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武宜三:你们遇上的是一群奴才
(博讯2006年02月17日发表)

    武宜三更多文章请看武宜三专栏

----痛读《李大同、卢跃刚对<冰点>停刊的联合声明》
     (博讯 boxun.com)

    《李大同、卢跃刚对<冰点>停刊的联合声明》说,李大同在2月6日将给中纪委的《关于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被违法停刊整顿的申告》正式交给《中国青年报》报社党组书记王宏猷,王满口答应按照程序一定将《申告书》送到,并给予回执。"他之所以痛快应承,出于一个党员的常识:党组织有义务逐级转交党员的申诉。"
    
    "然而拖延了7天后,在李大同的追问下,王书记1(似应为2——武宜三註)月13日终于转达了团中央的回复:在经多人研究了党的各项章程之后,认为上级党组织没有义务一定要转交党员的申诉,所以决定不予将此《申告》向中纪委转交,退回本人自行处理。"
    
    "多人"者,几个人也。这几个人,是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呢还是团中央党组成员?连这个都不敢透露、都要遮遮掩掩。原本号称朝气蓬勃的团中央如今已经变成了畏畏缩编的阴沟老鼠,见不得光了。
    
    "研究了党的各项章程", "研究"肯定是"研究"了,而且是战战兢兢、诚惶诚恐地"研究".只是"研究"的不是什么"党的各项章程",而党的各项潜章程,即吴思先生所谓的"潜规则"、潜制度。因为不管是中共《党章》,还是《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这"多人"都有代李大同转交的义务,而且还"不得推诿".
    
    在人身依附的独裁专制制度下,一个官员的命运、前途是掌握在上级手中;上级是主子,下级就必须是奴才。团中央的几个小官的小命儿掌握在包括中宣部在内党中央各部门手中,他们只是命运操之在人的一群奴才;所以,他们怎么敢把李大同控告中宣部的状子转交给中纪委呢?
    
    正如一名高干所说:党错,我也错:"紧跟"!党错,我不错:"反党"!在一党专政、领袖独裁的体制中,"党"只是各级党组织一把手——主席或总书记、第一书记、支部书记的代名词而已。李井泉、吴芝圃、曾希圣,毛错我也错,纵然饿死了几百万甚至一千多万人,尸骨如山、血债累累,但照样威福齐天、子贵妻荣;廖伯康、胡开明,毛错我不错,就得先倒霉、吃尽苦头;更倒霉的像彭德怀、张志新,还要落得家破人亡、死无葬身之地。
    
    现在彭德怀、张志新那样的特大风险也不敢说就没有了,但在升官发财的诱惑却更大了,他们能不选择寡廉鲜耻吗?而且这寡廉鲜耻也是中国共产党的光荣革命传统,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至迟已经在1959年的卢山会议上为他们的革命接班人树立了光辉榜样。
    
    他们还有"做人的道德底线"吗?没有了,他们只有做奴才的底线了,他们甚至连等因奉此、尸位素餐也算不上了。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就在1(疑为2)月16日下午,在明明知道《申告》尚未被中央有关领导看到之前,本报党组即向我们宣布了七条决定,核心内容是:免去李大同《冰点》周刊主编的职务,免去卢跃刚《冰点》周刊副主编的职务,二人都发配去报社的新闻研究所"的缘故了。
    
    在主子开腔之前就把主子们的"仇敌"赶尽杀绝,大概就是奴才对主子的最大効劳和最大贡献了吧。所以,团中央这"多人"自然又是最合格、最标准、最忠心的奴才。
    
    今天在香港出版的《亚洲周刊》说,北京消息人士表示,有关当局"没想到(《冰点》停刊)会影响到两岸关系,影响到中国'和平崛起'的国际形象".据悉,当局在让《冰点》准备复刊时,实际上并没要求《冰点》有关人员作检查,也没要求以换人作为复刊的条件,这也实在"令人搞不懂当局的葫芦里装的是什么药". (《亚洲周刊》2006年08期)
    
    现在葫芦打破、令人搞憧了,原来怕"影响两岸关系、影响中国'和平崛起'的国际形象"、没要求《冰点》有关人员作检查、没要求以换人作为复刊的条件,都是假的。"抽走《冰点》的灵魂":对李大同、卢跃刚秋后算账、实行卖国权贵阶级专政才是真的!
    
    李大同先生、卢跃刚先生,你们遇上的是一群奴才,一群为无法无天的卖国权贵流氓集团効忠的、在狼面前是羊、在羊面前是狼的、寡廉鲜耻、穷凶极恶的奴才,这是你们的悲哀,也是我的悲哀,更是我们这个百孔千疮、濒临绝境的国家和民族的悲哀!
    
    呜呼哀哉,呜呼哀哉。
    
    17-feb-2006於深圳湾畔
    
    (原载《新世纪新闻网》http://www.newcenturynews.com/Article/)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2/20060217210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