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简评杜导正对温家宝的破格宣传/张勤德
(博讯2007年10月05日发表)

    据网上信息,《亚洲周刊》等不少香港报刊报道:”今年9月7、8日,北京《炎黄春秋》杂志社社长、前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杜导正,作为特邀嘉宾,随同中国人民大学前副校长、著名理论家谢韬前来香港演讲“关于民主社会主义问题”。 “杜导正在多个场合都会一字一句朗读温家宝‘政府的一切权利,都是人民赋予的’;‘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不是背离的,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平等、博爱,不是资本主义所特有的,这是整个世界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共同形成的文明成果’”等多条语录。

    他们还说:“温家宝被左翼学者称为‘作秀’。但在网上,人们却纷纷反击。亲民的内在是爱民,这是一种个性情怀。关注民生,倾听民意,体察民情是温总理执政的工作作风”。

     9月19日杜导正再次接受《亚洲周刊》的采访,一再赞扬温家宝“近年来不断地呼吁民主自由”。杜同时大讲,要从“无产阶级专政和阶级斗争的思路中完全摆脱出来”。 (博讯 boxun.com)

    从这里,不难看出以下几点:

    (一)这是向胡锦涛总书记和我们党公开挑战。在胡总书记针对资改派(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改革观者)明确提出“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见《炎黄春秋》今年第2期谢韬文章)即以民主社会主义的旗帜取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旗帜,发表“6.25”讲话,强调我们只能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旗帜之后,杜导正们更加嚣张地到香港宣扬民主社会主义,进一步大树这面旗帜,这不能说没有一点向我们党示威和挑战的意味。

    (二)这是在故意激化矛盾,制造混乱。他们通过透露十七大报告稿的内容,一方面炫耀自已坚持以民主社会主义为旗帜的观点没遇到任何麻烦,一方面嘲讽社改派批判民主社会主义,强调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旗帜;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决心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高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旗帜,坚决反对“非毛化”的观点,“一个字也没有被吸收”。这难免使人怀疑他们是不是在故意破坏稳定局面。

    (三)这是极力把温家宝树为领袖。联系《炎黄春秋》的杜导正、李锐、杨继绳等数人多次到赵紫阳家中汇报情况、接受指令,认真落实他关于“中国社会的发展,无疑总会转向社会民主党的方向(指像欧洲的社会民主党那样实行民主社会主义);政治改革,就是要实行民主政治,开放党禁、报禁”等指示之类客观情况,来看杜导正们到处宣讲温家宝语录,并且特意点出温“执政”的问题,就不难认识到,其用心在于配合包括美国《时代周刊》把温家宝作为当前中国最有影响力人物的照片登在封面上之类现象在内,所表明的西方国家的战略意图。

    (四)这是为了用民主社会主义路线战胜科学社会主义路线。路线是决定一切的。杜导正们所作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推行民主社会主义路线。我们知道,民主社会主义主张的是以私有制为主体的混合经济,以多党制为核心的民主制,以指导思想多元化为特征的理论体系。因此,实行民主社会主义,必然导致我国像苏联那样发生党垮台、国解体的大悲剧。正是为了实现这一目的,他们极力把温家宝推举为“赵紫阳集团”的新领袖,即想把这一集团变成”赵温集团”。

    他们之所以把温家宝作为民主社会主义路线的代表,是认为温是推行以下四化的。

    一是经济私有化。在2005年“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温家宝公开向国内外宣告,家庭承包土地“永远不变”。这就表明他实际上主张的是走美国家庭农场式的资本主义私有化道路。因为,永远不变的经营权,实质上就变成了所有权。正是由于这种私有化改革观即资改观的影响,导致了国有资产大量流失等现象的严重存在。

    二是政治自由化。温家宝今年2月27日在《人民日报》等报刊发表的文章中,大力宣扬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平等、博爱等等,“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和“共同创造的文明成果”,因而在处理国家关系时不能“以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划线”。实际上,民主、法制、自由等等,虽然从形式上看,资本主义国家和社会主义国家有某些相同之处,但是两种民主事实上是有阶级性质上的不同的。例如,否定社会主义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和共产党的领导,在社会主义国家里违法,在资本主义国家里则合法;去推翻私有制和资产阶级专政,在资本主义国家里违法,在社会主义国家里则合法。因此,笼统、抽象地把民主、法制说成“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和“共同创造的文明成果”,并且在处理国家关系时不区分社会主义国家和资本主义国家,这种主张显然和戈尔巴乔夫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是相当接近的。

    在美国自由女神塑像下,温家宝大讲“基于自由的创造”,从实质上说这显然不是强调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的自由,而是在强调另一种自由。

    三是文化西方化。温家宝在上述文章中还说:“多样文化的并存、交汇和融合促进了人类的进步”;“不同文化之间不应该相互歧视、敌视、排斥,而应该相互尊重、相互学习,取长补短,共同形成和谐多彩的人类文化”。

    把社会主义文化和资本主义文化融合成“人类文化”,并说这种融合是促进人类进步的动力,这实质上是让社会主义文化向资本主义文化妥协以至投降。这和戈尔巴乔夫“新思维”的核心理念——全人类利益高于以无产阶级为代表的人民利益,因而应当放弃阶级斗争特别是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也比较接近。

    四是国家附庸化。正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一份报告所说,就中国已开放的产业而言,每个产业中排名前5位的企业几乎都由外资控制;中国28个主要产业中,外资在21个产业中拥有多数资产控制权。

    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张宏良指出:“对照一下我国外贸和发达国家市场价格就会发现,外贸利润的95%以上被外商拿走了”;“我们就是用这不到5%的利润,积累了1万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这意味着我们同时为国际垄断资本贡献了20万亿美元。”一些地方“给外资的优惠条件已经超出了经济领域,把以往帝国主义在华租界的法律特权都搬了出来,不惜牺牲国家主权吸引外资。”(《中华民族再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第3页)

    “仅2006年工商银行、中国银行等10家银行的购并、转让和上市,就导致10000亿金融资产流入外资金融机构的腰包。目前,外资金融机构仍在以相当于市场价格十分之一的惊人低价收购各地银行股份。这等于是把中资金融机构和一般散户的资金用行政力量拨给了外资金融机构!”(左大培、杨帆、韩德强、张宏良,《乌有之乡》2007年3月3日)

    因此,能不能讲清民主社会主义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区别,粉碎民主社会主义路线的猖狂进攻,对十七大每位代表的党性、人格,都是一场严峻的考验。结果究竟如何,全党、全国人民群众正拭目以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10/20071005212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