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林金芳:誰是“萬能”又“失控”的城管罪魁禍首?
(博讯2006年09月07日发表)

    
    萬能的城管,失控的城管,誰是“妖魔化”城管的罪魁禍首?
     (博讯 boxun.com)

    ● 林金芳 (南昌 歐洲導報社轉發原創稿)
    
    城管又打人了!這一次,受害者是一個賣瓜老漢,據報道稱,一唐姓大爺在賣瓜回家途中,被一群自稱是城管執法人員從三輪車上拖下來,並要交納罰款50元。唐大爺不從,城管執法人員將其車上的西瓜砸爛後,將唐大爺強行拖行近300米。在拖行過程中對其拳打腳踢,並將其車上180余元現金強行收走。(《華西都市報》9月7日)
    
    城管“野蠻執法”算不上什麼新聞了,什麼“將賣水果的少年打殘”,“將小販的小腿打折”,還有“城管打城管”等等,不一而足。對城管,公眾和大眾媒體似乎也從來沒有什麼好評價,好不容易有個正面報導,說某市城管將罰沒品送給低保戶,卻仍然逃不了“做秀”、“惺惺作態”的惡評。城管,據說是“創建衛生城市”的排頭兵,然而,現實中卻不斷被“妖魔化”。
    
    誰是“妖魔化”城管的罪魁禍首?在我看來,只能是城管本身。儘管我也相信,城管中的大多數人並不是人們所想像的那樣蠻不講理,然而,從法理上來看,城管的存在的合理性首先就值得懷疑。有個故事是這樣的,曾有做翻譯的帶團旅遊,老外見到某市城管制服上的“INSPECTOR”(監視員、檢驗員),問是什麼職業?結果翻譯解釋半天也講不清。因為,在英語環境中,根本就沒有對應的職業。
    
    城管算是個中國特色了,正如有評論者所言,他們不是員警,卻蓋著大蓋帽,管得比員警還多;他們也不是工商局的執法人員,可對小攤小販,他卻可以任意罰款;他們也不是環衛局的,然而,如果你亂吐痰,他又可以向你撕罰單。總之,大到城市規劃和工程建設,市政工程設施,城市綠化,小到市容與衛生環境,占道經營、廣告設施、停車場及小攤小販,城管就像一個萬金油,別人能管的他可以管,別人不能管的,他也能管。
    
    誰敢在大街上“光明正大”的砸攤打人?我想,員警是不敢的,工商行政管理人員等也不敢,否則,他們就會受到紀律懲罰,前途盡失。或許,只有城管敢這樣做,他們大多數人本就是臨時工,招之即來,揮之即去,根本沒什麼約束。雖然現代社會我們無法在國外找到與城管相應的職業,但是,若要說在古代,卻並不難。比如說中國歷史上的“縣衙差役”。
    
    按常理,古代的縣衙差役屬於官府的差遣人員,社會地位並不高,而且一般都是無償勞役,平時得點伙食費而已,並不在國家行政編制之內。然而,這並不妨礙“衙役”成為古代社會最熱門的職業。作為聯結官僚和普通百姓之間的紐帶,“衙役”也是什麼都做,什麼押解犯人、看門、傳送文書、摧征賦稅、維持治安、把守關卡等等。以至到清朝,形成了一種“與胥吏共天下”的特殊局面。同樣,衙役在民間也沒有落下什麼好名聲,往往成了欺善怕惡、為虎作倀的代名詞。
    
    一種執法行為要具有合理性,執行者首先就必須“名正”,否則就不可能“言順”;一種職業沒有合理的職業範疇是可怕的,就像古代的那種“縣衙差役”,儘管每一個朝代都大力整頓過,但最終還是擺脫不了“失控”的結局。如果說這是封建專制社會的局限性的話,那麼,今天,對於城管的“失控”,我們是沒有理由再落入歷史窠臼的。在我看來,城管是一種以往封建執法觀念中的遺留物,作為一種過度產物,立法整合是城管唯一的改革方向。□
    
    (新聞鏈結:http://news.163.com/06/0907/03/2QCTU83900011229.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9/20060907214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