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传承常识,解困当下--《零八宪章》的历史担当
(博讯2008年12月17日发表)

    
    公元2008年12月9日中午,中国303位各界人士联署发布了《零八宪章》。这份宪章正如中国著名宪政学家、《零八宪章》联署人张祖桦先生所介绍的:“主要是一些知识分子,也包括律师、专业人士和普通民众,认为今年是改革开放三十年,《世界人权宣言》六十周年,在这种情况下,官方自然有他们的一套说辞,民间也应该提出自己的独立看法。特别是对现在存在的各种问题,也应该有自己的独立见解。对未来的中国的走向和发展也应该提出建设性的意见。所以《零八宪章》前面一部分是我们的基本理念,主要论述了知识分子和中国人民对自由、民主、人权、法制、宪政的渴望和追求的历程;后面提出了19项具体的建议,完全是出于善意和理性的,确确实实是希望政府能够在认同普世价值和尊重、保障人权的基础之上尽快健全法制、推行民主,加快政治改革的步伐,使中国走上一个良性发展的轨道,发挥公民社会的积极作用。”也如著名海外华人学者余英时等人在支持《零八宪章》的签名信中所言:“签署者一本中华文化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传统,又基于理性、独立、权利与责任之现代公民精神,廓清历史,正视现实,展望未来,所言切中时弊,主张客观中允。”
     (博讯 boxun.com)

    然而如此一份理性、和平,凝聚着国内一批有责任心与时代使命感的专家学者的智识与心血的富有建设性的宪章文本,居然行将出来之际,就遭到了中国当局中一批顽固势力的阻止,他们企图将宪章扼杀于未发状态。12月8日晚上11点钟左右,张祖桦与刘晓波两位先生家几乎在同时冲入了二十几名警察,对他们进行抄家,并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传唤张祖桦先生12小时;刘晓波先生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至今没有任何音讯。在《零八宪章》发出后,中国从南到北至12月15日止,已经知道因参加《零八宪章》联署被当地警方传唤的人数就有三十来人,并且传唤规模还在扩大。
    
    值得深思的是,与当局这种严酷的恐吓宪章联署人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中国网络不断以各种形式冲破封锁,通过博客与跟帖等等,广泛地传播着《零八宪章》。同时参加宪章的签名人数日益增多,到12月15日,就统计公布出3600多联署人,且还有大量名单因统计人手不够而不能及时公布。
    
    由一份极具理性的宪章文本,遭到当局近似疯狂的打压,到在严酷打压下日益增多的签名人数,可以看出文本代表的民心,当局对此的恐惧,与公民出离恐惧下的抗争。这种理性文本—遭野蛮打压—与日益增加的签名,织成了中国今日社会的真实画卷,反映出中国今日的社情民意,由此力证出《零八宪章》表达着中国社会各阶层由来以久的心声!
    
    正如许多评论人士所言,《零八宪章》是对社会常识的集中陈述,即“自由、平等、人权是人类共同的普世价值;民主、共和、宪政是现代政治的基本制度架构”。而人类对这些常识的认识,早在二三百年前就已经达成,并且许多国家已经将这些常识变现成社会进步的成果,累积起了稳步发展的阶梯,他们用自己的社会实践,来一再印证了这些常识的不可违背。而同样人类社会许多国家因为背离这些常识而遭到了惩罚,承受了灾难。三百来年的人类历史,早已经从正反两方面鲜活地注释了这些常识的真理性,昭告出人类应该遵循的正道与天条。
    
    人类发展到上世纪四十年代,随着二次世界大战给全人类带来的惨痛教训,人类终于在整体上达成了对这些常识的认同,从而在1948年发布了凝聚人类几千年血泪认识的《世界人权宣言》。《世界人权宣言》是人类共同认识社会的结晶,是人类对已有常识的总结,她宣示了人类必须共同遵从的条规。
    
    然而六十年来,人类虽然有着不断向此靠拢的努力,但是也不得不看到还有许多国家与民族,因为统治集团的利益阻隔与认识局限而使这些常识悬置成空,以致社会中各种侵权事件层出不穷,社会整体性制度落后所导致的灾难如影随形,从而使整个民族长久挣扎于衰乱的泥淖中。
    
    一些几百年前就为人类所认识到的常识,六十年前就为人类所汇总成的《宣言》,今天在中国一批背负社会责任者的笔下,针对中国目前面临的困境,以理性、建言的姿态,践宪法赋予的权利,本对症下药的精神,发百年之忧思,成当代之宪章。从《零八宪章》所阐述的原则,从历史传承的角度,有评论人士名之为一份迟到的文件。这应该说是中肯的。
    
    是的,《零八宪章》是一份迟到的文件,她不仅迟到了六十年,也可以说迟到了一百年,或者说迟到得更长。因为在中国,从戊戌变法、到晚清立宪,这都一直在追述着这些常识,就是在中共民主革命时期的那些宣言、文件中,也闪动着这些常识的灵光。所以今日《零八宪章》对东方这个古老的民族已并不陌生,只能说是久远话题的重提。
    
    为什么今日中国又要重提那久远的话题,去重述那戊戌变法、预备立宪、中共民主革命所倡导的理念?显然这说明我们这个时代依然远离着这些常识,缺失着这些原则,并且因此而使我们这个民族遭受着难以挣脱的苦难煎熬。因此中华民族的百年转型,仍然是个难以回避的课题。《零八宪章》正是因应这种历史的呼求,喷薄而出。
    
    除了历史的传承,时代的使命,促成着《零八宪章》的诞生外,激发一批良知人士联署《零八宪章》的当下直接原因,还在于近年来中国社会灾难频临,官民冲突四起,各种血腥事件频见于媒体,中国民间社会日益兴起的维权运动在官权的扼阻与民众认识的双重局限下对社会改良的推动力日益衰竭,以致中国社会普遍弥漫着一种末世绝望的情绪。如何寻找激发社会的希望,展示未来的美好,使人心得以振奋、社会价值得到重构的济世良方?这已经是中国当下火烧眉毛的迫切的问题。而要想解决这些问题,提升民间的维权运动,走出中国的维权困境,就是个刻不容缓的使命。
    
    无庸置疑,中国以2003年始为标志兴起的维权运动,曾一度给社会带来革新的动力,早期也曾在一些领域出现过局部的政府与民间互动,如2003年的孙志刚事件,在民间排山倒海般的怒吼声中,终于废除了收容遣送制度;再如杜导斌、孙大午等因言获罪案,虽然整体仍然是违宪侵权的判案,但在民间的呼吁下最后采取缓刑,这也似乎显露出一点人性化的萤光。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以民间维权为主体的微弱的政民互动日益淡化,到最近几年,已经完全出现政民分道,官民扬镳。目前情况就是官府自说自话,将一切冠冕堂皇之词用尽,而民间权利持续被剥夺,广大民众求告无门。在穷尽一切社会救济无效的情况下,以杨佳式要说法的民情日益高涨。这种民间绝望下的最后搏杀是血腥时代的明显标识,也是公民最后捍卫权利与尊严不归之路。
    
    中国社会维权从早期政民些许的互动,到近来完全陌路的敌对,这显示着民间维权希望的彻底断绝。这种权力对民间的反动,从今年重新关押杜导斌,从重判胡佳、陈道军,以及大规模抓押上访群体得到了验证。由此可见中国依法理性的维权已经步入了困境。中国社会是由此走向搏命,还是沿续理性、和平的路径?这已经是个极其紧迫的问题。
    
    《零八宪章》也是基于当下这种紧迫的命题而向全社会发出的路径昭告。通过宪章整体性客观陈述,让世人看到中国问题的制度性症结所在,同时指出了解决这些症结就是回归常识与权利的根本。中国前几年的维权运动,由于多局限于某事某地,而缺乏全局性的诉求,由此也使维权变成一种疲于奔命,忙于救火的抢险运动、亡命运动。事实证明,中国问题如果不从根本制度上来解决,维权只能越维越多,并且越维越艰,最终走向对抗与搏命。中国民间若没有整体性对制度革新的要求,也就是维权若不能最终提升到对国家制度改革与价值重建上来,维权不仅没有积累,不仅不能最终达成权利的保护,而且早晚在强权的碾压下支离破碎。所以整体性社会价值与制度层面的诉求,是提升全社会维权运动,使维权持续、积累而健康发展的必然要求。
    
    这种立足于个体权利维护,着眼于社会全局变革,通过制度与价值的重构,来达成社会在和平、理性与健康的轨道上运行,这就是《零八宪章》的应急之用。《零八宪章》的出台,给中国日益陷入绝境的民间维权运动展示了愿景,提升了诉求,凝聚了民力,必将为中国社会的变革注入新的动力。由此而言,《零八宪章》是将中国维权运动提升到宪章运动的标志,她必将使中国从局部、个体单向的诉求性的维权,转化到整体社会制度与价值革新的运动上来。
    
    以《零八宪章》为标识的中国宪章运动的到来,会极大地提升中国的维权运动,同时她又很好地保全了维权运动中积累起的和平、理性与非暴力的精神,让日益在维权中绝望的民众,生发出新的希望,将社会日益充盈的暴戾毁灭之气,化解到社会变革的良性建设上来,这应该说是宪章的深远而重大的使命与意义。所以《零八宪章》是凝聚着中国当代最杰出思想者的智识,是传承人类历史常识而解决当下中国困境的良方。任何稍有历史使命感与时代责任心的人,都应该体会到《零八宪章》其中对社会的深远关怀!所以宪章最后发出“为此,我们本着勇于践行的公民精神,公布《零八宪章》。我们希望所有具有同样危机感、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中国公民,不分朝野,不论身份,求同存异,积极参与到公民运动中来,共同推动中国社会的伟大变革,以期早日建成一个自由、民主、宪政的国家,实现国人百余年来锲而不舍的追求与梦想”。
    
    这是真诚的呼唤!是杜鹃啼血的呐喊!是呕心沥血的字句篇章!是暗夜的灯光!是时代的指南!祝愿《零八宪章》重塑中华民族的辉煌!
    
    2008年12月15日
    
    作者:易明 来源:民主中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12/20081217001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