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執政理念昇華的契機  訪《炎黃春秋》社長杜导正談四川抗震 /歐海
(博讯2008年07月16日发表)

     明報月刊
    
       記者(下稱記):您是什麼時候知道地震的?您的反應是什麼? (博讯 boxun.com)

    
      杜導正(下稱杜):五月十二號下午四時,我從鳳凰衛視知道四川大地震。事情發生後,鳳凰、中央一、二台滾動轉播,直到今天的五月二十四號仍未終止,這是空前的。電視的畫面太感動人了,我老伴一輩子就只痛哭過兩次,一是周恩來去世,二就是這次大地震。我半輩子打仗,感情尚可勉強控制一下,但也是整日整夜淚流滿面。
    
    主僕關係正常化
    
      記:這次地震讓您感到最震撼的是什麼?
    
      杜:這次抗災,給我內心最震撼、最震動的就是我們黨我們的政府真正做到了以老百姓為主,以人民的利益為主。有一句口號是「要人給人,要錢給錢,要什麼給什麼」;溫家寶的口號就是「不怕犧牲,不怕疲勞,要什麼給什麼」,非常的動人。這是個深層次的東西,我認為應該大做文章,然後把它概念化規範化。如果我們共產黨以後都這樣做事,那就是希望的所在。
    
      現在中國的學者、幹部已經漸漸從悲痛中解放出來,要向理智的方向探討。我們應該總結——總結這半個月來的經驗,我們為什麼這樣成功?成功在哪裏?成功之內最根本的規律性的東西是什麼?這給我們下一步的抗震救災、治理國家作了什麼啟示?給了我們什麼經驗教訓,什麼大的理念上的示?怎樣的變化可以使我們的國家治理得更好?昨天溫家寶在災區發表了一段講話,他對幹部說,「經歷這場災難,我們都經受了一次鍛煉,得到了一次心靈的洗禮,思想也得到了昇華,更懂得如何為人民工作。」溫家寶的看法,和大家想的不謀而合。
    
      這次地震讓中共得到了一次鍛鍊,一次洗禮,更可能是一次執政理念上的昇華,懂得怎樣更好地為人民服務。最近,我們反覆講民主政治、政治民主、公民社會、以民為本、主僕關係、誰是主人的概念。中國這麼多年最根本的經驗教訓就是這一條。誰為本?誰是主人?誰服從誰?誰統治誰?是老百姓統治你這個政府和軍隊,不是你統治老百姓!你是為大家服務,你是僕人;我們這幾十年的毛病是恰好常常把這個概念顛倒了。這實際上是以民為本、民主社會的問題,主僕關係的問題,公民社會的問題,這就是問題的根本。
    
    記:這次救災,全國人民都參與了。
    
      杜:回想毛澤東在文化大革命中犯下的根本錯誤,是把中國人最惡劣、最消極、最卑鄙、最殘忍、最壞的一面,統統調動起來。在文化大革命中,原本挺好的人都變得那麼壞,那麼慘忍,那麼搞陰謀詭計!父親告發兒子,兒子揭發父親,文化大革命的破壞性很大,給中華民族造成了文化上、道德上的大傷害。中華民族很多好的東西破壞了,比如孝敬父母、友愛、仁慈、義氣、和平等。
    
      這次抗震就把中華民族、把世界人民在心理上和道德上最善良、最友愛、最仁慈、最追求真理、最和平、最好的東西調動起來。特別是我們這批經過文化大革命的老人,實在感動極了。粉碎四人幫後,中國三十年來也一直在調動這方面,但沒有這一次好。把人們內心最善良的一面統統給調動出來,才出現國人捐款數字十幾天便到達二百四十億之鉅。二百四十億是什麼概念?就是中國每個人拿出二十塊錢的概念。不僅是那些大資本家捐款,上海南京路上就有一個不留名字的乞丐往返兩次共捐贈了兩百多元,廣州的乞丐也捐贈了不少。就連陳水扁也於十四日捐了二十萬新台幣。
    
      我女兒杜明明對我說,「爸爸,我看這次事件很像抗日戰爭,空前團結,不管國民黨、共產黨、老人、小孩團結一致,要什麼給什麼,要錢給錢,要命給命。」我認為她這個譬喻很好。這次抗災,中國人表現出空前的大團結,萬眾一心的往前衝,抗日戰爭時期我們就是這樣的。
    
    下一步任重道遠
    
      記: 您認為下一步的困難還大嗎,應當怎麼辦呢?
    
      杜:四川抗震這步棋剛剛開始走,下一步任重道遠,且艱難得很。黨現在領導得不錯,首戰告捷,但接下來有五百萬人無家可歸,他們的生產、生活、住房、心靈上的創傷等都要重新安排。由於中國有三十年改革開放的成就,經濟比較富裕,短期的應急做得不錯,如要趕製幾十萬頂帳篷,工人們每天工作十五個小時,加上原材料供應源源不斷,堆積如山的帳篷很快就送往了災區。但是,長期老百姓的生產、生活、心靈等的恢復還需要很長時間的。戰勝雖然不成問題,但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我對這次地震的深層次考慮就是,黨一定要以人為本,民為主體,公民是主人,黨和政府是僕人。這種觀念在這次救災中體現的很好,有兩個方面:
    
      一、全國哀悼三天。這是破天荒的,中國歷史上是沒有過的;建國以來只有毛澤東去世哀悼了幾天,周恩來去世都沒有。全國哀悼是把老百姓放在了第一位,而且三天這麼隆重,上至黨中央領導人,下至黎民百姓,都在默哀,這是空前的,非常有政治意義。胡錦濤、溫家寶很好,特別是溫,六十六歲了,身體又不太好,病了回京,看完病就立刻飛往有餘震發生的重災區,慰問受傷的老百姓,激勵奮戰的軍隊、武警、公安等救援人員。
    
      二、公開度、透明度。這次事件的報道是完全公開、開放的。中國內部的媒體、港澳的媒體、外國的媒體都允許進入災區,並提供了方便。他們的報道想怎樣發就怎樣發,我們沒有任何干涉、禁令。
    
    相信媒體、相信人民
    
      記:據說,全國默哀三天,是胡、溫定的,傳聞中宣部有人又提出,這三天的哀悼日的報道,內容、標題、版面、以《人民日報》為準,全國一個模式了。後來中央沒有同意。中宣部挨了批評,一下子全國大開放了。
    
      杜:我想,這次媒體這麼好,中宣部不會那麼保守,不會要輿論一律。這次報道都是百花齊放,一家報紙一個樣,有的是整個版面都是黑體字,只有幾個大字,有的是對列式的,漂亮極了。各種各樣的標題都很有創造性,很有才華。為什麼非要變成一個面孔呢?一個面孔一個版面,那我看一份報紙不就行了嗎?
    
      我家裏沒有《光明日報》、《人民日報》,但有二十種全國的報紙,都做得很好。據說《人民日報》、《光明日報》的版面也很好,這是一個大突破吧!而且,我還不見有什麼報紙偏離中央意圖,都在那裏哀悼,都在那裏哭,都在那裏表達一種正面的、善良的東西,沒有什麼負面的報道。包括美國的CNN這次的報道也很好。當然也有挑毛病的,但都給主流壓倒了。這次中央相信媒體,相信記者,相信中國人民。現在全世界歌頌我們的政府,我們的軍隊,我們的老百姓,我們的中國人。最典型的是美中一個友好協會的領導人,早在幾天前就說過,中國政府和人民在美國人民心目中得到了空前的同情和支持。北京奧運會也得到支持了,法國總統薩爾科齊也說要來了!
    
     記:海外盛傳中宣部下了十多次禁令,每次十多條,包括:第一,只允許《人民日報》、新華社、中央廣播電台三家媒體派記者到災區,別家的都不允許派;第二,由新華社、《人民日報》、中央電視台統一發新聞;第三,不能追究地震預測準確與否;第四,不准發表救災中有關黨政的貪污報道;第五,絕對正面報道,不能搞負面報道,所有新聞以中共黨報為準。
    
      杜:我以為這些都是傳聞,如果這些傳聞是真的,那他們就實在是給中央幫倒忙了。我們要明白,如果我們光明正大,沒有私心,一切都可以公開,是透明的;這裏的核心就是相信人民,相信人民是好的、善良的、公道的、團結的。核心就是人民是主體、人民是主人、相信人民、依靠人民。這一次我們成功了。成功的東西千萬不要變成臨時的、曇花一現的東西,讓他固定化、規範化、法規化,對黨和國家都好。媒體在這半個月裏很成功,媒體成功在透明、公開、可信,表現形式多樣化、多元化,很漂亮。
    
    過份強調主旋律荒謬
    
      記:您是怎麼看正面報道、主旋律的問題的?
    
      杜:這些年這麼過份強調正面報道很荒謬。什麼叫正面,什麼叫負面?這次這麼大的災情,這麼多的困難,這麼多問題,統統如實報道,這是正面報道嗎?要相信人民,人民會判斷。
    
      重慶一份旅遊雜誌,這時候在封面刊登一個很性感的女模特蹬在廢墟上,在舉國上下都在抗災的情況下,國家把雜誌封了。我認為國家不用這樣做。讓老百姓批評他,抗議他,不要買他就可以了。現在政府撤了他的社長,這樣不好。老百姓自己就會罵他,封他。
    
      回頭看,「六四」後很多有關規定都是不恰當的,也許當時還有點道理,因為當時黨和國家處境非常困難。現在都過了快二十年,形勢大不一樣,還要禁止這個,禁止那個的,動不動就是違章違法,就要整你。老是揮舞著反西化反自由化的大帽子。這次抗震報道是不是西化自由化?透明、公開、允許外國媒體報道、允許大家自由報道,百家爭鳴、百花齊放……。核心就是要相信人民、相信媒體、相信記者、相信大家的良心。真正忠於人民就應該像胡錦濤、溫家寶那樣。
    
    記:今年中國好像發生了很多事。
    
      杜:不錯!昨天同事們還在議論。記得一九七六年也是有點不正常﹕一月份周恩來去世;三月份吉林的大隕石,比房子還大的石頭;四月份的天安門事件;六月朱德逝世;七月份唐山大地震;九月份毛澤東去世;然後粉碎了四人幫,天災人禍,一個接著一個,很奇怪。今年又發生了很多大事﹕冬天的大雪災;藏獨事件;三月份兩列火車相撞;這次的地震;馬上就到奧運會了,還會不會再發生什麼大事呢?看來今年是個坎。
    
      地震可說是為黨又補了一道救命的藥,黨必須按照這個步子走下去,千萬不可以為人民現在這麼擁護我,我又得勢了就走回頭路,禁止這個,禁止那個的,這可就危險了。一定要按照目前以民為本的路子,穩步的推下去。如果把它更加理論化、制度化,共產黨就可以說是浴火重生。
    
      這個坎我們過去了,黨就會更繁榮、更民主;這個坎如果過不去,各種矛盾就可能爆發,黨的執政地位也會很危險。我曾經反覆舉印尼總統蘇哈托的例子,他在位二三十年間,經濟搞得不錯。人均收入由原來一二百美元,提升至一千三百美元。可是政府太腐敗,稀哩嘩啦的就垮台了。經濟好不等於沒有危險。現在,中共也面臨這麼個坎。
    
      黨經歷三十年改革開放已經有了一個很不錯的經濟基礎,若在政治民主上大膽的往前推進一步,就成為一個更好的黨,執政地位不僅鞏固,而且可以長期執政。
    
    一個大翻身的機會
    
      這次救災處理得好並不是偶然的。十六大以來胡錦濤、溫家寶一直相信大家,不斷搞點民主,比較求實。這個趨勢非常好,萬萬不可收兵,這一收就壞了。這個趨勢下,中共一定要繼續穩步發展,這就是昇華,昇華成理念,再經規範化成為理論進而成為制度。下一步在各方面推進。中共就更有希望了!因此,我總結一下:這次抗震給了中共一個翻身的機會。切切不可往回收。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8/07/20080716224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