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昆明公交爆炸案死者被疑人肉炸弹 女友气愤
(博讯2008年07月31日发表)

    
    来源:新民周刊
     (博讯 boxun.com)

    谁看见过凶手:死者陈大飞被怀疑
    
    由于54路公交车每晚收班后都要接受多项安全检查以及卫生打扫,因此炸药被推断为应该是当天行驶过程中被人放置的。那么,云AS2035与云AS1822的乘客当天是否注意到可疑分子?
    
    不是恐怖袭击
    
    7月25日下午,韩先明与其他几位54路公交车连环爆炸案的受伤乘客来到岷山昆明公交总公司,按警方要求,他们登上云AS2035,依照爆炸前上车后的位置坐下,又根据回忆中座位的调整情况而调整各自在车上的位置,同步回忆爆炸前上下车人员的体貌特征等情况。
    
    公交公司门口,两名保安守候在进站处,对每一辆进站公交车进行车厢可疑物品检查,自连环爆炸案发生后,这样的检查从不间断。二楼,数百名公交司机正在多个房间接受警员笔录调查。
    
    此前一天,就在这里,数百名警察汇集,每发出一辆54路或K2公交车,都有三名警员登车对沿途乘客进行问卷调查,以期搜集对破案有利的线索。警方发出的悬赏在案发后第三天就已经由当初的10万元提高至30万元。
    
    案件发生在奥运会前夕,昆明警方承受了很大压力。
    
    在7月2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昆明市公安局局长杜敏面对包括华盛顿邮报、日本共同社在内的40多家国内外媒体明确表示,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是一起恐怖袭击,也没有证据表明和“藏独”以及北京奥运会有关系。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也在例常记者会上表示,目前没有发现有证据表明这件事情同北京即将举办的奥运会有关。
    
    杜敏还一并否认了54路公交车连环爆炸案与不久前发生的云南“孟连事件”有关,“这是两种不同性质的事件”。
    
    那么,究竟是谁制造了这两起惨案,目的为何?杜敏说,他也很想搞清楚,为何两次爆炸都发生在54路上。
    
    爆炸案发生后,一名23岁的湖北籍卖菜男子为制造轰动效应在某论坛上以“敌对势力”名义,发帖表示对此次爆炸案“负责” ,并称将继续实施系列爆炸案。7月24日,该男子以涉嫌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被扬州警方刑事拘留。
    
    冒领一些性质恶劣的突发事件,以此扩大自己组织的影响,制造社会恐慌,是一些恐怖组织惯用的伎俩,7月25日晚间,有消息称,被中国、美国等多个国家列为恐怖组织的“东突厥伊斯兰运动”(东伊运)在互联网上声称制造了近期中国境内一系列爆炸袭击。
    
    负责跟踪和分析互联网恐怖组织信息的美国情报中心25日截获一段“东伊运”恐怖组织发布的录像,一名“东伊运”头目在录像中称近期在中国境内制造了多起爆炸活动,包括上海“5・5”公交车爆燃事件、昆明“7・21”公交车爆炸事件、温州一起炸药袭警事件以及广州一起工厂爆炸事件。
    
    针对“东突”组织的说法,中国四地警方26日立即分别作出回应: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长程九龙说,“5・5”公交车爆燃事件确系人为,但与恐怖袭击无关;云南省公安厅发言人表示,公安机关正紧张而有条不紊地进行着“7・21”案件的侦查工作,迄今没有证据表明这起爆炸事件与恐怖组织有关;浙江警方说,浙江全省在武装分子声称的7月17日根本没有发生任何袭警事件,而温州5月17日发生的一起爆炸案系赌博纠纷引发,与恐怖组织毫无关联;广东警方也澄清,恐怖分子声称的工厂爆炸袭击事件纯属子虚乌有。
    
    不过,尽管没有证据表明54路公交车连环爆炸案与恐怖袭击有关,但联系眼下国内外的形势,市民还是不可避免产生恐怖主义的联想,爆炸案拉响了昆明的反恐警报,也改变了市民的防范意识,现在,昆明市民乘坐公交车,对提包上车的人都非常警惕。
    
    消除民众的心中的恐慌,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尽快抓获凶手,但遗憾的是,54路公交车虽然装有摄像头,但并没有录像功能,只是一个能让驾驶员观察中门上下客情况的简单设备。昆明市早就考虑在公共交通工具上安装摄像监控,由于财力限制,一直没有实现。
    
    案发后,大量媒体前往现场采访,警方已经派人前往各家媒体搜集事发时记者拍摄的相关影像资料,希望能从中找到有价值的线索。
    
    可疑男子是谁?
    
    由于54路公交车每晚收班后都要接受多项安全检查以及卫生打扫,因此炸药被推断为应该是当天行驶过程中被人放置的。那么,云AS2035与云AS1822的乘客当天是否注意到可疑分子?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8/07/20080731024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