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徐世明:《零八宪章》与中共角色——和萧瀚商榷
(博讯2008年12月16日发表)

    
    集合诸多自由派基本共识的政治性文本《08宪章》公布以来,在网络上开始爆炸式的传播,笔者信箱里也收到了这个文本,笔者和一些老年朋友交谈的时候,得知他们也从各种渠道得到了这个文本,并且在公园晨练的时候进行了激烈的讨论。看来,《08宪章》从推出到现在,短短几天,就传递到了许多关注中国命运的人士中间。当然,这种快速传播既有现代传播技术的辅助,也有来自中共的辅助。中共抓捕刘晓波,传唤许多签名者的过度反应,增加了这个事件的新闻效应。中共之机械僵化,由此可见一斑。
     (博讯 boxun.com)

    也正是因为对中共特征的理解,我对萧瀚先生就《08宪章》而发出的一篇文章有些不同看法,特意写出来,就教于萧瀚先生以及各位方家。
    
    萧瀚先生对《08宪章》有极高的评价,认为“零八宪章”是一份关于未来中国政治生活的宏观愿景,相对于以前的任何一份重要倡议书,它都显示出更为理性、平和、富有建设性,是事关未来中国大局的一份重要文件。但是他认为“但是这份宪章最重要的是要解决一个一定程度上具有决定性意义的问题,即如何让中国共产党接受其中的所有观点。”“宪章显然没有考虑这个问题,几乎完全没有考虑这个问题——换句话说,它完全没有考虑执政者是否能够接受这样一份建议。”
    
    萧瀚先生无疑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那就是08宪章如何对待现实的政治力量-中共集团?既然08宪章没有给予中共一个适当的位置,那么是否就决定了中共不可能接受这份宪章所代表的政治愿景,从而堵住了现实操作性?
    
    我承认这个问题的重要性,但是我觉得应该从更细致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首先,这个问题并没有简单的答案。哪怕08宪章中给中共做出了必要的妥协,包括萧瀚先生文中提到的共产党与社会各界共同拟定一份"过渡期宪政方案",比如承诺接受共产党继续执政,确定具体年限等等。 但是又有哪种力量可以来保证这种方案的实施呢?共产党又凭什么接受这种方案呢?这种理想化的意愿几乎没有任何现实基础。
    
    而在我看来,《08宪章》的推出更多的是一种愿景的重申,是提供一场带有理想主义色彩的精神原动力,通过这种精神力量的激发和聚合去催化更多的社会变化。《08宪章》的签署者只是在这个意义上进行了一次共同行动,而不是现实政治层面的共同行动。事实上,签署者中很多的学者几乎从来没有现实政治中行动的经验和意愿。既然是理想主义色彩的表达,那么自然不必太多考虑现实政治运作的技巧,对于现实政治不必有太多的妥协。
    
    《08宪章》既然是重申一个未来正当社会的愿景,那么的确可以不必站在谏言或者陈情表的立场上,继续对中共苦口婆心的劝慰或者劝诱。反过来说,如果《08宪章》顾忌太多,或者希望给目前的中共预留一个位置,那就破坏了愿景本身的高度和吸引力,而容易变成另外一个民间要求政治改革的请愿书。并不是说这种请愿书就没有价值,但是这种先矮人一截的做法只是在有限的时间段有必要,但是只有这种站在平等立场,毫不隐晦的说出一个正当社会的制度构建的宣言,才能经历时间的磨练,才具有历史性的意义,才能真正激发人性中那些本真的力量。
    
    站在这个高度来看08宪章的话,那么08宪章对于现实的政治力量-不管是中共或者其他各种反对力量,都不必直接进行对话和发言,她只是宣示理念,宣示价值,鼓励美和善, 进而直接对公民们呼吁,因为最终只有公民们才能决定未来的政治走势。因此,说到底,宪章运动是一场公民运动,而不仅仅是政治运动。
    
    那么,怎么样来回答萧瀚先生的那个质问呢?其实在我看来,这个答案应该由中共本身来提供,那就是如何在08宪章的框架下,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位置?中共自身的选择将决定中共未来的命运。不过选择不外乎两种,一是漠视民意,拒绝变革,这样将激化社会冲突,中共将被逼入历史的死角,因为一个正当社会的制度架构,不可能完全容纳今日中共的臃肿身段,中共不进行瘦身和整容,是过不了历史的窄门的。二是正视历史演变的潮流,展现出必要的远见,魄力,责任感,对自身进行重大的改革,和现代政治的合法性来源对接,最终在一个新的制度框架下找到合适的位置。在这个意义上,08宪章类似于提供了一个"转换法则",是身患重症的中共急需服用的药方。
    
    当然,行文至此,我觉得我们都在一个过度简单的意义上使用中共这个词汇。
    
    事实上,从现实政治的角度来看,中共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行动机体,它的内部错综复杂,各个政治派别交织丛生,机会主义的行为方式和相互冲突的目标体系注定了内部行为的复杂性。面对民间社会日益蓬勃的公民力量,面对08宪章所宣示的精神力量,我倾向于相信未来的演变轨迹并不是萧瀚先生所担心的"共产党与人民斗个鱼死网破…。又是暴力、血腥的过程",而是中共内部健康的,理性的力量终将脱颖而出,成为推动宪章运动的重要力量。过去30年中共主导的经济改革为这种转型留下了注脚,而一个开放社会下,人性力量的合流终将决定着历史的进程。
    
    对此,我一直充满乐观,而08宪章本身得到社会的热烈回应让我确信,我不是盲目乐观。
    
    2008年12月15日晚草就于南京一隅。
    
    作者:徐世明 来源:新世纪新闻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12/20081216145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