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亲历者回忆:我知道谁开了六四第一枪 (图)
(博讯2008年06月03日发表)

    
    来源:美国之音中文网
     为纪念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19周年,中国新闻自由导报总编辑吴仁华准备出版“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新书。现代中国研究中心主任陈一咨着手拍摄大型历史纪录片“历史的震撼─天安门事件实录”。他们两人都希望把六四真相公诸于世,让为六四死难者在中国降半旗致哀的那一天早日到来。
    
    (歌词:蒙上眼睛就以为看不到,捂上耳朵就以为听不见......)
    
    在“历史的伤口”歌声中,近百人在6月1日参加“中国民主党美西委员会”主办的“六四事件开枪镇压真相”座谈会,回顾1989年天安门民运的历史镜头,悼念死难的市民和学生,也为最近四川地震遇难者默哀并进行赈灾筹款。
    亲历者回忆:我知道谁开了六四第一枪
    
    图:六四亲历者、作家吴仁华
    
    
    
    详细记录戒严部队表现
    
    
    
    《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一书作者吴仁华应邀讲述他正在撰写的40万字的续篇《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当年是北京政法大学讲师的吴仁华在天安门坚持到最后一刻才撤出,现在他才了解到,1989年6月4号清晨4点钟熄灯和4点半重新亮灯,是中国军队准备和出动的信号,当年提前躲在人民大会堂的军队后来冲到他的身边,这些军人就是27集团军。
    
    吴仁华说:“6月4 日清晨4点半,27集团军派了一个特遣分队,有三个侦察连和一个步兵连组成,任务就是直接冲上纪念碑底座最高层,捣毁学生指挥部。当时我就坐在那里,当时我还不知道他们是那个部队,现在我都清清楚楚。 当时有个军人拿著话筒举着手枪站在我背后,我看他军衔是个上尉,现在他是27军哪个师哪个连连长,叫甚么我都知道了。有两个兵开枪打喇叭,叫甚么名字,哪个开第一枪,哪个开第二枪,现在我也都知道了。”
    
    吴仁华说,他花了很多时间,仔细比对各方资料,终于明白为甚么要从四个军区派出25万军队来对付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北京市民。他发现就像毛泽东对付刘少奇和林彪都事先调军队进京一样,邓小平和杨尚昆在5月8日已经到武汉去秘密调兵。
    亲历者回忆:我知道谁开了六四第一枪


    
    图:吴仁华与陈一咨在座谈会上
    
    吴仁华说,邓小平一方面防政变,一方面防兵变,防政变主要是防赵紫阳,军队由中央军委直接指挥,共派出16个集团军,加上天津警卫炮兵师、北京卫戍部队第一师和第三师,其中有非常机密的干部队贴身保卫邓和杨。
    
    吴仁华也发现,防兵变则是用不同军区的军队互相制约,例如38军军长徐勤先抗命不愿镇压,立即被捕,改由副军长张美远代替,前面有27军作预备队警戒,后面有63军督阵,38军如果不认真执行命令,它就会被其它的军队镇压。最后天安门镇压完毕,还从南京军区空运邓小平的嫡系部队12军以及坦克重装备到北京,防备先调来的军队可能兵变。
    
    吴仁华在会上详述每个集团军的组织,从何处出发,到何处集结,任务是甚么,伤亡多少以及后来奖惩情况。
    
    吴仁华说:“我每个部队后面特地列了一个章节。该军参加北京镇压的官兵名录,我就是要留个历史纪录,就是谁参加了这次镇压行动,将来有机会你要说清楚你干了甚么,或是你知道甚么。”
    
    吴仁华也从军人撰写的文章中发现,确实有开枪的命令。他将在书中作出说明。命令下达时间是6月3日晚上10点。下达命令者可以追溯到戒严部队指挥部,再往上追就是中央军委,是不是邓小平和杨尚昆?吴仁华说暂时还没有找到资料证明。
    
    吴仁华估计,市民学生死亡者约2000人,包括天安门广场的学生,军方则有15人死亡,其中6人是因坦克转弯速度太快翻倒燃烧死亡、一名军人是7月病死,还有一名改穿便装拍照的军人于荣禄被其他军人打出的子弹打死,真正死在民众手上的只有7人,时间都在晚上10点开枪之后,是因为当局先镇压,然后才出现暴力活动。
    
    吴仁华说,他还需要更多军队的资料,欢迎知情者与他联络[email protected]
    
    
    
    用客观历史纪录片纪念六四
    
    
    亲历者回忆:我知道谁开了六四第一枪


    
    图:前赵紫阳重要智囊陈一咨
    
    曾是赵紫阳重要智囊的陈一咨则用客观的历史纪录片来纪念六四。他透露说,经过艰难的努力,他访问到中国大陆的许多人,搜集了900 多盘相关光碟。下一步要制作影片,将会不同于中国侨办制作的相关影片、或是香港、台湾及西方版本的偏重描绘学生或香港市民激情的版本。
    
    陈一咨说:“王丹说得对,学生有错 ,政府有罪。但首先这是政府的罪,学生不懂得妥协和退让,但你不能太过苛责。”
    
    1989年北京当局镇压天安门广场的学生示威之后,曾把学生运动定性为反革命暴乱,几年后改称为政治风波,但是一直否认六四事件天安门广场死过人。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8/06/20080603144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