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请勿苛责与教训瓮安民众/张成觉
(博讯2008年07月01日发表)

    张成觉更多文章请看张成觉专栏
    贵州省瓮安事件尽管有不同版本,但大体可以确定源于女学生李树(淑?)芬被奸杀,有关当局处理不公,酿成民众冲击公安局及县政府大楼的激烈行动。
     (博讯 boxun.com)

    它使人想到鲁迅的话:“沉默啊,沉默啊!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目前,有数万民众参与的此一事件虽已被当局镇压下去了,但在海内外反响强烈,并获得广泛的同情。
    
    然而,却有论者独树一帜,撰文声言:“不管事情如何发展,这都是让人感到痛心的一件事。”请问,你“痛心”的是什么呢?是李树芬死于非命,还是当局的车辆、建筑物被焚?是见义勇为挺身而出的大批中学生被毒打监禁,还是县长、公安局长狼狈逃窜?
    
    该论者继称:
    
    我的同胞,你们让我心痛!这是一次很好的表达自己诉求的机会,你们在一开始就注定了失败。为什么你们要焚烧国家机关?为什么你们要烧毁公用汽车?为什么你们要冲击政府部门?你们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你们这样做,只能给他们动用武力镇压的口实,他们可以堂而皇之的对你们进行残酷的镇压,因为你们太鲁莽,你们简直就是一群乌合之众!
    
    读完这段话,真不知作者把自己置于何地!是导师?教父?龙头大哥?
    
    更令人愤慨的是下面一段:
    
    没有有效的联合和控制,在这种情况下,你们注定要失败,那些暴徒,也理应被绳之以法,因为你们根本就不懂得如何和平的去表达诉求。你们一开始,我就知道你们要失败。
    
    作者在这段话里,一面提出“有效的联合和控制”,一面又公然将参与者打成“暴徒”,无意中露出某种倾向性。
    
    试想,如果当地民众真的实现“有效的联合和控制”,那不成了“有预谋、有组织”的群体事件?再跟现时官方的定性“严重的刑事犯罪活动”结合起来,岂不必然有多名中学生及市民要人头落地?
    
    底下作者接着写道:
    
    我看到了装甲车已经进入,我们看到了部队已经驻扎,我知道,他们没有选择。
    
    这等于说,当局出动装甲车镇压有理,不是“官逼民反”,而是政府不得不派出大军“维护社会安定”。
    
    作者跟着训斥道:
    
    如果你们当初能够和平的进行静坐示威,如果你们能够用非人一般的忍耐来继续自己的抗议,我想事情不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你们太激进,你们太鲁莽,你们借助于暴力解决,这就让事情急转直下,流血在所难免了。
    
    总之,是民众“鲁莽”,惹事生非:“暴徒”可恶,滥用暴力。他们被打流血甚至被杀都属活该!这便是该文给读者的印象。
    
    至于后面几段对“官员们”的劝诫,则显得苍白无力。看似官民双方各打五十大板,实质轻重有别。
    
    读毕该文,除了记起鲁迅在《纪念刘和珍君》等文中,对当时一些“学者文人”的鞭挞揭露之外,还想起明末张溥的《五人墓碑记》开头一段话:
    
    五人者,盖当蓼洲周公之被逮,激于义而死焉者也。
    
    这说的是,墓中五位死者,因为当时苏州长官周顺昌被奸党魏忠贤手下逮捕迫害,出于义愤抗击刑警,造成“吴民之乱”,事后被当局处死。
    
    但魏忠贤到底邪不胜正,遗臭万年。那五位苏州市民则终获平反,并流芳青史。
    
    毫无疑问,被作者指为“暴徒”的那些瓮安市民,将来必然也有这样的一天!
    
    (08-7-1)凌晨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7/20080701014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