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廉颇老矣 岂能小胡当老胡?—致李锐、杜导正二老
(博讯2009年03月07日发表)

    
     来源:开放 作者:宇阳
     (博讯 boxun.com)
    在网上看了李锐老于其中的16名老共产党员1月20日给“锦涛同志并政治局各常委同志”的一份建议书——《关于克服经济困难开创改革新局面的建议》,索性称之《零九上书》。除了没有感动,其余五味杂陈。只想发问,这还是当年为冰点事件拍案而起的白头翁们吗?你们的正气 ,你们的智慧,到哪里去了呢?
    
    三年前捍卫《冰点》痛斥中宣部
    
    正气决定你们能够大义凛然,智慧决定你们能够振聋发聩。06年2月14日你们之中一半的人联署了《关于冰点事件的联合声明》。世界几十个国家、上百家知名媒体,港台主要媒体,凡是报道冰点事件的就报道了你们的联署,你们获得了全中国、全世界的尊重。让世人看到,在中国,有一群八九十岁的老共产党员挺身而出,保护《冰点》,痛斥极权制度管制新闻,公开捍卫公民的自由权利。
    
    不知你们是否还记得你们共同的陈词:“我们曾是高歌‘不自由,毋宁死’追随革命进军建设的。诚然,我们都届暮年,但自信锐气不减,于是愿效梁任公‘不惜以今日之我与昨日之我战’。回顾六七十年的教训,透过历史风云,深知一旦失去言论自由,当权者就只能听到一个声音,哪里会有心情舒畅,政通人和?而今纵览天下局势,又感悟一条规律:在集权制度向宪政制度转轨的历史关头,剥夺大众言论自由,不敢让人说话,一定会给政治转轨、社会转型埋下祸根,不免引发群体对抗,导致动荡。古往今来,执政者用暴力维持强权政治,得到了多少血的教训,我们怎能失忆?
     三年之后,“剥夺大众言论自由”“引发群体对抗,导致动荡”的恶果已经在扩大,加之经济危机的爆发,进入2009年这个6521的危机年头,执政集团变本加厉,镇压《零八宪章》,批判普世价值和资本主义政治制度、严管传媒。整顿网络。就在这个时候,你们的《零九上书》出笼了。
    
    
     《零九上书》为什么失去震撼力?
    
    
    纵观你们的六条建议,意在推动中国的民主。但是没有产生《关于冰点事件的联合声明》那种一呼百应的震撼效果,最根本的原因是你们的立场变了,你们写的不再是讨伐专制的檄文,而是讨好最高权力集团,向极权谄媚的一纸陈情。
    
    一、你们费尽心机,选择你们绝大多数人还没有搞明白的“四万亿”投资作为一、二条,这是为了讨胡温欢心,因为这是他们要打造的最大的面子工程。难怪VOA将你们的建议书报道为《中共老干部上书促民主监管四万亿》,你们在“非常赞同中央投入四万亿人民币拉动经济”的前提下“十分担心特权和腐败分子乘机自肥”,也还没有达到20年前,天安门学生运动“反官倒”的水平。因此你们呼吁“与四万亿元有关的重大决策的产生和实施全过程要透明、公开,向所有媒体开放,鼓励并责成媒体追踪报道。绝对禁止封杀和打压媒体的行为。”只是说说而已,你们心里门儿清,不改变政治制度,新闻自由实现不了。
    
    二,胡锦涛提出的“以人为本”“执政为民”的口号,温家宝提出的“越是在困难和复杂的情况下,越是要加强民主决策,加强决策的透明度,加强决策的民主监督。”,以及十七大报告六、七十遍对民主的提出,事实是对人民的欺骗和忽悠。《零九上书》毫无保留地对当政者的大话、空话、假话予以赞扬和支持,实际沦为赵本山的角色,只是不能让人们娱乐。
    
    三、“现在人民站在你们一边,老干部站在你们一边。”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六四被诬“政治黑手”的政治学者陈子明最近发表了《民意变迁的两次轮回》,以翔实的数据和资料论证中国民众对温饱(到富裕)、安全、公平、自由四个方面的感受,又轮回到30几年前類似一九七六年四人幫倒台之前民怨沸騰時期。中國何去何從去再次成為中國朝野不得不面對的嚴重問題。《零九上书》千呼万唤“锦涛同志和和常委各同志”,也把今天的困境比作30年前,这决非“英雄所见略同”。16名老共产党员几乎都是胡耀邦、赵紫阳的旧部,你们应该清楚胡赵的冤案、六四的血案至今为什么平不了反?因为胡锦涛是靠89年3月对西藏的镇压,才受到邓小平的赏识破格被提拔进权力核心层,当了隔代指定的接班人的。温家宝89民运时期,身为中办主任,每天向邓小平大秘王瑞林汇报,5月19日陪同赵紫阳去广场,不但向王瑞林汇报了,还向李鹏汇报,来了一个双保险,邓小平的回答是:“让他去,听听他讲些什么?”这样的政治投机分子难道能和领导平反冤假错案,领导真理标准讨论的伟大政治家胡耀邦划等号吗?
    
     一个以媚骨和谎言写就的折子,还期望它能启迪民心吗?
    
     《零九上书》是不民主的产物
    
    
     《冰点声明》和《零九上书》人员交叉,但是执笔者不同,前者的执笔人是大律师张思之。后者主持起草的是《炎黄春秋》前法人杜导正、杜导正六四之后从新闻出版总署署长位置上下台,被一批军队编辑接纳到《炎黄春秋》,因为编辑方针不同,创始者陆续退出,杜导正召集新华社和光明日报人员组成自己的班底,定下的底线是:“六四不碰。现领导人及其家属子女不碰。”去年九月因为刊登前新华社四川分社社长孙振怀念赵紫阳的文章,引起江泽民的不满,江泽民去年10月通过文化部让杜导正下台,今年一月通过中办转发中宣部文件,规定“离退休党政干部不能担任期刊杂志的负责人。”两次到底把杜导正从法人位置上拿下来了。现在杜导正反而要把《炎黄春秋》事件打扮成“中南海关怀的结果”“正常的人事调整”。继续以“碎步前进”让中南海放心。在《零九上书》中也不厌其烦地絮说“碎步前进”:“考虑到中国国情,前进步子太猛,党和国家尚无此承受能力。所以必须在党和政府领导下,有章法地逐步有序推进。我们知道,就是这种小步推进,也面临着重重困难。”
    
     据悉《零九上书》只在部分成员中经过讨论,朱厚泽不同意签名,李锐说:“你不签,我替你签。”何方、杜光在建议书上递之前,没有看过文本,看来,没有看过建议书的建议者,还不止两人。
    
     支持《零八宪章》,呼吁“中国政府应该好好接受七七宪章运动的教训,那就是:恐吓、宣传和镇压,无法取代理性对话。惟有立即无条件地释放刘晓波,才能表明北京接受了这一教训。”的前捷克总统哈维尔说过:“我们每个人不仅是极权主义的受害者,而且也是它的缔造者。” 《零九上书》因为“到底递上去了”,使得你们正陶醉于自我成就感里。因为多少年李锐老的上书中组部都拒绝转呈,此次中组部部长李援朝批准转递给中央。但是十六人中也有的老人想发声明,撇情和建议书的关系,只是怕影响到李锐老的道义声誉才放弃了。
    
    党内民主派,这是人民对你们的称谓,包含着太多的尊敬和期望,敬请你们重温三年前的《关于冰点事件的联合声明》。

(博讯记者:蔡楚) (Modified on 2009/3/07)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03/20090307111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