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陈维健:新年从爆炸开始
(博讯2006年01月11日发表)

     2005年过去了,中国的民众又渡过了苦难的一年,许多苦难的生命在这一年中,在灾难中、在冤屈中、在毒打中、在贫穷中死于非命离开了这个世界。他们的苦难解脱了,但他们的亲人,他们的朋友还在延续他们的苦难,走向更为深重的苦难。
     一月七日新年伊始,甘肃张掖市民乐县一声爆炸震惊了整个县城,一位老人进入县法院年终考核会场,引爆缠绕在身上的炸药,造成包括本人和县委副书记、法院院长、政法委书记等人在内的5人死亡,20多人受伤。事发原因是这位老人的当教师的儿子,因离婚案在被法院押解的过程中死亡,法院当局虽承诺给于死亡补偿,但迟迟没有兑现,而且也没有给老人一个儿子死因的说法,老人在长达半年多的申诉中得不到回应,在忍无可忍之下,走上与恶吏同归于尽的道路。新年前,圣诞前夜,有一对下岗夫妻的孩子因饥饿偷食遭人毒打,夫妻俩伤心至极,对生活无望,最后双双上吊自尽。国内网友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对此纷纷评论,在深表同情之余,大声发问,你们既然连死都不怕,难道还怕杀几个贪官恶吏吗?甘肃的这位老人以他的行动回答了发问。
     甘肃爆炸案是中国苦难的、受冤屈的、遭屈辱的,也是天底下最善良的民众反抗的开始。中国有一句俗话:“狗急了会跳墙,人急了会杀人。”中国人只要还能活下去,总是忍辱负重,他们要杀人了,那是真的被逼到没有办法活下去了,被贪官恶吏们逼得无路可走了。甘肃爆炸案中有五位副县级的干部被炸死,所有的中共干部,都一定会被此案所震惊,都不免有兔死狐悲之感,他们的亲人一定会伤心痛哭。但是,他们在震惊和伤心之余,不是对自己遭受的灾祸有所反思,不是对自己的良心有所发现,不是对民众欺压有所收敛,而是加紧防范,加紧控制、加紧镇压。虽然胡锦涛发表新年贺词为《建设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以欺世盗名,行政上却完全是一副凶残的嘴脸,就在胡的新年贺词发表后,武警总司令吴双战,政委隋太明在新的一年里指示:“武警”必须按照军委主席胡锦涛的要求,把武警部队建设成为一支处置突发事件的、非常有战斗力的部队,要对突发群体事件作好防范。”国务院发出突发事件应急预案:“总体预案要求各地区、各部门做好对人员培训和预案演练工作,抓好面向全社会的宣传教育,切实提高处置突发公共事件的能力。”中国法院网《预防和消除群体性事件的措施和建议》:对极少数严重违法者,只开展宣传教育也是难以奏效的,必须依法采取硬手段,坚决打掉其嚣张气焰,以教育广大群众,收到平息群体性事件好的效果。”中共官员对财富的贪婪是无度的,但中国民众的生存底线是有度的。目前中国的社会现状是以无度的贪婪对有度的生存。胡锦涛的“和谐社会”从党、政、警、法所下达的命令来看,不是针对无度的贪官,而是针对已处在生存线上的苦难的民众,对于社会的矛盾,不是铲除民众苦难的成因,不是化解社会矛盾,而是依靠军警镇压,这样的“和谐社会”显得何等的荒诞。因此,2006年必将是一个中国民众和中共政权对立更为严重的一年,苦难的中国民众对中共的暴政反抗,必然从消极走向积极,中共对民众的反抗也必然更趋血腥。 (博讯 boxun.com)

     几年前中国民间就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一位官员到乡村访问,问农民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农民说我们现在最需要的是陈胜、吴广。中共靠发动农民、工人起家,现在他的政权已经完全站到了农民、工人的对立面去了,中共应该比谁都清楚,会是如何样的结局。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1/20060111091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