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薛祥彪对扬州城管、社区人员非法拘禁殴打受害人的血泪控诉
(博讯2007年05月09日发表)

    供稿:铁成
    
     本人薛祥彪,家住本市皮市街大芝麻巷38 号,早在2006 年扬州电视台、报纸等媒体同时均己报道"皮市街拓宽改造拆迁工程己结束,"事实上道路也已经按照古城道路整治要求己全面峻工,我家由城建整治部门并己按照古城办的规划己建起了古色古香的古墙。 (博讯 boxun.com)

    
     07 年4月26日,以社区、城管人员为首的一伙在无任何拆迁合法依据前提下违法参与拆迁,以拆迁为名将我妻子李志玲中午1时起,被非法拘禁断绝通讯逼迫其签字至次日凌晨方才将人放出,在此期间我先后报警要求警方干予将人放回家,警察来人讲"是政府行为,正在谈公事。"而不予理睬。 他们这些打着政府旗号的人非法拘禁我妻,居然还说是政府行为!
    
    4月28日下午3时为避免我妻再次遭受非法拘禁,本人同意与社区、城管在城南房管所内就此问题对话,至6时我要求回家吃饭,他们一伙四十余人不准我回家,扬言"今天拆迁问题不谈好,不签字不准走。"根本限止我的行动自由,我要小便他们一伙跟着我下楼,我在楼下想稍息片刻,把我连拖带打带到楼上办公室关起来,派人看着我。并轮流从精神上拆磨我漫骂我。夜 12时左右,广陵街办李强书记也来和我谈,和我软硬兼施后讲"今天不谈好,不行你有苦吃。"然后他们一伙十几人把我带到楼下一个大房间内,进去后就有人把灯熄了,黑暗中就被一阵暴打,几分钟后又将灯打开反复十余次,把我坐在房子的角落里,随后街办、城管有人抓着我的头发说"签不签"。我不同意签,他们打我的人更多更猛。边打边讲"你要房子,不要命?"打得我鼻孔出血鲜血直流,打后有人要我脸对着墙,站着立正手放好,就把我当着罪犯一样对待,稍息片刻后,又有多人对着我暴力殴打,深夜我大喊"救命救命"他们就捂着我的嘴,我相信夜深人静周围邻居应当会听到惨叫声不绝于耳。直至把我打在趴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还讲我装死,就是这样,还拿着红印油、拆迁合同放在我面前逼我签字捺手印。他们一伙就这样轮流打我折磨我,反反复复打了有十余次,他们还讲"今天不签字,马上把你带到小茅山,那里更没有人你死了都没人知道。"天刚亮时他们见我誓死也不肯签字,最后一伙人强行将我手指捺上红印油,要往拆迁合同上捺手印,我用尽最后的一点力量用嘴咬着拆迁合同,他们用力抢夺将合同撕的碎片后,他们又拿出拆迁合同,先对我一阵暴打,后十几人强捺我签字捺手印,遭到我最后的反抗方才罢休。最后把我的上身衣服脱的精光,并上下搜我的衣服及身体,连我的鞋子也脱下搜查,抢走我身上的录音笔、手机,还有被打撕坏的有血斑外衣,将我脸上血迹洗去,约六时左右他们才放我,出门后我痛苦万分倒在路边休息。
    
    在我被非法拘禁期间,我父亲曾先后多次报警,并告之被关押处要求解救,警方以无法进门为由拒绝解救。
    
    后我到东关派出所报案,警方作了笔录,在派出所内我的手上还留着红印油,身体、脸上、头上留下的伤痕警方作了摄像记录。
    
    为拆迁我家房子他们一伙采取惨忍的手段,听了都毛骨悚然,前者 2006年10月23月拆迁公司为拆除我家门楼,将我母亲董玉兰手脚捆绑,妻李志玲遭男子强捺床上受到非礼,父薛瑞荣被反手扭绑。后者2007年2月5日城管、社区一伙在无任何法律依据前提下,又要强行拆除过道、厨房,我被逼迫上楼汽油浇身要自焚。甚者 2006年12月22日我堂哥薛祥谷强拆中在屋内被活活砸死,惨不忍睹!!!
    
    烟花三月下的扬州,在联合国颁发的"人居奖"的光环下,民不得安身,何耒人居?人权受到严重侵害,正义无法得到伸张!!这些到底为什么?百姓的灾难何时何日才能结束??举头问浩瀚的星空,放眼问滔滔的长江,低头问苍茫的大地,尽管我嘶哑喉咙己经发不出声音,尽管我身体每一个细胞都悲痛得战栗,但是,它们依旧无语,谁耒回答我???!!! .
    
    控诉人:薛祥彪
    手机: 13056356937
    小灵通 : 0514一2824055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5/20070509084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