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罗善蒙:吴敬琏的自豪却是国家和人民的灾难
(博讯2006年01月18日发表)

    前些日,从新浪财经看到《吴敬琏:凭什么说主流经济学家误导了中国改革》一文。吴敬琏在文中坦言“中国的经济一直是被全世界瞩目的成就”、“全世界都承认20里中国经济发展得非常好”等等 。看得出,吴敬琏对中国的经济很“自豪”不已。殊不知,吴敬琏引以为豪的中国经济可能正给国家和人民带来一场巨大的灾难。
    
     20几年来,中国的经济确实比其以往多增长两个百分点左右,但我们要看看为了多追求这两个百分点,我们付出多少沉重的代价: (博讯 boxun.com)

    1.为能多这两个点的增长,我们不惜从一个比较公平的国家一跃变成世界最不公平、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其危险系数已远远超过了国际警戒线。城乡差距、地区差距、阶层差距已成一条鸿沟。少数富者纸醉金迷、花天酒地;而8亿农民、上亿民工、数千万下岗职工及数千万的城市无业贫民者等占人口近70%的穷者基本买不起房,上不起学,看不起病,甚至无隔夜之粮。经济增长的成就是主要长到少数人口袋里,而大多数人的增长则微乎其微。或许我们还沉醉解决了所谓的“温饱”问题的“自豪”之中,但如果我们不是自欺欺人的话,应该看到大多民众的“温饱”其实是建立在不求房、不求学、不求医的“三不求”之上而来,而一旦有这普通的“三求”,其“温饱”线立将与他离得很远,甚至让他比20年前还痛楚!
    2. 为能多这两个点的增长,我们国债累超3万亿以上,地方财政赤字1万亿以上,不少地方财政已处于濒临破产边缘。加上国家银行里的不良资产和拖欠的养老金,我国综合债务高达8万亿以上。相当于国民生产总值的50%以上,是国家财政收入的2.5倍以上。GPD多增了两点,债务多增了n个点?
    3. 为能多这两个点的增长,我们不惜通过无休止的扩大投资来拉动,并造就大量的泡沫过剩产能。钢铁过剩1.2亿吨,在建7000万吨;铁合金行业开工率仅为40%左右;焦炭行业产能超出1亿吨,在建和拟建各3000万吨;电石行业有一半能力放空;汽车产能过剩200万辆,在建和筹建能力分别为220万辆800万辆……手机、空调、彩电、VCD、服装等等,无不存在严重的产能过剩。适度过剩未必坏事,但严重过剩则将未来数年内化成数万亿的不良资产呆在银行里,将可能使我们成为下一个因经济泡沫化而长期陷入萧条的日本。
     4.为能多这两个点的增长,我们基本放弃了对科技的投入,荒废了老一代人辛辛苦苦打造的自主科技创新体系。20几年来在主要高科技领域与世界的距离不但没有缩小,反而被拉大了。市场上基本没有自主知识产权高科技产品,在出口领域更是外企的一统天下。04年来自美国的《外交》杂志称:从93年到2003年间,外企在我国高科技产品出口的统治地位愈加明显,其中在我机械产品出口所占的份额从35%上升到79%,在电子电信设备出口所占的份额从45%上升到74%,在电脑设备出口所占的份额从73%上升到92%,等等,这种情形几乎存在于中国所有的高科技工业部门。任何一个稍懂尊严的中国人,当看到这种数据后都应细细品味这份“自豪”的滋味!
     5. 为了多两个点的增长,由数千万人的鲜血、生命及老一辈革命领袖集体心血共同铸造“为人民服务”的崇高思想价值观,在追求GDP的20几年里几乎被毁于一旦。举国腐败,遍地匪贼,假货泛滥,各种黄赌毒遍地开花……
     ……
     为多增两个百分点的GDP,我们的付出是否真的值得?
     当外国人看到我们一副相貌堂堂的外表,便不吝赞美。但我们对自己应该有点自知之明,应明白自己其实就是外强中干,骨质疏松;应体察体内已严重失去了协调和平衡,脏腑功能已严重紊乱甚至衰弱,离久卧病床已为时不远了。
    沉重的债务和过剩产能不断转化而来的不良资产将严重蚕食着我们子孙后代的血汗,大量民工及下岗失业者的医疗及未来养老毫无着落,其子孙的上学和发展前景也一片迷茫……我们还在高举着自己的劳动力资源优势,“幸福”地喝着未来子孙的血汗“自豪”前进!科技倒退、债务狂增、阶层矛盾激化以及思想价值、社会道德风气的退化将完全拆断我们未来的发展后劲。30年河东,30年河西。前30年的9%,可能成就着后30年的0%;前30年单一GDP高歌猛进的成就,可能成为后30年社会动荡、经济萧条甚至全面倒退的主因。这样的“成就”不能不让人胆寒啊!
    假如我们不走这条“主流”倡导“全盘西化”的教条主义道路,而在社会主义基础自我完善。则今天大多数人的生活虽远没有少数人的纸醉金迷和花天酒地,但也远没有今天的如此悲惨和痛楚;国家债务也不会如此沉重;城乡、地区及阶层之间更加平衡与和谐,社会更加安祥,多数人也能得到更多的尊严、平等和幸福;我们的科技自主创新能力更强,进步更多,成就更大;更重要的是我们提供给后一代的发展后劲也将更加雄厚和坚实。遥望前景更美好!
    我们发展经济,不能只考虑增长的“快”,还要稍加考虑增长的“好”,不能只顾今天发展得如何,还要兼顾明天如何发展。今天的发展若不能助明天更好的发展反而蚕食和摧残明天子孙的发展后劲,还值得我们“沾沾自喜”吗?一个长跑运动员,若不去考虑和兼顾后半程如何跑,而在前半程就不顾一切地一味死跑,其在前半程通常会一路领先,此时看台上观众就开始为其欢呼雀跃,击掌相庆,“自豪”不已。但稍微明白的人都知道,这个运动员的最后得到结果是什么?——失败!
    以吴敬琏为主要代表的主流经济学家们就是类似于那些无知观众而对这般成就“自豪”不已的浅薄群体——这样的“自豪”人民不要也罢——越昏于这样的“自豪”,我们的国家和民族越容易得到如同那个运动员同样的“灾难性”结果——失败!
    
                  罗善蒙/文 
    
      [email protected] 13877821782
    
    
    
    
    
    
    
    
    
    
    
    
    《罗善蒙:批判李开发 MBO唯一目的是给国企送终》
    
    批判李开发:MBO的唯一目的是给国企“送终”
    
    
    
    在12月30日,李开发研究员在新浪财经发表《李开发:我支持MBO 郎咸平哗众取宠蛊惑人心》的文章(下称《李文》),明确支持MBO立场。在MBO因大量掠夺国资而广受国人声讨之际,李研究员还发表这样的言论,其坚定立场难得可贵。《李文》中肤浅地列出国企的种种不是,为其MBO找理由,但却未去深思西方的MBO为什么也走向失败,未去探导MBO是否有严重弊端,会不会给国企带来更大的伤害和破坏。在要不要MBO的问题上,我们也不能过于感情用事,关键要从根本上去深刻了解MBO是否有其严重的危害性。我想,只要MBO脱不了以下几条严重弊病,那MBO的结果就只能给国企“送终”。
    
    第一.MBO不具有长期性和延续性。这是由于国企经营者所持的股份象私有财产一样,具有世袭继承性这一性质来决定的。举个例子:假如1999年彭作义在主政青岛啤酒时就进行了MBO式产权改革,其中,彭作义个人持15%,其它管理层持10%,国家持75%,到了2001年时,彭作义因突发不幸离我们而去后,彭作义所持15%青啤股份将由谁来继承呢?这里明显可以看出,能继承这份股分的不是国家、企业,也不是下任CEO,而是他的家人。只有他的家人才具有合法的继承权。至于彭作义主政青啤5年时间就可使他个人及其家庭长期拥有青啤15%股份的巨大财富是否公平合理先不予考虑。现在需考虑的问题是,现在金志国作为彭作义的接任者是否也应持有与彭作义同样为15%的青啤股份呢?如果也是应该的话,那国家又必须从75%的股分中再腾出15%的股份给金志国,依此发展下去,几轮老总更替下来国有股便很快就让个精光了,国企也因此而该寿终正寝了。因此,实行MBO的国企在每逢经营人员增补或更替时,MBO的麻烦就出来了,就难以为继了。按照这些主流学家的理论,经营者持股有利于提高积极性和增强责任意识,并以此使企业具有向前发展的高效率。那么,要是金志国及新增(或更替)的管理层不能持有相应的股份,他们又凭什么能有高度积极性、有高度责任心地去继续经营青啤呢?青啤前进的脚步不就此停住了吗?因此, MBO模式对严重破坏企业的长效经营机制,对国有企业的长远发展是具有很大破坏力的,是决不可取的!
    
    第二. MBO模式阻碍企业广纳贤才、吐故纳新。现在,长江前浪推后浪,新的优秀人才不断涌现,不断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们企业理应不断地把好的新鲜血液补充到企业的经营管理层上来,才能保证企业的长期平稳发展,但MBO却恰恰阻碍了这种新陈代谢的循环发生。比如,某一国企老总刚上任两年便适逢了企业的产权改革,该老总因此持得企业10%的股份,其它管理成员持15%的股份,佘下75%归国家。但过几年之后,该老总及一些管理层,工作上虽然拼命不减,但其水平和思路已经落后了,跟不上形势的发展要求了,企业经营状况也因此而每况愈下。这时候如何好?是继续留用这些无能的管理人员而任凭企业一步步往下滑呢,还是撤职不撤股地进行人员更替来挽救企业呢?若采用后一种方式,那被撤的管理人员持了那么多股份,不在其位而能享其利,岂不变成了不劳而获?另外,新的继任者应持股份又从哪来?因此,在这个人才辈出的年代,进行MBO的国企会造成现有的经营人员固化,极大障碍着优秀人才尤其是关键人才的动态优化配置,严重违背着时代发展的规律,对国企长远发展无疑是致命的,是死路一条!
    
    第三. MBO激励所产生的作用在客观上是极其有限的,而不是无限的。MBO的目的是激励提高经营者的积极性并以此带来高效率。在一些人看来,人的积极性似乎是无限的,因而产生的作用也是无限的。但是,美、日、欧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每年都有大大小小数万家私有企业相继倒闭,我国每年破产倒闭的私有企业也为数不少,有些老板甚至因此而跳楼自杀,这其中的很多企业是经营者与所有者合二为一的,其利润基本上归经营业主所有,为什么还逃不掉破产倒闭的宿命呢?难道是这些老板们的积极性不高责任心不强所致吗?我们在进行MBO之前不能不对这种现象进行深刻的的剖析和思考。这里我们举个假设,若当年通用电气公司象我们一样“聪明”地给韦尔奇MBO 5%或10%股份,韦尔奇是否就可打造出比现在强大数倍的通用公司呢?答案是否定的。因为韦尔奇个人积极性和能力的发挥已达到或接近他仆人所能达到的极限和顶点了。一个经营者积极性再高,一年也只有365天,一天也只有24小时,你不吃不喝不睡一天也不会有25或36个小时给你。一个人积极性再高也只能拼完自己的性命为止。当一个人在工作上已全力以赴并达到其极限或顶点时,你再渴望再通过加大激励来让他创造出数倍的财富那只能是一种奢想,原因是他的积极性已经没有可提升的空间了。在进行MBO实践的众多西方企业,结果大多是难以达到预期的效果和目标,基本以失败而告终,其因大概就在这里吧。企业的命运如何,可不是简单依靠少数几个管理者的拼命来决定。
    
    再者,物质激励也并非是提高积极性的唯一主要因素,爱因斯坦、牛顿、爱迪生、瓦特、华盛顿、拿破仑、毛泽东、李时珍、陈景润、李四光、袁隆平等一系列对国家和人类进步发展有重大卓著贡献的伟大人物之中,有几位是依靠金钱物质利益地强大刺激而来?在共和国最艰苦的50、60、70年代,我国的科学家们也都能踏踏实实地(除受政治干扰外)、无怨无悔地为国家和人民作贡献,挥尽自己的血汗,并取得了举世瞩目的科技成就,这说明了什么?
    
    上述MBO的种种弊端给我们一个结论:就是在国企的MBO改制中,无论是否发生国有资产流失,国有企业也最终难逃走向灭亡的命运。况且,我们推行的MBO多是对人民财产的掠夺,只要稍在良心的人都会站出来坚决反对。
    
    李开发研究员不去思考西方MBO为何走向穷途末路,不 去看看美、日、欧及我国为何也有大量私有企业破产倒闭,银行为何也有大量不良资产,不去看看世界上70%以上的私有制国家经济为何基本停滞不前,而一味地在国内大力鼓吹和支持“MBO”,我们只能说其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尽早给国有企业“送终”!
    
    当然,国有企业目前确实面临着不少问题和困难,有些表现甚至让人感到极度恶心和失望,这其中有些是国企的固有弊端造成的,但更重要的是我们人为故意造成的,完全可以这么说:国企的“灾难”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
    
    罗善蒙/文
    
           [email protected] 13877821782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1/20060118141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