说学生停止绝食,返回学校;并送来面包和饮料。但他们不能明确答复、也没有被授权来答复学生提出的三个条件:

     1,承认这次学生运动是民主爱国运动,学生是爱国的;由此,  2,不搞秋后算账;  3,迅速实现学生与政府的对话并现场实况转播。

     晚,12位著名学者:戴晴、刘再复、李泽厚、严家其、包遵信、李洪林、于浩成、苏晓康等,来广场劝学生一定要掌握好策略,并说要向党和政府的最高层传话。

     283名北大教师就学生绝食请愿上书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及国务院,促请当局尽快同学生对话,并保障学生身体健康。

     “午间半小时”节目突然中断,播音员虹云报告最新消息:

     国家教委主任李铁映、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阎明复和尉健行等,将于下午与北京高校学生对话。对话将在位于中南海西侧府右街的中央统战部礼堂举行。

     政府提出现场直播有技术困难;最后双方同意采取折衷办法,即现场录象,然后即刻送中央电视台,在最短时间内播出。但是,对话过程中加入的绝食学生代表,坚决反对在没有现场直播的情况下对话。对话中断了。

   1989年 5月15日  星期一

     中央美术学员学院学生舞着一条巨大的蓝色横幅绕场而行:

     “门前连日动地声,千呼万唤是民情,莫谓学生不足论,满怀忧患九州同,健全法制唯民主,清除腐败立新风,治国贵民诚以信,何患天下不太平”

     上午九点,广场上成立了绝食指挥部。

     下午一点三十分,绝食指挥部举行新闻发布会,指挥部负责人对记者说:

     要求很简单,就是公正评价学生运动,承认它不是动乱,可是至今没人讲这句话。

     晕倒的学生有87——90人。

     长安街上出现一支队伍,约有三、四百人,横幅上书:“北京市民声援团”。

     声援团用扩音器呼喊:

     “我们是北京市民,组成万人声援团,愿参加者请跟在后面!”

     下午一点,北京高校的中青年教师、中青年科技人员、市民等,从西、北、南三路前来,在复兴门集合。

     一点四十分,3万名知识分子打着“中国知识分子”的横幅前往天安门广场。队伍以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教师为前导,还包括中国科学院的一些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作家出版社等60多个单位。共打横幅、旗帜150多面,如:  “北大教工与同学同在”、“权利属于人民”、“无愧我心”、“教授教授,越教越瘦”、“报禁不除,官倒难除”??

     四点,知识分子队伍到达天安门,向绝食学生表示支持。

     上午八点半,全国学联、北京市学联邀请北京高校50多名学生在政协礼堂与李铁映、阎明复等对话。

     阎明复说:

     我除对4月27日和5月4日两次游行未经批准这点表示遗憾外,对整个学生运动的主流是肯定的。但对这期间出现的一些问题也感到忧虑,绝食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我们的形像。我希望同学门用自己的行动证明自己是有理智的。

     李铁映说:

     党和政府的领导人在多次讲话中肯定了广大同学的爱国热情和善良愿望,但目前事态在进一步扩大。有些事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希望同学门用冷静、理智的行动,让时间和实践对学潮作出评价。

     座谈进行了3个小时,未能劝说学生停止绝食。

     赵紫阳要求亲自到天安门广场向社会和学生宣布个人意见,被中共中央办公厅以违反党纪为由阻止。

     陈云、李先念、王震、杨尚昆、薄一波、宋任穷、邓颖超、余秋里、谷牧、胡乔木、陈锡联等四十多位党政军政治老人,给邓小平打电话或登门拜访,对局势恶化表示担忧,要求尽快采取坚定措施,平息动乱。

     邓小平作了两点答覆:待苏联弋尔巴乔夫访华返苏后,准备实施军事管制,恢复秩序;已下令从沈阳军区、济南军区调动部队进京。

   1989年 5月16日  星期二

     除北大、清华等几所大校的绝食同学外,又有多所学校同学参加绝食。广场上开始出现临时营地,并拉起了许多旗帜、横幅和大标语。

     中央民族学院三四十名青年教师组成绝食团到广场绝食。

     傍晚,阎明复到广场劝说后,“首都高校学生绝食请愿团”、“首都高校学生对话代表团”和“首都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三方召开紧急会议。

     经一个小时的激烈争论,“对话团”和“市高联”代表同意“再给政府一点时间”撤出广场,并在协议书上签了字。“绝食团”代表拿出绝食学生民意测验结果——2699名绝食同学反对撤出,占95%;54人同意撤出。于是,“对话团”和“市高联”的代表服从绝食同学意愿,撤出天安门广场的“议案”被否决。

     半夜,晕倒的绝食学生已达600多人。许多学生经治疗神志恢复后立即回广场继续绝食。

     上午,出现许多前来声援的游行队伍。其中有:

     《法制报》、《中国青年报》、《国际商报》、《音乐报》??

     中关村电子公司队伍自称“大官倒来了”。又见“失足青年声援”、“待业失业青年声援”等横幅。一支队伍打着“首都农民”的横幅,聚集了20多人。

     工商企业参加游行的如:

     北京第二手表厂、独一居菜馆??

     北京大学附中、七十二中、105中师生参加游行,五中、二十七中校长亲自前来。

     声援的有:大中学教师、机关干部、文艺工作者、新闻工作者、出版工作者、科技人员、医务人员、工厂工人、企业人员、民主党派机关工作人员、外地学生、市民等数十万人。  口号是:

     “声援学生,救救学生,接受条件,平等对话”??

     历史博物馆顶上挂着“真诚对话”的大条幅,广场对着历史博物馆处的栏杆上挂着条幅:“北京印染厂声援学生”。

     一些卖食品的个体户对学生免费供应食品,只要出示学生证就可领取。

     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北方交通大学、北京外国语学院、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中国政法大学、北京科技大学、北京农业大学的10名校长联名发表公开信,要求当局迅速与学生对话以平息事态,希望广大同学、教师和社会各界人士,本着对参加绝食同学的生命健康负责,对国家前途负责的共同努力,引导事态向着理智、秩序的方向发展,不要使同学们付出不必要的代价。此信于下午六6点在电台播出。

     凌晨零点三十五分,广场上广播中共中央办公室、国务院办公室领导人对绝食学生的讲话,大意云:

     当前中苏高级会晤已经开始,希望同学们以大局为重,不要做有损于国家尊严和利益的事情。解决问题需要时间,需要稳定的局面。中共中央、国务院领导对绝食同学的健康十分关心,希望同学们停止绝食,尽快返校。也希望学校领导、老师、家长做好劝说工作,动员同学们回校。

     下午五点四十分,阎明复来到广场对绝食学生讲话并致慰问,他说:

     “你们没有权利这样自我摧残。未来是你们的,改革要你们进行下去,你们没有权利这样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你们的要求的达到。为了祖国,为了促进改革,促进民主,你们要爱惜自己,你们没有权利伤害自己。

     “你们要爱护自己,等待正义的裁判的这一天就要到来了。我请求你们,我可以和你们一起静坐,请求你们能够爱惜自己,要为国家保存我们这些力量,保存你们自己。不是为了你们自己,甚至不是为了你们的家长,而是为了我们的国家。你们的精神已经感动了全国,赢得了民心、党心。你们以自己英勇的行为证明了你们的决心。我相信,包括我们中共中央,包括人大常委会,一定会很快对整个局势作出全面、公正的判断。希望同学们在这几天内,不要用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

     “我希望同学们,特别是在广场绝食的同学们,能够到医院去,能够回到学校去。如果同学们对我讲的话不相信的话,我愿意做你们的人质,与你们一起回到学校去。”

     他讲话时动了感情,声音哽咽。

     上午,邓小平会见戈氏时讲:“今晚你还要同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见面,这将标志着中苏两党关系实现正常化。”

     晚上,赵紫阳对戈氏讲:“你今天上午同邓小平同志的高级会晤是你中国之行的高潮,我想这样说,你同他实行了高级会晤,就意味着我们两党关系的恢复,我们两党关系实现了正常化。所以,我们两党实现正常化不是现在,而是上午。”接着赵紫阳又讲:“十三届一中全会有一个正式决定,就是遇到最重要的问题,仍需要邓小平掌舵。”

     在有邓小平出席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赵紫阳提出:

     1、否定4·26社论;  2、由他个人负社论的责任;  3、人民代表大会设立机构清查高干子弟(包括他的两个儿子)的官倒行为;  4、公布副部长以上干部的行为背景;  5、公布高干的收入、福利,取消特权。

     以1:4被否决。

   1989年 5月17日  星期三

     北京青年政治学院的青年教师和一些学生,在新华门前开始绝食。

     中央戏剧学院学生从下午三点起因当局无明确答复而开始绝水。昨天学生直接躺在地上,现在人们准备了褥子,上支白布帐篷,地上洒了水,放着大块冰块。现场还守候着救护车和医务人员。白色横幅上公布着“5:45pm,绝食106小时,绝水3小时”的字样。

     所有交通、民警、武警不仅不帮助维持秩序而且从岗位上撤掉了。交通岗亭、人民大会堂前都再看不见值勤警察的身影。

     长安街上由北京科技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校的学生组成纠察队维持秩序。纠察队队员相向而立,夹成一条通道。这条通道被称为生命线,救护车在此往返不息。救护车经过频率最高时不到一分钟即开过一辆。

     凌晨三点,即有北京市民、个体户、工农商声援团抬着横幅进入广场。

     上午九点,游行队伍大批到达,持续至天黑。人数达数十万之多。

     参加游行的有:

     国务院各委局、民主党派、中国社会科学院和中国科学院所属一些研究所、文化界、文艺界、法律界、宗教界、出版界、报社(如《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中央电视台、大学教师、中小学师生(如东直门中学)、科技人员、医务人员、个体户、邮电、饮食、商业、市政等部门的职工??

     见到“中国社会科学院老干部”的横幅。

     在“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横幅下有20多名师生。

     钓鱼台国宾馆、人事部、中共中央统战部工作人员也来声援。

     南开大学、天津大学、河北大学、华北电力学院等高校的学生一万多人聚集广场。

     横幅、标语有:

     “学生绝食,我们心疼”、“打倒贪官污吏”、“要廉政,要民主”??

     还有一些标语矛头直指邓小平和李鹏,如:

     “李鹏下台,谢国安民”??

     有人用竹竿挑着一个小玻璃瓶,以喻小平。有人挑着一面小竹帘,上书“帘政”。

     早间新闻播出几位母亲含泪要求当局迅速对话以避免事态恶化的镜头。

     十二点,中国民主同盟主席费孝通、九三学社主席周培源、民主建国会主席孙启孟、民主促进会主席雷洁琼等四个民主党派领导人共同致函赵紫阳,表明“学生的行动是爱国运动”,“建议中共中央、国务院的主要领导人尽快会见学生,进行对话”。

     共青团中央、全国学联、全国青联和全国妇联以及一些机关、团体、学校(如北京医科大学、协和医科大学)纷纷发表公开信,紧急呼吁当局尽快进行对话、学生停止绝食,或否定“动乱”之说。

     巴金、冰心、钱钟书、夏衍、张光年、艾青等发出紧急呼吁。

     14家新闻单位部份工作人员,北京科技大学18名教授,从维熙等20名作家,全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全国妇女联合会负责人发表讲话,肯定学生运动是爱国运动,希望尽快对话,结束绝食。

     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北京大学78岁的邢其敏教授今天前往天安门,并接受采访。说学生的行动不是动乱,而是爱国的正义行动,说得严重些是在救国。

     凌晨,赵紫阳代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发表书面讲话,说:

     同学们要求民主法制,反对腐败,推进改革的热情是可贵的,党和国家对此是肯定的;希望同学们能够保持冷静、理智、克制、秩序,顾全大局,维护安定团结的局面;我们决不会秋后算账;希望同学们保重身体,停止绝食,尽快恢复健康。

     政治局以微弱多数免去赵紫阳中共中央总书记职务,结果需等事态平息后公布。赵紫阳提出辞职。

     结果通报全国人大常委会时,几乎全部副委员长拒绝接受,李鹏威胁以党纪处分他们中的中共党员。得到消息后,体改委十个部委的人员静坐示威。

   1989年 5月18日  星期四

     广场上出现了大量的医护人员、北京市急救中心的救护车。

     8名中国政法大学教师开始在新华门前绝食,部份北京大学生在此绝食绝水,此处停有一辆救护车。

     据天气预报,今天将有雷阵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消息云,经北京市红十字会干预,公共交通系统将出动八十辆(或言九十辆)大轿车到广场供绝食学生避雨。

     出动的车辆数终于不够,将可动员的车辆加起来才五十多辆。后来大雨时部份学生躲进简易帐篷中。

     中午,一队队警察列队跑来,协助维持秩序。

     现在广场上的学生组织,主要是“绝食指挥部”,也叫“广场指挥部”,这是在绝食行动中产生的现场协调指挥机构。主要成员有:柴玲、王丹、张伯笠、封从德等人。

     北京急救中心消息:

     到下午六点止,绝食学生已晕倒3500人次,送医院2457人次。

     北京红十字会呼吁:

     许多绝食学生拒绝治疗,生命危在旦夕。希望学生能听从劝说,接受治疗,并尽快对话。

     在天安门前见到鲁迅文学院的“文化人来了”横幅,又见到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和青年理论工作者的队伍。

     三辆警官学院的车辆出现在长安街上,警官学员身着警服,带着“来迟了”的横幅,群众报以热烈掌声。

     许多单位到广场捐款。如全国总工会向北京市红十字会捐款10万元用以救治绝食学生,四通公司捐款5万元,农工民主党捐款1万多元。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叶笃正、冯之浚、江平、许嘉璐、吴大琨、陈舜礼、林兰英、杨纪珂、胡代光、陶大镛、彭清源、楚庄12人呼吁召开紧急人大常委会会议。

     中国法学会名誉会长张友渔、中国法学会会长王仲方、社科院法学所所长王家福、社科院法学所副所长刘海年、中国政法大学校长江平、《法学研究》主编李步云、北京大学法律系主任赵震江、人民大学法学系主任谷德春、社科院研究生院法学系主任吴建〔王番〕9位法学家,以及胡绳、丁伟志、刘国光、任继愈、吕叔湘等194位社会科学家呼吁召开人大常委会会议。

     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主席朱学范再次呼吁召开民主党派会议。中国侨联、北京侨联呼吁召开紧急人民代表大会和政协会议。

     电视新闻报导,上午十一——十二点,李鹏、李铁映、李锡铭、阎明复等在人民大会堂会见绝食学生代表吾尔开希、王丹、熊焱等。

     李鹏态度强硬。说:

     无论是政府,无论是党中央,从来没有说过广大同学是在搞动乱。

     我们一直肯定大家的爱国热情。爱国愿望是好的。有很多事情是做得对的。大家提的许多意见也是我们政府希望解决的问题。你们对于解决这些问题起了一定的推动作用,能帮助政府克服前进路上的困难。

     但事态的发展不以你们的善良愿望为转移。事实上北京已出现秩序混乱并且波及全国。几天来,北京已基本上陷入无政府状态。政府不能置之不理。现在有一些机关的工作人员、市民、工人上街游行,表示声援。有不少人是在那里鼓动学生继续绝食。这样做,我是不赞成的。

     会谈没得出结果。临结束时李鹏又说一次我没有说你们在搞动乱。

     早间新闻报导了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鹏、乔石、胡启立,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芮杏文,国务院秘书长罗干等到协和医院、同仁医院看望因绝食而病倒的学生。

     住院的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生李今朝对李鹏谈到中国的四大问题:人口太多、资源不足、人口素质低、经济落后,这些问题非共产党不能解决。并表示自己希望入党。李鹏和气地与他握手。

     国家教育委员会通过电视、广播和报纸发出通告,要求各地中小学生不要上街游行。

     上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紧急会议,专题讨论天安门前事态的情况。

     杨尚昆在会上传达了邓小平的三点意见:一、政治局要旗帜鲜明、目标一致,不要搞个人得失的意气斗争;二、事态正在恶化,性质已经变了,首都不能再这样乱下去了,再乱下去,这局面怎么收?三、要采取实质性措施,维护社会治安,尽快恢复秩序。

     到会的有十五名政治局委员、一名政治局候补委员、两名书记处书记、一名候补书记。会上,有十一名政治局委员、一名政治局候补委员、一名书记处书记发言表示支持邓小平的三点意见。

     赵紫阳发言表示,对邓小平的三点意见不理解、难理解。

     胡启立发言表示,以政治局名义请小平同志到会作指示,实际上是对邓的三点意见的不赞同。

     芮杏文、阎明复发言表示,在事件未明朗前,要保留自己的意见。

     下午,邓小平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中顾委,中央军委作了总结性讲话。邓小平说:

     “这是一场演变为有组织、蓄意制造的政治动乱,已发展到反革命性质的暴乱。前一阶段,党内对事件性质在认识上有分歧,对事性的演变把握得不够准,措施软弱,得不到落实。赵紫阳在事件中采取了机会主义后,又公开了党内分歧,站到支持动乱的立场上,使事态蔓延、恶化。

     “明日(五月十九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和北京市委召开会议,宣布实行戒严,维护首都社会治安。

     “建议会议自即日起,暂停赵紫阳的党内职务,至下次中央全会作出解决。”

     晚十点,首批军队第二十六集团军第七十七师到达京郊待命。

     与此同时,根据邓小平的提议,再度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邓小平、陈云、彭真、王震、薄一波、宋任穷等参加了会议。

     陈云说:“要采取措施解决了。外地也在乱,再乱下去,要麻烦了。我们要汲取沉重的教训;搞社会主义建设,能不搞社会主义思想指导?小平同志,你是头,要有决策。”陈云发表了他的意见后,因健康原因,提前离开会场休息。

     邓小平在会上作了两点总结性讲话:

     “一、事态的恶化发展,在时间上不允许再争论了。个人、少数人意见可以保留,也可以请假休息;二、当务之急是要采取措施,即日从外地调动部队进京担任戒严,恢复正常秩序。同时召开首都干部大会,以党中央、国务院名义发出号召,紧急行动起来,坚决制止动乱。”

     次日凌晨四点,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国务院总理李鹏等领导人到天安门广场看望绝食学生。赵紫阳对学生说:

     我们来得太晚了。对不起同学们。你们说我们,批评我们都是正确的。

     现在最重要的是希望尽快结束这次绝食。我们的对话渠道还是畅通的。有些问题需要一个过程才能解决。比如你们提到的性质、责任问题,我觉得这些问题终究可以得到解决,终究可以取得一致的看法。但你们应该知道情况是复杂的,需要一个过程。

     你们还年轻,来日方长。你们不像我们,我们已经老了,无所谓了。你们应健康地活着,看到我们中国实现四化的那一天。

     现在情况非常严重。你们都知道党和政府非常着急,整个社会忧心如焚。这情况发展下去,失去控制,会造成各方面的严重影响。请同学们冷静想一想,早些结束绝食。

     语气甚为悲凉,还落下了眼泪。

     5·18——19的广场:

                 天安门-------------------------------          长    安    街.......  生命线 ...... .---+. .+---------------+   +---   |. .|..... 国 旗 .....|   | 人 |. .|              .|   | 历   |. .|  绝  食   营  地 .|   | 民 |. .|              .|   | 史   |. .................|   | 大 |.  |     生 命 线    .|   | 博   |. .................|   | 会 |. .|              .|   | 物   |. .|  其它+-- --+北大 .|   | 堂 |.生.|  学校|     |营地 .|   | 馆   |. .|  营地|     |   .|   |   |.命.|      纪念碑     .|   |   |. .|    |     |   .|   |   |.线.|    |     |清华 .|   |   |. .|    +-- --+营地 .|   |   |. .|.....外围纠察线.....|   |   |. .|               |   |   |. .|    +-----+    |   |   |. .|    | 毛主席 |    |   |   |. .|    | 纪念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阳门|     |   |   |. .|     +---+     |   |---+. .+---------------+   +---..... .  生命线 .     前 三 门 大 街.......---+   +---------------+   +---   |   |     +---+     |   |   |   |     |前 门|     |   |   |   |     +---+     |   |

     5·18——6·1的纪念碑:

        +--松树篱--     --松树篱--+     |                   |     |     一层     平台    北|     |    +---   ---+   大|     |    |         |   广|     |  +-+ 二层   平台 +-+ 播|     |  | 供+--- ---+宣 | 台|     |  | 应| 三层 平台 |传 |  |        | 站| +---+ |组 |           | |   | |             |浮雕座|           | |   | |        |  | +---+ |财 |     |  |  | 广场指挥部 |务 |  |     |  |  +--- ---+组 |  |     |  +-+  纠察 总部  +-+  |     |    |         |学运之声|     |    +---   ---+广播站 |     |                   |     |                   |     +--松树篱--     --松树篱--+

   1989年 5月19日  星期五

     北高联作出决定,马上停止绝食,改为静坐请愿。并且不要号召全国总罢工。

     绝食指挥部在征求了全体绝食同学的意见后,决定立刻停止绝食。

     知识界人士发表宣言,希望始终坚持非暴力原则,警告政府不可以非法调动军队和实施军管。

     上午,赵紫阳提出要会见邓小平,并提出请假休息。邓小平通过办公室主任王瑞林作出答覆:“已经作出决定的事,不能凭个人意志去否定、改变。请假休息,随意,不勉强。”

     晚上,首都党政军干部大会上杨尚昆宣读最后决定:

     军队进驻城里,北京实行戒严!!

     出席大会的人员有李鹏、杨尚昆、胡启立、乔石、王震、陈希同、钱学森、周谷城、雷洁琼、胡乔木、康克清、姚依林等。赵紫阳未出席。

   〖未完待续〗

    寄自中国

   转自【华夏文摘】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03/06/20030601100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