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瓮安公民抗暴大起义:《纪念李树芬君》
(博讯2008年06月30日发表)

    止水

    发表于:2008-06-29

     一 (博讯 boxun.com)

    中华民国九十七年六月二十九日,就是国立贵州瓮安县四所中学学生为二十八日在瓮安县政府和巡捕房前为遇害的李树芬及家属抗议游行的第二天,我独在水园里徘徊,遇见某君,前来问我道,“水哥可曾为李树芬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他就正告我,“先生还是写一点罢;李树芬生前就很爱看先生的帖子。”

    这是我知道的,凡我所编辑的帖子,大概是因为往往有始无终之故罢,回复一向就甚为寥落,然而在这样的生活艰难中,毅然预定了《文集》〔3〕全部的就有她。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死者毫不相干,但在生者,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在天之灵”,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 ——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一个青年女孩的血,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几个所谓正人君子的版主的行为,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后死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逝者的灵前。

    二

    真正的无知群众,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

    我们还在这样的世上活着;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五月十二日也已过几星期了,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三

    我在二十八日早晨,才知道上午有无知群众向执政府上访的事;下午便得到噩耗,说卫队居然武斗,死伤至数十人,李树芬君是不是自杀?我对于这些传说,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國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下有残到这地步。况且始终微笑着的和蔼的李树芬君,还有那些无端在府门前喋血的无知群众呢?

    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她自己的尸骸。还有一具,是她的叔父。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杀害,简直是谋杀,因为她胃里根本没有水痕。

    但政府就有令,说他们是“无知群众”!

    但接着就有流言,说他们是受人利用的。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四

    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有限的几个生命,在中國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无恶意的闲人以饭后的谈资,或者给有恶意的闲人作“流言”的种子。至于此外的深的意义,我总觉得很寥寥,因为这实在不过是徒手的请愿。人类的血战前行的历史,正如煤的形成,当时用大量的木材,结果却只是一小块,但请愿是不在其中的,更何况是徒手。

    然而既然有了血痕了,当然不觉要扩大。至少,也当浸渍了亲族;师友,爱人的心,纵使时光流驶,洗成绯红,也会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微笑的和蔼的旧影。陶潜〔4〕说过,“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倘能如此,这也就够了。

    五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國人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当局者竟会这样地凶残,一是流言家竟至如此之下劣,一是中國的女性临难竟能如是之从容。

    我目睹中國女子的办事,是始于今年的汶川的,虽然是少数,但看那干练坚决,百折不回的气概,曾经屡次为之感叹。至于这一回在弹雨中互相救助,虽殒身不恤的事实,则更足为中國女子的勇毅,虽遭阴谋秘计,压抑至数千年,而终于没有消亡的明证了。倘要寻求这一次死伤者对于将来的意义,意义就在此罢。

    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记念李树芬君!

    注释:

    〔1〕 最初发表于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九日CSDN《水源》周刊第七十四期。后被版主强行删除。

    〔2〕 李树芬(1993-2008) 贵州人,瓮安县某中学初三学生。

    〔3〕 《止水文集》 文艺刊物,止水编辑。

    〔4〕 陶潜 晋代诗人。参看注〔5〕。这里引用的是他所作《挽歌》中的四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6/20080630164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