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跟着吴敬琏老先生捣浆糊
(博讯2006年09月06日发表)

    
    作者:肖良
     2006/09/05 (博讯 boxun.com)

    
      吴敬琏老先生老当益壮,不久前在一个以“收入分配”为主题的论坛上指出,导致贫富差距不断加大的因素有两个,一个是腐败,另一个就是垄断。一石激起千层浪,这场波及全社会的大辩论至今未见有停止的迹象。吴老先生此前曾怒斥他人发起改革论争是“捣浆糊”,而此番主要锋芒指向电力行业高薪的论争则是吴老先生上面这一番一言九鼎的高论引起的,直搅得江湖动荡不已,如同电视剧《武林外传》中郭芙蓉的行为语言――排山倒海。
    
      腐败是祸根,这谁都认同。可这几十年大力反腐,咱老百姓只见到越反越腐,前腐后继,一个腐败者倒下去,一百个腐败者结成团。吴老先生在论坛上那番宏论对反腐败所起的作用微乎其微,对“反垄断”的效果却非常明显。腐败这个问题很深奥,就像探讨经济学家和大公司独董的关系一样,兼职还要保持良心,难。所以我这里只探讨垄断。
    
      没有这场大辩论之前,笔者对什么是垄断基本不懂,通过学习,也了解个大概其。联想到前几年美国的微软也差点被肢解,始知这垄断其实不只是指国企,也包括民企(或称私企)。但如果在中国说垄断行业,似乎其矛头仅仅是指向国企。
    
      诚然,吴老先生的矛头并没有具体指向电力行业,是媒体披露电力行业“抄表工年薪十万”云云。按说垄断行业还有石油、铁路、电信、金融、烟草等等,为什么电力最招风?电信、金融的从业人数较少,石油、铁路的从业人数可不算少。可是石油、铁路分布不及电力广。石油算上加油站分布也很广,但没有电力在各城市的大楼高。油管在地下,高压线天空;油田井架高,电厂的烟囱更醒目。石油高层收入不一定比电力高层少,但其接触社会群众的机会少,可能是人们眼不见,心不烦。
    
      看网上辩论,方知电力行业内部收入同样是苦乐不均。发电、供电、基建、修造各不相同,沿海发达地区和北方、西部地区不同,发电企业中几大集团各有不同,新厂大厂收入高,小厂旧厂低,企业内部还有全民、集体、临时工等差别。有的电力企业里职工快到退休年龄还只月收入一千元左右,住在四五十米的小房子里,如四川江油电厂职工就在网上抱怨他们的住宅在本市属贫民窟。
    
      为什么电力行业总体上比较富裕?笔者根据自身体会算了一下改革开放前后的民用电价。改革前,电价在每千瓦时一角钱以下,职工基本收入在每月四十元左右。改革后,电价每千瓦时不到一元,职工收入多在四百元以上,电价增长不到十倍,收入一般超过十倍,而且现在职工供养人口比改革前少。农村情况我不大了解,估计差不多。那么电力行业为什么收入增长明显?我的理解是用电需求增长得快。几十年前城市居民主要用电是照明,后来渐渐增添收音机、电视机、冰箱等越来越多的家用电器,此外还有其它用电,每天24小时离不开电,这样总的用电量比以往有大的提高。
    
      以每户每月用电100千瓦时计算,如果每千瓦时电价增长五分钱,以前100元,现在105元,每户每月多花5元钱,对老百姓生活影响应当不是很大。时下我们听到最多的是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买不起房,很少听人说到用不起电。可见问题出在电力行业自身收入上,而不是对用户收费多少上面。只是因为你富了,还要涨价,才会引起不满。
    
      按吴老先生的意思,垄断导致收入差距大,人民群众不满。可是群众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买不起房的原因何在?是因为医疗产业化、教育产业化、住房市场化。石油价格“和国际接轨”,涨了,咱想办法能不用就不用,能少用就少用点油,电少用就很难。煤价涨了,电价随着一涨大家就一齐喊痛。现在国家管电价,控制不让涨或少涨,真要是打破垄断,电力短缺,供不应求,怎么来控制电费不让涨价呢?电费随便涨,收入差距岂不更大了吗?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有个范副秘书长,公开讲电力行业收入合理合法,被一位朱先生质疑(见8月17日《南方周末》)。我觉得范的这话多少有些道理,只要把高层腐败排除,其它基本上属于合理合法。国家要扩大中等收入阶层,电力行业中大部分人在中国目前属中等收入,还有不少低收入的,依我看把电力行业中的低收入提上来正当其时。当然全国大部分低收入者都应当着力提高,着力两个字说明这是我国目前解决收入分配问题的重点。朱对范副秘书长本人的收入置疑,(他的退休金不到2000元)当然了,他在中电联当副秘书长会不会白尽义务,咱不知道,也不想深究。范还说现在电力职工“已经到了本科以上水平”,我看这话也不算错。因为倍受世人瞩目的收入高的那部分电力企业的职工真的已经到了本科水平,几十万上百万千瓦的电力企业只管发电,用人几百,把检修后勤等等统统外包。当然咱们不讨论那些有文凭无水平和假文凭的问题或者在上级机关不创造任何效益的官吏。全社会议论的是什么?他们看到的就是这些高收入的,肯定不是议论月收入1000元以下的电力职工。在网上亮相的都是喊冤的,赚得多的全躲在角落里偷着乐呢。对于某些收入高的电力企业,我是指生产单位,不是上级机关,如果人员紧张,工作任务重,不妨增加一些人,把较高工资降下来,避免这些人过劳。
    
      相反,我对范副秘书长下面这段话有点异议。对于收入高的解读,范说,电力行业这些年来通过减员增效、提高职工素质,使得全行业的生产力有了一定程度的提升。职工学历肯定是提高了,素质是否相应提高了我说不清楚。但生产力的提升主要是靠投资新设备,当然了,新设备靠高学历的人来管理,从这点上说素质还是提高了。我想重点提及的是所谓减员增效。连厉以宁都说减员增效是馊主意了,范还在这夸减员增效呢。新企业用人少,但那不是减员。凡是减员的企业,从企业角度看是增效了,从企业官员角度看更增效了。可是在被减下去的人员那里,分明是减效了。减员是否增效,要看社会失业率,失业率增大,企业增效,国家不增效,假如发电量不变,严格来说,不算增效。
    
      从吴老先生的话题――导致贫富差距两大因素说到这,原因终于找到了。老先生说贫富差距是垄断造成的,老百姓看到的是减员、下岗和老板压低工资造成的。前几年的减员增效,以及其它一系列的“改革”措施,造成一部分人收入下降,另一部分人(主要是领导)收入大大提高,贫富差距拉大,引起矛盾冲突丛生,全社会瞩目,才有了今天这一场大辩论。有人提出一次分配和二次分配的问题。二次分配能否纠正一次分配的过失?即使能纠正,是不是有点脱裤子放屁,费二遍事?
    
      还是在8月17日的《南方周末》上,又有四位专家在辩论该不该拆分国家电网。诸如主辅分离、输配售电分离,搞得我一头雾水。我只知道,为什么主业电力职工收入高?因为把辅业分离出去了嘛。把运行和检修分离,检修揽不到活就会收入低。此外还会出现一些责任纠纷扯皮的问题。例如阜新电厂刚刚一分为三,检修运行因利益纠纷,冬天生活区暖气不热,职工家属进厂强烈要求领导想措施让大家过个不挨冻的狗年春节。企业剥离教育归社会,大多数原来收入低的教师欢迎,原来收入高的企业教师反对。石油、电力、铁路剥离教育,都遇到很大阻力,这档子事现在还没完,又有专家要继续“攻坚”。有一句成语叫生吞活剥,企业兼并或剥离,分或合,都要合情合理才好。强扭的瓜不甜,棒打鸳鸯,拉郞配,结果没有好的。封建家长们想一出是一套,只会造成终生的一处处感情创伤、一桩桩血泪情仇。
    
      吴老先生说贫富差距的原因是垄断,咱打破垄断可又扩大了贫富差距,左右都是垄断的过错,著名经济学家不倒霉,只有垄断挨骂,百姓倒霉。讨论来讨论去,到头来我是越想越糊涂,满脑袋全是浆糊,只盼望有哪位著名经济学家给俺说清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9/20060906223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