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武宜三:楊恒均很難過,但胡錦濤、溫家寶不難過
(博讯2007年04月28日发表)

    武宜三更多文章请看武宜三专栏

【提要:中國的《憲法》大約還不如女人的月經帶,因為月經帶至少會被用上一次,可是中國的《憲法》誰用過了?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鄧小平、江澤民、李鵬、朱鎔基、胡錦濤、溫家寶都是殺人如麻的劊子手,殺人的革命傳統不但代代相傳、而且發揚光大了。日本人用機關槍,德國人用煤氣,中國共產黨除了機關槍、監獄和勞改外,還用礦井、用工業事故、用有毒食品、用汚染的江河!胡錦濤們把“驚悉”、“悲痛”、“深切同情”、“誠摯慰問”、“沉痛哀悼”等詞匯統統送給了外國人,而與中國人無緣。原來天天把“愛國主義”掛在口上的中共權貴集團只是一批對中國人民毫無感情、甚至充滿敵意的賣國賊!】
     (博讯 boxun.com)
    
    
    以寫政治間諜小說《致命》三部曲聞名海內外的楊恒均先生,原來還是個多管閑事的人。他在昨天,即2007年4月27日,又有一篇大作出世,這篇大作叫《今天心裏很難過》。
    
    楊兄長袖長舞,亦文亦商,入有豪宅,出有靚車,難過什麼呢?原來楊兄昨天吃過晚飯後,在他的公舘 廣州白雲區“匯僑新城”附近目睹了一宗暴行:八點二十五分左右,在新市南路,“兩個壯實的男人把一個男人按在地上,其中一個扯下趴在地上男人的褲帶,把他的手反捆,地上的人好像死了一樣,把頭埋在地上,弓著背,一動也不動。”圍觀者說地上的人偷了人家一個電腦,正好經過的四個“治安員”就把他狠狠打了一頓。
    
    接著一輛小箱子貨車疾馳而來,車上下來三個粗壯的漢子。他們怒氣衝衝,其中一個一下子抓起地上的人,另外兩個同時踢出一腳,那個“小偷”像風中的破絮,被踢得飛起來又落下去。他瘦削、黝黑的臉上有三條正在流的血;地上已有兩灘血了。另一個又揪起小偷的頭髮,另兩個再狠狠地踢他,每一腳都落在腰上、屁股上、或者大胯上,就這樣一腳又一腳的把他踢到箱子車的後箱門。這時兩個“治安員”互相看了一眼,然後不約而同地踢出一腳,竟然活生生地把那個“小偷”踢到離地一米多高的車廂裏……
    
    那輛車子揚長而去,楊兄這時才意識到那些打人、抓人的人沒有一個穿制服,帶警棍的,那個車只是普通的民用貨車,他記下了車牌號:粵AMG367。
    
    圍觀者說反正打的是“小偷”,是什麼人打的有什麼關係。大家都散開了,又若無其事地該幹什麼還是幹什麼。楊兄“的心卻一下子沉到了谷底,難過得要命。”他想起幾年前一個叫孫志剛的被活活打死,他知道“以正義和維護公義的名義”打死人的事時有發生,至於屈打成招,或者把人打殘廢,更是屢見不鮮。人們 為什麼對自己的同類如此殘忍!
    
    那些對雙手反綁在背後的人惡狠狠地踢出一腳又一腳的人是誰?誰賦予這些人有打人的權力?!
    
    楊兄太年輕,太沒有見識了,所以少見多怪、才會大驚小怪。例如年紀大一點的鐵流先生,他就親眼看到了更壯觀的場面:我們黨在五十年代土改、鎮反的時候,可是幾十個一批、幾十個一批的把人拉出去槍斃的。因為毛澤東同志說過,上海這樣的大城市“在今年一年內,恐怕需要處決一二千人,才能解決問題。”“天津準備於今年一年內殺一千五百人(已殺一百五十人),四月底以前先殺五百人。我希望上海、南京、青島、廣州、武漢及其他大城市、中等城市,都有一個幾個月至今年年底的切實的鎮反計畫”,“都能大殺幾批”。所以,當時全中國都在熱火朝天的開展殺人比賽。
    
    僅僅在1950年至1953年的“鎮壓反革命運動”中,就殺關管了三百多萬人,消滅了二百四十萬。之前的1946年至1950年的“土地改革運動”中,已經殺了二百多萬地主、富農。
    
    之後,三五反、反胡風、肅反、反右,哪一次都是殺人如麻。三年人禍,三千多萬人被活活餓死。文化大革命中殺死、打死、逼死的有二千多萬,當年十二歲的何清漣,不但聽到了湖南道縣大殺“二十一種人及其家屬”,大街小巷到處都是屍體,堆在城牆邊沒被掩埋的就有上千具的消息。 而且親眼看到了資江上“每天有幾十具乃至上百具屍體順流漂下,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死狀奇特。”
    
    楊兄悲天憫人,想向農民工們講述新通過的法律,告訴他們法律不但保護好人,也保護所謂的壞人;然而,毛澤東1949年12月在蘇聯說:“為了世界革命的勝利,我們中國準備死三億人。”這三億不是好人嗎?
    
    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鄧小平如此,江澤民、李鵬、朱鎔基也如此,胡錦濤、溫家寶仍然如此,他們都是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殺人的革命傳統不但代代相傳、而且發揚光大了。請隨便看看今年以來的幾起“殺人事件”吧:
    
    4月23日,重慶市客車墜橋事故,死亡人數達26人。
    
    4月19日,河北省邯鄲峰峰集團大淑村煤礦發生煤與瓦斯突出事故,已造成11人死亡,6人下落不明。請注意:在礦井的“下落不明”,意味著什麼?
    
    4月18日,遼寧省鐵嶺市清河特鋼有限公司發生鋼水包脫落事故,32人死亡。
    
    4月16日,河南平頂山市寶豐縣周莊鎮王莊煤礦發生爆炸,33名礦工被困井下,當局決定封井滅火,33名活生生的礦工生命就這樣封掉了。
    
    4月16日,湖南省株洲市攸縣黃豐鎮長城煤礦發生透水事故,12人被困,目前仍未救出。
    
    4月16日,內蒙古自治區烏拉特前旗拴馬樁溝發生煤礦塌方,4名礦工被困。
    
    4月1日,四川芙蓉集團白皎煤礦煤與瓦斯突出,造成4人死亡、9人受傷。
    
    3月31日,湖北省大冶市大箕鋪鎮大志山銅礦發生透水事故。6名被困井下的礦工生還機會渺茫。
    
    3月28日,山西省臨汾市餘家嶺煤礦瓦斯爆炸事件,死亡人數上升至26人。
    
    3月27日,貴州省汪家寨煤礦發生煤與瓦斯突出事故,造成10人死亡。
    
    3月18日,山西省晉城市城區西上莊辦事處苗匠煤礦發生瓦斯爆炸,死亡人數升至20人,1名礦工被困井下生死不明。
    
    3月15日,一輛從四川瀘州市開往陝西西安市的大客車在陝西漢中墜入褒河水庫,25人遇難。
    
    3月10日,遼寧省撫順礦業集團老虎台煤礦發生透水事故,造成22人死亡,7人下落不明。
    
    1月28日,貴州省煤礦瓦斯爆炸,致11名礦工遇難,5名礦工下落不明。
    
    煤礦是中國的高危行業。每年有5千多礦工死於礦難。新華社報導,中國去年共發生2,845起煤礦事故,造成4,746人死亡。其他事故也死人無數。
    
    這是另一種形式的集體屠殺!日本人用機關槍,德國人用煤氣,中國共產黨除了機關槍、監獄和勞改外,還用礦井、用工業事故、用有毒食品、用汚染的江河!
    
    說他們漠視生命,也不盡然。他們對自己的生命卻極為珍重,中國公共衛生系統一個報告指出,中國醫療衛生資源分配嚴重不公。占總人口百分之30的城市人口享有百分之80的衛生資源;而其中絕大部份又為高幹和退休高幹所霸佔。
    
    他們對外國人的生命也很重視。4月16日美國佛吉尼亞理工大學發生槍擊案,造成33人死亡後,對本國死人從來是熟視無睹、麻木泠血到了極點的胡錦濤、李肇星,就狗顛屁股的忙不疊致電布、賴斯表示什麼慰問,胡錦濤電文如下:
    
    驚悉美國佛吉尼亞理工大學發生槍擊慘案。值此悲痛時刻,我代表中國政府和人民並以我個人名義,向閣下、美國政府和人民表示深切同情和誠摯慰問,向遇難者表示沉痛哀悼,祝願負傷者早日痊癒。
    
    胡錦濤們把“驚悉”、“悲痛”、“深切同情”、“誠摯慰問”、“沉痛哀悼”等詞匯統統送給了外國人,而與中國人無緣。原來天天把愛國主義掛在口上的中共權貴集團只是一批對中國人毫無感情、甚至充滿敵意的賣國賊!
    
    可惜這夥賣國賊卻把熱臉貼到了冷屁股上,布休、賴斯並沒有“禮尚往來”,向中國發電對中國的死難者表示同情;楊恒均對此也是憤憤不平,楊兄當然知道“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布什憑什麼向給中共出賣了的中國人民發慰問電呢?
    
    這是例外:4月24日,中資石油公司項目組在埃塞俄比亞遭武裝襲擊,9名中國工人死亡,1人輕傷,7人被綁架;中國政府居然“強烈譴責這一武裝襲擊暴行,對中國和埃塞俄比亞遇難者表示哀悼,對其家屬及傷者表示深切慰問。外交部、商務部、中國駐埃塞使館和有關企業等……向埃塞俄比亞方面提出緊急交涉,要求全力搜救遇襲中國人,確保其安全獲釋,並切實採取有效措施,保護在埃塞俄比亞的中資機構人員的生命和財產安全,協助做好善後工作。”這是因為這幾個中國人是死在外國----而且可以抗議一下的小國。
    
    楊恒均有雄心壯志,打算給農民工講《憲法》和人權,講關心和愛心。然而我黨的傳統卻是專殺好人、專殺自己人。至於《憲法》,更是笑話,中國的《憲法》大約還不如女人的月經帶,因為月經帶至少會被用上一次,可是中國的《憲法》誰用過了?毛澤東倒用過,不過他那次除了《憲法》、還拿著《黨章》來教訓劉少奇和鄧小平,所以只能算用了半次。到了劉少奇也想用的時候,《憲法》早已成了廢紙了。
    
    《憲法》即是廢紙,“人為刀俎,我為魚肉”,這就是中國人的命運。所以,難過的只有楊恒均,胡錦濤、溫家寶並不難過。
    
    28apr2007於流浮山寨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Modified on 2007/4/29)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4/20070428213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