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陈维健: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博讯2008年06月04日发表)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八九“六四”震惊中外的天安门血腥大屠杀过去十九周年了。随着中国的经济发展,随着以中国崛起为标志的北京奥运狂欢到来,天安门前的血迹已经被擦去,在中国这块土地上,记住六四这个日子的人,除那些倒在血泊中的孩子的家属还在哭泣以外,已没有多少人再去重拾那一段血腥的往事。
     (博讯 boxun.com)

    十九年来,“六四”虽然在这块土地上淡去,但是这块土地的屠杀依然每天都在发生,被剥夺了生存权的失地农民,下岗工人,那些生命朝不保夕的矿工,黑砖窑的童工,那些拿不到工钱以死相逼的民工,还有遍及城乡那些被生活所则了断生命的无助者,更有被血海冤仇逼得走投无路的上访部落,他们的生命在任人宰割。但是这样的屠杀却被中共媒体营造的莺歌燕舞所掩盖了。十九年来人们像猪一样地生活,人们可以淫乐,也可以不择手段地去发财,但对人间不平,却不能置一个“不”字。对于公共安全的事务也不能顾问。河流被污染了,一个一个癌症村在扩大,人们不能顾问,艾兹病,传染病流传了,人们不能顾问;食品有毒了,人们也不能顾问;地震的信息人们也不能顾问;虽然已经进入到信息化时代,但是这些有关公共安全的问题,依然掌握在集权者手中。四川大地震就在这样的人权环境下悄然发生了。
    
    32年前唐山大地震因制度原因,因独裁者毛泽东病危,而瞒报预测,造成了二十五万人的死亡。毛泽东去世以后,中国共产党的有识之士和中国民众,痛定思痛这场中国历史上惨绝人寰的灾难,决意要改变这个制度,还民众参政议政的权利,还民众了解公共安全信息的权利,使这样的惨案从此不要发生。为此,有关唐山大震的情况也一度解密,凤凰卫视采访了当时的有关人士,道出了被尘封了三十年之久的唐山大震的真相,这是一次既有长期预测,又有短期预测和中期预测,更有临震预测的大地震。然而唐山大地震的真相,并没有挽救三十二年后的今天四川大震惨案。为什么以25万条生命这样沉重的代价,都没惊醒我们的国家呢?因为从唐山大地震到现在的三十几年,中国社会虽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中国的整个制度依然是和毛时代一样,是相同的专制政治制度。是同一帮共产党人,特别是胡锦涛上台后,整个政治体制已经完全返回到毛泽东时代。因此当大震来临时他们所作同一的抉择。
    
    一九八九年中国发生了一场壮阔的“六四”民主运动,这一场运动是有可能防止天灾阻止人祸在中国大上再次发生的运动,这场运动是对毛时代祸国殃民专制政治反思的结果。人们意识到中国灾难的根本原因是专制政治,因此,一场争民主要自由的运动因中共开明派胡耀邦的去逝而爆发了。但不幸的是因中国专制势力依然在党内占有强大的势力,而导致这场民主运动以屠杀告终。党内开明派首领赵紫阳则遭受终生监禁。中国政治又逐渐回到毛的时代。“六四”以后,中共以经济开放来收买人心,以图赢得政权的合法性。由着经济带来的成果,“六四”的镇压,竟然成为中共的政绩,以为没有“六四”的镇压,就没有“六四”后的稳定,没有“六四”的镇压就没有现在的经济成果。但是“六四”镇压的恶果,并不因为经济的成果就能消除。
    
    2008年,“六四”十九周年的这一年,也是北京奥运举办的一年,中国的形势突然变得十分地凶险。年初一场大雪压迫着半个中国交通几乎瘫痪,三月份发生西藏血案,受到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紧接着奥运火炬海外传递遭受巨大的冲击,火炬几次被迫熄灭中断。继之中共在海外发起五星红旗舞遍天的疯狂民主族主义运动,引起国际社会巨大的反感,一些愤青将遭所在地的司法裁判,火炬回到中国后在狂热的欢迎中却几近骚乱。正当惊魂未定之时,一场巨大的灾难几乎遍及半个中国的四川大震已经在逼近中国。从种种临震前的信息和已透出的证据来看,中共当局在事前已经接到预报,但为奥运成败焦躁不安的中共领导所否决。 对于中共当局来说,如果对地震作出预报,必将对奥运的举行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甚至奥运火炬传递都将被迫中断,奥运也面临迫取消的危险。而奥运对于中共如同命根一样,一如当年唐山大震前,毛泽东是中共的命根子一样。于是当临震前的种种迹象,被反映到地方政府时,都被政府以权威的口气予以否定,对于流传的地震消息更是被斥之为造谣惑众加以追查,最终酿成惊天惨剧。
    
    如果我们假设“六四”民主运动成功了,在这二十年的时间,中国走上了民主的道路,有了新闻自由,有了组党自由,党和国家的领导人都通过选举产生,那么中国社会所产生的种种弊瑞就会得到有效的制约。特别是像地震这样公共性的大灾难来临时,信息若是公开透明的,地震预测不会是国家的最高机密,没有一级领导可以去瞒报预测,当他们接到地震预测时,报还是不报领导不能独断,需要通过议会辩论才能作出,而作为民选的议员,他们所需要负责的上级,不是别人而是为他投票的选民。四川政府也不需要向中央政府负责,中央不报,地方政府也可以报。作为地方政府他也只向四川人民负责,四川政府就有权向四川人民作出地震预报,根本不需要考虑什么全国的稳定,奥运的影响等中央政府考虑的东西。在这样的制度下,四川这场大震大量的民众的死亡是完全可以防止的。就像汶川那所在地震前一小时接到通知的学校一样,全校师生迅速撤离无一人丧亡。那些在地震中倒塌的学校,如果处在民主制度下也不可能产生豆腐渣工程,它施工的每一阶段都会得到认真的监督,就像香港援建在四川的64座希望小学一样没有一座在地震中倒塌。当我们看到在废墟中被埋的孩子,看着那瓦砾中挖掘出来,堆得如山的书包,看着那捧着孩子照片哭干了眼泪的母亲,我们想想如果十九年前那场六四民主运动成功的话,这样的灾祸会降临到他们身上吗?然而那一场运动被坦克和机枪所扼杀了。天安门的屠杀,屠杀的不仅仅是广场上争取民主自由的学生,而且也屠杀了今天在地震中死去的孩子。
    
    在专制政治之下,每一次屠杀都会说成这个政权对国家和人民的拯救。每一次天灾人祸都会成为这个政权歌功颂德的机会,他们会以铺天盖地的宣传来掩盖他的失误和罪恶。“六四”的屠杀,被称为对党和国家的挽救。西藏的屠杀被称为阻止了对国家的分裂。四川大震的救灾抢险被标榜为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又一次赢得了人民大救星的称号。而那些为民请民,揭露他们罪恶的人,那些良知未泯透出地震信息,救同胞于危难之中的勇士则被指为颠覆国家的罪犯,人民的公敌。在一个新闻和一切宣传被垄断的国家,一个是非被颠倒的社会,一个真正的爱国者只能是不怕被打成颠覆国家的人,一个真正热爱人民的人也同样只能是不怕被打成人民公敌的人。
    
    2008年“六四”十九周年之际,我们为“六四”烈士哭泣的同时,我们也为倒在地震废墟下的同胞哭泣,更为那些压倒在豆腐渣工程中的孩子哭泣。“六四”学生的在天之魂,将拥抱着这些孩子的天灵,他们的痛哭将声震中国的大地。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6/20080604093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