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昆明公交爆炸,一天前有警告短信流传(图)
(博讯2008年07月27日发表)

    
    来源:华盛顿邮报
     周一(21日)早晨,一些昆明市民发现他们的手机里收到一则奇怪的短信:“蝼蚁总动员……希望收到此短信的市民,不要在明天早上乘坐54、64及84路工(公)交车……”信息这样警告着。
    
    据推测,这条短信是于周日(20日)晚上发出的,对于那些收到它的人来说,似乎没有什么意义,直到周一早晨上班高峰期间,两颗炸弹分别在两辆公交车上爆炸,导致2死14伤,才引起人们的重视。
    昆明公交爆炸,一天前有警告短信流传
    
    有消息称,这条“短信”在早晨5点就已流传开来,时间刚过两个钟头,两辆54路公交车相继发生爆炸。这条神秘短信让“公交爆炸”越发神秘,而市公安局局长杜敏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没有这回事。”然而在会后,却又称“正在调查”。(资料图片)
    
    这条警告短信显示,这一爆炸事件,事发前就已经被某些人了解,并直接了当地、准确地预告了这次爆炸事件,说明了什么?
    
    华盛顿邮报记者吉尔•德鲁(Jill Drew)题为“在中国,回应和过度反应的细微差别”(In China, Fine Line Between Response and Overreaction)的报导说,专家表示,尽管中国近几个月所采取的措施,包括反恐训练、呼吁市民保持警惕和明目张胆地逮捕嫌疑人,但是,打造一幅防范的铁甲是几乎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昆明市副市长和市公安局局长杜敏于22日说,警方在爆炸发生前并没有收到这条短信,也没有任何人致电警方报告。警方现在正在调查这条短信和其他通过询问公交车爆炸幸存者而得到的几条线索。短信的消息是由《云南日报》的网站最先报道的。
    
    到目前为止,警方尚未逮捕任何人,不过,已经画出两名涉嫌男子的草图,杜敏在新闻发布会上并没有把他们列为嫌疑犯,或者公布这两人的草图。相反,他试图扩大信息收集网,提出相当于14,660美元的悬赏。
    
    杜敏特别希望得到在周一早晨6点至8点半期间乘坐第54路公交车的乘客、以及事发现场附近的出租车司机、店铺职工和路人的协助。
    昆明公交爆炸,一天前有警告短信流传


    
    7月21日上午7时10分、8时05分左右,在云南省昆明市人民西路云大医院侧门、昌源路与人民西路交叉口分别发生公共汽车爆炸案。图为警方在昌源路与人民西路交叉口爆炸现场拉起警戒线,禁止一切行人车辆通过。中新社
    
    杜敏说,目前尚未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本次爆炸案是恐怖分子干的,或者与下个月开始的北京奥运会有什么联系。中国曾警告,在他们准备奥运时,恐怖活动是他们最大的担忧,为此,在安全第一的考虑下,采取种种防范措施。
    
    专家说,即便本次爆炸案只是孤立的案例或者由于私人恩怨,可是,公众的反应显示出,在防范和过度反应之间到达一个平衡点是有多么的困难。
    
    例如,杜敏描述了他于7点10分,也就是爆炸发生6分钟后,得知第一次爆炸发生时的想法。当时他立即派遣人员到现场指挥伤员救援工作,然后控制现场,在附近安置路障,联络卫生局以保证由最好的医院和最优秀的医生治疗伤员。他还记得让手下人提醒公交车公司。他告诉记者,后来证明他的这些安排是“完全正确的。”
    
    华盛顿邮报的报导说,但是他没有想到会发生第二起爆炸。第二颗炸弹大约于1小时后爆炸,导致一些人质疑,第一起爆炸后他为什么没有命令全市的公交车停止运作,并进行炸弹搜索。
    昆明公交爆炸,一天前有警告短信流传


    
    云南省昆明市星期一上午在两辆公车上发生炸弹爆炸事件,造成2人死亡14人受伤。图为成都警方加强巡逻公车(资料图片)
    
    昆明公交车集团的保安部部长李伟(Li Wei,音译)说,昆明市内共有2,900辆公交车在188条路线上行驶。如果发现危险线索,要下令停止所有公交车运营,他必须从最高政府领导人处获得许可。李伟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必须经过所有的程序。首先,我要向负责交通的领导报告,然后等候他们的命令。”
    
    李伟说,他于7点23分收到第一起爆炸的消息后,就通知了自己的上司,以及负责管理交通的副市长。在第二起爆炸于8点05分发生后,李伟向上司提出,要求停止所有该路线上仍在运营中的公交车停驶,他的要求最终获得同意。54路线的公交车在经过检查后,到晚间8点左右重新投入运营。
    
    身为保安专家的上海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教授张家栋说,即使李伟和杜敏在第一起爆炸案后就下令停止所有公交车行驶,爆炸案的幕后黑手也多半可以找到其他目标。
    
    张家栋说,公共交通系统特别难保护,“公众对政府反应的期待远高于政府的能力”。
    
    张家栋在中国媒体上还撰文指出,在奥运会筹办和举行期间,发生一些恐怖事件是正常的,这已经被历届奥运会所证实。在奥运会期间,发生恐怖事件的概率会增加,但是由于更加严密的安保措施,成功的概率反而会降低。中国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并不会有大的变化。但是,即使是与平常年份类似的恐怖活动水平,由于人们对安全问题关注程度的上升,其心理和社会影响也会增加。因此,有些时候人们所感受到的恐怖主义威胁上升,其实只是报道密度和关注程度上升的结果,并不一定真的是恐怖事件大幅增加,大可不必过于担心。
    
    华盛顿邮报的报导说,虽然如此,中国官方媒体仍指出,为了迎接奥运,北京市为加强机场、铁路和公交车站的保护所采取的众多措施。
    
    华盛顿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的中国项目主管包道格博士(Douglas H. Paal)说,奥运会一直面对着恐怖活动的威胁。包道格在一封电邮中说,至于中国的状况,“我觉得他们的反恐安排也十分有效,甚至可以说,除了难以防范的自杀性攻击外,几乎是无懈可击了。”
    
    包道格表示,鉴于中国的保安能力,“外国恐怖组织的威胁比不上中国本土的恐怖力量大,因为,尽管本土恐怖份子数量不多,也仅是乌合之众,但是(与普通民众)难以区分。”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8/07/20080727023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