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武宜三:新华社法律顧問对博讯网一则不负责任评论的回应
(博讯2007年01月19日发表)

    武宜三更多文章请看武宜三专栏
    (武宜三按)在《海納百川》網看到秋風轉貼的新华社法律顧問《对博讯网一则不负责任评论的回应》,對本人絕對負責任的 《牛屄列傳----新华社恶霸孙振军:一条底裤就值二千多元》作了"不負責任"的批評。
     (博讯 boxun.com)

    首先,所謂"新华社法律顧問 "沒名、沒姓、沒單位,不知是否假冒偽劣;其次,這個" 新华社法律顧問"竟是文盲,連" 孙振军:《我是怎样教育香港导游的》,〈杂文月刊〉2007 年一月号〔上〕,河北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都看不懂,把 2007年一月當作" 两年前 "。第三,新華社雖名曰國家通訊社,實是特務情報機,分屬於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統戰部、組織部、宣傳部,國務院安全部、公安部,中央軍委總參謀部之二、三、四部,乃黨國之要害機關,人數多達數百萬; " 法律顧問"何能何膽,敢查它的人事檔案?!而且查得這樣快!
    
    親愛的" 新华社法律顧問"先生:您說對了,《牛屄列傳----新华社恶霸孙振军:一条底裤就值二千多元》和所有文章一樣,都是編造的。區別只在於本人是用事實來編造,而閣下和閣下所效力的新華社卻是用假大空來編造。
    
    孙振军的文章《我是怎样教育香港导游的》刊登在《杂文月刊〉2007 年一月〔上〕期,第51 頁;該雜誌是河北日报报业集团主办的,總編輯是閻長霖;地址在石家莊市裕華東路86 号;編輯部電話:0311—88632734 、88632735 。這是海內外著名的雜文刊物,豈容"謬誤"!
    
    《我是怎样教育香港导游的》的語氣、文風,完全與新華社惡霸相吻合;所叙述的場景,也完全與香港去年七月一日的情况相一致。至於有沒有"孙振军"這個人,那是新華社的事;新華社既然能報導1958 年湖北省麻城縣糧食畝產早稻 36,956斤、 1989 年六月四日天安門廣場沒有一個人死亡,那麼說"没有名叫'孙振军'的这样一个人",又有啥子稀奇呢?
    
    以下為 新华社法律顧問《对博讯网一则不负责任评论的回应》全文:
    
    博讯新闻网1 月11 日在其网页上粘贴了一篇署名武宜三的" 评论" ,题为《新华社恶霸孙振军:一条底裤就值2000 多元》。这是一篇纯属编造的文章。
    
    武宜三的评论是针对一个名为 "孙振军 "的人在互联网上发表的一篇文章所写的 "读后感 "。评论完全建立在虚假事实基础之上,不仅由此引发的评论是失实和错误的,而且由于毫不负责地随意引用网上帖文,进一步传播了谬误信息。武宜三文章存在两大不实之处:
    
    第一,新华社没有名为 "孙振军 "的职工。武宜三文章称: "孙振军者,乃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通讯社 ——新华通讯社即 '新华社 '的雇员也 ……。 "经查核,新华社 ——包括总社、国内各分社和各驻外分社,根本没有名叫 "孙振军 "的这样一个人。
    
    第二,新华社有明文规定,严禁以培训、调研名义搞公款旅游活动。而武宜三援引 "孙振军 "的文章称: "2006年夏,新华社组织了一次培训、调研。结束的时候,有参访港、澳等地 ……的安排。 "经查核, 2006年夏天,新华社没有组织过任何赴港澳培训活动,更谈不上其中带有 "参访港、澳等地 ……的安排 "。
    
    鉴于新华社根本没有 "孙振军 "这个人,其网上文章不管出于何种目的,通过冒名 "新华社记者 "的方式,故意散布诋毁新华社声誉的谣言,不仅文章内容纯属捏造、不足为信,而且涉嫌中伤诽谤。时隔两年后,武宜三随意引用和散布谬误信息并妄加评论,除了反映其缺乏起码的职业道德、职业素养和职业操守,其发表评论的动机也十分值得怀疑。
    
    有关评论和帖文所散布的不实之辞,给新华社的声誉和利益造成了损害,侵犯了新华社的名誉权,我们要求文章作者和刊登者以适当方式加以澄清,设法予以补救。同时,我们保留继续依法追究的权利。
    
    新华社法律顾问
    2007 年1 月16 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1/20070119164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